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二章無花無酒鋤作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無花無酒鋤作田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佛教定義便是要消滅**……其實挺對的,人要是沒有了**就消停了,男人的**最基本的就是上女人,女人的**……很現實,虛榮心可能比QQXX的**更強烈一些。

從原始人開始,男人就建巢,弄山洞,撿一些貝殼啥的做成項鏈去取悅女人,然後騙她們交配,動物也是的,小鳥得在樹上,房檐下建築巢穴,然後跟雌鳥在裡面嘿咻嘿咻下蛋生小鳥。

雄性孔雀也用開屏,用美麗的翅膀吸引雌孔雀……而現在的男人手裡面沒有一套房子,大多數的人娶不到老婆……很像鳥必須有巢,野獸必須有窩,螞蟻也要有個螞蟻洞……如果人都消滅了**,這些東西就像是累贅了。

陳楚消滅**,或者說男人消滅**的最好方法便是把下面那點水得瑟出去,弄出去就老實了,而陳楚的夢想就是經常的糙糙13,換著不同的女人,這輩子就滿足了……

陳楚射了第二次,軟軟的傢伙又在小燕挺翹的雪臀上蹭了蹭,隨後過癮的呼出口氣。

那東西出去了,他至少能消停半個小時,開始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隨後繫上褲帶。

提上褲子了,陳楚的一顆心才放下了一些,隨後開始收拾著一團團的紙團,這都是他擦小燕下面流出的液體,當然大多數是他自己的。

如果是其他女人,下面流出的水會不少,也更浪費紙,但小燕下面沒多少水,所以陳楚感覺裡面挺有摩擦的,出去的也挺快。

陳楚想了想,這些紙團扔在哪好?扔在紙簍里怕被發現,扔在床下……又怕偶爾被小燕發現了,想了想,還是先把床上收拾好了,床單的褶皺弄平了。

又把小燕下面揉了揉,隨後把裙子給她蓋上,本來她就沒穿褲衩,沒戴乳罩啥的,陳楚也省了不少事。

隨後打開房間門,他把紙團用塑料袋裝好,扔進電梯旁邊的垃圾桶,隨後折了回來,見沒有什麼紕漏這處,這才從新給小雅的後背大腿等處刺上銀針,然後把她太陽穴上的銀針撤了下來。

過了三四分鐘,小燕悠悠轉醒,輕輕的咳嗽了一聲,蹙著眉頭,揉了揉眼,回身看陳楚說:「我……我睡了多久了……」

「嗯,一個來小時吧!」

小燕下意識的往下拽了拽裙擺,柔滑的裙子蓋住了大腿根,陳楚心裡一陣好笑,心想老子該摸的地方也摸了,該糙的也都糙了,你沒啥秘密的了,還往下拽啥了。

過了一會兒,陳楚收了針,小燕起身坐在床頭,抽出一根煙,點著了慢慢抽了起來。

「陳楚……今天你扎的我好像不一樣呢!舒服是舒服,不過就是……就是大腿難受,像是被人糙了似的,腿發酸……嗯……一點多了?真他媽的快。」

陳楚隨意問了一句說:「小燕姐,你在哪……工作?」

「老虎洗浴中心,就是小姐,我們那小姐二十多個呢,嗯……一會兒三點去上班……」小燕便說便抽煙,一根煙燃盡。

隨後笑了笑說:「陳楚,我今天沒帶錢咋整?」

「哦,沒帶沒帶被,下次一起算就行,要不小燕姐多給我介紹倆活,我不全回來了么。」

「糙,還是你會說話。」小燕打量了陳楚一眼,隨後又說:「可是,我雖然是小姐,但也不想白用人家的,這樣吧,我讓你糙一次吧……」

陳楚蒙圈了,心想這活乾的,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偷偷摸摸的糙她兩次了。

「這個……」

「咋的?別告訴我你是處男?你要是處男,姐就給你包一個紅包,還白讓你糙!」小燕的直接讓陳楚極為過癮。

陳楚笑了:「小燕姐,處男真給紅包咋的?」他真的挺奇怪的,只是聽人說女人第一次,要是賣處女的話能夠賣一些錢,這男人還值錢么!

小燕又點一根煙抽起來,吐了一口說:「給錢啊?反正你要是處男第一次給姐,姐肯定給你紅包,不過你好像不是了……」

「從哪看出來的?」

「糙,男人能看出女人是不是處女啥的,女人也能有辦法看出男人是不是處男,你啊,我感覺不像是處男了,你要是處男,姐給你找個買主,能賣個好價錢,男人跟女人一樣都能賣。

第一次得找准買家,要不就不值錢了,我他媽的第一次就沒賣上價,白瞎了。」

「小燕姐,那處男能賣多少錢啊?」

「這玩意不好說,看人啥樣了,就像女人一樣,13都是一樣的13,臉上看高低,長得漂亮就能多賣,比如我在老虎洗浴中心,被客人干一炮是二百,三七開……」

陳楚點頭說:「你7,洗浴中心是3對吧,也就是二百塊錢你能賺一百四……」

「不對!」小燕狠狠抽了口煙,呼出口氣說:「還有套子錢,吃藥的錢,潤滑油的錢,這都算我的,而且還有雞頭的錢……」

「雞頭?雞頭啥錢?」

「糙!你以為我們當小姐就那麼容易哪?我們又不是洗浴中心的小姐,是一個雞頭的,洗浴中心現在養小姐不多,不夠數了才給雞頭打電話

「然後雞頭往洗浴中心送人,一半一半的收入,一百四一般都要給雞頭七十,不過我那雞頭不錯,就收四十,給我一百,不過……糙,就是想要糙我的時候他得白糙我一頓……反正都那麼回事,我那雞頭長得也挺帥的,讓他糙一頓也行,邵曉東你聽過吧?就是我那雞頭……」

「邵曉東?」陳楚有點印象,只是聽說季揚喜歡一個叫邵曉華的,他不知道季揚喜歡的那個邵曉華是不是今天九陽集團的那個經理助理邵曉華。

而邵曉東就是她的弟弟,陳楚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糙,你連邵曉東都不知道啊,以前縣裡的小姐都歸他管,現在邵曉東在瀚城了,手上也有幾十個小姐資源,他一天分成就分不少,還幫人打架啥的,一年幾十萬像玩似的……」

陳楚點了點頭,這時小燕忙說:「對了,你糙不糙啊?糙就抓緊,三點我得去洗浴中心上班,不想跟邵曉東混了,我也老大不小了,想老老實實在洗浴中心再干一兩年,賺點錢回家嫁人,再這樣混攢不下什麼錢……」

「呼……小燕姐,咱還是別的了,改天你幫我介紹倆活得了,我先回去了。」

「糙!嫌我咋的?」小燕說著兩手抓住下面的裙擺往上一脫,整個人脫的光溜溜的了。

陳楚這個後悔,早知道能好好糙她,就不偷人了,弄的還怪緊張的。

「小燕姐……別……別的了……」

「你又幾把不是處男,你裝啥裝啊?再說了我一個女人都沒怕,你怕啥?怕我訛上你啊?你糙完了,提上褲子就走人,我走在街上都裝不認識你……」

小燕脫光了站在他面前,只見她身材玲瓏,下面的mao不多,稀稀疏疏的,兩條潤滑的小腿兒紅潤而可愛。

小燕笑著走過來伸手就解陳楚的衣服扣子:「哎呀,別動,一個大男人動啥啊?咱出來不就是為了玩么,不然我也不開這麼好的房了……」

陳楚的襯衫扣子已經被解開,前胸有些黑的完美的人魚線,小燕的小手摸上去感覺硬硬的,一陣的過癮。

「陳楚,還真沒看出來啊,你這肌肉還真不少,穿上衣服真是不顯山不漏水的,我感覺你應該穿個背心,肌肉露出了,女的都恨不得饞的流口水……」

小燕的小手摸著他身上的結實的肌肉,忍不住激動的身體有些發顫,雖然每天都被男人玩,但是那不是愛,是一種活塞運動。

男人喜歡大奶,喜歡屁股大腰細的年輕漂亮的女人,女人也是喜歡個高,肌肉結實沒有大肚子的男人。

女人尤其對人魚線的男人沒有啥抵抗力,就是胸肌跟腹肌,稜角分明像是『人』和『魚』字似的。

小燕忙撲在陳楚的懷裡,舔著他的胸肌又慢慢的往下舔陳楚的腹肌。

陳楚暈了,反正……舔吧,自己就交給她折騰了,已經糙了她兩次了,糙第三次更好,多糙一次就多佔一次的便宜。

小燕把陳楚不大的胸前的小頭含在嘴裡,兩隻手抱著他,撫摸著他,陳楚忽然感覺被人抱著挺爽,怪不得自己一抱女人感覺那麼好,而懷裡的女人就渾身顫抖呢。

感情男人被女人抱也哆嗦啊!小燕深情的抱著陳楚,舔著他神識的肌膚,而下面的小手解開陳楚的褲帶,一個大傢伙硬翹翹的支撐起來。

把陳楚的褲衩都支起來一個大包。

「啊……」小燕低低的叫了一聲:「陳楚,你這東西咋這麼大?哎呀,你可真有本錢……」

陳楚感覺下面涼涼的,內褲被小燕扒了下去,然後感覺下面一陣的溫潤和濕潤,小燕的嘴竟然一口含住了他的下面,開始吞吐了起來。

男人很喜歡舔女人下面,當然是漂亮女人的下面,比如柳冰冰的13,陳楚舔了舔去都舔不夠,還有柳冰冰的屁眼也是如此。

而女人遇見自己喜灰不嵊刑虻**的,更何況是小燕這樣的小姐,吞吐的更是賣力,而小燕跟其他女人又是不同的。

她就是小姐,活是極好的,吞吐得陳楚極為的過癮,每次她都把陳楚的傢伙吞到喉嚨處,然後再往外拔出,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她的紅唇裹著陳楚的槍身,又在頭上面輕輕的咬著,爽的陳楚差點射出去,禁不住呻吟出聲。

「啊……」陳楚舒服的抱住在她膝前蹲著的小燕的頭。

小燕一邊吞著,一邊說:「寶貝,我好嗎?要不我當你媳婦得了,我天天這麼伺候你……」小燕說著又吞了進去,臉上紅紅的直害臊。

雖然她是小姐,但她也有感情,也有愛,她也想有一段自己的完美的愛情,而她做這一行的,也自然知道什麼是極品女人,什麼是極品男人。

女人不說,這極品男人除了有能耐,五官端正,而自身的本錢充足才算極品。

這個本錢自然就是直下面的東西,就算男人再有錢,靠山再硬,老爹再硬,手段再硬,肌肉再硬,權利再硬,下面不硬也白扯。

陳楚的下面不禁硬,而且大,小燕當小姐這麼久,就接過一次外國黑人,那老外的傢伙比陳楚的大,剩下的沒見過這麼長的。

那老外跟驢似的,當時小姐沒人敢接這個活,最後老外開出干一把一千塊錢的價格,小燕才接了,差點沒被糙死,而第二的就是陳楚這個大傢伙了。

小燕像是撿到了寶貝似的,愛不釋手,真想永遠的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