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五章雨天男女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雨天男女歡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屋裡的徐國忠拍著桌子大笑了起來。

王小眼一腳門裡一腳門外的回頭瞪著陳楚還有徐國忠罵道:「都是王八犢子!」

王小眼踩著泥濘的院道往外走,陳楚還在喊著:「王叔啊,小心點地上太滑,別卡死你,你這麼大歲數了,摔一把肯定起不來,別嗝屁過去!」

「王八犢子,王八犢子我回來肯定跟你沒完……」王小眼氣得跳腳罵了幾聲,差點坐個墩,屋裡人又笑起來。

等他出了村部大門,陳楚這才沖柳冰冰笑道:「柳副村長,咱走啊?」

柳冰冰由始至終沒看他一眼,低頭寫著字,她輕輕的呼出口氣,像是沖劉海燕說:「一會兒先去別的泥草房看看,比如……朱娜家。」

朱娜家也是泥草房,陳楚早就想去她家看看了,朱娜奶白奶白的肌膚,那家裡一定是非常好了,不過柳冰冰打起扇,穿上小皮靴,陳楚在她屁股後面跟著。

兩人來到朱娜家的時候,見大門緊鎖著,院子里全是稀泥歪歪的。

柳冰冰喊了兩聲,朱娜她老娘才出來。

打開了大門熱氣招呼著說:「哎呀,原來是柳副村長啊,快請進,快請進……」

隨後又看到陳楚,說道:「你叫陳楚對吧?今天你沒去上課啊?」

「啊,我,我感冒了,朱娜去了么?」

「也沒去,雨太大了……」

有柳冰冰在旁邊跟著,朱娜她老娘態度變得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畢竟在農村村子可謂是土皇上了,官不大,權利可不小。

而副村長權利也不小的,最起碼分耕地,還有這重建房屋這一塊都在人家手裡面攥著,這便是權利了。

柳冰冰今天穿的是粉色長裙,直接沒過了膝蓋,下面是高高的黑筒靴子,一米七八的身高加上靴跟的高度已經達到一米八二了,陳楚在旁邊像是個陪襯似的。

與心裡想的不一樣,朱娜家院子很亂,而且院子很低,一般家房子都墊的很高,院子也高,然後外面的路面低,這樣一下雨,雨水都能溜到外面去了,而朱娜家的院子低,房子也低,這樣一下雨滿院子全是雨水。

而且雨水都快流到屋裡去了……而朱娜家就兩間土房,外面土牆都斑駁了,裡面雖然刷著白灰,像是比陳楚家房子漂亮,不過房棚上有的地方都長毛了。

進屋就能聞到一股潮氣,這房子屋裡低,房子的土牆高,這模樣隨時都有可能被雨水泡倒,房屋倒塌的危險,簡直就算是危房了。柳冰冰搖搖頭,嘆了口氣。

隨後纖細修長白嫩的手指摸出鋼筆在本子上記錄著,朱娜就在一個小間的房子里在溫習著功課,而裡面……好像有一個男人在。

陳楚眉頭皺了皺,故意咳咳了兩聲,朱娜此時穿著一個綠色的小背心,下面是一條熱褲,大下雨天的,天氣都比較潮濕陰冷,這女的穿這麼少???

陳楚心裡一顫,心想朱娜不會和這個小子有一腿吧,給人家看的?

他這麼一咳嗽,朱娜跟那男的都轉過頭來,兩人不約而同的沖陳楚投來忿恨的目光,不過男男的見到柳冰冰兩眼便發直了,那樣子就差直接撲過來啃了。

柳冰冰一米七八的個頭,加上皮靴最少四厘米,那就是一米八二了,那男的像是狗起秧子似的,忙站起來過來說:「朱姐,這位是……」

朱娜老娘咯咯咯笑道:「這是我們村的柳冰冰,柳副村長……」

那小子忙伸出手熱氣招呼說:「哦,原來是副村長駕到啊,我……我是朱大姐找來的家教,我叫霍子豪,我剛大學畢業,你呢……」

陳楚咧咧嘴,心想麻痹的,這就套呼上了?這可不行!這男的一看就是那種小白臉,很會騙女生的,不過他一皺眉。

心裡嘀咕了一句——『霍子豪?』陳楚旋即想到他跟季小桃就差最後一步插進去的時候,季小桃好像喊過一句說不喜歡他,自己有喜歡的人,叫什麼好像也是霍子豪的一個小子。

我糙!不會這麼巧吧?陳楚忙伸過去手抓住霍子豪的手說:「我叫陳楚,是咱們小楊樹村的數學老師……」

「哦……你是……」

「狗屁!」這時朱娜在屋裡沖陳楚喊了一句:「陳楚,你還數學老師?哼!上次考試你第一,那成績肯定是你抄來的!你……你肯定是偷到了卷子,不然怎麼總偷偷摸摸的進班主任王霞老師的辦公室?」

陳楚暈了,嚇了一跳,心想還好朱娜只是以為他進王霞辦公室就是為了偷卷子,偷答案啥的,要是知道他是在糙王霞,那可就麻煩了。

「嘿嘿……」陳楚壞壞一笑,他不知道怎麼的,要是別人這麼說他,他肯定不樂意了,比如王偉,要是敢這麼說話,早就一大嘴巴子抽過去了,就算在王偉家他也敢這麼干。

現在陳楚跟幾個月前可不同了,那時候懦弱,膽小,怕是,還猥瑣,雖然現在他還是很猥瑣,但是膽子卻不是那麼小了。

打了很多架了,而且還跟人把飯店砸了,這膽子自然不能怕王偉跟他家裡人了,閆三都不怕,何況小小的王偉了,不過現在諷刺他的人是朱娜,這就不同了。

喜歡一個人,那個人身上就全是優點了,別說朱娜諷刺他,就是罵他,打他都可以,朱娜就是放個屁,陳楚都得說是香的。

「嘿嘿……」陳楚賤兮兮的一笑說:「好吧,隨你怎麼說好了,反正現在我是學委,我還是學校的大隊長,咋的?過幾天我還要當班長呢!」

「班長,就憑你?我呸?」

「嘿嘿,謝謝稱讚,還有,我還要當體委。」陳楚說道這裡,朱娜像是岔氣了似的哈哈哈的嘲笑起來了:「陳楚,就你還當體委?真是笑死人了,真是不要臉……」

朱娜不會忘了,陳楚這人體育就是一個渣,兩人小學中學一起過來的,小學的時候,陳楚各個科目不及格,包括體育,初一初二的時候,他百米跑了二十多秒,五十米十六秒,簡直就是龜速,連女生都跑不過。

一踢足球陳楚就害怕的抱腦袋,鉛球,壘球,跳高跳遠根本就沒一項是及格的,就這樣的人還要當體委?齊步走都順拐的主。

朱娜笑的都岔氣了,陳楚嘆息一聲,沖朱娜她老娘說道:「阿姨,這朱娜沒事吧?什麼事兒這麼高興?笑的太厲害不是啥好事啊,容易把闌尾炎的傷口掙開。」

「陳楚,你給我滾!」朱娜白了他一眼:「你才把傷口掙開呢!會不會說話!」

這時柳冰冰白了他們一眼:「都別吵了,行了,陳楚走吧……」

她刷刷刷的在本子上記了些,然後往外走了,剛才柳冰冰不知道怎麼的,有點彆扭。

本來她非常討厭陳楚的,恨不得這人離自己遠點,最好能離開自己的世界,不過上面發下了救濟的錢,陳楚家又是泥草房,還是不得已要去看一看的。

陳楚一出現,她就煩的不行,就是這個臭無賴,奪走了她的貞操,但還不能說什麼,你報警?人家不滿十八歲,而且是你自己走進賓館房間的。

還是自己脫的光溜溜主動躺在床上讓人糙的,如果再深究起來,是縣長秘書開的房,更事兒大了,這件事沒法告的,即使告上去,下面也得壓下來。

自己沒啥好處的,只能忍著了,只能……吃個啞巴虧了,而這個壞蛋,竟然糙了自己十二次,真是上輩子沒見過女人了,上輩子就是一個老處男,這輩子使勁兒糙自己想找回來似的。

柳冰冰都欲哭無淚,雖然她平時不愛說話,不過心裡想法卻是挺多的,換做誰,處女被人奪走了,而且還一夜被糙了十二次,第二天走路都疼的厲害,誰還能沒想法啊。

不過有的時候柳冰冰也很慶幸,至少自己的處女被一個少年弄走了,自己乾乾淨淨的身子被少年糙了,也總比被縣長那個糟老頭子玩弄的好。

如果那樣,可能自己一輩子都洗刷不了這個恥辱,會一輩子流淚,以淚洗面的,有時候柳冰冰也想,陳楚長得也不錯。

如果以後能漲到一米八,不要太高,自己一米七八穿個平底鞋和他身高差不多就行,那樣兩人走在一起也挺有面子的,並且,陳楚的記憶力不錯的,如果以後考個博士啥的,那自己養他都可以。

自己老公是一個博士,那她走到哪都有面子啊!

柳冰冰這麼想的時候也就帶陳楚過來了,心想一會兒看看陳楚的家,看看到底破成什麼樣,如果按照古代的說法,男女同房后了,那便是有了夫妻之禮,有了夫妻之實了,自己就是他的人了,自然要到人家去看看的……

柳冰冰暗罵自己都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不過還是有些好奇,有些希冀的,只是想看看他家到底什麼樣,而陳楚跟朱娜嘴,在她看來就像是男女朋友的打情罵俏,她雖然不喜歡陳楚,但聽著也很不舒服。

心想像陳楚這種混蛋,怎麼會有女人能喜歡他?他就是個齷齪的胚子,當一輩子的老男人,沒有人會喜歡他,更沒有人會嫁給他的!

柳冰冰有些狠狠的,走出了朱娜家,畢竟她也是個女人,而且才二十三歲,自己剛過了一個迷茫期,還不是很成熟的,劉海燕那樣的算是成熟,而且是成熟中的老油條了。

陳楚屁顛屁顛的在後面跟著,忽然問道:「冰冰,你屁股還疼么,上次我的確是太用力了,不好……」

「滾!」柳冰冰怒目而視,這次怒火真的被勾了起來,想起前幾天陳楚竟然舔她的屁眼,而且……而且還在後面插她,舔她的腳丫,舔她的溝子,還有女人最**的部位水簾洞。

而且還喝她的騷水,柳冰冰的臉就紅的不能再紅了。

「陳楚,我告訴你,你不許再提前幾天的事兒,那……那只是一個誤會!」

「誤會?你明明爽的狠,還抱著我,還說再被糙一次,你喜歡的不得了啊……」

「滾!」柳冰冰已經氣得有些哆嗦了,恨恨的指著陳楚:「你,你給我聽著,不許你再說一個字……」

柳冰冰那模樣像是快哭了,陳楚卻看傻了,因為柳冰冰生氣的樣子更美。

「冰冰啊……」陳楚心裡低低的暗暗稱讚:「小寶貝,你真是要把我的魂兒都勾走啊……」陳楚心裡想著,下面的大棍子的就梆硬梆硬起來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