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一章樹林嘿咻把鬼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樹林嘿咻把鬼度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樹林陰翳,陰風陣陣。

十月份的天氣晚上已經微涼,瀚城的地域比較風多,乾旱,春秋大風,而夏季死熱死熱,冬天死冷死冷,相反春秋不是很明顯。

雪融化了就快夏天了,融化的雪窠子裡面就有發芽跟發綠的小草。

而秋天苞米一收割,破敗的苞米葉子跟黃草漫天在蕭瑟的風中稀里嘩啦的滿天亂飛,過不多久便是冷的季節了。

這年的秋天來的有點晚,十月份的天氣已然延續著死熱死熱的氣候,但晚上已經有寒氣來襲了。

不過陳楚跟王露兩人身體磨磨蹭蹭的,反而更火熱起來,兩人身上都出了一層細膩的汗珠,經風一吹便風乾了,陳楚感覺後背有點冷颼颼的。

像是鬼上身了似的,忙轉頭四下張望,見陰森森的樹木嘩啦啦的被風吹的作響,枝頭上的老娃子嘎嘎嘎的叫了幾聲。

遠處還有夜貓子咕嚕嚕的叫喚,這夜貓子叫喚相當難聽了,就跟小孩兒哭似的,半夜一聽都的慌。

農村人都說不怕夜貓子叫,就怕夜貓子笑,那遠處樹上的夜貓子好像看到了白花花的王露的身子,還有陳楚有些擦黑的要壓上她身子的動作。

夜貓子呵呵呵呵的一叫,就跟人笑似的,更人,陳楚擔心的不是這個,總是感覺後面有人似的,回頭撒目幾眼,什麼都沒發現。

不禁小聲嘀咕了一句:「媽的……見鬼了……」

「陳楚,要不別玩了,這地方好像聽他們說鬧鬼,白天都沒人來,晚上更沒人靠近了,咱還是回去吧……」王露說著要穿起衣服,陳楚看到她露在外面白花花的大奶。

下面硬邦邦的根本忍不住了,兩手又抓到她奶上揉搓了兩把:「沒事,真有鬼我也不怕,我專門抓鬼……」

「啊!」陳楚剛說完,王露卻叫了一聲,兩眼瞪了溜圓,指著陳楚背後,兩眼一番一下暈了過去。

陳楚也感覺背後像是有不幹凈的東西,只感覺樹葉嘩啦啦的響動,眼角看到身側一襲白衣,他只看到白衣的衣角,像是裙擺那樣的。

而身後像是有氣息緩緩靠近。「我糙……」陳楚一身冷汗,渾身禁不住哆嗦起來,汗毛乍開,說不怕是假的。

他感覺旁邊的那裙角就像是飄在半空中似的,他不敢去多看,渾身有些機械,有些麻木,第一個念頭就是跑,不過跑,王露怎麼辦?

陳楚又感覺右邊一陣陰冷,眼角餘光又見另一邊一個黑影拄著拐杖慢慢的靠近。

「桀桀……小兔崽子,我們又見到了!我還沒去找你,你先來我這了……桀桀……」

聲音陰測測的,像是破盆子撕裂般的刺耳,拄著拐杖的老太太老態龍鍾般的一點點的往這邊走。

而左邊那個白裙子也發出聲音:「小伙,你轉過頭來看我一眼,看我一眼嘛!」

她的聲音有些溫柔,不過溫柔中又帶著沙啞。

「哎呦,你不來看我,我可要去看你了,我看你去……你看我漂亮不漂亮……」

陳楚感覺那白影子往自己這邊靠近,那黑乎乎的老太太破盆一般的聲音再次發出。

「惡鬼啊,你都死了幾十年了,還是這麼墨跡,咬死他,幫我咬死他……」

哈哈哈……那白影子發出一連串的笑聲,尖銳中又帶著一絲絲的沙啞,就像是老唱片那樣,聲音很尖但尖銳的聲響外圍還有沙啞的音質。

陳楚感覺兩股陰測測的風聲在朝自己夾擊過來,他本能的感覺那白影子聲音很好聽,好像是個美女發出來的,不過他不敢去看。

這時什麼也顧不得了,幾乎兩手一抱頭,轉身就開跑,王露他也管不了了,先顧自己再說吧。

「臭小子!你別跑!要跑把東西留下來,把你的傢伙讓我吃了!我就放過你!」那老嫗發出歇斯底里的聲音,而後陳楚感覺身後一個拄著拐杖在身後奔跑的影子,像是離自己不遠。

陳楚幾乎被嚇尿了,腳下拚命加速快跑,感覺把那黑影子甩開了,陳楚想好奇的回頭看一眼,就看一眼,他只是出於好奇,腳下腳步不停,而剛一回頭,差點嚇暈過去。

現在他才明白為啥王露暈了。

在他後面,離他腦後不遠,幾乎不到一米處,一個長頭髮的女人,在後面緊緊相隨。

她應該還比自己高些,身上的白衣服飄來盪去的,臉色慘白的像是常年在水裡泡的那樣潰爛跟發白,而眼睛、鼻子,嘴都已經潰爛不堪,面目像是平平的一張面板相似,兩眼處已經腐爛了一大半,冒出膿水。

嘴角也像是被撕裂,兩道乾涸的鮮血在嘴角邊留下印痕,她的兩隻腐爛的骨瘦嶙峋的手已經伸出來,獰笑的要掐到了他的脖子邊,那一笑,牙齒都不全。

我糙!

陳楚感覺天旋地轉,心想麻痹的這就是上次這老太太說的要找的惡鬼啊,麻痹的應該是讓水淹死的,這逼德行太***嚇人了。

陳楚兩條腿像是機械了一樣,腦袋使勁兒往前頂著,沒命的往前猛跑,感覺身後的那兩隻手像是抓了他幾把,能聽到腦後的風聲,還有那女鬼咯咯咯的笑:「小哥,你長得好帥,你回頭看看我嘛!我一個人在那墳地里躺著太孤單了,你也來陪我一起住好不好……」

我糙尼瑪啊!陳楚大罵一句,歇斯底里的喊了幾聲,拼儘力氣瘋跑起來。

他胸前的玉扳指由暗淡開始慢慢的光亮,陳楚一直在跑,一直沒主意,直到玉扳指光亮刺眼,他這才用手抓住它。

立時,陳楚恐懼的心緒全無,變得心靜如水,握住了玉扳指彷彿看淡一切,看淡了生死。

生在不知不覺中而來,死,又在不知不覺中而去,何必那麼在意成敗得失,何必在意生死別離,生死亦是看破,又何必在乎惡人,惡人都不怕,何必在意死去之人化作的陰魂不散的惡鬼……意識中的一串聲音傳入腦海。

陳楚心緒平靜下去,一股靈魂力量彷彿佔據了身體一般,轉頭大喝一聲:「滾!」

一聲大喝,聲若洪鐘,林間樹葉婆娑枝椏亂響,鳥驚烏飛,虛空微顫。

陳楚轉回身,那白色厲鬼,還有那黑色老嫗,見到他胸前發光的玉扳指,兩手捂面,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不要……不要……不要過來!」

陳楚笑了:「糙你媽逼的你不是讓我好好看看你嗎?行啊,我看你了,長的真***磕磣!糙你***!」

陳楚意識中像是又一聲洪鐘大呂般的聲響沉悶的哼了一聲道:「收……」

倏地一瞬間,那凄厲的白衣惡鬼像是靈魂飄散一樣,一再大叫著饒命,並讓陳楚後退。

陳楚笑了,手裡握著玉扳指反而大步朝前,倏地一道白光,那女鬼化作一團瞬間進入玉扳指之中,那老嫗也在跪地慘嚎,陳楚踏步而上,離她不到五米,老嫗亦然被收進玉扳指中。

立時,煙消雲散,草木皆靜,化作一潭靜水。

陳楚呼出口氣,旋即想到前幾次自己掙脫開夢魘之後,醒來又恢復原狀,還是躺在那睡覺,這次是不是還是如此了。

想到這裡,他快步跑回,這一路感受月光柔和,剛才那陰冷還有惻惻的感覺全然消失了。

當他跑回倒木處,見王露還在倒木處半裸的躺著,胸前還是大開,兩隻雪白大奶在月下圓滾滾的暴露,上面的相思豆還是挺翹著。

下面的黑色一步裙還是卷到了她的柳腰上,肉色的絲襪卷到大腿根,黑色的蕾絲內褲被脫掉一點,她毛茸茸的隆丘上的黑黑彎曲的數十根黑森林還外露著,下面的黑色高跟鞋一隻還在,一隻掉在了不遠處。

陳楚並沒發現旁邊有自己,掐了自己胳膊一把,感覺挺疼了,又看了看胸前的玉扳指,這下他倒害怕了。

我靠,自己剛才真的把這兩個鬼收進玉扳指里了?這……這是真的?

陳楚呼出口氣,后怕了一陣,心想沒啥事快點回家,明天早上問問張老頭兒看看是咋回事了。

陳楚心跳一陣加快,不過過了一陣,看到王露幾乎全裸的白花花的身子讓他下面又邦邦硬了。

剛才害怕的感覺消失無影蹤,心裡**大增,忙又朝著王露光著的身子撲了過去。

王露身體有些微涼了,陳楚怕她感冒,把白大褂給她系住身子,又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手裡給把了一遍脈搏,發現一切都正常,應該是驚嚇過度了,心想剛才是夠嚇人的,不過已經過去了,而王露這樣帶漏不漏的更是引起陳楚的興趣。

「寶貝……我來了……」陳楚低低了欣喜的說了一句,又嘿嘿笑道:「嗯,剛才就算我救你了吧,現在你得回報我……嘿嘿……」

陳楚兩手摸著她長長的大腿,兩手慢慢的把王露的絲襪卷到了膝蓋處,感覺這玩意挺不好卷的,他這是第一次給女人卷絲襪。

下面已經邦邦硬了,還是堅持把王露的一條絲襪脫了下來,把玩著她一隻性感的小腳。

嘴禁不住在王露的一隻裸腳上親了起來,微微的外面涼涼的皮膚,陳楚親著,用臉磨蹭著慢慢的有了一些熱度。

陳楚把王露美麗的腳趾含在嘴裡,美美的吸允了一陣,然後順著她的腳丫往上慢慢的舔著,那股陰測測的風聲已經不在,樹林恢復了仲夏夜晚的燜熱。

陳楚後背慢慢的又滲出一些汗澤,他反而更像是在品味著一桌豐盛的火鍋一樣,享受著王露的身體。

嘴慢慢的親到王露的大腿根,陳楚並沒有把她的內褲脫下來,而是一頭扎進她的內褲上,肆無忌憚的,有點瘋狂的隔著王露的內褲對著她兩腿之間那處秘密叢林地帶再次瘋狂的蹭著,舔著,輕輕的咬著,隨後嘴唇在上面狠狠的狼吻起來。

昏迷中的王露亦是敏感的雙腿夾緊,下面溫熱的又是濕乎乎的,陳楚感覺那蜜汁一樣的水從她的洞裡面涌了出來,濕潤了她的內褲。

那柔滑的感覺讓陳楚有些忍不住了,伸出舌頭隔著王露的蕾絲內褲舔了舔她的洞口。

隨後終於兩手抓住她的內褲,拽到了腳踝處,隨後掛在了她一隻柔嫩的大腿上。

陳楚幾下脫了個大光,迫不及待的分開王露的兩條大腿,下面對準她毛茸茸的方寸之地,磨蹭兩下,在她黑乎乎的下面感覺到了洞口位置,然後嗯的悶哼一聲,屁股往前一挺,下面的大棍子緩緩的糙了進去。

陳楚感覺自己的傢伙被熱乎乎的**裹挾住,那種圓潤的滑膩的感覺讓他欲仙欲死,下面不禁加快動作,糙了兩下,然後使勁兒往王露的洞底一頂,大棍子全捅了進去,兩人的私密處的盡頭緊緊的頂在了一起。

王露啊的大叫一聲,繼而秀眉蹙起了,慢悠悠的醒轉過來。

看到陳楚有些黑的身體在她的玉體上上下蠕動著,自己下面的洞洞被一隻大棍子糙的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