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章又摘桃花換酒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又摘桃花換酒錢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整整折騰了一晚上,差不多從昨天晚上八點鐘開始折騰,一直折騰到了凌晨三點半,換誰都受不了。

陳楚整整玩了柳冰冰七個半小時,幹了她十二次,刷新了上次干那小青一晚上十一次的記錄,打破了上次由他保持的一晚上射十一次的巔峰噴射,而且這次要不是柳冰冰不讓糙了,陳楚有可能還會創造新的記錄。

……

這不算多,世界上與女人最多次數的擁有者是一晚上五十三次,在沒吃藥的情況下,而國外猛男,還有天朝東guan一些地方的鴨子,一晚上十幾次正常,當然東guan那些地方是吃藥的,干一晚上差不多得休息幾天,然後再奮戰,當然,當鴨子可比當小姐賺錢的多。

2000年的行情,,在車站干一把是二十塊錢,按摩院三十,首都三里屯站街的是五十,當然現在也有五十的,行情不好。

2000的時候洗浴中心是一百,一個小時隨便玩,現在可能是198起,還有各類花活啥的,什麼666,888,999還有3666,8888,玩法成出不窮,造就出了一批有一批的新秀和粉黛,相貌比明星都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其實明星長得很醜的,很多名人當官的都經常去娛樂場所玩。

……

但只要把什麼東西定型為職業,就沒意思了,比如小姐,天天和人干,跟人上床,**都是職業化的,那就沒勁了,比如鴨子也是一樣,職業性的不帶感情的去完成這項活塞運動,那就麻木的狠了。

不過各持所需,你被糙的麻木,糙人的可是爽的狠。

比如陳楚,他現在就是爽的狠,摟著柳冰冰的小蠻腰,欣賞著她滿頭的長發,手裡還捏著她的一隻雪白的大扎,一隻手又游移到她的雪臀上,摸著,輕柔的,閉上眼睛,舒服的欲仙欲死的呻吟著。

柳冰冰也是困極了,這一晚上的折騰,一浪高過一浪,一潮高過一潮,自己就像是在高高的浪尖,幾百米上千米的浪尖,隨後又狠狠的被掀入了幾百米深浪底,讓她忽忽悠悠,靡靡愣愣的,整個人像是一隻小小的帆船,被驚濤駭浪的海洋蹂躪著,翻轉著。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爽了,而且好快樂啊,自己欲仙欲死,欲麻欲縱,她好像放縱,好像叫一聲,好舒服,好爽,糙死我算了……

不過,最後的理智還是禁錮著她,讓她不要這麼喊,自己被糙了,怎麼還會高興?柳冰冰睡夢中也是迷迷糊糊的,被糙了十二次,她感覺自己的屁股,自己的奶都不是自己的了,麻木中彷彿一切都在麻木,都很陌生。

消失了以往的敏感的程度,她感覺每一次陳楚的衝擊都是那樣的用力,被糙了十二次,就算每射一次糙她五百下,她也要被衝擊六七千下了,而且陳楚一百來斤,加上貫力,還有腳蹬跟胯骨狠狠撞擊的力量,少說也有二百多斤,六七千就是……

柳冰冰懵了,自己竟然承受了那麼多力道的撞擊,她只感覺自己大腿根麻木的狠,小腿也是,奶也是,下面的洞洞也是,都麻木的沒有了直覺。

她好睏,只想去睡,感受著陳楚在摳著她的溝子,嘴在舔著她的耳墜,心想好睏啊,你摳吧,你舔吧,你好無恥……

柳冰冰混混的睡著,陳楚摳摸了一陣也受不了了,柳冰冰是受力物體,承受了那麼多力量的撞擊給衝擊,而陳楚是施力物體。

這一晚上等於跑了好幾個馬拉松的力道了,他也差不多虛脫了,只是心裡意念告訴他這是柳冰冰的身子,他在摟著柳冰冰光著的身子睡覺,陳楚這才保持興奮。

摟著她的大扎揉著,搓著,舔著她腦後的每一根髮絲……

兩人昏昏睡去,不知不覺中,柳冰冰翻了個身,兩人纏抱在一起,感受著彼此身上帶來的體溫,一陣的舒爽,陳楚的嘴含住了她的一隻奶。

柳冰冰一條長長的大白腿片腿放在了陳楚的腰上,她比陳楚高了將近十公分,陳楚像是一個孩子似的被女人摟著,嘴裡含著的也想是一個孩子在吃奶一樣。

他的一隻手還摳著柳冰冰的溝子,兩人睏倦的抱得有點緊,陳楚的頭在柳冰冰的胸前磨蹭著,嘴裡含著的奶也不住的吸允。

「嗯……」柳冰冰叮嚀一聲,好像被吸允的有些痒痒了,變換了個姿勢,陳楚的嘴巴自然的又吸上了她的另外一邊的奶,手下意識的揉著剛才吸過的那隻奶。

叭叭叭的發出了輕輕的聲響,隨著一陣手機的鈴聲響起,兩人才有些渾渾噩噩的轉醒。

「誰的手機啊,也不關……」柳冰冰下意識的說了一句,陳楚的手又摸向了她的大屁股。

「哎呀,不是我的鈴聲,我的不是這個……」

「我的也不是……啊……」柳冰冰旋即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下驚叫了一聲,睜開眼,看到身邊的睡著的陳楚,他的嘴裡含著自己雪白的一隻奶,嘴裡一邊吸著奶上面的相思豆,手還抓住另外一隻下意識的揉著她雪白的一隻大奶。

而自己本來白白的奶已經有些充血的紅潤了。

「你……」柳冰冰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零星的碎片拼湊在一起,昨天晚上自己來到這裡,然後脫衣服,然後有人舔她的後背,讓她閉上眼,又舔她的屁眼跟下面的13,然後把她的腰帶蒙住了她的眼。

開始舔她,開始糙她,一遍又一遍,後來,她發現那人是陳楚,想要離開,又被陳楚壓在身下,從屁股後面插進去糙了她一次,然後她身子一陣發軟,又重新的被扒光了以上,就什麼也不管了。

被人在胯下不盡的蹂躪,被一次次的撞擊,自己打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巔峰……

柳冰冰的臉紅了,滿臉的焦急,她多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個夢,不是真的,不過下面帶來的紅腫跟疼痛,還有全身都是發酸的感覺,還有好多地方都又青又紫,屁股蛋子都快淤血了,而潔白的床單上還有她鴨蛋形的一圈落紅,潔白的大腿根還有著一條一條液體劃過乾涸的印記……

「啊……」柳冰冰急著咬住了紅唇:「陳……陳楚,是,是你……你,你侮辱了我,你,你強姦我……」

柳冰冰說著話,忙翻身起床,忍著下面撕裂一樣的疼痛,彎腰站在床下地毯上,她這樣一動,兩隻圓圓的雪白的大奶晃動,兩條腿雖然加緊,不過中間的那一撮彎彎曲曲的黑*讓陳楚再次血脈膨脹。

「柳副村長,我沒有……」陳楚解釋了一句。

「你還沒有?我們都……都……」柳冰冰眼睛掃向狼藉的床上,想起了昨晚那酣暢淋漓的,血與水,汗與精的大戰,不由得羞紅滿臉,抓過一隻枕頭擋住自己的下面,甩著頭髮在找地上的內褲,也不知道昨天被陳楚隨手扔在哪了。

柳冰冰忙用大腿夾住枕頭,兩手快速的把頭髮扭成一隻長長的馬尾辮,這時那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

陳楚一激靈,說了句:「糙,是劉縣長的電話……」

「劉縣長?」柳冰冰一愣。

陳楚咬牙說:「我在廁所聽見他安排房間要上你,我……我就把他打暈了,然後捆在洗手間里了,然後我就拿著房卡跟手機進來了……」

「啊……你……」柳冰冰臉更紅了,此時她已經抓住了一隻床單圍在自己身上。

陳楚感覺事兒已經自己做了,就沒啥遮遮掩掩的,好漢做事好漢當,再說了,他感覺自己做的沒錯,麻痹的,你劉縣長仗著有點權力就讓人逼良為娼!老子這是***替天行道,順便成全年輕人的男歡女愛。

陳楚光著,甩著下面的黑的大傢伙掏出劉縣長的手機,是三星的。

柳冰冰此時忙說道:「關機,扣掉電池……然後……你看著辦,就沒事了。」

陳楚點了點頭,見上面的提示是楊秘書,心裡有力底,這就說明這一晚上劉縣長還在睡,麻痹的,就讓你這狗官在廁所里做黃粱大夢,去做夢糙柳冰冰,去舔柳冰冰的溝子吧。

陳楚關機,然後摳掉電池,那打電話的楊秘書不禁一陣搖頭,心想劉縣長真能糙,這都幾點了?八點多了,縣裡的人還等他去開會呢,這肯定要遲到了……嗯……還是讓縣裡的人散了吧,改天開會。

……

此時,柳冰冰見陳楚把電話關機,電池扣掉,舒出了一口氣,等陳楚轉過頭,下面晃動著那條長長的大黑傢伙,柳冰冰眼睛都直了,心想這……這不會是假的吧,她畢竟上過大學。

即使沒經歷過男女之事,但也是明白的,正常的男人,或者說咱國家的男人,硬起來算不錯的也就十四五公分而已,長一些的十**公分,而平均長度硬起來才十一二公分,能夠超過八公分的男人基本上夠用了。

而陳楚的傢伙還軟趴趴的就已經將近二十公分了,耷拉在下面不說快到膝蓋了,也到大腿根挺長一段了,這要是硬起來不得達到三十公分啊……

柳冰冰小嘴張的大大的,兩隻杏眼瞪得長長的。

「啊……」她壓低的叫了一聲,心想昨天……昨天就是這個大傢伙在自己的身體裡面橫衝直撞?怪不得自己疼的撕心裂肺,好像身體被刺穿了一樣,原來就是這個大傢伙?

柳冰冰死的心都有了,表情一副的不可思議,心想自己太慘了,被這麼長的傢伙搞,能不疼么。

這簡直就跟見過的農村的驢,叫驢長的生殖器一樣,黑的,上面還帶著個大頭,哎呀……柳冰冰心裡翻江倒海的。

此時,她身子圍著一條白色床單,把她的胸跟屁股還有白花花的大腿根都包裹了起來。

陳楚晃著下面的傢伙往前走,柳冰冰伸出一隻胳膊,搖晃著修長的五指。

「你……你別過來,你……」柳冰冰說著還一勁兒的往後退:「你,你到底想咋的?我都被你那樣了,你還想咋的?你……你不是人……」柳冰冰眼眶蘊著淚水。

陳楚往前走了一步,笑著說:「柳副村長,我是……我不是人,我是畜生,但是我真心的喜歡你……你……既然我們都發生了,我必須得負責……」

柳冰冰咬著嘴唇,淚留下來了:「陳楚,我……我不用你負責,從今以後,我們誰都不認識誰……」

「不行,我必須負責,我都不是人了,如果再不負責,那不就更不是人了么?」陳楚說著抓住柳冰冰的手:「冰冰,你相信我……我降住…」

「滾……」柳冰冰淚啪啪的流下來,心想不用你負責,我寧願吃個虧,用你負責,你才十六歲,……我弄不好啥也撈不著,還得搭上點啥……這才是真正的人財兩空,心想,陳楚你簡直就是個臭無賴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