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一章酒醒只在花前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酒醒只在花前坐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咬著紅唇盤算一下,陳楚才十六歲,而自己已經二十三了,到了已婚的年齡,農村很多這樣的女孩兒孩子都兩三個了。

即便是市裡二十五六也應該結婚了,而二十三四歲也應該有了男朋友了,她大學同學很多都已經結婚了,即使沒結婚的男朋友也不知道都換了多少了……

而自己……怎麼這麼荒唐,竟然跟一個小男發生了……她都快哭了,再說自己的理想的另一半,最起碼也應該是個公務員啥的,人長得高,長得帥,自己就一米七八的身高了,男友最少也應該一米八五啥的。

而且長得也得眉清目秀的,最起碼跟自己走在一起也般配啊,還有啊,最次也應該是個科級幹部啥的,家裡不求大富大貴,但也應該有個房子,最好再有個車……可陳楚……

他家裡窮的耗子都不帶有的,有耗子也得是那種瘦的皮包骨頭的耗子,他爹收破爛,也賺不到幾個錢,現在農村彩禮都三萬,五萬,有的地方都要出十萬的價碼了,還有更高的,他家可能一萬不萬,房子還是土房,下雨漏雨,雨大點都懸乎房子倒了砸死人。

唉……再說了,他現在還念書呢,才念初三,以後還要上高中三年,大學四年……他家都不一定能供的起,弄不好自己還得給他交學費……一想到這裡,柳冰冰眼淚下來了,雖然是她想象的推理,不過這推理也很科學,也的卻是這麼回事,他畢竟才十六。

也便是說自己和他……在一塊一點便宜沒有,還得養他,他這哪是對自己負責啊,自己成了一個能供養他的小媽。

柳冰冰也不知道怎麼就稀里糊塗的腦子裡冒出了這些詞,不過這些也是她心裡想說的話。

她看了眼陳楚說:「你坐下,我和你說,我們不合適……」柳冰冰把心裡的想法說了一遍,當然,小媽那個詞兒她沒說。

陳楚看著她光潔的臉龐,手又不老實了,去摸柳冰冰的扎,被人家擋住抓住了他的手,陳楚順勢摸著柳冰冰修長滑膩的小手。

心裡一陣的痒痒,又摸著她被的大腿,一陣的彈性十足。

「柳副村長,你還是嫌棄我了,你說身高,我們剛見面的時候我才一米六,現在不都長到一米七了么!還有啊,我才十六村裡一有事不也找我么,而且我還在咱村當代課老師……我知道這些都不算啥,但是我想問,你十六歲的時候被人這麼重視么,而且我現在班級成績第一,在整個三中三四千學生排名第二,而且……初中三年的課程我兩個星期全學會了,而且還是學委,柳副村長,你……我敢保證,如果你把高中的課程都教給我,我……半個月我全部學會,為了你,高中三年我擠壓到半個月學完,然後找關係去考大學,你看咋樣……」

「你……」柳冰冰瞪著他,柳眉微蹙,杏眼看著自己的腳尖,臉龐紅紅的。

陳楚趁勢一攔她的細腰,柳冰冰渾身就一哆嗦。

「柳副村長,我……我這算不算天才?而且大學課程我也很快學完,然後讀碩士讀博士,我知道你想說啥,你不就比我大六歲么,我們偉大的革命導師李大釗先生的妻子也比他大六歲,還有……偉大的……領袖……咳咳,所以說年齡不成問題,孫中山革命的國父,和宋慶齡差了快三十歲了吧……」

「陳楚,你別說這個……那些都是名人……」柳冰冰心裡像是有一頭小鹿似的亂撞起來,多少覺得陳楚的話有點道理。

「名人咋了?名人不也得有女人么!名人不也得吃飯喝水那啥……喘氣嗎?」陳楚想說造耐了,不過怕柳冰冰反感,馬上說成喘氣了。

「還有,你說身高,我以後還長個呢,你就知道我以後沒你高啊,再說了,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過了個十年二十年,你人老珠黃了,我還是小帥哥一個,走到哪你挎著我的胳膊說我是你老公,你那些親戚朋友看你的老公那麼英俊瀟洒,不羨慕死你啊……」

「胡說!」柳冰冰轉過身不去理他,不過陳楚敏感的覺得她已經有點動搖了,趁勢兩手摟住她的腰,感受著她身體的誘惑,下面已經硬了起來。

「冰冰……我是真喜歡你,我可以為了你做一切事兒,我可以為了你跟閆三對著干,也可以為了你不管對方是鄉長也好,縣長也好,哪怕他是省長市長,只要他想欺負你,都不可以,我都會保護你。」

柳冰冰都快苦死了,心想你保護我,就把我保護到被窩裡去了,還恬不知恥的說保護我?

「冰冰,都事已至此了,說太多也沒用了,我了解你,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樣,你的第一次既然保存了二十三年,就是想結婚那天給自己心愛的男人的,就是想為了一個男人從一而終,我說的對吧?我也是的,我也是為了一個女人從一而終……」

陳楚臉不紅不白的說著。

柳冰冰轉過頭,馬尾辮的末梢晃動著都打到陳楚的臉上。

「呸!陳楚,你少假惺惺,你……你還從一而終?你跟那小蓮怎麼回事?全村都知道,而且你跟婦女主任劉海燕整天眉來眼去勾勾搭搭的,肯定都好到一起去了吧,你……你現在又和我油嘴滑舌……」

「這……咳咳,說的好!冰冰你罵的好,為了你我都改正,而且我不會給你丟臉,我對天發誓,我今生今世都對柳冰冰不離不棄,哪怕她傷了,她殘了,她瞎了,她半身不遂,她成了植物人,她弱智了……」

「滾……你怎麼不說你啊!」柳冰冰狠狠推了他一把,沒想到用力過大,把陳楚推開了,不過床單卻開了一個口子,一隻白白的大奶露出了頭來。

「啊……」柳冰冰慌忙遮掩,陳楚卻看準了機會,一隻手倏地伸了進去,一把就準確的抓住了柳冰冰白白的奶,用上五指抓奶法,便是五指扣住奶的四周的穴位,然後手掌往下擠壓,食指跟中指的指縫間家主她奶的豆豆,這樣一揉搓,穴位上回傳過去一陣麻酥酥的電流。

就會讓女人感覺像是被撞到了麻筋兒一樣,即使女人掙扎力氣至少會小了一半,柳冰冰忙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不行!下面都腫了,你討厭,快起來……」

她一掙扎,陳楚下面更是硬的不行了,真想好好的糙她一把,不過他手往柳冰冰下面一抹,下面都濕了,不過下面的大嘴唇明顯的厚了,陳楚忙附身看了一看,真的,真的腫了。

「起來……我,我去洗個澡……」柳冰冰把陳楚推開,有些蹣跚的往淋浴間走,陳楚忙說了句我扶你。

不過他沒敢動,怕柳冰冰不願意,因人而異,很多人都是見人下菜碟,比如那小蓮見陳楚這麼小心翼翼對她一定高興死了,對小店女人他這樣人家肯定冷哼一聲,用不著。

但是對柳冰冰,他只想百般的呵護,陳楚感覺真是愛上她了。

陳楚沒動,柳冰冰往前邁步走了兩下,皺著秀眉回頭道:「趕緊來啊,扶著我點……」

「啊?哎!」陳楚答應著歡歡喜喜的跑了過去,柳冰冰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陳楚摟著她的細腰,手指還禁不住隔著床單在她彈性十足的腰肢上摸了兩下。

「別亂動,痒痒……」柳冰冰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咬著下唇,陳楚答應著,聞著柳冰冰身上一陣陣的體香,心裡一動,這樣走太慢了,而且自己是男人啊,陳楚扶身就把她抱了起來。

「啊!你幹啥?」

「抱你進去啊,你走不難受么,還有啊,我給你搓背……」

「用不著,你把我放在浴室里就行了。」

「有啥用不著的,再說了,咱倆啥都看見了,該摸不該摸的地方也都摸了,也都碰了,你咋還這樣呢!」

柳冰冰咬牙切齒的,想起昨天晚上,恨不得去上吊了。

陳楚把她抱進了浴室,隨後一扯她的被單,柳冰冰就光溜溜的展現在他眼前,她兩手捂著胸口,臉上紅撲撲的,陳楚笑了,隨後打開噴頭,試著水溫,然後讓她過來洗澡。

他表現的很規矩,其實只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反正給她搓背的時候可以隨便摸,現在去摸把她嚇著。

「你……」柳冰冰這時指著他下面不斷勃起的傢伙,那大大的黑傢伙跟驢一樣,慢慢的在長大著。

陳楚笑了:「嗯,對了,我還有個優點,就是這了,應該比一般男人都大,柳副村長,我像你保證,以後我的這東西就專門伺候你一個人,我會把你伺候的好好的,讓你倖幸福福的,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哎呀媽呀……無恥……」柳冰冰轉過臉去,兩手捂著臉,把後背跟挺翹的白嫩的雪臀對著陳楚。

陳楚驚得眼睛更直了,昨天雖然糙了她那麼久,不過光線不好,有些發暗,早上光線充足,看著柳冰冰的線條更是美麗動人,而且男人早上又是勃起的。

粗長的大黑傢伙就像是一個凶神惡煞的惡棍,不過這個世界上的美與丑,黑與白,都是對立的,但也是相互依存的,沒有黑黝黝的男人,就顯不出白花花的女人。

沒有這樣粗長醜陋的硬物,就顯不出女人紅暈甘甜芬芳的烈焰紅唇。

陳楚慢慢的靠近柳冰冰,本想抱住她,用下面的大棍子在她嬌嫩的屁股溝上好好出溜出溜,他知道柳冰冰做不了了,下面都糙腫了,再做也疼,他有點捨不得了。

不過腳下卻一滑,差點臉撞到柳冰冰的翹起的白白嫩嫩的屁股上,不過也離著人家的溝子就一線之隔了,陳楚咽了口唾沫,兩手一摟柳冰冰的大腿,下面的嘴就狠狠的堵住了柳冰冰的溝子。

「啊……」柳冰冰嚇了一跳,正要掙扎,陳楚的舌頭已經滑到了她的屁股上,舌尖抵住了她的屁眼,在狠狠的舔著。

陳楚的舌頭滑膩膩的,唾液的粘液加上舌頭的溫度,讓柳冰冰一時間心猿意馬,感覺屁眼痒痒的,不過又極為的舒服,更燒得慌,柳冰冰臊得滿臉通紅。

「陳楚,你別,那是屁股,那裡……那裡臟……」

柳冰冰說著晃動著屁股,想要擺脫陳楚的嘴,不過陳楚卻頭緊緊的貼著她的屁股,像是狗皮膏藥似的狠狠的黏著。

「不臟,柳副村長,你的屁股,你的哪我都喜歡,喜歡你就是喜歡你的一切,你在我心裡哪裡都是聖潔的……」陳楚說著又埋頭舔了起來,而且舌頭順著她的屁眼,往下舔到她粉紅的溝子,接著乾脆頭鑽進了女人褲襠,坐在地上,抱著柳冰冰的屁股開始舔著她的火燒雲,分開了她兩瓣嬌嫩的大嘴唇,陳楚在粉嫩的大小嘴唇上舔舐這,一面還嗚嗚的說著。

「冰冰,醫術上說了,女人下面腫了,或者其他地方腫了,唾液可以消腫止痛,可以對你這裡好,來,我幫你止痛……」陳楚的腦袋就鑽在人家的襠里舔著。

柳冰冰整個人一下就麻木了,昨天晚上不同,她是抱著被玩弄完就去死的想法,反正母親的病也有錢醫治了,她就沒什麼心愿了。

而今天她卻是無比清醒的,低頭看著這個男人情願為她舔13,這在農村男人來說是羞恥的,鑽女人褲襠,舔女人的13都是被人鄙視瞧不起的……

一股股的電流般的感覺襲遍柳冰冰身子,她忽然有種想要小便的感覺,她現在就很想追⑽薰愀媲氳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