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五十九章蛾兒雪柳黃金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蛾兒雪柳黃金縷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楚兄弟,怎麼樣?」邵曉東笑嘻嘻的說。

陳楚腦子轉了轉,想要先把邵曉東穩住,不用邵曉東跟季揚比,就這小子要動季小桃,這點就碰了他的逆鱗。

他可以不把女人當回事,但他陳楚……可把某些女人當成自己的命,比如季小桃,柳冰冰這樣的,誰敢碰,那便是碰到他的逆鱗了。

至於王紅梅這德行的,只是玩玩而已,當然小燕也只是玩玩,只不要太過他才懶得管,他也管不了那麼多。

「呼……」陳楚呼出口氣,看了看已經有些星星的天穹,腦子飛快的轉著,不管如何先答應他再說。

「怎麼回事?你和我說的詳細點……」

兩人回到仙鶴賓館,邵曉東要陳楚住這算了,反正有的是房間,陳楚說還有事兒,只是問他具體怎麼辦。

邵曉東笑了,又掏出電話要找兩個女的陪他,陳楚都拒絕了,心想這人的女人可不能動了,自己不用問肯定站在季小桃這邊,探出這小子的口風。

見他到底要幹什麼,想幹什麼,所以,這人的女人不能碰,碰了就跟他是一夥的了,甩都甩不幹凈。

邵曉東眼睛轉了轉,呵呵笑著說:「楚兄弟,你年齡不大,不過是個人才,但道上的規矩你也得懂得,我和你說了,你干不幹一句話,別拖泥帶水,不行我找別人,還有就是……不能說出去。」

「嗯,行,你也好幾十人呢,再說這事兒說出去對我沒益處。」

邵曉東拍了拍巴掌,叫了聲好,隨後說:「那僱主跟季揚有點過節,要弄季揚,但這活我接不了,沒那本事,還是那句話,我只求財,盡量不傷人。

所以,我答應對季小桃動手,五萬塊錢,我兩萬,你一萬,再找四個可靠的兄弟,直接把季小桃弄上車去。」

陳楚皺了皺眉說:「你,你這不是……綁架?」

「綁架?沒那麼嚴重,那僱主只請季揚去喝喝茶而已,季小桃肯定也完好無損,季揚要是談好了,也啥事沒有,咱就是做個中間人……」

陳楚心裡明白,什麼狗屁中間人,到時候還不一定怎麼樣呢,季揚沒準被廢了,季小桃可能被賣到南方窯子裡面去,想出都出不來。

麻痹的,看來這邵曉東損事幹了不少,毀別人老子不管,麻痹的毀到季小桃身上了,老子和你死磕到底了。

「嗯……真的有一萬么?」陳楚裝成狠貪錢的樣子。

「兄弟,必須有錢啊,這人挺靠譜的。」

陳楚想問那人是誰,不過邵曉東當然不會傻逼的告訴他了,所以也沒問。

「行,這事兒我答應了,我先回去,明天再來。」

邵曉東笑了。

「回去幹啥啊?來回折騰的挺費事的,我剛才讓人去打聽了,季小桃今天晚上值夜班,正好咱就趁晚上直接下手得了,你先去房間休息一會兒,我再安排幾個人。」

「妥了!」陳楚答應了一聲,進房間直接把手機調成靜音,隨後給季揚發出簡訊。

不久,季揚回復,並且也在張羅人往縣城趕去。

季揚在金星的撞球廳,縣城離著大楊樹鎮只有二十里,而離瀚城六十里,雖然時間上佔優勢,不過季揚還是馬上招呼人,正好馬華強一夥也在撞球廳打球,跟著一起坐麵包車開往縣醫院。

陳楚把簡訊刪除了,在屋中剛坐了一會兒,就聽到外面有人說話,出門見是嚴子更另外三個二十多歲的混子進來了。

幾人個頭都不矮,邵曉東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後讓他們在外面坐著,跟陳楚進了裡屋,笑了笑說:「兄弟,要不要給你先找一個妞兒。」

「呵呵……」陳楚笑了笑:「咱還是先去吧,一萬塊錢呢!」

邵曉東笑了:「嗯,對,先去把正經事給辦了,然後回來再弄,嗯……聽說季揚的妹子可水靈啊,要不?一會兒弄回來兄弟嘗嘗鮮?」

陳楚心裡冷笑,心想媽的老子早就弄了,鮮味也嘗過了。

嘴上只是盈盈諾諾的笑著。

一切準備妥當,邵曉東反而不那麼著急,觀察了一陣眾人表情,這才說了聲走。

下面已經停好了一輛麵包車,他開車,陳楚坐在副駕駛,另外幾人還帶著麻袋。

應該是嚴子的,幾人上車便往縣城趕去。

嚴子在後面問:「東哥,一會兒,咱把那誰抓住送到哪啊?這才錢不少啊,會不會出點啥事啊?」他們畢竟不是尹胖子馬猴子這樣的角色,只是干點小活,這樣的活他們感覺自己有點越線。

這時,也有個小子有點擔心的說:「是啊曉東哥,咱就是打個小架啥的,弄點小姐,這……這算不算綁架?咱有點越行了……」

邵曉東笑了笑:「咋了?怕了?咱有幾把不是綁架,就是把季小桃給請過去,保准她一根頭髮都不掉。」

後面的幾人才放心,陳楚才不信,要是就這麼簡單,能給五萬塊錢?都夠買兇的了。

麵包車開的速度不算快,五十多分鐘后,停在了離縣醫院四百米左右的地方,隨後邵曉東讓嚴子留在車上,說事成了再讓他開車過去。

然後帶著陳楚一行四人走到縣醫院大門口。

裡面兩者鵝黃的燈,值班室里像是有人影在晃動,邵曉東看了陳楚一眼說:「楚兄弟你先進去探探路,見裡面有人,就問她是不是季小桃,我感覺縣醫院就一個值班的,要是沒啥問題,你就回一個電話過來。」

陳楚點定頭,隨後走了進去,縣醫院還是以前的老樣子,觸景生情,讓他不禁想起一個多月前在縣醫院跟季小桃發生的種種。

他現在有點思念以往的日子,雖然過去沒多久,但在陳楚感覺,像是闊別十年了一樣,忽的,他覺得自己就跟季小桃過一輩子也不錯。

兩人有說有笑的,日子過起來相扶到老,不禁想到季揚他們應該到了吧!如果沒到,自己就拖延一會兒,實在不行就和這幾個小子拼一把,或者先報警。

到了大廳里,陳楚往窗口看了看,而走廊的另一間病房倏地躥出兩個人影,正是季揚跟金星。

兩人沒說話,這時陳楚也看到值班室里的不是季小桃,是王露,她看了陳楚一眼,眼中多少有些慌張的樣子。

陳楚沖她笑了笑,感覺王露還是那樣的感性,又怕季揚他們看出什麼來,兩人目光忙又分開了。

陳楚給季揚他們使了個眼色,兩人又躲進屋裡,不過門欠了一條縫,過了一小會兒,他這才給邵曉東撥過去,說了句:「是!」隨後就掛了電話。

夜下,邵曉東一夥竄了進來,剛進大廳就沖值班室衝去,一拉門,見鎖著,而邵曉東再看到裡面的王露,皺眉問道:「你是季小桃?」

王露雖然長的感性,不過一看就至少是二十五歲以上的女人了,而季小桃才十九,雖然邵曉東沒見過她,不過感覺季小桃長得都說漂亮,不能長得這麼著急吧。

剛一愣神,從房間里季揚跟金星就竄了出來,另外又從其他房間里衝出來六七個人,當下衝上去,一頓拳腳就把邵曉東幾人干倒了。

邵曉東這幫人平時就仗著人多,戰鬥力跟季揚差遠了。

隨後燈倏地亮起了,季揚、金星、穿黑襯衫的小五,還有馬華強一夥兒,已經把倒地的幾人圍住。

「麻痹的,敢動我妹子!」季揚又上去踹了邵曉東一腳。

「季……季揚?你……」邵曉東又有點發懵,看了看站在旁邊的陳楚。

「麻痹的,陳楚是我兄弟,你動我妹子,我兄弟自然告訴我了!我***弄死你……」

金星忙拉著說:「季揚,別的,報警吧!」

「報警?」邵曉東笑了:「季揚,你也是混過的,報警要講究證據啊,你光有認證還不行,還得有物證,你的證據呢?」

「麻痹的!」季揚上去又踹了一腳,踢中邵曉東胸口,這小子嘴角已經被打出血了,這一腳咚的一聲,邵曉東忙捂住胸口,忍著疼。

「季揚!不就這點事么!我認栽,咱私了得了,我得了定金兩萬,都給你還不行么,那兩萬算我賠錢……」

季揚揮了下手,這幾人被帶進醫院房間,陳楚看著一身護士服身材凸凹的王露下面有些硬了,真想這回糙她一下,不過季揚他們都在,沒辦法下手。

咽了口唾沫,也跟著進去了,王露算是經歷過的女人了,再說在醫院工作,整天見血,而且她以前在瀚城醫院的時候也經常有家屬鬧事的,打架也都正常了。

……

季揚讓邵小東這行人跪成一排,點了根煙說:「麻痹的,邵小東,咱們根本就不是一個圈裡的,就你***也敢動我?我妹子?」

「季……季哥,我不是……不是最近手比較順么,再說了,對方就說請你妹子去聊聊天……」

「我糙你麻痹的!」季揚上去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把邵曉東抽的血噴一地。「麻痹的你咋不讓你媽去跟他聊天呢!說,對方是誰?我季揚廢了他!」

「你,你還是別知道了,你惹不起!」

「糙!」季揚又是一腳,踹中邵曉東面頰,這次邵曉東滿臉花了,鼻子,嘴,眼角都出血了,不禁放出哭腔,本來他跟季揚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他算是小混,充其量弄點小姐,季揚跟尹胖子混的時候才算是黑道。

「季哥,你,你別打了,再打就打死我了,我說……」邵曉東往左右看了看。

季揚揮揮手說:「你們,把這些人都拉出去,到別的屋裡去,我跟這小子好好聊聊……」

金星,馬華強一夥把這幾人都拉出去了,陳楚想起了什麼,跟金星嘀咕了幾句。

金星糙的罵了一句:「麻痹的,外面麵包車了還有一個呢!楚兄弟,那個……小五跟我去,華強,你們幾個看著這三個癟犢子,能看住吧!」

馬華強,段洪興、黃毛、小志跟黃皮都重重點頭。

他們把這三個小子塞到了另外的病房,陳楚金星跟小五剛關上門,就聽到屋裡邵曉東嗚嗚的開哭,像是求著季揚。

金星罵了一句:「麻痹的慫貨,就這幾把樣的,就能欺負小的。」

小五也笑:「金哥,麻痹的這小子咋想的?瘋了吧,敢弄咱季哥,我糙!這要是季哥混的時候麻痹的肯定挑斷他手筋腳筋了!」

金星搖搖頭:「不行了,現在不是那個時候了,麻痹的,咱的時代都過去了,這東西也是一茬人一茬人的……」

金星回頭想跟陳楚說句話,見這小子定定的瞅著王露咽唾沫,值班室里的王露也眼神定定的看著他。

我糙!這倆人莫非有一腿?

金星笑了,小聲說:「楚兄弟,你是不是有事兒要辦啊!你忙你的,外面那小子我跟小五去就行,不用你……」

陳楚嘿嘿笑了笑。

金星一拍腦袋:「我糙!楚兄弟你還真是……」他剛才也只是猜測了。

這時,陳楚鑽進王露的值班室,見金星走出門了,這才一把抓住王露的奶,另只手摸上了王露滾滾的大屁股。

「王姐,我都想死你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