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七章車塵馬足富者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車塵馬足富者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咳咳……」張財差點被嗆死,心裡恨死徐國忠了,心想徐國忠啊!你***真是我活爹,我活祖宗啊!也是!我***就這麼賤!你都搗多少回亂了,每次還都讓你屬穆桂英的——陣陣丟不下,每一次都給他媽老子搗亂!

你真***是我張財的剋星啊,我看我這個村長也干不長了,早晚得讓你給我毀了!張財真想上去抽徐國忠兩個大嘴巴子!

張財是沒多少文化,陳楚跟王亞楠的對子他不懂得,但是徐國忠說的狗屁詩他還是懂的,什麼叫他踩上了一堆臭狗屎,還***是熱乎的?嗯?張財鼻子一緊,感覺旁邊氣味不對,眼睛一乜斜,看著王小眼在草窠上蹭著鞋,他腳底下的草都被他踩倒了,上面沾著的全是黃橙橙的屎,王小眼還一甩,鞋上的屎有兩塊都迸射徐國忠的褲腿子上了,就他們倆離得近。品書

張財頭暈目眩,滿眼的金星,心想你麻痹的王小眼啊!你這***是毀我啊!哪有事兒都有你!這***今天這買賣是談不成了,徐國忠,王小眼你們這兩個王八蛋,一會兒等王亞楠走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們!

張財感覺一股臭烘烘的氣味進入鼻孔,忙躲得這倆人遠遠的。

陳楚也直晃腦袋,邵曉華也咳咳笑的直咳嗽,剛才吃的西紅柿差點都笑的吐出來,不過仔細感覺一下,徐國忠對的還算公正,就是俗了,太俗了……

王亞楠也笑的肚子疼,過了一會兒,她擦了擦笑出的眼淚,反而很喜歡這個對詩,她想說的是以前那個男朋友,因為她跟上級搞不正當男女關係,然後升職了,她男友覺得丟人離她而去。

王亞楠哭過,笑過,不過哭笑都是傷心的,反而覺得徐國忠對的很好,那個男人就是一堆狗屎!自己踩上了,而且還真***是熱乎的!自己沒有必要為了一堆臭狗屎而傷心,他不值得!

裝清高,裝清純,男人沒錢,你有什麼資本去清高?那些能做詩吟誦的,大多是吃飽了不餓的,就像黛玉葬花,純粹是吃飽了撐的,不然餓她幾天,吃了上頓沒下頓,跟中國大鍊鋼鐵,浮誇風那幾年,餓死了多少人?上千萬了,吃樹皮都沒有,葬個屁花?所以都是以物質為基礎的,王亞楠感覺自己是對的……

相反,陳楚對的是很工整,不過她不喜歡,你對的那麼工整,還能顯出我嗎?這不是討人嫌么?徐國忠這樣的,她卻很欣賞,這才是襯托她文採的綠葉呢……

「呵呵……徐主任啊!你……咯咯咯,不錯,你對的也不錯的,就是……把那句***去掉就更不錯了……」

王亞楠心裡卻在想,那狗屎就是以前自己的那個男人,那個賤男人……

邵曉華此時也笑著出來打圓場說:「對對對對!徐主任這是比喻句,把……」她忽然覺得把什麼比作臭狗屎呢?一時也想不出來了,忙乾笑兩聲繼續說。

「古文講究意境,但是也講究雅俗共賞,咱王總的是雅,徐主任的是俗,即是,大雅就是大俗,大俗就是大雅……」

徐國忠蒙圈了:「大牙?邵總,啥大牙?你是說我牙大對吧?」

王小眼以扒拉他說:「徐國忠啊,你說的不對,人家閨女剛才沒說大牙,說你牙幹啥?人家說的是大叔,對吧?你大叔在這呢!」

張財蒙了,心想行了,你這倆爹就別說話了。

張財見王亞楠非但沒生氣,還挺高興的樣子,忙張羅著打圓場說:「哎呀,王總,你看也快到了吃飯的時候了,咱去大楊樹飯店隨便吃點……」

「哎呀,這才幾點啊!我再看看,不著急,再說了,咱村我也看了,說出來張村長你也別介意,挺落後的,我們不能在這裡吃飯,不能給村裡的老百姓增加負擔,我們一會兒回去吃。」王亞楠說完又笑。

心想這農村人真有意思,大雅他們說成大牙,大俗他們說成了大叔,雖然土,雖然沒文化,但是卻讓她笑的面紅耳赤,笑的腸子都疼,她感覺自己好久沒這麼開心笑過了。

「哎呀,那哪行呢!咱不能為了工作不吃飯對不?正好在大楊樹飯店擺一桌,都是農村特色,小笨雞,野蘑菇,笨豬肉燉粉條,柿子炒雞蛋,都是咱農村的綠色食品,都不上化肥……」

王亞楠見盛意難卻,並且早上來的時候就喝了一碗粥,剛才吃了一個柿子,感覺很可口,比市裡超市賣的柿子不知道好吃多少倍,也感受到了農村這樣天然的味道,真好……

「那……張村長,不用破費,簡單的吃點咱農村的野菜啥的就行……」

徐國忠嘿嘿笑道:「王總,那哪行呢!你來了哪能吃野菜呢!」

王小眼也摻合一句說:「對啊,野菜那都是餵豬的!給豬吃的!」

王大勝也嘿嘿傻笑說:「嗯哪,野菜我家豬都不吃,哪能給王總吃……」

張財剛放下的心又懸起來了,差點一屁股坐地上,恨不得掐死這幾個傢伙,回頭看看徐國忠、王小眼、王大勝,一高兩矮,王大勝不知啥時候跑到了兩人中間,三個人露出滿嘴大黃牙沖著王亞楠跟邵曉華嘿嘿嘿傻笑。

別說人家女的了,鬼都能嚇跑了。

張財差點管他們叫爹了,直接過去說:「王小眼!王大勝!你倆趕緊去挖野菜,王總……王總要嘗嘗鮮,徐國忠!你去……去,去大楊樹飯店先預定酒席,趕緊的……」

雖然三人有點不樂意,不過還是聽村長的,屁顛屁顛的去忙活了,王小眼邊走還邊回頭招呼:「王總,我家的綠豆地最好……」

張財忙把兩人又請回了大隊部,這才把心放下了,暗暗發誓,徐國忠這個混球下次上面來人,一定不能帶上他!

不過,一會兒吃飯得有陪酒的,柳冰冰跟劉海霞是不行了,如果是男的來就得她們過去陪酒,但是這次來的是女的,張財當了這些年村長是深喑此道的。

女的來了,就得男的上,哪怕再噁心用徐國忠也比柳冰冰強,柳冰冰那麼漂亮,這女人的嫉妒心可是非常強的,這筆生意肯定就談崩了。

想了想,麻痹的徐國忠這王八糙的還得用,另外張財也給劉鄉長跟周鎮長打去電話,一同吃飯,不僅僅是為了拉攏上級關係,更重要的是這件事必須得有他們在。

一來是鄉長跟鎮長來了顯得對這事兒的重視,人家九陽集團的區域經理也感覺被重視,心情好,不然你一個小村長就像是不看重人家似的。

二來這也算是政績,到年底評功評獎的時候這功勞得算鄉長跟鎮長的,這便是為官之道,你要是吞了這個功勞,好吧,來年村長你就不用當了,立馬換人!

張財文化不多,但是為人處事還是懂的了,馬上給鎮長和鄉長打去電話,準備在十點鐘開飯。

一來是還沒到飯點,二來一桌酒席大楊樹飯店也得準備準備,尤其是徐國忠愛喝的古兒貢酒得有,那東西顯出看重人,不管兩個女的喝不喝,這錢也不能省下了……

一切安排妥當,九點四十幾分的時候,張財就開車,陳楚坐在副駕駛,王亞楠跟邵曉華盛意難卻的坐在後面,一路開往大楊樹飯店,路上還遇到了挖野菜的王小眼爺倆。

其實張財就是把他們倆支走,才讓他去挖野菜的,忙放緩速度沖他們喊:「放村裡吧!你們再回去把地頭的草拔一拔,作為咱村的重點地頭……」其實張財就是趕他們走,不然要是說去大楊樹飯店吃飯,這爺倆都得跟過去蹭吃蹭喝。

王小眼一聽忙屁顛屁顛的往回跑。

「呼……」張財這才呼出口氣,繼續開車到了大楊樹飯店。

幾人下了車,張財先進包廂掃了眼,見徐國忠安排吃飯還不錯,十二個菜不重樣,涼的熱的,渾的素的,有湯有魚,不錯,堪稱是色香味了。

不過一想也笑了,徐國忠就干這活行,吃,他是在行,別的么……除了小算盤剩下的都扯淡。

張財這才放心的回來把王亞楠跟邵曉華讓進去,並且一再讓她們坐上座。

兩人也知道一會兒鄉長鎮長還要來,只做到了偏座,再說這個位置對於女人也合適,女人坐太中間了不好,這邊挨著陳楚的是邵曉華,而挨著王亞楠的準備就是鎮長了。

不一會兒周鎮長跟劉鄉長就到了,見到兩女雖然心裡痒痒的很,真想跟她們上床,但是也知道這可是九陽集團在瀚城地域的總代理,權利不小,這次收購的任務一下就是二百萬斤綠豆,不用說都留下,就是在大楊樹鎮留下十萬斤都不錯了,2000年的糧食不好賣,上面都催的緊,一定要找出路,不能讓老百姓的糧食砸手裡,更要保證老百姓的糧食價格不能低,誰要是把這做好了,那就是政績啊,能升職的,所以對兩女都是恭維又加,而兩女有的確是漂亮的人。

眾人一陣寒暄,隨後落座,徐國忠也捧著古井貢酒進來了,挨個倒酒,這時,大楊樹飯店又贈送一道菜,是野生的婆婆丁,便是剛長出來的蒲公英,這玩意就是春天吃的,苦但是營養充足,雖然是十月中旬了,但是野外還是有小蒲公英的,只是難找了,弄這一盤得走不少路才能挖到。

王亞楠跟邵曉華兩人吃著,亦是有些感動了。

眾人頻頻敬酒,兩人都是做業務的,都挺能喝,不過女人喝酒總是喝的少,只是點一點,對方就直接幹了,而徐國忠那是酒蒙子,再說這古井貢酒很貴,他平時捨不得買,有那錢還想去找小姐呢,所以吃喝的時候就往死里喝,一斤酒下肚,徐國忠就比比劃划的白話起來了。

酒桌上就是個氣氛,免不了開開玩笑來點氣氛啥的,但是男人喝酒一般都說女人,說點葷笑話,一群老爺們哈哈一樂,都挺開心,然後大家把合同簽了,達成協議,女人也是的,在一起談論一下男人的粗細長短也很開心,但是這種場合這種玩笑都不能開,畢竟不熟,就是熟了也達不到那種程度。

陳楚也沒什麼詞,想說笑話一張嘴就是女人,這肯定不行了。

這時,徐國忠搖搖晃晃的說道:「我給你們講個笑話……」

張財吧啦一聲,筷子都嚇掉了,別人說話他不怕,這徐國忠要講笑話,張財怕的要死。

鄉長跟鎮長也都直皺眉,周鎮長說:「老徐,喝多了又?坐下慢慢吃……」

「嘿嘿!鎮長,我知道你咋想的?肯定怕我說葷笑話對不?放心,我又不是不懂深淺的人,我不能亂講……」

這時,王亞楠笑了:「就讓徐主任講一個,我聽想聽笑話的……」她也喝了一杯酒,一杯就是2兩多的白酒,臉上有些紅暈,她把徐國忠當成了跳樑小丑,倒不覺得什麼,如果是葷笑話,正好可以開開心,別人不敢說,也只有這貨敢放炮了……

張財跟鄉長鎮長啥的一聽也沒了主意了,都瞪著徐國忠,真怕他又胡說八道,像上次似的把縣長都整跑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