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七章玉壺光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玉壺光轉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邵曉東笑的前仰後合的,尤其是警察暈頭轉向,不知道去哪抓人,更不知道該抓誰,邵曉東就更笑的厲害。

「兄弟,你看看那幫傻逼!」

陳楚無語了,心想邵曉東真英雄啊!領著一幫人打高中生,這玩意還給錢?想起剛才那個中年人,可能是一個學生孩子的家長,那個叫方什麼的小子可能是班級的刺頭兒。

可能欺負他家孩子了,又顧及大人的臉面,怕把事搞大,所以就找邵曉東他們了,再一想瀚城一中算是瀚城附近區域城市中最好的學校了。

裡面有一些有錢人家的孩子也正常了,這時,邵曉東的電話響了,他不緊不慢的說:「多在外面溜達一會兒,換套衣服,再不把外套啥的脫下來,半個小時後人民公園會合。」

過了一陣,又一個電話打了過來,邵曉東眉頭皺了皺,像是在琢磨著什麼,聽那人說完,他才呼出口氣說。

「這個事兒難辦,砸人家飯店這可是,我得擦黑了能幹這活,少一萬接不了……我糙!大哥你要是五千塊錢能找到人砸人家飯店你就去找人,我這一萬還幾把少說的……行,先匯過來五千,完事那五千你再匯過來……」

邵曉東打完電話,手扶著馬路旁邊的欄杆,看著來來往往的汽車,有些長的頭髮隨風飄揚,很多路人……大多是美女都朝他看過來,有的女孩兒打著太陽傘沖他甜甜的笑。

陳楚這回信了,心裡這個恨,麻痹的長得帥泡妞兒是容易啊!這小子一天換一個也不稀奇了。

邵曉東卻看也不看那些女人,大眼睛直直的看著馬路對面。

「呼……」邵曉東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沖陳楚說:「楚兄弟,你說砸人家飯店有啥好辦法么?」

陳楚一拍腦門,心想這叫什麼事兒啊!老子就是有主意也不能給你出啊,出事兒我不也有責任么!

「砸人家飯店?警察不管啊?」陳楚說了一句沒營養的廢話。

邵曉東笑了,他一笑,眉眼彎彎,跟電影明星林志穎差不多了,陳楚搖頭,心想這小子別說女人,男人都容易喜歡上他,忙咧咧嘴,感覺直噁心。

「楚兄弟,咱賺的就是這個錢,太出格的事兒我不幹,砸人家飯店還不出事兒那是最好的。」

陳楚心裡笑,怎麼可能?砸人家飯店還不出事兒?不過他也發現了邵曉東這人腦子活的很,他混起來不是靠實力,不是靠打拚,靠的就是腦子。

這時,有兩個打著太陽傘的女孩兒長得還不錯,邊走邊回頭看他,而且又故意走回來一些。

邵曉東裝作沒看見一樣,這模樣就像是堂堂正正的柳下惠似的。

「帥哥……你……」終於一個女孩兒忍不住搭訕,臉紅的像是要滴出水來了。

邵曉東兩眼咪咪的,沖那女生笑了笑:「你好,你有事兒么?」

「我……我……」那女生滿臉羞紅,忙捂住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邵曉東忙掏出筆跟一個本子,帥氣的寫了一行字,陳楚見他的字寫的真不錯。

隨後遞給那個女孩兒說:「我還有事,我們qq聯繫吧,我叫邵曉東,是大連藝術學院的大三學生,來瀚城採風,很高興認識你,有緣的話我們可以做個好朋友……」

「好……」那女孩兒忙在邵曉東本子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跟聯繫方式,然後紅著臉跟女伴走了。

我糙!陳楚一拍腦袋,心想這邵曉東撒謊跟吃爆米花似的,張口就來不說,還說的跟真事兒似的,你他媽還大連藝術學院學生?

床上行為藝術的吧?

「色狼!」陳楚低低罵道:「女人純粹***女色狼!這女人咋能這樣?這麼不矜持呢!」要不是今天親眼所見,陳楚絕不會相信竟然也有女追男,而且邵曉東那看女人的眼神怪怪的,異常的執著。

大眼睛似乎能看進女人的心底,陳楚忽然想到,張老頭兒說過的男人的目光,眼睛最有魅力的,能俘獲女人的心,就像邵曉東這種么!

「楚兄弟,想啥呢?」

「沒啥,就是,那女的怎麼?」

「哈哈!」邵曉東笑了笑:「女人就那麼回事,你不能對她太在意太好,男女感情其實很簡單,和做買賣一樣,上趕著不是買賣,誰先主動誰倒霉,再說我邵曉東也不缺女人,憑啥上趕著他們。」

邵曉東說著又抽了一根煙說:「看到剛才打一中的學生了吧!」

「嗯!」陳楚點了點頭,然後說:「不過,你打高中生,這個……」

「呵呵!這個是必須的,我的資源,或者我的錢,就從高中出呢!」他見陳楚一陣迷茫,又解釋說:「好多老爺們都喜歡玩學生,一晚上千八百的都願意找女學生玩,其實女人不都是一樣的13么!不過人家願意花錢,那咱就找學生唄!

哪個女生受欺負了,可以找我邵曉東,我幫她找人打架可以,不過她得陪我睡一宿,或者陪別人睡一宿,想賺外快也可以找我,我負責她們安全,一中,四中,這倆學校就夠我活的了。」

呼……陳楚呼出口氣,他聽邵曉東這麼說,很輕鬆的樣子,但對於他來說就太難了,聽的像是故事一樣。

「有了!」邵曉東一拍巴掌,忽的笑了:「我有辦法砸那個飯店不出事了。」

陳楚這才明白,剛才這小子定定的出神原來是在想主意。

不久,邵曉東到銀行查了下賬戶,五千塊已經打到了賬上,又把兜里的錢都換成五十的。

隨後裝作閑逛,在公園轉了幾圈,最後才聯繫人在噴泉後面集合,隨後掏出錢給下面人分了。

2000年力工一天才賺二十塊錢,瓦匠干一天活才四五十塊。

這些遊手好閒無事可做的人分到五十已經很嗨了。

分到錢的人邵曉東都讓他們散了,隨後留下五個親隨,一人分了一百。

邵曉東還剩下將近一千塊,遞給陳楚三百,陳楚不要,邵曉東硬塞進他懷裡,呵呵笑著說:「楚兄弟,你不要就是罵人了!哈哈……」

邵曉東隨後沖嚴子說:「召集可靠的兄弟,晚上老地方見!」

「東哥,這次多少油。」

「嗯……」邵曉東想了想說:「你們五個,再要二十人,每人……二百,現錢!」

「妥了……」嚴子這些人散了。

陳楚要回去,邵曉東笑了:「楚兄弟,別的,晚上咱還有節目呢……嗯……上次小菲那妞兒爽么?」

「呼……」本來陳楚要走的,心想和邵曉東也不熟,再說人家晚上要砸飯店呢!老子可沒那個興趣,你就是分我錢我也不幹,跟這貨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還行……」一提到女人,陳楚笑了,差點忘了,這小子可是泡女人高手,比自己可強多了。

「嗯……楚兄弟,我最近又看上了一個女的,約了兩次沒約出來,這丫頭挺有味的,我喜歡,要不……咱倆一起上?」

「咳咳……」陳楚一陣劇烈咳嗽,心想這都是啥事兒啊?那不是雙飛了么,他還沒幹過這種事,不過感覺挺刺激的,自己跟那小蓮那小青姐妹飛過。

不過,兩個男的干一個女的,還是沒幹過的,不過一想,那咋干啊?兩個男人?兩個大傢伙甩啊甩的,一想都噁心了。

邵曉東卻哈哈笑了:「楚兄弟,那女的,咋說呢,我看她第一眼就有種看到林黛玉的感覺了,心裡真挺喜歡,其實外面人都說我邵曉東花,其實我是沒碰到真心喜歡的,如果真有那樣的女生,那該多好。」

「走吧!咱再找個地方吃點,咱哥倆好好交流交流……」

陳楚是想交流,不過他不想跟這貨去砸人家飯店。

兩人到了一個比較乾淨的店面,服務員上菜的時候都禁不住眼睛瞄邵曉東,陳楚第一次有了自卑感,心想麻痹的,以後要是泡妞一定不能和這小子在一起,自己沒有優勢啊……

兩人邊吃邊聊,邵曉東也喝了兩瓶啤酒,話也多了一些,大多說女人的事兒,講他十三歲糙了自己表姐,算是破處了,她表姐十六歲,然後他十五歲糙了他后媽,然後又糙了他班主任……最後說班級的女生好看的都沒放過……

陳楚聽的眼睛都直了,邵曉東的手段很多,很花樣,真情打動,吃喝玩樂,裝可憐,恫嚇,還有暴力,當然也是看人下菜碟兒,失手的時候也是有的……

天剛一擦黑,邵曉東拍了拍陳楚的肩膀說:「走,一會兒完事了我給你介紹一個高中妹認識,小13嫩的狠,我就糙過一回。」

陳楚問:「你糙的時候是處女么!」

邵曉東愣了一下,呵呵笑了:「是第一次,今天你先上,你就是她第二個男人。」

陳楚拍了拍腦袋,心想邵曉東真***不是人啊!不過……說實在的,他喜歡,他想了想,自己還沒糙過高中的女生呢,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

兩人往前走了一段,邵曉東打了個電話,不到五分鐘,來了一輛麵包車,裡面已經坐了六七個人,邵曉東跟陳楚也鑽了進去,隨後來到一處綠化地。

裡面已經聚集了十多個人,邵曉東數了數見有二十二人,說道:「夠了!」

然後指著對面的一家飯店說:「僱主的意思就是只砸飯店,然後別傷人,沒啥大事,現在我劃分一下。」

邵曉東看了看陳楚,然後說:「嚴子,楚兄弟,你們兩人帶著十個兄弟一組,先進飯店,然後我再帶人進去,嚴子,你裝不經意的啤酒揚在我這邊兄弟身上,然後咱們發生口角,最後打起來,一定要記住,打都是假打,凳子椅子掄起來,但就不許砸到人,麻痹的這點錢都不夠去醫院的……」

邵曉東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咱們二十多人,老闆頂多出來勸架,他肯定不敢和咱動手,頂多報警,警察最快也要十分鐘來,如果是巡邏警察,接到報警電話到安排人到這裡,最少也要五分鐘時間,咱從口角到砸東西別超過三分鐘,然後裝作一方跑,一方追,四散跑,兩分鐘差不多都能沒影了,然後別在道上轉悠,各回各家,明天分錢,都明白了吧!」

……

陳楚迷糊了,心想邵曉東麻痹的天才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