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三章騷貨還在樹林闌珊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騷貨還在樹林闌珊處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的身體重疊在一起,有些擦黑的陳楚壓著白花花的王露的身子,像是疊羅漢似的。

有的時候女人喜歡黑一點的男人,就像有些時候男人喜歡棕色的女人,那種小麥色的皮膚更是讓男人喜歡,下面硬的快。

王露是那種白凈的,熟透了的女人,奶跟屁股都是那般彈性十足,陳楚揉著捏著,隨後站起身,王露掏出紙巾遞給他,兩人簡單擦了擦,忽的,王露被他摟住了脖子。

她以為陳楚要親她,說了句討厭,不過下一秒一個軟軟的大傢伙就塞進了她的嘴裡。

「嗚嗚……你幹啥?」王露嘴裡含著陳楚的東西,有些含糊不清的發出聲音掙扎兩下。

「咱多干兩回,給我舔舔……」陳楚說著兩手就扶住她的頭,軟軟的下面在她嘴裡來回抽弄起來。

「不行……」王露掙扎兩下,聽見陳楚一陣享受的低低呻吟,並且他下面的東西還真有點硬了。

王露面紅耳熱,就蹲在下面,一手攬住陳楚的腰,一手扶著他的胯下大傢伙的根,嘴開始一下一下的套弄起來。

感覺著王露濕潤的小嘴兒,自然和下面不一樣,這小嘴兒里的溫度可比下面好的多,陳楚都想射她一嘴了。

王露套弄了一陣,他下面的大傢伙慢慢的支棱了起來,堵住她的嘴,王露發出嗯嗯的呻吟,嘴唇也發出撲哧撲哧的響聲。

陳楚這時抽出了濕漉漉的傢伙,拍了拍王露的臉:「寶貝,把腿分開。」

「滾……」王露被他說的不好意思了,不過還是劈開大腿,剛噴完,雖然外面擦了,裡面還是有些濕漉漉的,陳楚的大傢伙噗嗤一聲又糙了進去。

啪啪啪的開始糙了起來,一連糙了二百多下,陳楚又扛起王露的兩條大腿,邊糙還邊聊天,十多分鐘后,陳楚拍了拍王露的大白說:「我的寶貝,來,換個姿勢,你撅著,我從後面插進去糙你。」

「陳楚,你給我滾,能不能別說糙這個字,你……流氓……」王露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卻是挺過癮的。感覺陳楚用這個糙字比什麼字都直接,一個字就讓他渾身發熱發軟的狠,而且下面還弄的又更濕了。

王露撅起大屁股,陳楚拍了拍,忍不住的掰開她的兩個臀瓣,看著她的屁眼就受不了的嘴湊過去,伸出舌頭在王露性感的屁眼上舔了起來。

「啊……不要……痒痒啊!煩人……啊你……」王露呻吟起來,心裡卻是燒的火熱,恨不得陳楚的嘴,還有舌頭在她的屁眼的地方好好的舔,用力的舔,多多的舔。

陳楚吧嗒吧嗒的舔了一陣,隨後把堅硬的大傢伙往她的屁眼裡插,不過插了幾次沒成功。陳楚怕時間來不及,就順著她的溝子往下面插去。

王露兩手扶著那顆倒木,兩腿又分的大開,屁股使勁往高撅,細白的柳腰下沉,圓嫩的屁股還對著陳楚晃了晃。

陳楚受不了的又附身過去在她的屁股跟溝子上一頓啃,這才兩手掐著有些濕漉漉的大傢伙,在她的溝子邊上磨蹭一會兒,然後撲哧一聲插了進去。

陳楚一進去就開始快速的**起來,隨即狠狠的撞擊著王露的大白跟一浪一浪的漲潮了似的,王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感覺被陳楚糙就是這樣的過癮。

感覺他的大傢伙的衝擊還有持久至少頂的上五個男人,王露聽她的一個姐妹說,從來和自己男人就沒有過高朝,同時也不懂得高朝到底是啥玩意。

直到有一次晚上她自己走夜路,被幾個劫匪拉進樹林**了之後,才懂得了什麼叫做高朝,她沒報警的原因第一是怕丟人,怕和自己的男人有間隔,怕以後離婚。

還有就是……她被輪了之後並沒有感到什麼羞恥跟受到侮辱,相反,就是開始的時候有些怕,但她被糙了半個小時候,爽的北都找不到了,她那閨蜜和她講,真希望再被強姦,被男人輪著糙一次,興奮地感覺真是不一樣的好。

王露那時候聽的渾身火熱。就像男人一樣喜歡玩,喜歡一起糙很多女人,大家都光著在一個床上玩呀玩,女人也是一樣的想法。

她們嘴上不說,但是也是很**的,巴不得自己跟幾個花樣美男光著一起糙來糙去的。

不過王露現在知足了,跟陳楚在一起造耐,不禁可以享受女人的高朝,而且還有一種被男人**般的快感,陳楚這樣不停的快速抽送,就像和五個男人的戰鬥力差不多,這樣的無休止的**,甚至比五個男人甚至還要強。

王露被糙的浮想聯翩,身體柔軟無力,口中**著:「王八蛋,陳楚……我糙你媽,你……你糙死我得了,啊……用力啊……啊……」

陳楚連續糙了她二十分鐘,看到王露的屁股都有些被糙紅了,那水好像都被糙幹了,陳楚的大傢伙也有些麻木,並開始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的拍擊著王露的身子聲音就像是爆豆一樣。

「我……啊……」王露更把屁股撅得老高,興奮的頭髮甩了起來,身體被陳楚撞擊的受不住了,已經跪在了地上。

兩隻膝蓋落地,兩手也扶著前面的草叢,手指緊緊的抓住兩把青草,指甲都用力的嵌進了泥土裡。

王露渾身發顫,水又多了起來,陳楚連續不斷的**和撞擊,像是要把王露的這口水井給舀幹了似的。

「啊……王八蛋,你糙吧!啊……我……啊,糙死我好了,王八蛋……」王露像是要哭出來一樣,不過屁股還是往上挺翹的撅挺著。

而她下面的水已經泛濫了,陳楚快速的抽出進去發出咕嘰咕嘰連串的水澤聲,甚至是水泡泡,不斷的從王露的洞洞內往外抽的時候發出。

陳楚扶著她肥嫩的屁股一邊往前頂,一邊已經揮汗如雨的干著,笑著說:「寶貝,王璐姐,我,我都把你給糙冒泡了!」

「陳楚!我糙你媽,我糙尼瑪啊……你還笑話我……」

王露這次真的哭了,不過是被糙爽的。

陳楚渾身一震發顫,下面麻木中亦是忍不住這種快速的抽送了,忙快速的衝擊王露的大屁股,又抽送了七八下,啪啪聲過後,陳楚兩手緊緊的把住王履大白,下面緊緊的頂著她的溝子不動,隨後:「啊……啊……啊……」連續呻吟了幾聲,下面呲呲呲呲的開始射了。

一股股的液體射進王露的體內,王露**了一陣,發泄著心裡的享受,過了十幾秒,有些虛脫的王露軟軟的身子趴伏在地上,直到陳楚把軟軟的傢伙從她的身體里拔出,王露還像是一隻母狗似的撅著屁股在那裡不停的喘息著。

過了一陣,王露翻過身去,一屁股坐到地上,忙又欠起了屁股,因為從她的屁股中間的肉縫中,陳楚射進去的液體流了出來,王露剛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黏糊糊的坐了一屁股泥。

感覺著陳楚射進去的液體從裡面出來從她的屁股處滑落流淌在地上。

王露想站起來,不過渾身發軟,四肢都被糙的軟弱無力,看了眼旁邊喘著氣的陳楚說:「王八蛋,你過來把姐的一步裙從腰上脫下去,不然……不然一會兒都弄髒了,我沒法穿了。」

陳楚過來,王露往上伸直了胳膊,陳楚把她的一步裙脫了下去,看著王露的下面沒法再糙了,都是泥了,陳楚乾脆又把自己的大傢伙塞進她的嘴裡。

「我……我糙尼瑪……沒完沒了了?」王露嗚嗚嗚的罵著,此時赤身**的靠在橫木上,閉上眼睛,任憑陳楚玩弄了。她感覺自己的嘴還有舌頭都一陣的麻木。

陳楚站在那,抱著她的頭,而王露此時頭髮已經披散開了,兩手一邊往後面梳攏著秀髮,嘴唇下意識的麻木的抽動著。

而陳楚的傢伙在她嘴裡搗鼓了半個小時的時候,王露整個嘴都麻木了,幾乎機械的被陳楚抱著頭那根大棍子在她嘴裡來回套弄著,大傢伙經常直接插入她的喉嚨。

王露這時有種要被陳楚的大傢伙插死的感覺,不過這種死法在她看來也值得了,是爽死,總比老死好。

這時,王露感覺嘴裡陳楚的大傢伙更壯大了一些,粗長的大傢伙變得滾燙。

她明白陳楚又要射了,想把陳楚的東西吐出去,不過陳楚已經緊緊的抱住了她的頭,下面的傢伙狠狠的往她喉嚨的最伸出塞著。

粗粗的傢伙抵觸到了她的喉嚨,忽然一股股滾熱的液體直接朝她的喉嚨噴去。

嗚嗚嗚……王露一陣的搖頭,不過陳楚卻是爽的欲仙欲死,抱著她的頭兩手不斷撫弄著她的臉跟長發。

王露感覺射進她嘴裡的東西越來越多,滿嘴全是,一半被她咽了進去,一半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去,雖然那東西味道很腥,但她沒辦法,想吐但是陳楚的大傢伙還在嘴裡。

只是想到這東西能美容,就閉上眼咽了,王露喘息了十幾秒左右,感覺陳楚射的差不多了,不過嘴裡還是戀戀不捨的含著軟了的傢伙,臉蛋兒緊緊的貼著給她帶來高朝一浪一浪男人的襠部。

揉著那兩個肉丸子,希望真的希望自己再被糙一次。

而她感覺陳楚的傢伙一陣騷氣傳來,心想不對,陳楚不是剛射完么,怎麼還……唔……

「王八蛋!」王露想要吐已經來不及了,嘩嘩嘩的水流已經噴進她的嘴裡。

王露迷糊了幾秒,隨即還是忍不住推開陳楚,只見他掐著那黑漆漆的大傢伙沖自己的臉尿了過來。

「啊……我糙你媽陳楚……」

王露感覺自己臉上全是尿,嘴裡也騷哄哄的全是,陳楚那大傢伙像是憋了很久,那麼多又那麼騷,陳楚尿完了又把大傢伙塞進她的嘴裡。

「我……唔……」王霞吐出他的東西,躺在光滑的倒木上,胸口一陣的起伏不已。

看著天上冉冉升起的月亮,王露閉上了眼。

「生氣了?寶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王璐姐,剛才我只是太想那麼幹了……」

陳楚過癮了,附身拿紙去擦王露的臉:「王璐姐,你真生氣了?要不這樣,你……你往我身上,往我臉上尿一把得了……」

「嗯……」王露閉上眼喘息了一陣才睜開,柔情的看了他一眼,接過紙巾擦著臉說:「陳楚……姐,姐剛才好過癮,尤其是你最後撒的那泡尿,尿在姐的嘴裡跟身上更過癮,啊……我,我……是不是很賤啊弟弟……」

陳楚笑了,抱起王露光光的身子,給她擦乾臉上身上的尿,這時他翻身還想糙王露一次,地上衣兜里的電話終於響了起來。

陳楚光著身子接起電話,手摟著光溜溜的王露,而手掌放在她的奶上輕輕的揉著。

王露一臉醉意的趴在他的懷裡,小鳥依人一般,臉貼著他已經軟了的黑的大棍子,盡情的喜愛,還伸出麻木的小舌頭舔了幾口,嘴唇在那上面親了又親。

電話是金星打來的,陳楚剛喂了一聲,金星就說:「我糙!楚兄弟,你可真猛啊,都兩個小時了,還糙哪!那13是不是都讓你給糙爛活了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