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章我笑他人看不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我笑他人看不穿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咽了口唾沫,本來他對小姐有點抵觸的,不過小燕那清純的騷模樣在他眼前浮來浮去的,那天使的容顏,又是滿嘴的騷嗑,聽著她這麼直白的說話,陳楚下面都硬了。..

「小燕姐,這樣,我一會兒去給你打電話,這邊有點事……」

「糙!啥13事兒啊?糙13哪?別沒啊沒的!我都聽見你電話里有舞曲了!肯定和哪個老妹在嗨歌!行,我聽你電話!忙完了就過來……這次幫我好好扎扎,別像上次似的……」

小燕說著話又停頓了一下說:「上次扎的我舒服是舒服,不過就跟讓人糙似的,差點***高朝了……」

……

小燕說話毫無顧忌的,陳楚聽的下面硬翹翹的了,心想這玩意還真是職業的,就是不一樣,這樣的女人,雖然被很多男人都幹了,但是……他也想干一把。

當下點了點頭,心想小**,你等我看見你的,今天要是沒啥外人,老子……老子就糙了你!

陳楚放下電話,又在歌廳呆了半個多小時,王亞楠也醒酒差不多了,吃了些果盤,邵曉華也背起小包,跟陳楚打了個招呼又留了電話號,說過陣子聯繫。

陳楚點點頭,也沒把這個當回事,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兩女一眼,但他知道目前這兩個女人絕對不是他的菜,他是吃不下的。

兩人先走了,陳楚送到了樓下,也打車回到了村裡,把情況都給張財反應了。

隨後張財問車費多少錢要給他報銷,陳楚不要,不過張財硬是塞給他錢,心想反正不要白不要,就收下了。

來來回回折騰了將近一個小時了,差不多十二點了,陳楚正往家裡走,小燕的電話又打過來了。

「你幹啥呢?就算糙13一個多小時也差不多該完事了!我這都睡了一小覺了,你到哪了?」

陳楚笑了一笑,心想這死娘們真是欠干啊,昨天被人糙了一晚上,今天還不老實,不過嘴上還是說:「小燕姐我馬上到!」

陳楚掛了電話,回家取了摩托車便直接往瀚城跑了,隨後又給小燕打了兩個電話確定位置,瀚城他就來過幾次,雖然城市也不算太大。

但他還是很陌生的,最後在一家賓館停下了車,小燕已經給樓下打完了電話,隨後陳楚才上樓了。

在第四層,四二六房間在最裡面的一個房間,這裡很靜。

陳楚敲了敲門,小燕在貓眼裡看了看他,這才打開門,小燕的頭髮往後梳攏著,露出光潔的額頭,白白嫩嫩的臉蛋兒,身材苗條,此時,她身上穿了一件吊裙,長發從一邊落了下去。

很像是黑色的瀑布一般,腳下穿著白色的水晶涼鞋,只是塑料鞋帶沒扣,一雙潔白的小腳在鞋子裡面光裸著,鞋跟很高走起路來也是嘎達嘎達的。

小燕上身還有一件米色的風衣,裡面的吊擔裙子稀鬆的那種,無風都能動,陳楚隱約的看到她裡面的一對奶,露出了一個邊緣,不算太大,但是很白,很誘人。

下面的露出了兩條潔白的蓮藕一般的小腿兒。

「來了!」小燕甜甜的笑了一笑,這笑容異常的甜蜜,哪像是什麼小姐啊?跟鄰家女孩兒無異。

陳楚甚至心想,小燕這樣的女孩兒,即使在外面當幾年小姐,然後再回到家裡的那個城市,錢賺了一些,再找人一嫁,現在女孩兒都沒啥處女的。

沒人知道她以前幹什麼,照樣過日子了,而且像是這樣甜甜的笑容的女孩兒,只要她自己不說,根本沒人相信她以前是當小姐的。

就現在陳楚站在她面前,都不相信她是一個小姐。

小燕甜甜一笑,隨後啪的一聲打開打火機,點了一根煙,自然的抽了起來,那抽煙的姿勢要多風騷就有多風騷。

曖昧的看了陳楚一眼說:「你看啥啊?」

「沒看啥。」陳楚違心的說了一句,然後回手關了門,看了看小燕又說:「小燕姐,咱開始……」

「行!呼……陳楚對,你……有對象沒呢?」小燕看著他笑了笑問。

「家裡窮沒人給介紹。」陳楚笑了笑,隨後摸出從家裡帶的酒精,只是一個小瓶,本來這銀針也不需要多少。

小燕又笑了,抽了口煙,往外吐著:「你……想找個啥樣的?」

「嗯……心眼好,能過日子的就行……」

「呵呵……老母豬也心眼好,還能生孩子呢!陳楚,你就沒別的要求啥的?比如長相……」小燕定定的看著他。

陳楚裝作緊張,心想這女生肯定是逗他呢,她那麼愛錢不可能看上自己,再說了,就算看上自己,她一個小姐……玩玩還行,以後找個小姐當老婆,不說別人,老爹浪。

他在村裡都抬不起頭,萬一結婚後哪天在路上碰見了這女的以前的嫖客,紙里包不住火的,以後真是沒臉見人了。

陳楚笑了笑:「小燕姐,我們農村人不在乎長相……」

「你……那你看我咋樣?」小燕笑著,在陳楚面前轉了一圈,千嬌百媚,騷氣橫流。

裙擺像極了一朵雪蓮花,都飛舞了起來,陳楚看的眼睛都有些發直,真想低頭看看她的褲衩是啥色的。

「小燕姐,你不行。」

「我為啥不行?你不是不要求長相么?那就是一般人就行了唄!再說了,我長的不好看咋的?」

陳楚撓了撓頭:「你好看,但是我們農村人找媳婦都要找體格好的,膀大腰圓的那種,能上地鏟地,秋收能掰苞米啥的,回家能餵豬打狗,賣糧食的時候一百八十斤一麻袋的苞米能背起來裝車上,你……肯定沒勁兒……」

小燕咯咯咯的笑的花枝亂顫。

「我沒勁兒,我是沒勁兒,但是我能給你賺錢啊?」小燕臉紅了,咬了咬嘴唇又說:「你給人針灸也不少賺,以後開個診所不挺好的么!」

陳楚不知聲,只給銀針消毒,小燕也就不說啥了,趴在床上等著被扎針,她白色的風衣已經脫了,就一襲白色吊擔兒裙子,下面的春光仿若若隱若現的。

後背也露出大片肌膚,窗帘拉上了,這肉色的肌膚給人一種暖色的性感,小燕的長發又不少還落在雪白的肩頭。

陳楚每給她刺進去一針,她都啊的小聲舒服的呻吟一下……

陳楚的下面更硬了,他沒糙過小姐,總是對小姐有些神秘感,就像是沒糙過老師,糙過了之後就有了種滿足感覺。

現在也是如此,他很想試試糙小姐的感受,看著小燕昏昏欲睡的模樣,他激動的摸出了一根銀針,喘息幾口氣,最後下定了決心。

心想,干!小店女人都這麼乾的,這回小燕也……也這麼干!

陳楚想到這裡手往前一送,銀針刺進小燕腦後啞門穴以下的一處隱藏穴位,現在醫術中的穴位他已經皆然的瞭然於胸,刺進去不到兩秒鐘。

小燕的頭先是輕微的晃了晃,隨後慢慢的枕在了玉臂上。

陳楚呼出了一口氣,往上翻了翻眼睛,挺了兩分多鐘,隨後輕輕的叫了叫:「小燕姐,小燕姐?」

對方沒啥應聲,陳楚這才放下心來,雖然試驗過兩次了,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陳楚還是想小心一些好,畢竟這是偷女人了。

不過想想小燕反正也是小姐,天天和男人干,再說了,剛才她還對自己有意思。

但是自己只能跟她玩一玩,至於當對象,以後結婚啥的,那是不可能了,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比如當地的女生去外面當小姐。

幾年後回來就說在外面打工賺錢了,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就那樣了,但要是知道真相,心裡始終又一個疙瘩解不開,承受不了自己的女人曾經是幹這一行的。

就像能介紹女人在和自己結婚前處了n個對象,卻不能接受她當過一陣小姐,也像能接受這女人不是處女和好幾個男人上過床,也不接受一個女生哪怕是短暫的一個月的婚史……

其實人也挺有意思,挺……無語的。

此時,陳楚看著昏昏中的小燕,心跳加速起來,忙把襯衫的扣子解開,看著她白白的肩膀,忍不住的衝上去輕輕的咬了,狼吻了幾下。

脫掉了襯衫,陳楚光著膀子,手往上一挑撥小燕的弔帶裙子,有點傻眼了。

因為小燕下面根本就沒穿褲衩,光著的,挺翹的屁股下面,那屁眼有些黑,不像是柳冰冰,徐紅,季小桃那樣的粉紅,而且屁眼還有些寬。

陳楚兩手掰開她的屁股,見那屁眼有個小洞,而人家柳冰冰的屁眼粉紅的有個小肉臼往上挺著,就像是一朵沒綻放開的菊花一樣。

而小燕的屁眼卻開了,顯然這屁股被人糙過了,陳楚想去舔,不過還是搖搖頭,感覺小姐有點……臟,但是想一想,怎麼也比農村大老娘們乾淨啊。

比如馬小河他二嬸,被多少男人玩了?那就不髒了?比如說朱娜她媽,也被不少男人玩,不然朱娜的生活能那麼優越么,一個農村家的孩子。

吃喝穿戴啥的都不比市裡的孩子差,還不是朱娜她媽在外面搞破鞋掙的錢么……

陳楚想到這裡也想開了,找出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小燕彈性十足的屁股,一口就親了上去,在她的屁眼上舔了起來。

小燕的屁股雖然被開過,不過那處息肉還是那樣的嫩,滑滑的感覺讓陳楚下面跟硬了。

昏昏中的小燕發出嗯嗯的呻吟聲,這雖然是本能的,不過還是一種內在的享受了。

陳楚看見她在旁邊的挎包,其實看人家包是不好的,陳楚尋思了一下,還是拉開了她的拉鏈,見裡面有『阿三神油』,小姐都帶這東西的。

是潤滑的,每天接客,一般的時候生意好了一天能接十個客人,她們下面的蜜水早就分泌完了,而且總是被男人干,她們下面已經習慣了,不是那麼的敏感。

所以分泌蜜水就不想以前那樣多,陳楚心想要干就幹個徹底,把這阿三神油擠出來一些,然後塗抹在小燕的屁眼上,陳楚又把手往她的屁眼裡面摳了摳。

又摳大了不少,又往自己的傢伙上塗抹了一些,隨後把傢伙對準了小燕的屁眼,又把她的裙子往上推了推,陳楚這才悶哼一聲,下面慢慢的往裡面推進。

干那小青屁眼的時候,陳楚廢了很多勁兒,不過今天干小燕的屁眼,他感覺沒那麼周折,下面的傢伙藉助這油的潤滑,往裡面塞去。

雖然有些慢,不過還是進去了,混混中的小燕大腿緊張的抽動一下,兩隻小手也本能的抓住下面的被子,陳楚就騎在她的屁股上。

慢慢的往裡面推進傢伙,這大傢伙往裡面進著,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陳楚舒服的要死,進去后又慢慢的拔出來,然後再往裡面狠狠的挺進。

「啊……」陳楚舒服的呻吟了一聲,隨後黑的傢伙在人家屁眼上插著,兩手很快把小燕的吊擔扒開脫了下來,露出了白白的肩膀跟美背。

這裙子已經上下被他推到了小燕的腰際,而小燕上面也沒有戴乳罩。

陳楚更是渾身激動,心想這女的可真騷,她是面朝下趴著,只能看到她半邊白白的奶,還有紅紅的奶上的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