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四章鄉村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鄉村好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穿好了衣服,走回來的時候,王露臉上紅暈的很,她都寂寞這麼多長時間了,終於被一個大傢伙滋潤了一頓,簡直過足了癮。

王露就像是隱忍了好久的吸毒者一樣,一次品嘗了個夠,整個人暈暈乎乎,欲仙欲死的,一路上都拉著陳楚的胳膊,小鳥依人般的頭枕著他的肩膀。

而陳楚的手也不閑著在後面摸著她的屁股,時而把手伸進她的黑色一步短裙里摸著她的溝子摳著摸著。

感覺著王露後面好像有濕潤了一些,王露嬌喘一聲,推了他一把,隨後媚眼如絲般:「哎呀,你別動,又濕了,下面都有點腫了,疼著呢……」她臉頰緋紅,像是剛談戀愛的小姑娘似的。

陳楚嘿嘿一笑,兩人來到醫院大廳門前之時已經分開了,王露雖然穿著白大褂,不過下面的黑色窄裙還是漏了出來。

黑色一步裙有了不少的褶皺,而她兩條穿著肉色絲襪的大腿也在百搭卦內展露了一些。

陳楚先進了大廳,見金星已經在大廳里了,看到他呵呵笑了笑:「楚兄弟回來了?」

「嗯,揚子審問的怎麼樣了?」

「還行,那個……咱們進去說吧。」金星知道兩人剛乾完,而王露也顯得尷尬了,金星忙跟陳楚走進一個病房。

「行啊,楚兄弟,眼光不錯么!啥時候瞄上的?」

「呵呵,挺長時間了,對了,邵曉東說花錢雇傭他的人是誰了么?」

金星沉默了一會兒,淡淡道:「這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對你沒好處,行了,今天就這麼地吧,咱都回去吧……」

金星不說,自然有他的道理,陳楚也不多問,只是跟季揚打了個招呼,隨後陳楚回到了家。

跟王露已經折騰到九點了,到家的時候差不多十點,本來這時候老爹已經睡了,不過此時還亮著燈,借著昏黃的燈光陳楚看了看天色。

雖然是夜裡,但頭頂亦是有一些暗淡的浮雲飄過,月雖然正空,但亦是被雲彩遮擋。

陳楚想起風水上所言的,這樣的浮雲偏斜,亦是有雨的徵兆,這麼說明天會下大雨?

淡淡笑了笑,推門進了房間,他有點不相信那上面的所言,這月亮地好好的,怎麼會下雨?不過想了想還是把苞米桿抱進屋裡幾捆。

農村做飯都燒苞米杆子,下雨天亦是往屋裡多抱一些柴禾,不然都澆濕了就沒法做飯用了。

陳楚抱完柴禾剛要進屋,老爹房子里傳來的咳嗽聲:「咳咳咳……驢回來了?進來!」

陳楚答應了一聲走進東屋,他家算是三間土房,也叫泥草房,便是用泥巴建起來的,上面用木頭檁子草帘子加上的房頂,最上面再抹上一層沙土,農村很多這樣的房子,一般一下雨便會漏個稀巴爛了。

「驢啊,你又跑哪去了?」陳德江看了兒子一眼,隨即嘆了口氣。

「沒去哪,我去張拉頭兒那了……」

「嗯……以後別亂跑了。」陳德江明知道他撒謊,不過也沒辦法,半大小子最是討厭的時候,雞窩不到鴨窩到的,最是讓人不省心的時候了。

「咳咳……驢啊,今天,我給老家打電話了,你還記得小夢不?」

「小夢?」陳楚一愣,還真不記得了。

「嗯,就是錢夢,你錢大爺家的閨女,比你大五歲,小時候你們在一起玩,你還總管人家叫媳婦來著!」

陳楚一拍腦袋:「比我大五歲哪!」

「咳咳,人家現在念大二呢!在省城,你錢大爺一家都搬過去了,我想啊,要不你去當個養老女婿……」

陳楚眼睛轉了轉,嘿嘿笑了:「女大五,比老母,那得多老啊!這事兒不行。」

「你還不行了?」陳德江一瞪眼睛:「人家不同意還差不多,行了,快過年的時候咱去拜個年去……你睡覺去吧。」

陳楚咧咧嘴,回到自己房子,躺在炕上有點睡不著,錢夢他一點印象都沒有,老家是窮山溝子,比小楊樹村還要落後,那錢夢是誰?管她是誰呢!能有柳冰冰好看么?

稀里糊塗的睡著了,而半夜便傳來了轟隆隆的雷聲,隨即爆豆般的大暴雨落下,稀里糊塗的就把陳楚給吵醒了。

屋子裡不久便傳來的滴答滴答的漏雨聲,陳楚起來拿盆子接雨,隨即看到東面屋子老爹也起來找盆啥的接雨水了,不禁搖搖頭,想起劉海燕說的給他家改造泥草房的事兒了。

伴著雷雨聲陳楚繼續睡了,第二天醒來雨雖然小了不少,不過道路泥濘不堪,摩托車自行車都沒法騎了。

農村的路都是泥土的,踩了一腳黏糊糊的,而且路上全是水坑,有的深的地方都能沒到膝蓋了,天還是陰霾的狠,細雨綿綿落個不停。

陳楚出門剛呼出口氣,竟然看到了呵氣,雨中水汽較低,並且這也預兆著秋天已經越來越近了。

一場春雨一場暖,一場秋雨一場寒,瀚城這地方該下雨的時候一般不下,而秋天莊稼成熟了不缺雨了,他反而下的沒完沒了的。

雨水把氣候一下就降下來不少,陳楚套了件外套出門,這樣的天氣學校去的學生也是不多的,反正他是不想去了,給王霞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感冒了,請假一天。

王霞嗯嗯了兩聲,並說讓他注意身體啥的,陳楚剛掛電話,劉海燕的電話就到了。

「陳楚,你今天上學去了么?」

「沒哪!」

「那好,正好一會兒鄉長要來,上面下撥一筆錢,要給村裡的貧困戶建房子,挑那種特別破的馬上就要倒的房子重新建,我看你家……你別往別處想啊,這事是好事,我還巴不得我家是泥草房讓政府給重建呢……」

劉海燕又咯咯咯笑著說:「還有啊,你都老大不小的了,過幾年結婚,那不得有新房子啊,你爸能賺多少錢啊,正好建個新房娶個漂亮媳婦回家……」

陳楚嘿嘿笑了笑:「海燕姐,你這麼漂亮我還結啥婚啊?結婚也找不到你這麼漂亮的媳婦啊……」

「滾,你小子沒個正經的!」

「唔……海燕姐,那我現在過去么?」

「行,你過來吧,這筆錢目前歸柳副村長管,而且是不是泥草房都由她來定,嗯,你一會兒把柳副村長領你家去看看,我看差不多……」

陳楚笑了:「行是行,不過我這人有點面矮,見到生人啥的不樂意說話,比較害臊……比較靦腆……」

劉海燕愣了愣,隨即呸了一聲:「陳楚,你少***跟老娘裝什麼搖尾巴狼,老娘我沒少見你這道號的花臉貓,你……」

隨即她又小聲說:「柳副村長最近我感覺不對勁,走道都直撇腿,我沒發現她有對象啊?陳楚,你和我說實話,我好像聽說是你把柳副村長給破處的呢……」

「哎呀,誰說的啊?這不是往我陳楚腦袋瓜子上扣屎盆子么?這簡直就是在造謠!劉姐,你得為我正名啊!我哪是那種人呢!」

「我呸!陳楚,你少來!你是啥人現在咱小楊樹村沒有一個不知道的,你就少裝好人了!再說了,你要是真把柳副村長給那啥了,那也是你的本事,柳副村長還配不上你咋的?你們老陳家八輩子燒香都求不來的好事!行了,你趕緊來吧,要不王小眼那犢子聞到風了就又來攪和了!」

陳楚愣了愣:「王小眼?他家不是有磚房么?」

「是有磚房,不過人家以前的三間大瓦房不都失火燒沒了么!現在有個這個政策,王小眼巴不得過來佔便宜呢,你要來就趕緊來,來晚了興許就真沒你的了……」

「嗯……行……」陳楚忙提上鞋,想了想又往鞋上面套了兩個塑料袋,這才往村部走去。

深一腳淺一腳的,等他到了村部,不偏不倚,王小眼也到了,而且還坐在了裡面,陳楚感到這個晦氣,王小眼這王八蛋鼻子比狗還靈,村裡一有點事他肯定第一個先知道。

這時,他正在磨著柳冰冰。

「柳副村長,你可得為老百姓做主啊!你看我家那房子就那麼的沒了,大隊不能不管啊,我也不要求別的,就給我建以前一摸一樣的三間大瓦房就行……」

劉海燕都氣笑了:「我說王小眼,你這還不要求別的哪?上面給的錢就夠給三家翻蓋的,你那三間瓦房一蓋錢就全沒了……」

「那咋?我還不是咱村的村民么?」

「你是,誰不是?你特殊啥?再說了,你那房子沒了怨你自己,那是天災……」

王小眼氣得一瞪眼睛:「天災?我看是**!我看是……」

這時陳楚走了進來,瞪了一眼王小眼,這傢伙沒往下說。

陳楚也氣得夠嗆,心想麻痹的王小眼你真是沒逼臉啊!跟老子斗尼瑪的房子都斗沒了,還在給老子使壞!不行,我還得教訓教訓你。

陳楚開始動氣了壞腦筋,這王小眼簡直就是……就是大褲腳子裹腿。

這時劉海燕呵呵笑著說:「哎呀,陳楚來了!你稍等啊,柳副村長一會兒忙活玩就過去看看你家房子……」

「他家房子?他家房子不是好好的么?」王小眼一瞪眼睛:「我家房子才應該重蓋,我家……」

「呼……」陳楚笑了,王小眼愣了愣問:「陳楚,你笑啥?」

「啊?哦,小事,剛才我來的時候好像看見你兒媳婦那小蓮了!」

「你……」王小眼一愣:「你……你胡扯!我兒媳婦就是讓你拐走的!你……」

陳楚真想呸的一口痰吐過去,不過還是忍住了,王小眼這人雖然沒啥戰鬥力,自己一拳一腳就能把他放倒,但那就攤事兒了,這老小子是訛死人不償命的主。

「呵呵……王大叔,沒你這樣的,人家都是怕別人說閑話,怕別人咋咋地的,你倒好,怎麼專門往自己家人身上扣屎盆子啊!你說你兒媳婦被我拐走的,證據呢!還有啊,我剛才明明看見她去王偉家了,不信拉倒……」

「你,你……行,我現在就去王偉家,我倒看看我兒媳婦在不在,要是不在我肯定找你算賬……」

陳楚呵呵笑了:「行,王叔,你慢點走,別閃到胯骨軸子,對了,別說你兒媳婦丟了可以找我,就是你媳婦丟了找我也行!」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