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二章酒醉還來花下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酒醉還來花下眠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從來沒有這麼喜歡一個人,他對柳冰冰愛不釋手的,真想她變成自己的一個瓷器,一個花瓶也可以,他就在手中把玩,手上呵護著。

即使他那樣喜歡的劉翠,王霞,還有那小青,也沒有這樣做過。

劉翠跟王霞,他是知道了她們下面液體的味道,但是他都吐了出去,那小青的下面只是他趴著不小心喝了一點。

但是對於柳冰冰,就是他心裡的菩薩,是他的女神,感覺柳冰冰的全身全部都是聖潔無比的,柳冰冰下面的即使不是她分泌的水,哪怕是她的尿,他喝到嘴裡也感覺不出是騷的。

就像喜歡一個人,人家放個屁都是香的,陳楚閉著眼享受著舔著柳冰冰的下面,柳冰冰被他舔的渾身發熱,隨後發軟。

只是口中輕輕的呢喃道:「陳楚……不要,不要啊……」

不過,她還是很感動的,她家雖然住在市裡,但以前也是農村人,知道農村的男人是不會給女人舔13的,更是被女人騎在胯下是最侮辱的事情,男子漢大丈夫被女人騎在褲襠下面是奇恥大辱,傳出去會被笑掉大牙的。

但是陳楚不怕,而是鑽在她的褲襠下,就給她舔著13,柳冰冰有點小感動,而且她在上大學的時候,她同桌的女生就跟男朋友在外面租房子住。

經常跟她說男女的事兒,什麼男人型號的大小,有幾次,她同桌不忍心跟男友分開的原因就是男朋友下面大,硬起來有十八公分了,而且還粗,糙的她好舒服……

一天不被她男友糙,她就渾身痒痒,往外面冒水,她的那個同桌班曉雪還說,他的男友家裡條件不好,她父母知道后就給她介紹了一個公務員的對象,前幾天,班曉雪又跟她說跟公務員對象黃了,還是跟以前的那個窮小子住一塊了。

柳冰冰楞了一下,不明白為啥優秀的公務員還不如那個窮小子,自己的同桌班曉雪長得也是一朵花,不弱於她了。

班曉雪害羞的說道:「原因很簡單,就是她那個前男友傢伙大,十八公分啊,還粗,還能幹,那個公務員渾身軟趴趴的,兩人在一塊做耐沒幾分鐘就射了,而且長度硬度都不夠,硬起來才八公分,跟小孩的小雞似的,在她的13里,就跟牙籤在水缸里一樣了,根本沒有幸福……」

班曉雪還說,她前男友雖然比她小兩歲,但是知道心疼人,知道關心她,愛護她,女人圖個什麼啊,還不是圖個可以關心,照顧,愛護自己的男人么,再說,他前男友給她洗腳,洗內褲,晚上睡覺前都給她舔13,舔屁眼,然後再糙,弄的她舒舒服服的進入夢鄉……

當時柳冰冰,她以前也偷偷看過一點點的黃片,那東西大部分人都看過的,柳冰冰這麼正經的人但也是人,當然也看了,只是偷著看。

裡面的國外的男女在搞這種事兒的時候都是舔啊舔的,而且把上面的毛都颳了,她不禁有些噁心,心想那拉屎尿尿的地方能舔么,甚至腳丫子腳後跟屁股溝都舔的很仔細,然後兩個人再接吻,而且女人還給男人舔下面,嘴去擼著男人的大傢伙。

有的時候舔到一定程度了,男人那液體還呲呲呲的射女人滿嘴都是,一臉全是,女人還笑。

她很是不理解,不過跟班曉雪害羞的說出來之後,班曉雪笑了,而且笑的前迎后合的,說那都很正常啊,男歡女愛么,兩個人就是換著法的玩啊,反正是兩人之間,也沒啥害臊的,她還說這兩個男友她都給**過。

前面一個男友兩個人都是六九式,他給她舔13,她就給前男友舔下面的棍子,兩人別提多快樂了。

不過後來的這個公務員就不同了,要求她**,她含了,不過那個男的卻拒絕給她舔下面,說男人不能給女人舔13,還說些亂八七糟的,什麼說她不是處女啥的。

後來班曉雪生氣了,問如果自己是處女,他給舔13不,那個公務員也生氣了,說男人不會給女人舔的,至少他不會,他一個公務員怎麼會給女人舔那東西……

班曉雪就哭了,穿上衣服連夜跑回家,無論那男的怎麼道歉她都不回去了,她的道理很簡單,就是一個不給女人舔13的男人跟本就不愛她……

柳冰冰當時一口水差點沒噴出去,心想這都是哪跟哪啊?要不是班曉雪是她的閨蜜,她肯定以為這是個騷婦人了,不過後來她媽媽也跟她講,以後找個男人一定要個高的,身材魁梧的。

柳冰冰愣了,說為啥啊?她媽媽就說,因為個高的男人下面粗還大,而且衝擊起來還有力,就像你爸爸那樣體格的,在廠子里現在一般大小夥子都沒他幹活有力氣,還有你找個小個的男的,你這麼大個頭,你們倆下面不配套,弄不好以後也會離婚的,因為滿足不了你……

母親一般都會教授女兒這些私房話的,當下柳冰冰就蒙圈了,臉紅的臊得都能嫡出紅水來,她媽媽還說女人第一次一定要把那東西就是女人的落紅留著,那是紀念,還問她開苞的沒有,以後和男人搞的時候記得一定要戴避孕套……

柳冰冰蒙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真不想說這種事,不過今天自己稀里糊塗的就……想起了這些,感覺陳楚還有點優點的,至少傢伙大,還給自己舔13,就不知道以後給不給自己洗腳洗內褲啥的……

柳冰冰不禁臉害羞的問還在下面給她津津有味發出滋滋聲,舔著她的13的陳楚說道:「你……你以後給我洗腳嗎?」

「唔……」陳楚張開嘴,又狠狠舔了她下面的肥嫩的大嘴唇幾口說:「會,我會舔你的腳的,給你舔的乾乾淨淨,都不用洗了……」

「哎呀媽呀……」柳冰冰一捂臉,雖然害臊,但是這是她要的最好的答案了,一個男人能對自己如此,她……柳冰冰臉紅耳熱:「陳楚,你……你會永遠這麼對我么……」

「會,當然會……」陳楚兩手抓住她的屁股,揉著,搓著,手指還伸進她的溝子摳著,一根手指還揉著柳冰冰的屁眼。

「啊……」柳冰冰整個人都軟了,一下坐了下去,坐到了地上,噴頭的水嘩啦啦的躺著,地上全是溫溫暖暖的水流,柳冰冰感覺自己的屁股濕濕的,熱熱的,而她一坐下來,陳楚正好附身就親著,舔著她的13,那樣的仔細跟認真。

柳冰冰痒痒的,無法自抑的哼哼的呻吟出聲,兩條大白腿本能的夾住了陳楚的頭,緊緊的夾著,享受的欲仙欲死,而陳楚的舌頭還一勁兒的往她13的裡面伸,已經舔到她的肉壁了。

「啊……」柳冰冰下面分泌的粘液都被陳楚吸了進去,而她的兩條大腿緊緊的夾住陳楚的頭,兩手也摸著他的頭,陳楚感覺被柳冰冰的13堵著,將要窒息了,不過他願意,柳冰冰用13憋死他,他都願意。

陳楚的嘴抵住柳冰冰13上面鼓起的像是小崗樓的地方,那地方叫做**,很像船停泊的港口,而且陳楚舔的特別細緻,尤其在柳冰冰尿尿的地方舔。

「啊……陳楚……別……我……我要尿了……」

「你尿吧,你尿我一嘴都行……」陳楚嗚嗚的說著,柳冰冰害羞的臉都紅的不行了,但是她真的憋不住了,她甚至在心裡說,陳楚要是連她的尿都不嫌棄,這個男人我嫁定了……

其實只要是美女,陳楚都不嫌棄,都願意去聞人家屁股的。

柳冰冰臉色漲紅的,又羞又難受,實在憋不住了。

這才啊啊啊!的叫喚出聲,隨即一股股的水流噗噗噗的噴了出去,直接射到陳楚的臉上黏糊糊的,而且越來越多,陳楚滿臉全是。

射完了,柳冰冰舒服極了,感覺就像是在雲頭暢遊一般,舒服的不斷的呻吟,嬌軀扭動著,並且身下的水流嘩嘩嘩的流淌在身體下,濕潤了她的馬尾辮,很多的水流也迸射到她的臉上。

不過她有種**,就是行看看陳楚被自己呲尿后的臉,她嗯嗯的呻吟著,張開眼,有些壞壞的看著陳楚。

只見他接著地面的溫水,洗了把臉,柳冰冰咯咯咯的笑出來了。

「咯咯咯……我讓你躲開不躲開,尿你一臉吧。」

陳楚洗乾淨了,有漱漱口,隨後一下過來抱住柳冰冰的嘴就開親。

「唔……不要……」柳冰冰小嘴被堵住,陳楚狠狠的親吻著,舌頭伸進來一陣攪和,而且手也攀上了柳冰冰的奶,開始揉著。

柳冰冰慢慢的開始接受,舌頭慢慢的跟他纏繞在一起,過了一陣柳冰冰才推開他。

胸口呼哧呼哧的喘著。

陳楚看著她,呵呵笑著說:「寶貝,你就是尿我臉上我也喜歡,而且更喜歡你,但是你剛才不是尿……」

「不是尿?」柳冰冰臉紅了:「那是……」

「是你的噴朝,男人會射,女人也會噴的啊,但不是每個女人都會噴的,昨天我糙了你……咳咳,咱倆做了十二次的耐,你都沒噴一次,今天讓我舔的你才噴出來,冰冰,你是個會噴朝的女人,我好愛你……」陳楚說著又俯下身親她的嘴。

柳冰冰感覺臉一陣臊得慌。

「陳楚,你怎麼這麼了解女人,是不是你……你玩過多少女人?」

「沒有,寶貝你別誤會啊,我……我懂醫術的,來寶貝我給你講。」陳楚也看到柳冰冰的肥嫩的大嘴唇真的腫了,不忍心再糙她了,不過手指卻在她的大嘴唇跟小嘴唇上輕輕的揉著。

「寶貝,你看,人體又二十八脈相,但是這只是普通的醫術上寫著的,其實人體還有更多的隱藏的脈相……還有很多很多的穴位,中醫就是根據脈相,根據刺激這些穴位來治病的,比如你,不,比如一個人的哪裡不好使了,刺激他旁邊的穴位或許就能刺激他堵塞的神經,讓他被堵塞的地方疏通經絡,恢復正常……」

陳楚笑著又揉著柳冰冰的13說,比如說你這裡腫了,我按你這裡是不是好受點了?

柳冰冰感覺著陳楚在揉著她下面大嘴唇真的也好受一些了,不過更是痒痒了,像是有一種**在無限的延伸。

嘴裡竟然把心裡的想法輕輕的說出來了:「好想再糙一次……」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