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六十八章能不糙好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能不糙好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你……你……」馬大強比徐國忠要高出一個頭去,傻愣愣的指著他,說不出話。

「糙,別墨跡了,咱都是大老爺們,剛才我在外面都聽聲半天了,你們都糙完了,也該輪到我了,再說了我又不是不給錢,錢給你放炕上了啊……」

潘鳳村裡的男人都跟遍了,這已經不是啥新聞了,而且和別的村的男人也搞破鞋,反正二十塊錢就能上一次,徐國忠迫不及待的脫掉鞋襪,光著大眼子就推倒了潘鳳。

大立櫃里的柳冰冰又捂住臉不看了,陳楚趁機伸手在她臉上摸了摸,又順勢摸住她的奶,就隔著她的連衣裙緩緩的摸著,兩人在裡面捅咕捅咕的。

這時,陳楚聽到了外面一陣嬌喘,從縫隙里看到徐國忠光著胖子身體上披著被子,下面已經糙進潘鳳下面的洞洞裡面了,而且還把潘鳳兩條大腿抗在肩膀上,下面一撅一撅的糙著。

這讓陳楚下面砰的就更硬了,不禁抓摸著柳冰冰奶的力道也有些大。

柳冰冰狠狠掐著陳楚的胳膊,不過感覺這小子的胳膊像是木頭似的,上面都掐紅了,這小子連坑都不吭一聲,而且更用力抓住她的奶揉著。

柳冰冰最後抵禦不住一陣陣刺激,身子麻酥酥的緊緊貼靠在大立櫃後面,閉上眼像是在享受著,胸前亦是一起一伏的,壓抑著不呻吟出聲來。

而炕頭的徐國忠屁股一拱一拱的,又狠狠的插了一陣,終於射了出去,潘芳高高的揚起兩條大白腿,兩人像是豬似的,吭哧吭哧的呻吟了一會兒。

徐國忠閉上眼最後倒在了潘鳳白花花的懷抱里,開始拱著她那一對白白的奶。

隨後徐國忠把大被捂住潘鳳,兩人在裡面如膠似漆的旖旎享受著。

過了一小會,馬大強碰了碰被子,軟了吧唧的說:「行,行了……」

「幹啥?」徐國忠鑽出腦袋問。

「完事了你就出來吧!」

「糙,我再多摟一會兒,都是老客了,多摟一會兒咋了?」

徐國忠說完蒙上大被又在潘鳳奶上開拱著,馬大強嘟囔了一句:「糙,你比我還幾把牛逼……」

馬大強脫鞋上炕,然後在炕梢趴著,徐國忠在炕頭跟他媳婦拱來拱去的。

陳楚看的直咧嘴,心想麻痹的這馬大強還是男人么?長那麼高的個子……麻痹的差不多一米九了,怎麼這麼熊包呢,這***不把他打出去?不過一想也對,靠徐國忠這些騷包掙錢呢。

真***讓人難以理解,不過忽然想起當小姐小燕說的話,瀚城很多小伙以處對象的名義勾搭小姑娘,然後讓小姑娘去賣,然後他們收錢。

陳楚還不信,今天親眼所見這回信了,心想真是一個人一個活法,不過這徐國忠也真***夠爽的了,在人家男人跟前糙人家老婆,這二十塊錢花的值。

陳楚也有了想法,這馬小河他二嬸挺騷啊,要不自己也……他感覺柳冰冰不再掐他了,回頭看看她閉著眼睛,貝齒緊緊的咬住紅唇,心想還是算了吧,馬小河他二嬸和柳冰冰比起來,差點就是天地,自己別撿起芝麻丟了西瓜。

陳楚試著手從柳冰冰白白的脖子里伸進去要摸人家的奶,柳冰冰忽然睜開眼,狠狠瞪了他一眼,這眼神冷冷的像是要殺人似的。

陳楚一哆嗦,柳冰冰咬著嘴唇輕聲張開了口型:「輕點……」

陳楚一暈,渾身像是過點了似的,一陣麻酥酥的刺激,心想這……這是她答應了?也對,都摳摸了她這麼半天了,能不爽么?

陳楚迫不及待的把手伸進去,由於急了點,好像手指弄痛了柳冰冰的皮膚,她柳眉微微皺了皺,陳楚忙又放輕了動作,拉開她裡面白色的鏤空乳罩,終於摸到了一隻滾跳的滑膩的白奶。

手感軟綿綿光溜溜的,略微的還帶著一些濕潤的感覺,陳楚的食指跟中指夾住了她的奶tou,那頭被來回撥弄了幾下慢慢的硬挺了起來。

畢竟是二十三歲的女人了,對這方面也是需要,更是敏感了。

陳楚輕輕的摸著,揉著柳冰冰的奶。

外面徐國忠又拱了一陣終於沒力氣了,掀開了被子的一角晾著風,然後咳咳兩聲說:「馬大強,看你那樣,我也不白玩你媳婦,再說了,今天是給你家帶好消息來了?」

「啥好消息?」潘鳳踢了徐國忠一腳,然後從被窩裡鑽出來,她渾身光溜溜的,提起紅褲衩穿上了,然後甩著兩隻奶鑽進自己男人的被窩。

「糙!」徐國忠一臉鬱悶,心想死婊子,真是沒情意。

「哎,村裡不是要翻開房子么,專門挑泥草房翻蓋,咱村二百一十戶,一百七十戶泥草房,但就翻蓋三間……」徐國忠還沒說完。

馬大強跟潘鳳都笑了。

馬大強一推自己媳婦:「去,陪徐主任嘮會磕去,死娘們誰讓你過來的……」

潘鳳推了自己男人一把,然後笑吟吟的又鑽回徐國忠被窩,那副騷勁讓徐國忠兩眼又放光了。

「哎呀,我說徐哥啊,這是你得幫我家啊,你看我家的房子早就不行了……」

「那是,那是鳳妹子,只要你一句話,當哥的肯定幫忙,現在那三個名額都在柳冰冰副村長手裡攥著,只要我使使勁,就能給你家整上去一個名額。」

徐國忠香玉滿懷的,早就被潘鳳整迷糊了。潘鳳又笑呵呵的說:「徐主任,你看啊,我家房子不行了,還有我爹家,咱村不是三戶嗎?給我家報上去兩戶……」

徐國忠一陣咳咳的咳嗽起來:「妹子,這個不行,不是我不幫忙,你也知道,那次下來好事,那些人家都是跟村幹部有關係的,比如這次翻蓋這三戶房子,我使大勁兒能把你家整上去,另外婦女主任劉海燕給陳楚家報名了,而且柳副村長現在正在陳楚家看房呢!罵了隔壁的,這兩個騷娘們,我敢說劉海燕肯定讓那個陳楚給糙了,不然不能這麼幫他忙……麻痹的……真***是狗男女,真***噁心……」

徐國忠一邊摸著潘鳳的奶一邊大罵陳楚噁心,柳冰冰睜開眼狠狠瞪了陳楚一眼,然後把他的手從自己胸前抽了出來,推到一邊。

陳楚想解釋又不能發出聲,只是衣服冤枉的表情,柳冰冰根本不吃這一套,轉過臉不去理他了。

陳楚恨死徐國忠了,真想衝出去給他兩下子。

這時,潘鳳咯咯咯笑道:「徐哥啊,不能吧,就陳楚?劉海燕能和他好嗎?我還聽人說柳副村長跟陳楚有一腿呢,兩人總是形影不離,經常能看見兩人在一塊走。」

徐國忠搖搖頭:「他跟劉海燕差不多,嗯,還跟王小眼的兒媳婦那小蓮搞破鞋,但跟柳冰冰不能,人家柳冰冰長的那麼俊,能看上他么……他就是個癩蛤蟆,下輩子也摸不到柳冰冰小手一下……」

潘鳳咯咯咯的笑了:「哎呀,徐哥就是有才,我覺得徐哥跟柳副村長還是挺般配的,柳副村長有貌,徐哥你有才,這才是郎才女貌……」

「我有才?」徐國忠還是頭一回聽見有人這麼誇他。

潘鳳又咯咯咯的笑了:「那是啊,徐哥你算盤打的不是好么?不然能當上會計么?這不就是有才么……」

「嘿嘿……」徐國忠奸笑兩聲,摸著摸著下面又來了感覺又要糙潘鳳,忽然想起來什麼,忙說:「哎呀,我就帶了二十塊錢,要不,我現在回家再取二十塊錢再來跟你干一回。」

潘鳳眼睛轉了轉:「哎呀,徐哥要啥二十塊錢啊,你來吧,妹子這玩意也沒啥本錢,就是長在褲襠裡頭,閑著也是閑著,來吧徐哥你再糙妹子一回兒……」

潘鳳騷氣拉轟的,徐國忠已經受不了了,撲上去又親又啃又咬的,弄潘鳳一脖子唾沫星子,然後下面插進去啪啪啪的又糙了起來。

兩人**連連,不過陳楚這次再碰柳冰冰,然家連靴子都不讓他摸了。

陳楚恨死徐國忠了,心想這混蛋老子非得治治他,這張破嘴以後還得胡說八道。

過了十多分鐘,徐國忠沒忍住又射了出去,潘鳳跟自己男人對視一眼,然後哄著徐國忠穿衣服,然後要去村上。

徐國忠也感覺陳楚跟柳冰冰走了一圈快回去了,幹了兩次他下面也不行了,看著潘鳳白花花的身體也沒啥**了。

這才提上褲子,三人收拾停當,像是一家子似的有說有笑的出了家門,去村上了。

停了一會兒,大立櫃里的陳楚才呼出口氣,跟柳冰冰從裡面鑽了出來。

柳冰冰整理著裙子,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就硬了,忙去摟柳冰冰的細腰,人家一轉身躲過去。

柳冰冰眼裡冷冰冰的:「陳楚,你放尊重點……走吧,回村上去。」

柳冰冰在前面走,剛到門口傻了,人家門鎖上了,回頭見陳楚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看著她。

柳冰冰後退兩步身子貼在門上說:「陳楚,你,你想幹啥?」

「寶貝……」陳楚像是一頭驢似的,兩步沖了過來,在大衣櫃裡面他都別的全是火了,而且外面那潘鳳跟自己男人還有徐國忠糙了三把,陳楚此時已經慾火焚身,別說眼前的是柳冰冰,就是一頭母驢……就是潘鳳他也會毫不猶豫的上了的。

陳楚雖然沒有柳冰冰高,但畢竟是大小夥子有股虎勁,而柳冰冰細皮嫩肉的,根本撕把不過他的,只兩下就被陳楚抱住了身子,急得她都快哭了。

兩隻小手不禁在陳楚的後背拍呀怕的,就跟撓痒痒似的。

更加激發了陳楚的**,陳楚的嘴巴在她鼓鼓胸口前又蹭又拱的,像是一頭髮狂了的野豬似的。

柳冰冰被蹭的渾身火燒火燎的,陳楚兩手順著往下扣住了她的肉呼呼圓滾的屁股,又在屁股縫那摳摸了兩把。

柳冰冰啊的叫了一聲:「陳楚,你混蛋!」

陳楚往下摸到她的小腿,隨即往上一抱就把柳冰冰給扛了起來。

柳冰冰沒他力氣大,無助的兩隻小手拚命的在後面捶打著他的肩膀後背,隨後被陳楚放到炕頭上。

「哎呀,陳楚,你別弄,他家炕上臟,你別……」

「寶貝,不臟,咱別蓋他們被子,他們被子臟。」

陳楚說著往前一拱,把柳冰冰壓在了身下,她兩條大腿急的亂動,兩隻黑色皮靴踢呀踢的,陳楚看的眼花繚亂。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