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五章但願老死花酒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但願老死花酒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多分我家半畝地?海燕姐,你可說話算數啊?要不給我家多分咋整?」陳楚呵呵笑著說。

劉海燕咯咯咯笑了:「死陳楚,你占村裡的便宜還少么?最近哪次吃喝沒你啊?還有啊,張財村長就在我旁邊呢,不信你問張村長給不給……」劉海燕的意思是不讓陳楚亂說話。

張財咧嘴擺擺手:「凡是給咱小楊樹村多做貢獻的,多分一畝半畝的地都好說……」

「聽見了吧?陳楚,趕緊的,過來,白吃白喝還讓你陪大姑娘玩,這事兒多好啊!我跟你說啊,徐國忠都眼饞的要死呢……」

陳楚笑了,小聲說:「海燕姐,行,啥多給不多給半畝地的,我都不在乎,如果真不給,我就好好伺候你那一畝三分地得了,到時候你的那塊地別不讓我種就行啊!」

劉海燕被他說的下面火燒火燎的,下面都痒痒了,甚至都要冒水了。

「陳楚啊,別白話了,趕緊來吧,人家一會兒九陽企業的來了……」

劉海燕放心電話,臉上都紅暈了,柳冰冰一聽陳楚要來也有點不自在了。

不一會兒,陳楚騎著摩托車就到了,挨個打著招呼,徐國忠也要求說:「村長就陳楚一個人陪著哪行啊?我也……我也跟著吧!」

張財還沒說話,劉海燕看了看徐國忠,哼了一聲,不過卻說道:「老徐跟著也行,要是沒老徐就顯不出陳楚來了,這就好比紅花還得綠葉陪襯的么!」

「啥意思啊劉海燕!你……你說我不如陳楚唄……」徐國忠抻了抻脖子。

「行了!趕緊準備吧,別吵吵了。」張財把茶杯里的水喝乾了:「老徐啊,一會兒人來了你少說兩句話,那啥,陳楚你說你二十歲,是咱村的學校的老師,那個……今天不是禮拜天么,學生都放假了,我那有一套西裝……也是,天太熱,你就這身吧,另外老徐,你就說你是大學畢業的,但是你少說幾句話。」

柳冰冰說了一句:「大學畢業也行,不過徐主任說什麼專業的好點……中文吧,說外語系的他也不會啊。」

「嘿嘿……還是柳副村長想的周到,關心我……」柳冰冰一翻眼睛,反倒不理他了,跟劉海燕商量那五萬塊錢怎麼給學校建校舍。

不一會兒,鎮長的小車就到了,隨後下來兩個女生,並且跟鎮長揮舞著柔荑告別。

本來周鎮長要進來說幾句的,但見人家根本不理他這根鬍子也就坐車走了。

陳楚一見這兩個女生,就咽了口唾沫。

心想真是瀚城來的,味兒真不一樣啊,唯一一個特點就是有個性。

兩人都是一身黑色的職業裝,上身黑衣,裡面白襯衣,下面黑色的一步裙,黑色絲襪,腳下黑色高跟鞋,走起路來高跟鞋疙瘩疙瘩的。

一個女孩兒長長的頭髮往後梳攏著,戴著黑色眼睛,面容白皙,氣質高雅,身高有一米六五了。

她挺熱情的介紹說:「你們好,我們是九陽集團的在瀚城地區的區域負責人,我是推廣員邵曉華,旁邊這位是我們的區域經理王亞楠……」

村長張財等人過去握手,只是邵曉華和他們握了握,那個叫王亞楠的女人一動未動,一臉的清高孤傲。

王亞楠個子稍稍比邵曉華高一點,一米六八左右了,短髮,齊腮的地方燙成了卷卷,往兩邊張著,眉目清秀,鼻樑高挑,櫻桃小口,尖尖的下頜,皮膚嬌嫩白皙,尤其是胸脯高高挺挺的。

以陳楚的分析,這個邵曉華經歷的男人應該不多,她白皙俊俏但臉蛋兒上還留露出一點點乖乖女的純真,屬於那種天使的容顏,魔鬼的身材的,陳楚下面是硬了,不過更喜歡這個王亞楠。

她臉上總像是別人欠她八百萬似的,距人千里之外。

「哼……你們這有沒有文憑高點的跟我談一談……」

這個……

張財等人,臉上雖然都洋溢著笑容,畢竟人家是收購綠豆來了,這玩意哪都是,你們小楊樹村不賣有的是地方賣,這幾年風調雨順,菜籃子工程搞的好,但是糧食價格不高。

2000年朱總理都作報告說國家的糧食四年不種地都夠吃的,只是賠錢收購老百姓的糧食,為的就是不讓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損失。

所以要糧多的是,主要是買家少,人家是財神爺,得罪不起了。

張財笑了笑說:「那個……王總,我們這兩位也是大學生啊,這位是我們的村會計徐國忠徐主任,是……是大學畢業,學中文的……」張財介紹徐國忠的時候,徐國忠一臉不紅不白的,不過張財介紹的都虧心啊,徐國忠連棉花都讀成了『鳥換』,古井貢酒念成了古兒貢酒……還用『媽』字組詞為小媽……心想這個爹今天別出什麼亂子才好了。

不求他有功,但求無過,不過村裡也真沒啥文化人了,總不能讓王小眼再不孫五這些祖宗來吧,那就更亂了套了,那幫人更是活爹啊!張財只希望徐國忠這個活爹今天別露餡了就行了。

正這時,大門走進一老一少,老的身高不到一米六,少的一米八幾的大個子。

張財一摸腦袋。

「王小眼,你來幹啥來了?」

「張村長,我聽村裡人說有人來收購綠豆了?那啥,我家綠豆長得好啊!先去我家地頭看看吧!」王小眼說這話給兒子王大勝一個眼色。

王大勝忙掏出煙朝著邵曉華跟王亞楠遞過去。

明顯的,王亞楠眉頭緊蹙,那意思就要轉身走了,張財有點著急,給陳楚使眼色。

「張姐,邵姐,你們是第一次來農村吧,好像對農村還有些不了解,我們農村人淳樸熱情,不拘小節,但是這裡景色宜人,尤其是在這種季節,莊家都要長成的時候,綠草如因,清芳兩天的,老舍筆下,還有電影紅高粱裡面的青紗帳我們這裡最為突出了,這樣吧,我領你們走一走看一看吧,欣賞一下我們農村的景色,讓你們體味一番遠離都市,走進鄉村的感覺……」

「嗯……王姐,我看著小伙說的不錯,我們先看看他們村的地咋樣,不行我們再走。」

張財趕緊溜縫說:「對啊,這是我們村的小學老師……陳楚。」

「陳楚?」邵曉華一愣,動了動眼睛問道:「你叫陳楚?王霞你認得么?」

「我……呵呵,不認識,咱們先走吧……」陳楚呼出口氣,很怕自己這個小學老師的身份露餡了。

邵曉華卻是有點將信將疑的,怎麼都感覺這小子跟自己閨蜜王霞說的那個相好的小男人挺像的,如果真是王所說的他的下面硬起來有三十公分……那……哎呀,真是的,我一個大姑娘想這些幹啥?真不害臊。

邵曉華雖然這麼想,不過還是偷著往陳楚褲襠那瞄了一眼,夏天穿的也不多,她見到那塊地方鼓鼓囊囊的,不禁有些臉紅耳熱心發跳,心裡痒痒的,暗想一會兒給王霞打個電話問一問,她那個小男人到底在哪呢。

陳楚在前面做嚮導,邵曉華拉著王亞楠往前走,王亞楠二十六七歲,而邵曉華看樣就二十二三歲似的,玩心好像還挺重的,王亞楠還是那樣高傲的狠。

不過陳楚滔滔不絕的給她介紹著:「王總,您看這片地,是地瓜,這片就是綠豆了,你看著苗長的多好。」

……

這時,王小眼肚子咕嚕嚕的,問王大勝說:「你帶紙了么?」

「爹,我沒帶啊!」

「徐國忠!你帶紙了么!」王小眼咧嘴問,還放了個屁,這個臭。

熏得徐國忠,跟後面的張財一捂鼻子,柳冰冰跟劉海燕去修繕小學了,不在。

徐國忠掏出一團紙說:「王小眼,你就佔小便宜吧,去那邊小樹林拉,走遠點。」

王小眼一撅一撅的往那邊跑去了。

過了不到五分鐘,王亞楠有點氣喘吁吁了,畢竟每天都是坐辦公室的,而且胸前的一對大肉球像是禁不住負荷似的,一跳一跳的看得陳楚都直想去抓兩把。

邵曉華笑道:「亞楠姐,是不是累了?咦?前面有個小樹林,咱去歇歇腳吧……」邵曉華一指著前面的樹林說了一句。

陳楚也笑著說:「行啊!王姐,你也累了,咱去過去……」

徐國忠腦袋嗡嗡的,大聲說:「不行!」

「為啥不行?」張財瞪了徐國忠一眼。

徐國忠忙貼著張財耳朵說:「不行,王小眼在小樹林拉屎呢……」

「我草!」

張財腦袋嗡嗡的,心想你們都是我爹啊!

「咋不行?」王亞楠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們兩人。

「行,行,我剛才說草,裡面的草可能還有露水,徐國忠,你去走走草,試試有沒有露水,別把人家的……的鞋整濕了……」張財想說絲襪來著,不過沒好意思說。

徐國忠屁顛屁顛的先跑過去了,王亞楠笑了:「張村長,我沒那麼嬌氣,剛才聽陳老師介紹了一遍咱村,我感覺咱村莊家不錯,都是綠色食品,嗯……我看行……」一行人有說有笑的往小樹林里走。

這時徐國忠已經過去了,看王小眼還撅著屁股拉屎。

「別***拉了!人都進來了!」

「他們進來幹啥?告訴他們我拉屎呢!」

徐國忠都無語了:「行啊,王小眼,你要是把這件事搞砸了,我看你的地是別想要了,你就是告狀到市政府村裡也不會給你分一畝地~!」

「這個……」王小眼忙擦屁股,提起褲子,又挖坑,把紙埋起來了,不過一回頭傻了,太心急了,只顧得埋紙,拉的屎沒埋。

再看人家都走進來了,王小眼一咧嘴,用鞋底子刷刷的踩著那一坨屎在草地上蹭了蹭,徐國忠看著差點吐了出來。

徐國忠手捂著鼻子罵:「王小眼,你***……嘔……」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