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五章寶馬雕車香鋪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寶馬雕車香鋪路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世界上很多漂亮光鮮的外衣,但是總把髒兮兮的內衣穿在裡面,外面越是光鮮籠罩,內在隱藏的可能越多,很多難言的,無法擺脫的命運束縛著每個追求利益在陌路的人,想得到想要的,就要付出難以做到的。

陳楚愣了沱們……打你?為啥?」

小燕嘆了口氣:「糙!這還不明白?我不在那幹了,他們提不到層了,肯定會打我的,以前也有小姐不在他那做了,他也揍那小姐一頓,然後讓她滾……」

「小燕姐,你不會不理他么?你去哪裡是你的自由,他管得著么?」

「自由?」小燕笑了:「陳楚,你還小,不明白,這……哪***有什麼自由,在道上混的,沒啥自由,小姐這一行是小混,也有這行的規矩的……」

小燕嘆口氣又說:「我要是不和他打招呼,讓他碰見會更沒完沒了的,好幾個女孩兒偷著跑了,被邵曉東的人在路上抓住了,沒打死……」

「呼……沒王法了!」

「王法?呵呵……」小燕冷笑兩聲:「其實也不怪邵曉東,是那些女孩兒賤,包括我也是賤!不幹這一行就沒這事了,還有那些被邵曉東騙的女孩兒,也是活該!

女孩兒都喜歡佔小便宜,都是嘴饞,喜歡聽好聽的,邵曉東請她們吃幾頓飯,就能上了,然後再買兩套衣服,唱幾次歌,就能把她們拐到瀚城,到了這裡就是到了邵曉東的天下,她們想走,沒那麼容易了。」

陳楚有些明白了。

小燕見他不說話,呵呵笑道:「看把你嚇的那樣,咯咯咯,我都沒怕,你怕啥?你還是別去了,就在這呆著吧!」

「沒事,我去溜達溜達。」陳楚笑了笑,穿好了衣服跟著小燕走下樓。

小燕邊下樓邊打出一個電話,客氣的說:「東哥,你在哪呢?我……我是小燕,呵呵東哥,正好我去你那有事兒和你商量……啥事?呵呵,好事唄!……」小燕又說了幾句,隨後掛了電話。

隨後揚手打了一輛計程車,她坐在副駕駛,陳楚坐在後面,小燕沖那司機說:「師傅,仙鶴賓館……」

七八分鐘后,兩人來到仙鶴賓館,這賓館算是三星了,住一個晚上也要一百多將近二百了,陳楚還是第一次來這麼高檔的賓館。

兩人下車后,小燕掏出小鏡子又照了照,感覺滿意了,這才又對陳楚囑咐說:「待會你就看著就行,最好一句話也別說。」

陳楚點了點頭:「小燕姐,邵曉東住在這?」

「嗯,這傢伙有錢就亂花,在仙鶴賓館包了個房間,一天二百多塊呢,不過他也在這裡招聘兼職,也有一些大學生還有社會上的女孩兒過來應聘,其實說白了就是招小姐出去賣。」

咳咳……陳楚一陣咳嗽。

「那,那邵曉東以什麼名義招啊?」

「曉東娛樂傳媒有限公司,反正就是破鞋公司,啥執照都沒有,不過他的錢准,小姐陪完了活當時就得到錢了,再說現在的女人也不在乎這些了,越是歲數小的越是不在乎……」

陳楚搖了搖頭,小燕說的這些他有些不敢相信,這……這社會究竟是怎麼了?

小燕在前面走,他在後面跟著,兩人到了賓館三樓,隨後敲了敲303的房間門。

「進來!」裡面像是有好幾個男的在喊。

小燕推開門,裡面有些煙霧繚繞,房間是筒式的,進門現實一個長條的客廳,然後兩邊都有室,應該在八十平以上了。

陳楚也跟了進來,隨後帶上門,屋裡面有七八個人,靠東邊一個老闆椅上,一個棍頭的二十二三歲左右的年輕人坐在那,二郎腿放在老闆桌上,身體往後面靠著。

帶著輪子的老闆椅發出來回轆轆的聲音,棍頭有點像女生的髮型,而這個年輕人長得也是細皮嫩肉,第一眼或許都能誤認為女生,要不是他脖子有些長,喉結顯露,真差不多能誤會。

陳楚心想,這人肯定就是邵曉東了,他一隻手夾著煙,另外一隻手手指在腿上敲著,白皙長長的手指比女人的還好看,在西邊的一排木質長條椅子上,坐著六個半大小子,有十七八歲的,不過最大也就二十四五的模樣。

一個個的穿著各異,有的土裡土氣,有的流里流氣,一個個賊眉鼠眼,叼著煙捲,翹著二郎腿,在小燕一進來,這些人都眼睛直上下瞟她。

那樣子就差點把頭伸進小燕的裙底了。

「曉東哥……」小燕甜甜的叫了一聲,隨後快步走到那老闆椅年輕男人的身邊,伸出細嫩的小手掐著邵曉東的肩膀。

一副的嗲聲嗲氣的模樣,陳楚呼的出了一口氣,心裡真有點不痛快,心想這女人……剛和自己辦完事,就……

不過他想了想也釋然了,有句話叫做戲子無情婊子無義,人家本來就是小姐啊,工作就是和男人玩弄,你和小姐講感情?

自己還不是就和她玩玩么!又不是自己老婆,還怕帶綠帽子?

陳楚就當做沒看見一樣,也想起了張老頭兒跟他說過的,不要對女人用太深的感情,不然你感情越深,陷進去的就越深,女人就是男人的沼澤,能把你淹死。

「行,行了,別幾把捏了,啥事啊小燕!想我了咋的?」邵曉東一雙細長的手摸著小燕的小手。

小燕咯咯咯笑了:「嗯,是想你了,曉東哥,我,我和你說件事……」

「嗯……」邵曉東點了點頭,眼睛掃了一眼陳楚問:「誰啊這是?你相好?」

「哎呀!曉東哥,你咋這麼想呢,你看他像成年了么!才十六七,是我弟弟……」

「糙!還竟是你弟弟了呢!老的玩夠了想玩點嫩的也正常,不就這點13事兒么!還藏著掖著的,說吧,啥事?和你相好回去結婚啊,還是咋的?」

小燕不好意思的看了陳楚一眼,隨後半蹲下來,這樣邵曉東能清楚的看到她衣服裡面的扎。

「曉東哥,我……我有件事,就是……就是不在你這做了……我,我就在老虎洗浴中心做……我……」

小燕說到這裡頓了一下,然後忙從包里摸出了一個信封遞過去說:「曉東哥,這裡有兩千塊錢,多謝你,你對我的照顧,我……」

「麻痹的……」小燕還沒說完,邵曉東一個嘴巴就抽過去了。

信封飛了,裡面的錢撒了出來,小燕也啊的一聲倒地,邵曉東說翻臉就翻臉,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沖小燕的下面就砰砰兩腳。

剛才還溫柔如同鄰家大男孩的邵曉東轉眼像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踹完又一把抓住小燕的頭髮:「霍曉燕!麻痹的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騷13一個!麻痹的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嗯?」

邵曉東翻臉揍小燕,斜對面的幾個半大小子都坐在那呵呵笑。

「曉東哥,我不想做了,就想在洗浴中心多賺點錢然後回家!」

「回你媽比家!糙你媽的!」邵曉東又是一個嘴巴抽過去,小燕半邊臉被打的通紅,陳楚看到嘴角邊還流出了一絲血跡。

邵曉東直接又踹到她前胸一腳:「霍曉燕,你麻痹的你是小姐知道不?行,你走,你走吧!錢我不要,你走,現在就從這個門走出去我看看!」

小燕哭了,坐起身跪了下去:「曉東哥,你放過我一回。」

「糙!麻痹的我放過你了!我不是讓你走么!現在就從我這個門出去吧!糙你媽的,我看你在哪個洗浴中心能呆,小比娘們以為和別的男人睡了幾宿覺就牛逼了?要不是我邵曉東,你麻痹的早就被賣到雲南那頭窮山溝子里去了!糙尼瑪的你現在還能這麼牛逼跟我說要走?早尼瑪逼的不知道給那些買媳婦的鄉巴佬生了多少孩子了!」

「曉東哥,我知道,我知道……」

這時旁邊一個卷頭髮的小子罵了一句:「知道就行,還不給東哥道歉,然後該幹啥幹啥去,該出台就出台!」

小燕轉身管那人叫了句嚴哥,然後又沖邵曉東跪著說:「我真的不想做了,我,我再多給你錢都行。」

「滾你麻痹的……」邵曉東又踹了小燕一腳:「霍曉燕,剛才的事兒我就當沒發生過,你還是我手下小姐,其實我***挺看好你的,好好乾,以後我讓你當個雞頭,你就不用出去賣了,幫我看著小姑娘就行,麻痹的,你好好想想,回去忙去吧……」

邵曉東說著又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

旁邊的捲毛跟著又說:「小燕,沒聽到咋的?東哥讓你回去呢!」

小燕哽咽了幾聲,想了一會兒還是低低的說:「我……我真的不想再這樣了,我就想自己做一年,然後回家……」

……

陳楚一直沒動,屋裡七八個人,他動也占不到啥便宜,再說,跟他沒關係。

出來做的遲早要還,這是她欠下的,再說,要是小燕剛進門就好好的說,不跟邵曉東發洋賤,不是給人家掐肩捶背,又是給人下跪的,陳楚感覺她還算是自己的女人。

但是在他面前就跟邵曉東摸摸索索的,哪個男人能看的過去。

陳楚看著她被揍,心裡就兩個字——**。

沒別的了,有的時候會感覺這種女人可憐,但是也更可恨,早知如此,當初想尼瑪去了,老子又不是褲衩穿在外面的超人。

這時,邵曉東一根煙抽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還在大腿邊跪著苦苦哀求的小燕,忽然冷哼一聲:「霍曉燕,賤種!你麻痹的真不是抬舉,麻痹的,老子連糙你的感覺都沒有,你不就想離開我這麼!行啊!陪我兄弟們樂呵樂呵,把他們伺候爽了,你想去哪都行……」

他說著一揮手,那個叫嚴格的捲毛,還有幾個穿牛仔服的半大小子,有一個長得小眼睛,臉上全是麻子,平頭前面偏偏流了一縷頭髮,還染著黃毛,脖子上面全是椿皮。

黑的好像幾個月都不洗脖子,更別談洗澡了,還有一個和他差不多也是邋邋遢遢的十六七歲,這兩個就像是火車站那種要錢的埋汰吧唧的小孩兒。

此時這倆人先過去,黑乎乎髒兮兮的全是椿的手狠狠摟住小燕的脖子,另外一個小子去抱小燕白花花的大腿,他們一副色相急急的就往旁邊的房間拽小燕,那樣子急的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其他四個人跟著呵呵的笑著:「麻痹的,把我們陪好了,你就滾吧……」

小燕哭了,有些聲嘶力竭:「曉東哥,不要啊……不要……邵曉東,我他媽糙你媽!我糙你媽啊!你***不是人……」

邵曉東哈哈大笑,像是岔氣了似的:「糙你媽的,你***幹啥的不知道?和我講條件?你麻痹的!糙,糙完她還讓她去接客,你媽的,想走?做夢!」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