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四十八章酒盞花枝貧者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酒盞花枝貧者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人總是賤的,沒錢的時候嚮往大城市,嚮往走出大山,當來到大城市奮鬥了,事業成功了,反而感覺自己在鋼筋水泥的牢籠里像是被困的被判刑的犯人,又想尋找鄉村的情調,還想念鄉村的豆包大餅子,大碴粥……

王亞楠也挺懷念的,大雅的東西太多了,她想來點俗的,太文明了沒意思想來點粗糙的,此時她酒勁兒微微上涌,其實2兩白酒對於她不算事兒,一斤白酒她差不多到量,干這行的誰沒個好酒量。

她只是感覺自己雖然是個區域經理,但是好像還沒有這幾個農村人——什麼村長,村會計啥的快樂,自己有房了,有車,有個好工作,好收入,達到了曾經上學時候的理想,但是有些時候總覺的空落落的缺點什麼?可能就是缺少快樂了。

「徐主任,沒事,你說吧!咯咯咯……」還沒等說王亞楠就笑的花枝亂顫,胸口一陣起伏,波動的像是水花似的,看得幾個大男人都流口水,心想這要是能把……九陽集團的區域負責人弄到床上去也老帶勁了。

徐國忠喝的有點多了,大舌狼藉的說:「放心吧!王總,鎮長鄉長啥的是怕我老徐亂說話,惹你不高興,不買我們這的綠豆,你不知道啊,這兩年糧食不好賣,老百姓都愁得慌,收購價格不高,賺的不多,鄉長鎮長赦個……」

王亞楠笑了:「徐主任,我感覺這些人裡面就你實在啊!咯咯咯……」

徐國忠打了個酒嗝:「嘿嘿!反正你買不買綠豆跟我也沒關係,我也不是領導,我就是來蹭飯的……」

這時,邵曉華拍著巴掌笑了起來:「徐主任這個笑話好!」

眾人都跟著打圓場的鼓掌。

「行了,老徐啊,你的笑話將完了,坐下吧!再喝杯酒!」

「劉鄉長,你喝多了吧?我老徐笑話還沒講呢,咋就講完了呢?誰給我講的?你們放心我說的又不是黃色笑話,是關於咱領導的,說有一天,咱**……」

「停!」村長張財忙叫了一句:「別拿國家領導人開玩笑!」

徐國興笑了:「行!那我就說鄉長,鎮長啥的吧!」

周鎮長也舒出口氣。

徐國忠又說道:「有一天,咱周鎮長、劉鄉長跟村長張財坐飛機,落到印第安部落,被人家逮住了,然後印第安部落酋長就說了,你們快去找兩個圓的東西回來,不然就吃了你!咱周鎮長先回來的,找了兩個玻璃球,印第安酋長就把玻璃球塞進咱周鎮長的屁眼裡了,周鎮長疼啊,就叫喚,這時咱們的劉鄉長就回來了,找了兩個大一號的玻璃球,完了也被人家給塞進屁眼裡了,但劉鄉長卻嘿嘿笑,周鎮長就問說劉鄉長你笑啥啊?劉鄉長說你看咱張財村長抱著兩個鉛球回來了……」

徐國忠說完了自己在那哈哈笑,周鎮長,劉鄉長跟村長張財都傻了,一陣面面相覷。

心想徐國忠啊,你他媽這是找死啊,不過王亞楠跟邵曉華卻笑的趴在桌上起都起不來了,笑的眼淚橫流的。

這笑話她們聽過,不過沒聽過徐國忠這版的,並且說完了,鎮長鄉長村長那副自然呆的表情太到位了,兩個女生已經笑得泣不成聲了。

張財恨恨的,心想徐國忠啊,等回去了,老子真找你算賬!你這個村會計看來是不相干了,膽子太大了。

笑了十多分鐘,兩個女生才從桌上爬起來,又是擦眼淚又是補妝的,又去了趟衛生間。

隨後回來了,不過一看這幾個人,還是忍不住的要笑。

「咳咳……嚴肅點……」王亞楠忍著笑說:「張村長,我知道你們的意思,就是想把我們招待好,這個情我們領,今天呢,我也在咱們大楊樹鎮的這些村子看了一遍,說實話,就你們小楊樹村的綠豆漲勢最好,不過呢,上面給我們200萬斤的收購任務,不能可你們一個鎮收購了,這兩年糧食都不好賣,我們九陽集團也是盡一點綿薄之力,只能解決一部分老百姓的負擔,這200萬斤綠豆我們還得分散到各個鄉鎮,咱瀚城這麼多的鄉鎮呢,盡量跟每個鄉鎮都解決點困難,當然,首先一點我們是要最好的綠豆……張村長,咱小楊樹村,我決定了,要20萬斤綠豆,你們這下放心了吧……」

……

「放,放,放心了……」張財站起來,搖搖晃晃的,他都陪了大半斤酒了,為了就是這句話。

「王總……我,我張財代表我們小楊樹村二百一十戶村民敬你一杯,你救了我們這村人了……我幹了,你隨意……」張財一口乾掉了酒杯的酒。

王亞楠也笑了:「呵呵,別的酒我不喝,這酒我得喝。」

說完仰頭把一杯酒幹了。

隨後邵曉華拿出了一份協議,20萬斤綠豆以每斤4塊錢的價格收購,張財感動的稀里嘩啦的,2000年的物價沒現在這樣貴的離譜,綠豆收購價三塊三,三塊四一斤,好綠豆能賣到三塊六七。

張財簽合同時候又說道:「王總,這合同咱能不能改一改。」

「怎麼?你們覺得不合適?嫌價格低?」

「不,不是,絕對不是,是高的。」張財也不怕被鎮長鄉長聽見,說道:「你們給我們三塊八,或者三塊八毛五我們就知足了,剩下的我們給你……」

「咳咳……」王亞楠臉冷了下來:「張村長,我是收過回扣,但是收的是大城市的,省城的,瀚城的回扣,但是今天我收小楊樹村的這點回扣,我燙手,你們村我看了,泥草房佔了百分之八十,下場大雨就得倒幾間房子啊,還是把實惠多留給老百姓吧!」

「謝,謝謝!」張財有些激動,忙伸出手跟王亞楠重重握了握。

徐國忠也過來握手,張財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徐啊,今天你功勞不小啊!」今天也和徐國忠的這些洋相讓人家開心一笑有關了,女人么,只要你把她鬨笑了,事兒就好辦了,大腿都能自己劈開。

……

吃完了飯,張財張羅去歌廳唱歌,鎮長鄉長識相的不去了,20萬斤的綠豆,雖然只留在了小楊樹村,但那也是人家的本事,但這也算是他們的政績了。

至於去唱歌,他們就算了,別在好不容易到嘴的鴨子再飛了,還是由張村長這些人處理吧。

這時,張財拍了拍陳楚的肩膀,兩人來到外面。

「陳楚啊,我喝了一斤多酒了,有點發懵,老徐也多了,你也看到了,待會去歌廳我們也跟著,不過沒精神了,剩下的靠你了,多說點好話,一定把這倆人關係處好了,九陽集團我也了解了,不禁是綠豆這點事兒,她們還釀酒,釀酒就需要糧食,你懂么?咱村還有那麼多苞米呢!再過不到一個月就秋收了,打完了糧食堆在院子里雞鴨吃,耗子吃,咱村老百姓得損失多少啊?好好陪著,到時候把咱村苞米都收購了,那是大頭啊!再說還有來年呢!」

「嗯,村長我明白。」

張財咳咳兩聲,吐了幾口酒,然後直起腰又說:「陳楚啊,你小子行,我挺看好你的,你好好乾,以後我不幹了,爭取讓你當村長,以後就你帶領咱村老百姓發家致富吧,你看啊,咱村那麼多泥草房,我心裡也難受,我這個村長當的不稱職,我是貪,但是現在當官不貪行么?你不貪點給上面隨禮錢都能把你給隨份子隨窮了!

上面來領導你得招待吧!招待吃吃喝喝得花錢吧?下面你不請客吃飯,群眾關係也沒法搞好,這些錢從哪來?還有……你也看見了,咱村不大,刺頭不少,村南那老歪,對,他走了,不過聽說過陣子也搬回村住了,村北王小眼,村西閆三……村東……村東以前是孫五,現在是你陳楚了!你們這幾個刺頭也讓我腦袋疼,都跟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伯通了……」

陳楚笑了,忽然覺得張財其實也不容易。

「陳楚啊,老百姓種點糧食不容易,咱村家家過的好我也高興,所以,一會兒去歌廳,你一定陪好,我給你家多分一畝地,不是半畝了這回……」

「村長,啥地不地的,就是開玩笑,給咱村做點貢獻,也是我應該的。」

「少來吧你!呵呵呵……」張財推了他一把說:「小子,你……嘿嘿,劉海燕的大屁股不錯吧?嘿嘿……」

「咳咳……」陳楚臉脹的通紅,心想這張財咋又扯到這了:「村長哪有的事兒啊?」

「嘿嘿!你小子少裝犢子,我都觀察了,你們最近眉來眼去的,還有柳副村長……我怎麼感覺她今天走道腿腳有點不利索呢!陳楚你上了吧?」張財一臉的賊笑。

「沒,沒有的事兒。」

「真沒有?」

「真沒有!」

張財拍了陳楚一掌說:「沒有那就抓緊啊!多少人惦記著呢!咱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柳副村長看不上我,我騎她沒希望,也不能看著外人騎啊?對吧?你小子我挺看好的……」

「呼……」陳楚呼出口氣。

本來他沒啥事,不過被張財這一白話,下面都給說硬了,不禁想起糙柳冰冰的情節了,那一米七八的身高,那翹起來的小屁股,那大長腿一抗在肩膀頭上,下面一動啪啪啪的一糙,再抓著她的奶,真比當神仙都好……

這時,邵曉華跟王亞楠也走出來了。

王亞楠要吐,邵曉華在後面拍著她的後背,而王亞楠此時的黑制服扣子已經解開了,襯衫的扣子也解開通風,陳楚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她彎腰嘔吐襯衫裡面裹著的兩隻奶。

那兩隻奶是那麼的雪白,就像是兩隻大白兔老老實實的趴在那兒似的,而且裹著奶的是一件黑色的蕾絲花邊的胸罩。

陳楚以前不知道,但是後來知道了,這胸罩叫做情趣內衣,布料很少的,而且這內衣賣的很貴,那小青穿的就是這個。

陳楚看著她露出的雪白大奶,而且她一轉過身,黑色的緊繃的一步裙裹得她更屁股滾圓滾圓的,中間溝子的縫都露出印來了,陳楚真想從後面扶住她的腰。

對準她的後門狠狠的糙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