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三章半醒半醉日復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半醒半醉日復日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貞操這東西對於某種時代有著不同的詮釋,動物的時候……按照人從動物進化過來的說法,那麼動物就把這方面看的很淡,對於交媾的**應該沒有食物有吸引力,那時候吃飽是唯一的目的,然後是為了活下去,吃飽喝足了才思考交配的**。

戰爭年代……小日本在清末的時候數十萬的日本女人遠赴各地,賣淫賺錢與中國海戰,她們把男女之事看成了職業,看的很淡,竟然與愛國聯繫在一起,賣淫就是為過開戰,出賣貞操成了愛國創收……

而我們戰爭結束后,很多年紀大的軍人與地方婚配,兩人認識不久,根本不了解,反正有組織介紹,是貧農,根紅苗正短暫時間就在一起……男女也不了解,就走個形式,鬧個洞房,快的幾天就寬衣解帶住一起,當然有結婚證。

……

所以,貞操有的時候很像是面子問題,不同的時代環境下有著不同的詮釋,如果生長在古代那麼也是媒妁之言,不認識的男女,沒說過話的就見面拜堂然後脫個光不出溜的就在一起開糙。

六七十年代是有組織介紹,然後沒認識幾天也開始……咳咳。

現在么,追求自由,追求浪漫,但是感覺最後貞操就是自己解脫了自我心底的那層防線,很多時候守的好像不是貞操,是每一個時代的道德規定,而並不是每個人真正所想的,每個人的貞操或許只是在這個時代環境下而有不同的自我詮釋。

下一個時代,或許又有一種不同的說法……

……

柳冰冰貞操失去了,不過她被哄的很開心,陳楚無微不至的關懷……給她舔舐身體的每一處,她感覺這個男人是真心愛她,不然不會這樣……

陳楚其實對每個美女都這樣,柳冰冰要不是漂亮,他才不會這麼做,就是因為她漂亮所以才去喜歡。

她被弄的渾身燥熱,人性的**無限蔓延,她嬌喘不已,口中輕輕的說出想要再來一次。

隨後臉紅心熱,忙推著身上的陳楚:「不行……不要……我下面疼……」

「唔,我輕點整……」陳楚的嘴又伸進她的下面,這次分開兩片粉嫩的大嘴唇,又分開她的小嘴唇。

柳冰冰兩條大腿自動的分開了,像是展覽一樣,把自己的所有都展現出來,**戰勝了她心底的最後防線,像是洪水猛獸一樣,在她的嬌軀內泛濫起來。

「啊……你……啊,你別舔了……啊,伸,伸進來,糙……糙我……」柳冰冰小聲的呻吟著,細長的柳眉蹙在一起,面目羞紅,嬌喘連連。

說的陳楚下面的就硬了,忙迫不及待的掐住下面的傢伙在她肥嫩的兩腿間的大嘴唇上磨蹭起來。

「啊……你……你輕點……」柳冰冰被磨蹭的火熱,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而下一秒,陳楚的傢伙又緩緩的從她的大嘴唇里擠壓出去,柳冰冰臉紅了,昨天晚上她有些麻木,而今天她卻是明顯的看到陳楚的大傢伙在糙自己。

她被糙了?「啊……」柳冰冰呻吟一聲,屁股本能的抬高了一些,柳眉更是皺的厲害。

「柳副村長。」陳楚說了一句,欣喜的俯身去親柳冰冰的嘴,親她的秀眉。

「陳楚……你,你糙完了我這次,咱們各不相欠,以後就,就兩段了……啊……」她剛說完一句,陳楚的下面就狠狠幹了進去,拍得她大屁股啪啪的響了起來。

柳冰冰被乾的上下起伏,小小的口被陳楚親住了,陳楚兩手托住她的兩瓣屁股,心想你想和老子兩段,那老子就再把你給糙爽了。

這回你兩段吧,老子讓你夢裡都夢到自己被糙的爽,陳楚下面卯足了力氣,啪啪啪的一陣抽送,看著柳冰冰哀嚎的樣子,他附身去親吻她的蹙眉跟柔嫩的臉頰。

有些擦黑的身體壓住柳冰冰白花花的身子,兩個身體在溫熱的水中扭動,陳楚想多玩一會兒,不過猛然想到劉縣長可能快醒過來了,忙摟著柳冰冰的脖子。

下面猛然衝刺起來,嘴堵住了她嬌嫩的小嘴兒,把柳冰冰的屁股撞的啪啪啪的一陣脆響。

「啊……」柳冰冰感覺一陣滾熱的液體竄進她的身子,陳楚身體也僵直不動的壓在她身上,停了一會兒,兩人這次呼哧呼哧的喘息著粗氣。

「你……你滾蛋……我,我洗澡……」柳冰冰臉紅撲撲的,又瞪著陳楚說:「咱……咱倆以後別這樣了,這是最後一次。」

陳楚也不說啥,柳冰冰洗了洗身子忙跑到外面穿衣服,陳楚也沖了沖,等他出來,見柳冰冰已經穿好了,已經吹乾了頭髮又快速的挽了個馬尾辮,只是走路的時候腿有些分岔,而且她已經把那落紅的床單收了起來。

「柳副村長……你偷人家旅店的床單,這個可不好……」

柳冰冰臉紅了,蹙眉瞪了他一眼:「你……你管我呢……」

她害羞的時候顯得更可愛了,不過陳楚下面已經軟了,一時間也恢復不過了,只能看著她這可愛的模樣。

兩人收拾停當,才八點半。

等兩人走了出來,去市醫院,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實在挺不住的楊秘書才去賓館,但卻什麼也沒發現……

來到瀚城市醫院,陳楚還是有些擔心的,等到了柳冰冰母親的那個走廊,他不經意的瞥向廁所旁邊,果然那地方還圍著一些人。

隱隱約約的意思是議論,早上一個老闆,像是當官的,在廁所里睡著了,被清理廁所的大媽早人把廁所門打開,然後那掃把,把他給敲醒了……

很多人都在笑,說肯定是喝多了啥的,襯衫都撕的一條一條的,問他是不是遭到搶劫了,手都被綁在暖氣片上,那人還說不是搶劫,是自己喝多了自己綁住的……很多醫生護士都議論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有……

柳冰冰不由得瞪了身後的陳楚一眼,基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劉縣長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做為i一個縣長這要是傳出去可丟大人了,還不能聲張,只能吃個啞巴虧,更可氣的是被陳楚這小子撿了個大便宜……

「陳楚,沒看出來啊,你行啊……」

「咳咳……還不是被你逼的,不然我能鋌而走險么……」

柳冰冰感覺自己大脖子一陣的發騷,想起昨天兩人的荒唐事,不禁一陣的耳紅心跳,而更荒唐的是今天早上在淋浴間還是自己主動要求被糙的,更是讓她難為情了,自己這是怎麼了?

不行……不能這樣……柳冰冰咬了咬嘴唇,心想已經被陳楚這混蛋佔了大便宜了,不能再被他哄騙了,這人簡直就是個無賴加騙子,自己怎麼能上他的當呢……

「你在外面站著就行了,不用進去。」

陳楚笑了:「我,我也應該進去看看咱媽。」

「你?誰是你媽?陳楚,你不需要進去……」

「嗯,柳副村長,別耽擱時間了,我進去待一會兒,你好去買避孕藥啊,再晚了可能來不及了,我那小蝌蚪可能就划呀划的進入你海洋的中心了……」

「呀!」柳冰冰臉紅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就不去管他了,心想先看看自己老娘怎麼樣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病房,本來柳冰冰住的是普通病房,就是好幾個患者在一起的,但是劉縣長來了馬上換成了單獨的VIP特護病房了。

柳冰冰母親有些年紀了,應該快五十了,此時正躺在床上,見柳冰冰回來淡淡的笑了,也沖陳楚笑了笑。

「這個孩子是……」

陳楚心想你還管我叫孩子?我昨天都把你女兒給干翻了,應該算你女婿。

「唔,阿姨我是柳副村長那個村的數學老師……」

「哦,哦,有點印象,聽冰冰說過小楊樹村要建學校臨時要招老師對吧!不過你歲數好像不大啊,應該十六七歲吧?」

「咳咳……哎呀,阿姨我都二十了,我……我周歲二十,虛歲都二十一了,就比柳副村長小兩歲。」

「是嗎?呵呵,你這孩子長得真年輕……」

「嘿嘿,大夥都這麼說我,都說我是娃娃臉……」

旁邊的柳冰冰直咬嘴唇,暗想陳楚這小子說話根本就不能取信,這怎麼撒謊跟吃爆米花似的,嘎嘎的。

「哎呀……可惜了……」老太太搖了搖頭說:「你現在頂多一米七吧,二十一了應該不能長個了,你看我家冰冰一米七八,我現在腿不好使,不過身高也一米七五啊,冰冰她爸爸一米八八……」

「額……」陳楚一陣汗顏,心想這牛吹的,回不來了。

「哎呀,阿姨,醫書上說生長早晚看骨骼的,你看骨頭細長的,骨架高的就是還能長個的,我發育的晚,還比較靦腆,所以長個晚一些,我家裡人都是晚長,我才二十一,二十五還能鼓一鼓,二十八還能發一發呢……」

「呵呵呵……」柳冰冰的老娘被陳楚起來。

不由得又咳咳的咳嗽上了。

陳楚忙上前一步問:「阿姨,不介意我給你把把脈吧……」

柳冰冰蹙眉道:「陳楚,你會瞎開啥啊?」

「唉,冰冰,你同事人家看看咋的了?再說人家是好心,我就喜歡這孩子,長的跟個小人精似的,原來都二十一了……呵呵……」

柳冰冰氣得都快炸了,心想陳楚會看個屁,就知道騙人,蒙人,不過還是把自己騙到手了,現在這小壞蛋又來騙她媽來了。

剛要說什麼,陳楚的手已經放在了她母親的脈搏上。

柳冰冰忍不住笑了,哼了一下說:「你……有一根手指把脈的么?快別蒙人了。」

「柳副村長,一根手指把脈咋了?這叫技術,古代娘娘看病太醫都用麻繩牽出多遠,然後手指放在麻繩上感受著脈相的波動,我這一根手指不算啥,跟人家太醫一比差的遠了……」

「你……」柳冰冰想說什麼還是忍住了。

柳母看了看兩人,似乎覺察到了什麼,但只低頭看了看陳楚,嘴角留露出一絲笑容。

心想這小子個小點,不過長的還可以,挺討人喜歡的,重要的是自己這個姑娘她太了解了,生硬的狠,一句話能把人撞到三里地外面去。

能和她走的這麼近的,也是兩人有緣了,不禁看著陳楚,越看越喜歡,她沒兒子,就這麼一個女兒,看陳楚這人挺老實實在,比那些整天去她家裡油頭滑腦的什麼公務員強多了……

陳楚幾句話就跟柳冰冰她老娘混的跟親兒子似的,柳冰冰卻被冷在一旁,氣得呼呼的,看著這個無恥的奪走了自己貞操的糙了她一晚上加一早上的陳楚,忽然覺得他比劉縣長還可惡……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