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三章東風夜放花千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東風夜放花千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想了想算了,就讓小燕折騰去吧,他乾脆躺在了床上,靡靡愣愣的閉上眼,聽著小燕吸允著他下面的大傢伙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彷彿一陣的魂飛天外一般,感覺男人在身下也不錯的,那種感覺是被糙,被女人糙,而且還是一個美女在糙,另是一番享受。

小燕白凈的下巴,長長的頭髮順勢落了下來,那紅紅的嘴唇的街口出,銜著他的大傢伙一動一吐的,而且每次吞進去,那大傢伙都暮。

或者是她的粉嫩的腮幫上,支出了一個凸出的地方,小燕亦是閉上了眼,像是陶醉一般,發出滋滋滋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陳楚真想射進她的嘴裡,不過又想到小燕不知道舔過多少男人的下面了,這麼一想他心裡忽然有些隔閡,不過又一想算了,自己就是玩,又不是找老婆。

想那麼多幹什麼,再說了,自己乾的那些女人,劉翠、劉海燕、王霞還有小店女人王玫,哪一個沒被男人干過?

尤其是王玫,屁眼好像都被男人給開了,自己不還是乾的挺爽么!也不花錢,人家也不管你要什麼東西啥的,不糙白不糙了,再說針灸那幾下根本就不費勁。

陳楚閉上眼,舒舒服服的呻吟著,其實小燕的活早就能把他下面的東西給弄出去了。

不過他還是忍著,想多玩一會兒,過了將近二十分鐘,小燕有些受不了了,感覺嘴一陣陣的麻木,舌頭也木的狠,吐出陳楚的東西,找了水簌簌口然後說。

「陳楚,你玩賴,沒有你這麼玩的!能射出來為啥不射?」

「我……沒有啊!我沒感覺出呢!」

「得了吧你,男人要射的時候,跟別的時候不一樣,好幾次你都馬上要射了,馬上又想到別的事兒了,就是故意不出來!煩人……」小燕往耳邊撫了撫秀髮。

隨後附身開始舔陳楚的身體。

小姐也都干這個的,弄的陳楚痒痒的,想要動,不過被小燕把手捉住了,片腿騎在了陳楚肚皮上,用下面的火燒雲蹭著他的肚子。

那火燒雲的兩瓣大嘴唇還有上面毛茸茸的,在陳楚的肚皮上摩擦著,一股股爽極的感覺又讓他忍不住的出聲呻吟。

「爽吧!一會兒我讓你更爽,陳楚,你……你喜歡不喜歡舔……舔女人的下面……」

「呼……」陳楚喘了口氣,說實話,他喜歡,但是不想去舔小燕的,很簡單,她下面的那東西都黑了,不一定讓那個多少男人弄過呢。

再說了,本來她就是小姐,下面的東西不一定讓多少男人舔過,其實男女的事兒跟吃飯一樣,都是眼不見為凈。

如果不知道小燕是小姐,比如在公交車上,在校園裡認識了,陳楚說不定巴不得把人家裙子掀起來去舔人家的13呢,還舔的津津有味的。

但現在不一樣了,明知道她是小姐,而且能想象的出來和好多男人,老的少的都做過,陳楚就感覺那東西髒了。

忙說:「不……我……我沒那個愛好……」他說的都虧心。

「嗯……好吧……」小燕像是想到了什麼,本來要去親他嘴去的,忙臉上不自然的笑了笑,在包里翻了一下,摸出了一個避孕套。

陳楚沒用過這東西,覺得有些稀奇,見小燕熟練的撕開包裝,然後給他套在了大傢伙上。

「小燕姐,你……你這東西好像不夠大啊!」

小燕笑了:「你說避孕套不夠大?別說你這東西了,就是你的腦袋他都能套住……」

陳楚以為她在說著玩,只見她套住了自己的傢伙上,然後往下擼了兩把,那東西越扯越大,越長,就把他的大傢伙全部套裡面了。

隨後小燕又摸出那油來,往自己下面摸了摸,然後就直上直下的坐在陳楚身上,抬起屁股,把陳楚的大棍子在她的下面磨蹭兩下,然後悶哼一聲就往下慢慢的坐下去。

「嗯啊~!」小燕一聲呻吟,下面又潤滑油的滋潤不算太痛,也不算太費勁,只是下面像是被撐開一樣。

「啊……陳楚,你……你這東西真的好大,你要是……要是在老虎洗浴城當鴨子,一個月最少賺一萬多,比我當小姐麻痹的還賺錢……」

陳楚也悶哼一聲,感覺下面被夾緊了,小燕裡面像是有一張小嘴兒在緊緊的吸住他的大棍子似的。

而且這感覺跟剛才不一樣,女人各自不同,而每個姿勢的感覺也是不同的,剛才陳楚在她後面去糙,還有前面去糙,都沒敢太用力,怕把人家弄醒了。

也怕糙的太用力,人家懷疑,而小燕這次是往下坐,是糙陳楚,這種感覺要比剛才的更爽。

陳楚不禁呼出口氣,心想怪不得自己每次糙女人,她們喊的都是那麼響,叫的都是那麼歡,感覺還是在下面被糙爽啊。

比如他現在就感覺比騎在女人身上更爽,當然,這也分場合了,可能是他玩了小燕兩次了這樣想,要是一次沒玩,估計還想在上面有駕馭感了……

小燕輕輕的動著,不一會兒適應了陳楚的大傢伙,就開始運動自己的屁股開始上下起伏跳了起來。

小燕就像是一個出色的騎手在騎一匹馬一樣,兩手支撐在陳楚的胸膛上,屁股開始上下運動著,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十幾分鐘后,小燕糙了陳楚得有幾百下了,不過屁股還是不停的扭動。

在往下坐著,而小燕額頭鬢角,都滲透些細密的汗珠,並且白皙的美背也出了不少汗水,大腿根喝胳膊上也都黏糊糊的。

「啊……陳楚……你,你是不是早上擼出去一次了啊,怎麼……怎麼還不射啊……真是的……啊……」小燕不停的往上面攏著頭髮。

下面還是不停的運動,撲哧撲哧的聲音讓陳楚一陣的**。

「啊……寶貝,我持久點難道還不好么?」陳楚笑了笑,心想媽的老子已經糙了你兩次了,這第三次的時間能不長么!

小燕笑罵道:「糙!你以為我是你媳婦呢!想糙多久就糙多久?我要是你媳婦隨便你糙,這要是在洗浴中心,這麼個玩法,早就加錢了……」

小燕說完,看了看陳楚的臉色,發現他並沒有生氣,一般男人都是很小氣的,如果這麼說話說不定就生氣了。

不過陳楚心裡卻想,老子只是玩你,才不管什麼天長地久,只在乎現在擁有了,跟王紅梅,王霞,甚至是劉翠他都是這樣想的。

玩么!今天有13今天玩,明天沒有再找13,他只是對朱娜跟柳冰冰還有季小桃比較深,有時候怕傷害,對於其他女人……人家有不少都是有家庭的,和她們就是**娛樂了,就是……成年男女的過家家……。

小燕見陳楚像是沒聽見似的,雖然放心了,卻還是有了一種失落感,兩手從陳楚的胸膛上抬起,性感的脖子往上仰著,兩手一邊往後梳攏著散亂的長發。

下面還在不停的起伏運動,感覺自己身體里的那根長棍子在不停的搗著,弄的她一陣陣的嬌喘,似乎像是高朝的前奏。

想到這裡她笑了,她好像沒經歷過什麼高朝,哪怕是被乾的最狠的時候也沒經歷過,感覺男女就是在玩,做這種事沒有感情,只是在做一種遊戲……

陳楚兩手攀上了她的奶,慢慢的揉搓著,小燕啊啊的呻吟起來,感覺陳楚的下面脹大了一些。

她感覺陳楚要射了。

「寶貝!要射了啊!快,糙我,用力往上頂,射吧寶貝……」小燕說著嘴唇貼著陳楚的耳朵親著。

本來他感覺女人的耳垂最敏感了,親上去女人會全身發熱,而沒想到男人的耳垂也是敏感的,陳楚感覺自己的耳垂被小燕含著,熱乎乎的。

陳楚禁不住摟過小燕的脖子,張嘴狠狠的親吻著她的小嘴兒。

「嗚嗚……不要……你……你不嫌我臟么……」

「呼呼……」陳楚噴出一口氣,翻身把小燕壓在身下,她一這樣說,陳楚更是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唇,不說話,只是那樣狠狠的親著。

隨後舌頭伸進她的口中,跟她的小舌柔滑的纏繞在一起,下面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啪啪啪的拍擊著小燕不大的屁股。

二十多下后,陳楚射了出去。

「啊……」小燕長長的呻吟了一聲,兩隻胳膊緊緊的摟住陳楚的脖子,一行眼淚流淌了下來,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哭了。

陳楚渾身僵直,被女人摟著,感受著女人胸前的酥軟,他兩手托起小燕的屁股蛋兒,狠狠的揉著掐著,小燕叫了幾聲,抱著他更緊了。

「小燕……別干這行了……」陳楚輕輕的說了一句。

「嗯……我聽你的……」小燕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了下去,緊緊的抱著陳楚。

好一會兒,兩人才鬆軟下去,不再僵硬,陳楚把下面抽了出來,小燕也抽出紙巾,兩人擦完了,陳楚躺在床上,小燕靠在他的懷裡,撫摸著他的胸膛。

兩人在被窩裡睡了一個來小時,隨後小燕先幽幽轉醒,隨後開始泛出內衣內褲,窸窸窣窣的穿起了衣服。

見陳楚也坐起身,小燕擦了擦淚痕笑了笑說:「你在這睡吧,房間我是開到明天的。」

「你……」陳楚想說什麼,不過沒往下說。

小燕笑了,穿好了黑色的內褲和乳罩,隨後披上米色的風衣,走到窗檯,掏出一根煙點燃,狠狠的抽了兩口。

回過身沖陳楚噴了口煙霧,笑了笑:「我不去上班?你養我啊?咯咯咯……你還是個……半大小子,如果你養我,你娶我,我就不去上班,要不……我去上班……你不用工作啊,我養你……」

陳楚搖了搖頭,也開始穿衣服。

小燕笑了,坐在床上,推了一把陳楚說:「這有啥啊?在我們那的小姐有挺多這樣乾的,開始的時候跟對象在城裡打工,然後幹了小姐,對象就在家啥也不幹,女的出台養活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