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四章更吹落花如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更吹落花如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小燕和陳楚兩人爽的時候——便是陳楚射進她身體的時候,兩人如膠似漆的,她還真有些感動的。

有那麼一瞬間,小燕很想時間就凝固在這一刻,如果可以,時間就永遠的凝固在這一刻該多好,兩人就這樣的永遠的連在一起,她也聽過那個故事,男人女人本來就是一體的故事。

她在小的時候男女總是分開的,不然男女同學在一起會受到同學的嘲笑,慢慢長大了,就自然的男女開始接觸,開始吸引,從小時候的嘲笑,長大時候就開始羨慕了。

有那麼一刻,小燕真想重新的活一次,自己不走這條路,做一個好女孩兒,然後……

但是什麼又是好女孩兒呢?

在朋友的眼中,她是一個壞女人,當小姐的,一晚上多的時候都被十多個男人糙,一年下來差不多有一千多個男人糙過她了。

但小燕的朋友,雖然和男人處對象,但是兩人不結婚在一起住,天天的糙,孩子都糙掉兩個了,那難道就是好女孩兒么?

有兩個以前的同學已經上了大學了,大一的時候就和同學同居,避孕套用的都不比她少。

她就算當小姐,那也都是帶套讓客人糙,最起碼還隔著一層膜,那兩個同學,在大學念書,跟男人一律都是內射,打胎都兩次了。

她最起碼一次還沒有過。

小燕認為,自己雖然當小姐,但是並沒有那麼臟,甚至比她那兩個念大學的同學乾淨的多,尼瑪,你們爹媽省吃儉用不容易,攢錢讓你們上大學。

不是讓你們搞對象,被男人糙的,要是真那樣,還不如當小姐了,最起碼小燕認為當小姐不拖累家裡,而且還給家裡面寄錢,念書上大學給家裡更增加負擔不說,還有一大堆的酸酸的大道理。

每次小燕和她們通話,還有回家的時候,看到那幾個念大學的女同學一個個趾高氣昂的模樣,就一陣冷笑,她瞧不起她們……

心想得意什麼,都打過兩次胎的女人了……用不過半年,體型肯定跟肥豬似的……

雖然事實如此,但是這個社會的形態往往看不到這一點,總是認為子女上大學就是出人頭地,就是鶴立雞群,就是……就像是買彩票一樣,認為頭獎肯定是你的了,只是去買的事兒了。

這樣更讓那些大學生驕傲,陷入自傲的、不思進取整日醉生夢死的泥潭中沉淪……

……

小燕在和陳楚一被窩睡的這一個來小時中,想到了很多,最後,還是覺得人要有錢,不管男人女人,都是需要錢的。

她不想靠家裡父母,不想靠男人,她想靠自己……心裡鬥爭了一陣,她才起身穿衣服,她想做回自己,自己強了,有錢了,再獲取屬於她的愛情。

她抽著煙,身體的動作裊娜著,跟朱娜的舉止差不多,朱娜是她老娘教給她的舞,她老娘進出歌舞廳早就是舞霸了。

而小燕在這種風流場所,歌舞亦是司空見慣的,一舉手投足間,胳膊腰肢像是細柳一般,風騷畢露,騷氣橫流,讓陳楚下面又有點硬了。

「寶貝,你咋這麼看我?是不是還想糙我一下?」小燕說著吐出口煙,然後上床摟住陳楚的脖子。

「陳楚,抱抱我……」她說完忽然又有些哽咽,陳楚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有力的擁抱。

她忽然有一種極其溫暖的感覺。「陳楚……你,是不是絕對我是一個壞女人。」

糙了人家再說人家壞,就像是吃飽了罵廚子,陳楚再傻也不能這麼說話了。

「沒……小燕姐,你……是一個好女孩兒……」

「得了吧!」小燕推開他。

「陳楚,剛才我說的是實話,沒和你開玩笑……」

陳楚嘆口氣說:「呼……我一個大男人的,不自己賺錢,用女人養活,多丟人啊!」

「那有什麼丟人的!我朋友很多這樣乾的,出來做的大多是家境不好的,不過……也有一些是城裡的大學生,沒啥,大家脫了衣服一起去接客,男朋友有時候還送飯呢,一到半夜兩三點,不被包宿的小姐都收拾東西,在後門她們男朋友都在那等著她們下班……」

陳楚有些暈了,真的不相信這是真的,就算兩個人沒結婚,那自己的對象在裡面被人糙,賺錢,他們就能受得了?不拿刀去拚命就不錯了……

小燕好像看出了他的好奇,咯咯咯笑著說道:「你不信啊,還有主動把媳婦送過來賣的呢!比如邵曉東……」

陳楚愣了愣:「小燕姐,你剛才不是說邵曉東是雞頭么……怎麼……」

「啥雞頭啊,你知道他怎麼起的家么!」小燕又拿出一根煙抽了起來,煙霧繚繞中她嘆口氣說。

「邵曉東這人就是長的帥,比你帥多了,你也知道,男人喜歡漂亮的年輕的女人,女人也是如此啊,漂亮的小白臉誰不喜歡啊。

邵曉東長得就帥,跟電視里林志穎那樣的明星似的,身高能有一米七八左右,眼睛又大又長,比女人的都好看,而且眼睫毛也是那樣的長,真是妒忌死女人了。

我敢說邵曉東肯定是投錯胎了,他要是女人絕對沒幾個比的過他的,你說這樣的男人誰不喜歡,不禁喜歡,有不少女人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包括出來賣,給他賺錢,養活他……唉,女人真可憐……」

小燕說這話嘆了口氣,陳楚笑了笑說:「你喜歡他?」

小燕也笑了:「不喜歡,我不喜歡男人太花,再說了一群小妖精圍著他呢!他一天跟個土皇上似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

我糙!陳楚暈了,心想有人比老子還他媽的吊?想了想也釋然了,人家手上有好幾十個小姐呢,資源當然比他多了,呼……陳楚忽然有種英雄相惜的感覺。

他越來越想見這個邵曉東了,他知道能讓女人如此著迷的男人不僅僅是因為長得帥,長得帥的男人也不少,季揚就不錯,喜歡他的也有。

但是季揚那張臉冷冰冰的,看女人的眼神跟看男人沒啥區別,哪個女的都發,這個邵曉東肯定有獨特的手腕的,自己得請教請教……

小燕又說:「我了解,邵曉東在初中的時候就是一個多情濫情的人,聽說把她表姐都上了,把他后媽也上了,他念書的時候是縣裡的三中,全班72個學生,女生42個,他上了18個,好看的一個沒放過……」

「咳咳……咳咳……咳咳咳……」陳楚上氣不接下去的咳嗽起來,他感覺自己就挺牛逼的,上了路小巧,王紅梅兩個班級的女生了,還上了班主任王霞,但是跟人家邵曉東一比差的麻痹的太遠了。

自己就是一個垃圾啊。

陳楚對邵曉東真是崇拜極了。

又問:「那他的班主任是男的女的?還有他有個親姐姐……」

「哎?你咋知道他有個姐姐?你可別亂說啊!那是他親姐姐,道上的人要是有這話傳進邵曉東耳朵里,他能和你拚命,別看他是雞頭,一劃拉也三四十兄弟呢……」

「呼……這麼多人?」陳楚有點不信。

「那是啊!邵曉東對他姐姐非常好,他父母是離異的,從小姐姐就非常照顧他,對了,三中有好幾個年輕好看的女老師都和他發生過關係……哎呀,別提了,讓他上過的女人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真他媽的我偶像啊!陳楚心裡嘆氣。

「陳楚,你以後可不要學他啊!他這人就是玩弄女人的感情,仗著自己長得帥,女朋友多了,忙不過來,有的男人就和他說給他二百塊錢,要玩他的女人一次。

他就答應了,騙那女人說多麼多麼的愛她,然後讓她陪人家睡覺,而他起家的時候也就十六七歲,跟他處對象的女生也都十六七,歲數小几句話就被他忽悠了,主要就是太愛他了,就跟人家睡覺給他賺錢……」

陳楚嘖嘖幾聲問:「能么?小燕姐你不是騙我吧!真有那麼傻的女人???我真不信!」

「呵呵!傻逼女人多的是,就像我,被你白糙了,還要倒貼養活你,不也一樣么!」小燕掐了掐陳楚耳朵:「還有,我一看你就是個沒良心的小王八蛋!算了,我這也是犯賤。」

小燕彈了彈煙灰,又接著說:「邵曉東就是以和女生處對象的名義騙女孩兒,勢力慢慢大了,就成了一個集團,很多女孩兒都是被他騙來的,當了小姐之後,感覺這東西來錢快。

反正是大腿一劈,一袋大米,有的男人射的快,幾下就完事了,而且還都帶著套,頂多是被抓兩下扎,被摸幾把屁股,也就正常了,現在邵曉東二十多了,開始混大的了,開始領一夥兄弟。

誰要是玩了他的小姐不給錢,他就領人去打架,要是有人想揍誰,也可以花錢雇他們,但他們只是打架,捅人見血的事兒不到萬不得已不做……行了,麻痹的說多了都他媽的是眼淚……」

小燕把煙掐滅扔了,隨後脫下米黃色的外套,開始穿衣服,穿好了一步裙,又簡單的打扮了一番。

又是一個乾乾淨淨,清清秀秀的女孩兒了,再套上米黃色的薄薄的紗巾一般朦朧的風衣,很難讓人想象她會是一個給錢就會跟人上床的小姐。

還以為她就是一個高中生,而且成績十分優秀的那種,秀外慧中,嫋嫋娜娜……

咳咳……陳楚有些看呆了,爬起來摟住小燕狠狠的親了幾口。

「咋的?不嫌我髒了?」

陳楚笑了:「哪有的事兒啊!小燕姐你竟瞎想。」

「呵呵……得了吧你!就你們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你一個眼神我都知道你心裡想的啥!撅起屁股就知道你拉的什麼屎!你少在我跟前裝……」

陳楚撅起屁股說:「來吧,小燕姐,你看看我要拉啥屎!」

小燕笑了笑,踢了陳楚屁股一腳。

「行了,不和你鬧了,我得先去邵曉東那一趟,我不在他那做了,得和他說一聲,這也是道上的規矩,雖然我們是做小姐的,但畢竟在難處的時候邵曉東介紹我活,幫我度過難關,所以人不能忘恩負義了……」

陳楚忽然覺得小燕雖然是小姐,但是比很多女孩兒都磊落,他忽然覺得很多女孩兒還沒有小姐乾淨,比他媽的小姐還臟……

陳楚見小燕要走,忙說:「小燕姐,你等我一會兒,我跟你一起去邵曉東那……」

小燕愣了愣,臉色緊張了一下,本來紅暈的臉頰變的白了,站在那喘息兩口氣平復下去。

隨後說:「陳楚,你去……行,但是你就說是我弟,別說別的,少說話,要是……要是……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要動,要是他們打我……你,你也不要動……就當啥都沒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