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章笑語盈盈偷情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笑語盈盈偷情去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有些靜,只是病房內時不時的傳出來一兩聲邵曉東的嚎叫,都是傳言這縣醫院鬧鬼,晚上也沒有人路過這裡。

即便是本應路過,都是繞著道走,傳言中在縣醫院走廊,還有院外,幾次有人碰見一個穿黑衣服拄著拐棍的瞎老太太,都說她瞎,是看不見她的眼睛。

但是卻能追上你的腳步,始終跟在你身後罵,聽說有人嚇成了神經病,去瀚城醫院精神科看去了。

傳言被傳的有鼻子有眼的,再說這縣醫院,或者其他的醫院都是很邪性的,凡是醫院都有點說道。

本來晚上值班是輪到季小桃,她也害怕,所以就跟王露一起來了,兩人有說有笑的就不那麼怕了,而且手機都是滿電,有情況隨時給家裡打電話,或者報警啥的。

再說大廳的門都拿大鎖頭鎖著,兩人也都放心了不少,直到季揚帶著一伙人來,說有人來抓季小桃,事情才緊張了些。

季揚先開車把季小桃送回了家,隨後把麵包車開到醫院後面,都說這裡是陰氣最重的地方,鬧鬼鬧的最厲害。

不過季揚天不怕地不怕的,遇見鬼他都想過去把鬼砍了,他就怕藥針,當然這個秘密也沒兩個人知道。

季揚藏好麵包車,隨後就在縣醫院埋伏好守株待兔……

王露見是季揚來了,心裡有底,季揚的名頭大的很,王露也有點怕怕的感覺,坐在值班室里都直哆嗦,剛才聽見外面哇哇的怪叫,王露在值班室里也哆哆嗦嗦的。

想報警不敢,那她是不想活了,季瘋子能弄殘她,但她畢竟是一個女人,平時是平時,關鍵時候遇見事了,她也是沒主意的。

正這時,陳楚金星出來了,而且這傢伙拽她值班室的門,王露雖然嗔怪了他一眼,不過心裡還是有底多了。

陳楚剛進來關嚴門,手就隔著她的白大褂去摸她鼓鼓的大奶,另只手又撫摸著她的屁股。

「啊……」王露小聲的呻吟一聲,忙推開他:「別鬧……鬧也不分時候……」

陳楚沒管她,兩手攔住她的腰,王露有一米七的身高了,陳楚現在也一米七了,不過她穿著高跟鞋,還是要高出五公分。

陳楚的頭貼著她白白的脖子,嘴在她後面的脖子上閉著眼睛親吻著:「王姐,我想你,讓我好好稀罕稀罕你……」他說著話,手又攀上了王露的奶。

「哎呀……你……你輕點揉,不怕被人看見……」陳楚笑了:「沒事……」說著話,陳楚已經摟過她的脖子,張嘴堵住了王露的嘴唇。

王露嗚嗚兩聲,陳楚的手已經順著她白大褂的領口伸了進去,分開她裡面的襯衣跟乳罩,摸到了有些緊張濕潤又彈性飽滿的奶。

「啊……」王露只掙扎兩下就忍不住小聲呻吟幾下,陳楚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嘴裡,捕捉住她滑膩的小舌親吻著。

王露的唇被裹得濕潤,忍不住輕輕的呻吟,身體微微顫動。

陳楚親了一會兒,開始解開王露的衣服扣子,白大褂解開,見王露裡面穿著的是黑色的一步裙。

這種窄窄的一步裙讓陳楚幾乎噴血,再見王露下面穿著高跟鞋,大腿上穿著肉色透明絲襪,絲襪一直卷到一步裙的裙底,而王露的身材也被這一步裙裹挾的玲瓏有致。

酮體誘人的幾乎讓人噴火,一瞬間陳楚**難填,把王霞壓在辦公桌前,兩腿把她的兩條大腿分開,嘴就開始索吻著她白凈的脖頸,隨即往下,親吻她奶上面白嫩的肌膚,兩手在她的小蠻腰上揉著,搓著。

王露這個年齡段的女人,本就是**難填的時候,根本經不住他這樣的挑逗,感覺渾身發熱,下面也發軟發熱,感覺裡面的蜜汁泛濫,內褲都有些濕了。

不禁小聲罵了句:「王八蛋,啊……」王露往前一仰脖子,見有人影往大廳走,馬上推開陳楚說:「有人進來了……」

陳楚愣了一下,想起金星跟小五剛才出去了。

忙從王露身上爬下來,一陣推門的響動,金星跟扯著那人的頭髮,小五抓住那人一條胳膊走了進來,那人還抬頭看了眼值班室里的陳楚。

「看你媽逼啊!」金星甩手一個大嘴巴。

「看個幾把!」小五也給了他一腳。

隨後金星像是反應過來什麼……「那個,楚兄弟,我沒說你,我……你忙,你忙……」

金星見陳楚臉有些紅潤,肯定是剛才有些激烈的運動,而那個值班的二十多歲不到三十的女的,不禁臉上紅暈,而且兩手在緊忙的系著白大褂的扣子,裡面露出了雪白的肩膀。

金星忙推著那小子進了馬華強的那個屋子。

陳楚咧咧嘴:「王露,有沒有其他的房間了……」

「你……你還是別弄了,大晚上的,再說……」

「我快點整,插進去幹個百十來下就射。」

「還百十來下?不行!」王露臉上通紅。

「十下!五下!王露姐,我都想死你了,我都饞死你了,你就讓我糙進去五下,我不管射不射都拔出來,你看行吧?」

王露臉更紅了,這段時間了,她至從被陳楚糙了,對男女的事兒更是嚮往了,畢竟陳楚那傢伙大,糙的她過癮極了。

她都感覺跟自己男人的那東西不是配套的,不般配,就跟陳楚的般配,自己的下面大,水多,陳楚的傢伙長,插的深,兩人糙起來,這個舒服得勁就甭提了。

王露想了想,現在醫院有人,不管哪個病房都不能喊出聲了,要是去醫院後面的樹林,她還害怕,不禁問陳楚說:「咱去後面的樹林,不過那地方聽說鬧鬼,你……你怕么……」

陳楚還真渾身一激靈,不過想了想自己一個大小夥子,再說跟張老頭兒學的那些也不能白學啊?

當下呵呵笑道:「王璐姐,你說啥呢!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鬼啊!那咕褪僑誦模人心邪惡才是鬼,咱走的正,行的端,怕啥鬼啊?」

王露臉紅了,心想死崽子,就咱倆搞破鞋還行的端,走的正?沒看出哪裡正來。

不過也忍不住往陳楚下面看去,那大傢伙已經把他的褲襠撐了起來。

王霞不禁想起了陳楚的下面,糙的她好過癮,一個多月了,一直有些茶飯不思,魂不守舍的,有的時候夢裡還能夢見陳楚在用那長長的大傢伙糙她。

而且射出的東西那麼多,噴她一臉,一火燒雲,渾身上下都是,她就躺在那裡呻吟,全身都被噴的亂八七糟,自己的大腿根子都是黏糊糊的一下子,王露夢醒的時候反而感覺是那樣的幸福,不禁想這夢要是真的該多好啊……

這時王露像是個初戀的小姑娘那樣的點點頭,隨後鎖上了值班室的門,不去理病房傳出來的慘叫了。

陳楚拉著她的手,兩人快步走到後面的樹林,此時一輪月色已經暗淡的升騰了起來。

走著走著,兩人不僅來到一處樹林中的小塊開闊地,一樁橫木倒在那裡,樹皮已經被扒的光溜溜的了。

陳楚不禁想起了自己就在這地方騙季小桃,然後把傢伙插進她的13里,糙的她,想到這裡他下面不禁更硬了,不禁加快腳步往前走著。

王露被他拉的有些嬌喘,不禁嗔怪道:「幹啥啊?走的那麼急!」

兩人來到倒木處,陳楚抱起王露,在月下王露的模樣是那般的美,就像是一隻成熟的等著人去採擷的水蜜桃一樣。

陳楚迫不及待的扒掉她的白大褂,隨後鋪在樹榦上。

王露說道:「別的,玩意水流到上面我穿啥啊?」

陳楚笑了:「寶貝,你穿這身多好看啊,穿白大褂顯不出你的美了。」

「滾……」王露臉紅的低下頭,陳楚接著月光摸著她穿著絲襪的彈性十足的大腿,一隻手已經忍不住伸進她的一步裙裙底,摸到王露的兩腿交匯處,那裡已經濕潤甚至是泥濘不堪了。

「嗯……啊……」王露小聲呻吟了兩聲,隨後慢慢加大著呻吟,被陳楚摳著,摸著,她下面像是洪水將要泛濫一樣了。

就像是有口洪閘,只要打開,下面的水流就會一泄如注的。

陳楚摳摸著,王露的手不禁也摟著陳楚的腰,慢慢的解開他的褲帶,陳楚激動的吻住她的香唇,舌頭撬開她潔白的貝齒,一手托著她的美背,一手摳著她的下面,隨後手指挑開她的內褲。

手指直接接觸到她熱乎乎的大嘴唇,並且一根手指已經伸進王露濕乎乎的洞洞里。

「嗯,啊……」王露又是一聲呻吟,身體有些發顫,而後修長的手指快速解開陳楚的褲帶,並且把他的褲子拽了一下,手又扒開陳楚的褲衩,兩隻柔荑抓住那根撲稜稜的大棍子,一陣的把玩,揉搓。

「啊……」陳楚有些受不了,親著她的下巴,兩手把她的一步裙的黑色弔帶褪掉,黑色的夜,王露的肉色在漸漸明亮起來的余光中美妙的像是夏娃的身子一樣。

陳楚激動的在她裸露在夜中的身子上親著,啃著,咬著,王露也回應著。

「寶貝,我愛死你了……」陳楚兩手搓著她光溜溜的上半身,在她的奶行業舔著,在她上半身的每一寸的皮膚上都親吻啃咬起來,像是一隻餓了許久的野獸一般。

陳楚的嘴慢慢的往下,親到了她的小腹,隨後把她兩條裹著絲襪的大腿扛到了肩膀上,王露光光的上身自然的倒下,像是被征服了的奴隸,任憑採擷。

陳楚把她的黑色的裹著屁股的一步裙慢慢的推到了上面,王露的大屁股展現在他眼前。

陳楚把她兩條大腿再次抬高,頭一下埋進了王露的胯下。

「啊!」王露洞洞受襲,感覺陳楚的舌頭在往她的洞洞裡面伸著,興奮的兩條大腿加緊起來。

「啊……不要啊……不要……」王露越是喊,越是呻吟,陳楚越是狠狠地舔的,牙齒還在她下面輕輕的啃咬,王露的大腿更是加的緊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