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七章春來江水綠如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春來江水綠如藍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數落了著陳楚,就像是這家的女主人似的,她這人本來就愛乾淨,看到這亂八七糟的心裡就感覺一陣的不舒服。

「陳楚啊,還有這地上,不弄水泥地也行,你整點磚頭鋪上也行啊,你這麼大人了,就不能勤快點啊?整天就想些亂糟糟的……」

柳冰冰說著,眼裡也看著差不多了,不過陳楚家雖然破,但是房頂還是很結實的,總比朱娜家的房子強多了。

如果真要給翻蓋的錢,應該第一戶就給朱娜家才是,那房子隨時都能倒掉。

陳楚嘿嘿笑了笑說:「柳副村長,你看我家房子雖然破,但是這房框子還是很結實的,這房子牆厚的狠,也結實的狠,只要屋裡稍微裝飾一下就行,粉刷一下牆壁,打個水泥地面……」

正說著外面轟隆一聲巨響,屋裡幾人的嚇了一跳,尤其柳冰冰嚇得媽呀一聲。

還都以為地震了呢!楞了幾秒鐘,幾人往外跑,跑到門口才看見哪是什麼地震啊,是陳楚家的房檐子塌下來了。

由於雨水的沖刷,房檐子不堪重荷,上面的木頭早就爛了,連帶著掉下來了一大塊土方,這要是人在下面不砸死也得暈過去。

柳冰冰嚇得小心肝撲通撲通的,心想就這樣這臭小子還要對自己負責呢!誰敢用他負責啊?這破房子都倒了屁的。

柳冰冰撐起傘邁過了掉下去的土方,看到陳楚家的牆皮也連連剝落,心想這房子真是夠結實的,看出來了。

她在小本子刷刷的記著,陳楚家第一號需要翻蓋,原因是已經不能住人了,危房,開始大面積坍塌……

陳德江就著小雨開始和泥弄房子了,不弄倒的會更厲害,陳楚嘿嘿笑著跟柳冰冰去下一家,他現在也算是村上的人了,隨叫隨到,打點小零工啥的。

「柳副村長下一家去哪啊?」陳楚問。

「馬大強家,嗯……就是馬小河他二嬸那……」

馬小河他二叔叫馬大強,長得身高馬大的卻是一個怕老婆的熊貨,不然他老婆在外面就這麼賣,他也不管,當王八還有滋有味的。

兩人到了大門口,見大門開著,柳冰冰便踏著黑皮靴疙瘩疙瘩的跟陳楚走了進去,到房門前時候,柳冰冰還咳嗽了一聲,但進屋卻發現沒人。

正遲疑著,忽然有一男一女的聲音嘻嘻哈哈的往屋裡走,而且那男的還說:「一會兒我得好好乾你一把!」

那女的咯咯咯的就是笑,陳楚一聽那女人的聲音便是馬小河的二嬸兒潘鳳了,這傢伙就知道搞破鞋,只是沒想到大白天的竟然還跑到家裡扯了。

柳冰冰一愣,陳楚忙抓她的胳膊低聲說:「快躲起來……」

「躲?我躲……」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陳楚已經打開一個大立櫃的門裡面就有幾件破衣服,便把柳冰冰給拉了進去。

「哎呀!」柳冰冰嗔怪了他一眼,也明白那是一對狗男女進來了,就稀里糊塗的跟著陳楚躲進大衣櫃里了。

大立櫃的空間狹小,兩人剛好塞進去了,陳楚的手往下一落就碰到柳冰冰的大腿上。

「你……」柳冰冰想要叫,不過那對男女已經走了進來,兩人邊走邊親邊啃的,那男的又關窗戶又關門的,陳楚被刺激了,一把樓過柳冰冰的脖子。

「你……」柳冰冰想推他又怕發出大聲,只掐的陳楚大腿一把。

這時,那兩人還是脫衣服,很快光溜溜的摺疊在一起,男的始終沒看見臉,不過皮膚挺黑的,那女的卻是白花花的,身材高挑,相貌一般,優點就是白了。

柳冰冰臉通紅,心想這都什麼事兒啊!大立櫃有條縫,柳冰冰見陳楚趴著那條縫往外看,忙掐了他胳膊一把輕輕貼著他耳邊說不行看。

柳冰冰在裡面只能拱著身子,這樣跟陳楚身高差不多了。

陳楚撇撇嘴,縮回脖子,柳冰冰反而伸著脖子看了一眼,只見那男的握住手裡的傢伙往那女的下面黑乎乎的絨毛里塞著,她不禁臉紅的像是只大蘋果,兩手捂住了臉。

陳楚笑了,心想你不讓我看,你看的倒挺滋潤的啊……

兩人在大衣櫃里,暗淡的光線,兩人的呼吸都可以清晰的聽到,這時,立櫃外面那對男女已經啪啪啪的糙了起來,男的用力糙,女的用力喊。

啊啊啊的啪啪啪的讓柳冰冰一陣臉紅耳熱,下面也禁不住有些痒痒起來,畢竟她都二十三了,對這方面比較敏感,外面一聲聲的**跟呻吟讓柳冰冰渾身有些燥熱。

這時,她感覺一雙手在撫摸著她的大腿,而一張嘴已經湊到她耳邊,呵氣傳來,柳冰冰更是心頭悸動,看到陳楚的手已經伸到了她的裙子里。

「啊……」她小聲叫了一聲,還好外面兩人都沉寂在自己的歡樂里,沒有覺察,而陳楚趁機手飛快的伸進她的裙底,已經摸到了她內褲的中間,那花瓣痒痒的地方。

「你……混蛋……」柳冰冰臉上更是羞紅了,手狠狠的掐住陳楚的胳膊,一陣陣專心的疼痛傳來,但陳楚已經忍不住了。

心想你掐就掐吧,一把摟過柳冰冰的臻首,看著她急的通紅的美麗面孔,一口親吻了上去。

柳冰冰還是有些猶豫的,但有一點是最重要的,那便是兩人這不是第一次了,畢竟有過肌膚之親,雖然柳冰冰總是強調那一晚是誤會。

但畢竟是實實在在發生了的,男人想得到女人包括她的身體跟心靈,那便要從身體先下手,隨後再慢慢的控制她的心。

感情,愛情本來就是一個動詞,並不是一個靜詞,你不對女人下手,換句話說,你要想和她處對象,想和她結婚,現在這個年代必須要先糙她,不然是得不到的,只有和她發生關係了,她才會注意你,才會真心的在乎你了。

換句話說,就是兩人得身體接觸,兩人才會不再陌生。

和女人發生關係了,她不會忘記你,尤其是女人的第一次被破,她一輩子都會記住第一個男人的。

柳冰冰已經跟陳楚發生關係了,陳楚再下手就自然一些,只要有條件的情況下,加上哄騙,花言巧語,成功希望就更大一些。

換做陌生人,柳冰冰早就一個大嘴巴抽過去了,此時,柳冰冰只是低低的小聲罵道:「陳楚……你無賴……」

她雖然小聲罵著,但立櫃外面的男女已經啊啊啊的叫喚成了一片,她本能的渾身火辣下面潮濕,本來陰天就讓人煩悶,就是兩人在被窩裡造小人的最好條件,柳冰冰狠狠掐著陳楚的胳膊,她越是用力掐,陳楚就越是用力親吻著她的櫻桃小嘴兒。

柳冰冰慢慢的迷失了,陳楚的舌頭伸進她的口中,捲起她的小舌,狠狠的吸允著她口中的甜蜜的津液,而舌頭又在她的牙齒口腔里肆意的攪動,那種微妙的潤滑的感覺,還有嘴唇帶來的一陣陣男人氣息的摩擦和刺激,柳冰冰一顆堅實又冰冷的心慢慢的融化著,加上外面那對男歡女愛的**。

最後她終於繳械了,細長的眸子緩緩閉上,一隻白白的胳膊慢慢的摟住陳楚的脖子,開始迎合跟順從的被人吻著,發出輕微的蚊子一樣嗯嗯的壓抑的聲音。

陳楚的手順勢往她的裙子裡面伸探,隔著她的內褲去扣,去摸她的下體,手掌時而伸展開在她的大腿根還有屁股後面摸索著,五指併攏的抓著。

「啊……」柳冰冰壓抑的有些難受,兩手只有抱緊男人的身體,兩條大腿不知不覺的分開,讓陳楚去摸,去扣,她下面濕乎乎的內褲而且還有些迎合的在陳楚手掌上磨蹭兩下。

陳楚暈了,心想這女人發情了,不禁更用力更忘情的吻著她的小嘴,但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怕被外面聽到。

這時,外面兩人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女的嗷嗷嗷的連連叫了幾聲,男的射了,隨後一切歸附於平靜,只剩下男女大戰後的嬌喘。

柳冰冰忽然清醒過來,使勁兒緩緩推了推陳楚,見沒有效果,睜眼看到陳楚下面腫脹的大傢伙,小手忙狠狠的一把抓住,用力一捏,陳楚立即服了,兩手鬆開柳冰冰,嘴巴也戀戀不捨的離開人家的紅唇。

柳冰冰煙嘻,一隻手還捏住他下面的傢伙,另只手擦了擦濕潤的嘴角。

那意思便是你要是再碰老娘,老娘就下毒手,陳楚那玩意被人抓著,立時老老實實的了,一臉討好的笑容。

柳冰冰見他的另只手也從自己的裙底抽出去了,抓住陳楚的下面的手雖然沒鬆開,不過放鬆了一些,力道一小,發現陳楚那東西在她手裡面更漲大了。

柳冰冰俏臉一紅,發現陳楚又色迷迷的往前湊,正這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喂,有人嗎?有人嗎?」

屋裡炕上的男女慌忙穿衣服喊道:「有人,誰啊?」

「我!徐國忠!」

隨後傳來咯吱開門的聲音,陳楚偷偷的把大立櫃的縫隙又推開一點,見到剛才那男的不是別人,正是馬小河的二叔馬大強,原來剛才是人家兩口子在辦事,不是啥搞破鞋。

柳冰冰心裡罵陳楚無恥,不過還是找了個角度看了一眼,只見馬大強光著膀子穿著大褲衩子把門打開了,而炕上他老婆潘鳳頭髮還凌亂著,趴在被窩裡,正在穿著背心,白花花的一對大奶兩立櫃里兩人看了個仔細。

柳冰冰臉一紅,忙伸出小手去遮擋陳楚眼睛,悄聲說:「不許看……」

陳楚笑了,心想不看她的就摸你的。

這時,徐國忠已經邁步進來了,見到潘鳳正在穿衣服,那兩隻眼就不夠用了,忙從兜里掏出兩張十塊錢的票子往炕頭上一放,笑呵呵的說:「妹子,別穿了,我來了……」

「徐國忠,你,你幹啥你……」潘鳳眼露驚慌。

「幹啥?干你啊?你瞅你男人幹啥?」

徐國忠轉過頭說:「馬軟乎,我糙你媳婦行不行?」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