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六章風蕭聲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風蕭聲動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世界是公平的,不停的去付出,總會有收穫,不管付出的是善、還是惡、到了一定收穫的時候就會順理成章的得到,就像是曇花一現,真正得到的,就像是曇花的一瞬間,感覺也沒有什麼,往往是付出的過程,心酸的讓人留念。

可能有時候也不公平,為了得到一點點,努力了,給予了,但卻失去了太多,**、靈魂、尊嚴、自由,在有的時候這些珍貴的,象徵著各種形象生命意義的東西,有的時候丟掉了卻輕而易舉,一文不值。

有的時候用青春去虛度,或者用青春去賣春,很難說這兩種,哪種更不值,不同的時候都有不同評判的價值觀。

……

小燕要被拖進屋子的時候,她有些絕望了,她是和別的男人玩過雙飛,但也只有兩個男人,而且是在洗浴中心,男人都洗的乾乾淨淨的。

比較文明一些了,這些男的……有兩個還是小屁孩兒,髒兮兮的像是路邊的野狗,這兩個小屁孩兒用力抓住她的皓腕,摟著她的脖子。

身上在她的白皙的**上蹭著,沾著便宜,小燕第一次感到了恥辱,以前是和男人上床,雖然也不認識,但是也是在她情願的情況下。

在洗浴,感覺討厭的男人,她可以選擇不陪,瀚城的老虎洗浴中心的老闆很照顧小姐,當然,也是他想的時候可以糙誰一下,不過很溫柔。

並且那老闆糙完了並不白糙,別的客人給多少錢,他還給多少錢,只是不能讓他老婆知道,那老闆很有錢,不在乎錢。

但用他的話說,他老婆是和他一起奮鬥過來的,一步步的白手起家,兩人間有感情,他怕老婆並不是真的怕,而是怕老婆傷心,小燕覺得像他這種男人現在太少了。

她覺得,他是一個好男人,也有這方面的原因,所以她選擇離開邵曉東在他的洗浴中心工作,雖然都是做小姐,但洗浴中心的老闆沒有把小姐不當人,或者說沒有當成那種人。

邵曉東還在冷笑,面貌有些猙獰:「麻痹的,敢罵我?糙,給我使勁兒糙,13都給她干爛她!賤貨!」

……

「邵曉東!麻痹的過分了吧!」

「嗯?」邵曉東掃了陳楚一眼,拉扯著小燕的那六個人也定定的看著陳楚。

「哈哈哈!」邵曉東笑了,眼淚差點都笑出來了:「我糙你媽你誰啊?你***跟我說話呢?」

「哼……」陳楚輕哼一聲:「邵曉東,我他媽不跟你說話,我***跟誰?你傻逼吧!」

「我糙!」邵曉東一甩手,那六個人鬆開小燕都朝陳楚圍了過去。

「麻痹的,你誰啊?哪混的?」

「陳楚!」

「陳楚?你們聽過這個名字嗎?」

這時,那兩個髒兮兮的半大小子笑了,露出大黃牙:「知道,是我兒子!」那兩個小子的嘴臉賊兮兮的,說話也賊兮兮的,一脖子的椿皮,讓陳楚直噁心。

雖然他也是農村人,但是農村人可不這樣,天天早晚幹活前後都洗的很乾凈,麻痹的!

陳楚的一腳踹出,正中其中一個小子的小腹,那小子撐死一米六的個,八十斤撐死了,被陳楚一腳踹飛兩米多遠,直接倒在剛才他們坐著的長條木質沙發上。

那木質沙發就是一個長長的大躺椅,木質堅硬,像是紅木,這小子摔在上面又滾下來,哎呀呀的狼哭鬼嚎的叫喚了起來。

「麻痹的一起上!」邵曉東皺了皺眉頭,剩下的五人一起衝過來,這時小燕站起來愣了一下,衝到了陳楚跟前,大聲喊道:「不要打架,我陪!我陪你們……」

「滾……」陳楚一推小燕,小燕愣住了。

陳楚沒理他,而那個叫嚴哥的也一把抓住小燕往身後一甩罵了句:「去你媽的!」

五人一起衝上來,陳楚忙縮到一個牆角,這樣兩邊都有牆的依靠,對方再進攻只有九十度角,如果站在房子中間,那麼三百六十度都能被人擊打。

而九十度角,就是他們想一起衝上來都難,有兩個半大小子沒多少作用,還在裡面礙事。

不過畢竟對方人多,一起往前一撲就把陳楚抓住了,抓胳膊的,抓腿的,就把陳楚按住。

「媽的!」陳楚眉頭緊皺,房子太小了,功夫發揮不出,忽的,從他腳心一股氣息竄進小腹,接著順進四肢百骸,陳楚知道那是氣,氣功凝結的氣。

冥冥中像是有意識指引一樣,陳楚雙拳緊握,雙臂緊繃,身體也繃緊,隨後舌尖頂住上牙堂,牙關緊咬,悶哼的低喝一聲:「給我開!」

一股爆發力把扣住他身體的五人一起崩開,陳楚跳竄起來,對著嚴哥狠狠一記拳頭,轟在他下巴上。

隨後飛起一腳踹中另個半大小子的小腹。

干倒了兩人,陳楚直接撲到有些犯傻的邵曉東身邊,單手一抓,鴨嘴式的手掌直接扣住邵曉東的脖子。

「糙尼瑪的,我弄死你!」陳楚一臉凶神惡煞的,而鴨嘴式是一種手型,形似鴨嘴,也叫鴨口,這樣的手型抓住人的脖子,或者腕子,一般時候無法掙脫。

邵曉東感覺脖子被卡住,呼吸有些困難,忙叫道:「兄弟,兄弟,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糙你媽的!」陳楚啪的抽了邵曉東一記耳光。

邵曉東反而呵呵笑了:「兄弟,大半年了,還第一次有人打我,你有種……」

「麻痹的,打你怎麼的?」陳楚膝蓋高抬,咚的一下撞擊到邵曉東小腹上,感覺他小腹軟綿綿的,沒啥肌肉。

心想麻痹的,就這兩下子怎麼混起來的?這要是單挑,金星都能挑他三個。

「咳咳……」邵曉東被擒住,忙沖手下人擺手,不讓他們上前,他感覺陳楚的力道能掐死自己。

「兄弟,咱有話好好說,那個……小燕不是你姐姐么?行,我放人還不行么?」

「糙你媽的!這功夫想放人了?」陳楚又抽了他一個嘴巴。

「行了,兄弟,差不多行了,別太得寸進尺。」邵曉東咳咳了兩聲,陳楚掃了掃,呼出口氣,心裡也琢磨,還是見好就收吧。

聽小燕說這小子手下三十四兄弟,真要是得罪他,也沒啥好事兒。

「兄弟,有話咱好好說,你鬆開我得了……」

陳楚一推他,邵曉東被推到牆角,隨後他理了理衣服,甩了甩頭髮,看著陳楚說:「兄弟,你在哪混的?以前沒見過你呢!」

「我不是混的,跟小燕就是認識,不過你們太欺負人了吧!」

「嗯?」邵曉東悶頭皺了皺,呵呵的笑了:「兄弟,你和她……相好吧?呵呵,沒事,看你的面子我不難為她了,不過兄弟你這身手不混太可惜了,以一敵十啊!哈哈……」

邵曉東摸出一根煙遞給陳楚,陳楚搖頭說不會。

這時,那叫嚴哥的小子也恢復過來,陳楚那一拳摟在他下巴上,直接把他干暈了,手下小弟有事掐人中,又是晃胳膊的把他弄醒了。

那兩個半大小子比較倒霉,還捂著肚子沒起來。

邵曉東自己點著了一根煙,他也不傻,己方三個已經打不了了,剩下三個能打的,他心裡沒啥底。

便又探口風說:「兄弟,你真不是混的么?那道上認識誰啊?」

陳楚呵呵一笑,琢磨了一下。

「跟尹哥曲哥見過幾次面,談不上熟,不過能說的上話。」

「哦?」邵曉東眼睛轉了轉,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喂,尹哥啊!忙嗎?哦……我這有個兄弟,叫……對,叫陳楚的,他說他認識你啊……哎呦,哈哈,我就說么,陳楚兄弟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我們正喝酒呢!要不尹哥也來喝一杯吧……額,好吧,尹哥你放心,我划拉到更好的小姑娘一定給你送去,上次那個小菲怎麼樣?口味還不錯吧!」

邵曉東這時又看了看陳楚,臉色變了一下,又和尹胖子說了幾句,然後把電話給了陳楚。

陳楚接過電話說了句:「尹哥……」

「兄弟,你怎麼和邵曉東走到一塊去了……」

「嗯,機緣,呵呵,機緣。」陳楚笑了笑。

「唉……」尹胖子小聲說:「這樣吧,過兩天楚兄弟你來一趟,正好我還有點事求你,那個……邵曉東靠不住……行了,就這樣吧……」

尹胖子掛了電話,邵曉東換了一副嘴臉:「呵呵,原來是……楚兄弟哈,你看咱是誤會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嘛!對了,小菲的味兒還不錯吧!哈哈,我可沒染指,直接完好的就送到尹哥那去了,尹哥又送給楚兄弟你了……」

陳楚也笑了笑。

道上很多時候也是以和為貴,見面有認識的說說就拉倒了,再不找說和人說和說和,實在過不去的仇了,才動手的。

此時,邵曉東看了眼小燕,罵道:「麻痹的**,都***因為你!要不我和楚兄弟能打起來么!滾!給我滾!」

小燕有些發懵,看了陳楚一眼,忙謝道:「謝謝曉東哥,謝謝……謝謝楚哥。」

陳楚想說什麼,不過又忍住了。

邵曉東一擺手:「兄弟,今天咱哥倆好好喝一頓,那……小燕,你麻痹的愛幹啥就幹啥去吧,我這是給楚兄弟面子,把地上你那兩千塊去也撿走,麻痹的我不要……」

小燕連聲說謝,撿起錢又意味深長的看了陳楚一眼,隨後走了。

一行人下樓,邵曉東拉著陳楚,電話也不停的打著,到樓下的時候就聚集了十五六個兄弟。

「走!吃一頓去!」邵曉東招呼著,剛進了一家火鍋店,旁邊的那個捲毛遞過電話:「東哥,來生意了!」

「麻痹的……」邵曉東接過電話喂了一聲,跟對方說了幾句,又看了看時間說:「最少兩千,你先把錢送來……」

不多時,一個穿黑衣的中年人進來,從包里拿出一沓錢,隨後又留下一個紙條跟一張照片,隨後沖沖走了。

火鍋剛吃到一半,邵曉東這人不喝酒,就招呼眾人說:「一人五十,打個叫方正的小比崽子!」

隨後邵曉東讓兄弟們往前走,把照片跟紙條遞給那個捲毛說:「嚴子,你頭裡走,能辦了最好!」

那捲毛點了點頭,一行人走出兩條大街,都是分散的走的,陳楚跟邵曉東走在最後。

這時,陳楚看到對面大門寫著——瀚城一中。

陳楚暈了,心想我糙!打***小孩兒啊!

只見那捲毛在學校門口打了幾個電話,身邊只有兩個人跟著他,不一會兒,從一中門口出來六七個穿著校服的學生,中間那人高高瘦瘦。

捲毛問:「你麻痹的叫方正啊?」

「糙尼瑪的!」那叫方正的小子從後面摸出片刀就砍,這時從四面衝出十多個邵曉東的人,這些人有的剛才東張西望,有的裝買書看報紙,有的就蹲在地上。

這時都衝過來,里啪啦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那方正小子的片刀掉了,身後幾個學生也被放倒了,捲毛撿落到地上的刀就要砍他,不過,回頭看了看邵曉東。

邵曉東搖了搖頭,隨後一拉陳楚的胳膊說:「快跑!」

兩人先跑了,身後那些小弟又踹了一陣,也跟著跑,但不是一起跑,而是往四面八方跑,剛跑出一條街,陳楚就見一輛警車已經停靠在校門口了。

邵曉東哈哈的笑起來:「楚兄弟,你看警察多***傻逼!」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