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七十二章美女的口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美女的口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腦袋嗡嗡的,這可比平時還有過年的時候放炮的聲音響多了,他不太喜歡放炮,不過農村最喜歡放二踢腳了,聲音大,聽的爽。

而這聲音,就是十個,二十個二踢腳捆到一起也都不如他響,陳楚都感覺腳下大地顫了一顫,忙翻出牆外,他動作異常靈敏,張老頭兒教他練的那些東西,什麼氣不氣的他沒練明白多少,但是這翻個牆頭,爬個房子啥的可牛逼的狠。

這是偷女人的必備功課,你跑的不快,遇到牆頭你翻過不去,遇到死胡同你爬不上去,不得讓人家男人追上打死啊!

所以陳楚對於這方面的輕功練的最刻苦了,轉眼沒影了,繞了一圈,他才重新回到王小眼這,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東西鄰居、還有馬小河、潘鳳、甚至走出多遠的朱娜也拎著醬油壺過來看熱鬧了,畢竟剛才那一聲太響了,只見王小眼家黑氣滾滾,門推開了,王大勝先使勁兒一推他爹先跑出來了。

剛才他爺倆都被震蒙了,眼花耳鳴,北都不知道了,都傻了,這會兒才反應過來。

王小眼差點摔了個跟頭,只見這爺倆都跟黑臉包公似的,尤其是王小眼,雷管在灶坑響的時候,他還趴在灶坑那吹火,沒崩死他不錯了,這傢伙渾身上下都是黑的灰,頭上也還冒著火星子,臉上黑的都分不清哪是鼻子眼睛了,眉毛已經燒沒了,頭髮也被火燎的沒多少了,一走路身上的破衣服還跟著直冒煙。

跟剛下抗美援朝戰場似的。

眾人想笑又得忍著,王小眼本來人緣就不好,特別的小氣,誰都煩他,不過這種情況都過來寬慰,這時,村長張財也聽到消息跟徐國忠來了,兩人開著小白車,下車後走進院子,陳楚等人跟著村長往裡面走。

屋裡的黑煙冒著差不多了,王小眼被震的耳朵還有點不好使,徐國忠一臉笑容的跟他說話他也聽不見,最後徐國忠使勁喊:「村長問你這是咋回事?」

王小眼這才有點反應過來,愣頭愣腦的說:「我也不知道咋整的,一下就爆炸了,我正蒸著豆包呢!」

大夥都跟著進了屋,只見屋裡全是灰了,只是黑煙出去了,塵埃落定不少,張財看著一片狼藉,村民都忍著想笑,心想王小眼,你活***該啊!平時就喜歡訛人,喜歡佔小便宜,這回老天都報應你了!活該!

鄰居家的老太太都知道怎麼回事,王小眼偷他家柴禾她也看到了,只是不好意思說,畢竟不是啥值錢的東西,這時正跟人說著王小眼偷她家柴禾的事,說老天都報應他,讓他不學好……

眾人七嘴八舌的,王小眼也有些臉紅了,不過嘀咕著:「我***鍋都崩碎了,鍋里的豆包咋都哪去了?一個也看不見了呢?」

大夥也奇怪,四下撒目,也不見一個豆包,這時徐國忠眼睛挺奸的,往棚上一指說:「王小眼,你家豆包都蹦到棚頂上了!」

大夥往上面一看,幾十個大豆包都沾到棚頂上了,不禁又是一陣哈哈笑。

陳楚也笑,冷不丁一回頭,見朱娜看他眼光不對,朱娜走到他跟前小聲嘀咕一句:「陳楚,你來,我有話和你說……」

兩人走到院外,又往前走了一段,有些過來看熱鬧的村裡人見陳楚跟朱娜在一塊走,都在他倆身後嘀嘀咕咕的,朱娜臉上一紅,等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她這才冷冷的說:「剛才王大爺家爆炸,是不是你整的?」

陳楚眨眨眼:「朱娜,沒你這樣的,你可不行血口噴人啊!」

「屁血口噴人!」朱娜往前一步,指著陳楚的鼻子說:「剛才我明明看見你在人家後院子那裡鬼鬼祟祟的,不一會兒人家就爆炸了,把人家鍋也崩碎了豆包都崩到天上去了,你說不是你乾的?誰信啊?」

朱娜一口口的氣息噴到陳楚的嘴裡,看著朱娜那粉紅粉紅的嘴唇一開一合的,那潔白的小牙齒,裡面紅潤的小舌,那尖尖的下頜,還有一雙細長明媚的一汪秋水般的眸子,短髮飛揚,膚色奶白。

此時她正翹著小腳,手指就差一點點就點到了他的鼻尖,正不停的數落著他,朱娜一口口的呵氣,還有一點點的口水都濺射到陳楚的嘴角之上。

啊……陳楚心裡爽死了,下面的大棍子的堅挺起來,渾身熱血沸騰,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無盡的燃燒著,陳楚像是一個火爐,終於忍不住了,他把朱娜嘴裡噴過來的香氣都吞進自己的嘴裡。

感覺是那樣的香甜,還有她噴濺到自己嘴邊的零星的口水,都用舌頭悄悄的舔進嘴角,忽然,陳楚抑制不住衝動,猛然探出兩隻手掌,大力捧住朱娜嬌美的面容。

朱娜還在啵的說著起勁,嚇得啊的一聲花容失色,還沒來得及反應,陳楚腦袋湊過去對著她迷死人不償命的紅唇就狠狠的親吻過去。

陳楚閉上眼睛,朱娜卻驚駭的瞪著雙眼,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最討厭,恨不得每天都踹他幾腳的陳楚捧住她的腦袋狠狠的親著她的嘴唇。

「啊……嗚嗚……」朱娜本能的掙紮起來,她感覺自己的紅唇受到最大的羞辱,一張噁心的嘴在貼著她的嘴,而且感覺陳楚的那隻噁心的舌頭竟然舔著她的紅唇,更可氣的是竟然伸進她的小嘴兒里,舔了舔她的舌頭,並津津有味的把她的口水吸進他的嘴裡吞咽了兩下。

並且噁心的把他的口水用舌頭遞進自己的嘴裡,朱娜狠狠掐了陳楚兩把嗚嗚的哭了起來。

陳楚親了她半分多鐘,這下過癮了,他像是豬八戒吃人蔘果似的,都沒品嘗出什麼味道來,就是一頓狼吞虎咽,抱著朱娜的臉,而後摟著她的脖子對著她的嘴一陣的狠親。

陳楚渾身激動的像是篩糠一樣,而且摟住朱娜的時候,明顯的感覺胸口抵住了朱娜軟綿綿的胸,平時他覺得朱娜的奶好像不大,但是這次頂住了發現不是那麼回事,軟軟的,挺圓的,而且他的下面還在朱娜的小腹上磨蹭了兩下,由於激動差點射出去。

直到朱娜掙脫不開,哭了,陳楚才有些發慌,戀戀不捨的嘴離開朱娜的紅唇,鬆開了她。

此時朱娜已經哭成了個淚人,陳楚剛一鬆口,她就扶著一段土牆嗷嗷的嘔吐起來。

並且臉脖子都憋的通紅,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肝肺都吐出來似的,並且一勁兒的用手背和衣袖擦著嘴,狠狠的蹭著,嘴唇都要蹭破皮了。

陳楚舔了舔嘴唇,倒是感覺自己的嘴唇現在真是好甜好甜,朱娜拱著腰,白白的熱褲把屁股拱了起來,陳楚心想這要是黑天沒人老子就強上了你,看你讓老子糙了,還這樣不?

朱娜還在嘔吐著,呸呸呸的吐個不停。

「朱娜,不就是親個嘴么?不至於,再說我也沒有傳染病啥的,再說了,人家外國什麼女王啥的,會見外賓還親個嘴呢,我這只是表示友好……」

「友好你媽!」朱娜哭著,抬起臉沖陳楚罵。

「朱娜,你別罵我媽行么?」

「我就罵,你個痞子,你個混子!你有爹養,沒娘教的畜生!……」

「哼!」陳楚冷哼一聲,呵呵笑道:「行啊,那你呢,你個花瓶,繡花枕頭,在家裡地都不掃,跟個祖宗似的,在學校也裝,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麼裝的?你是個……你是個有娘教沒爹養的雜種!」

「你……」朱娜淚流滿面:「陳楚,我糙你媽,我跟你拼了!」朱娜衝過來要抓陳楚,不過她根本抓不到人家,氣得朱娜撿起石頭打也打不到。

「陳楚,你耍流氓!我告你去!」

陳楚更笑了,朱娜一直清高,一直看不起他,這次看到朱娜吃癟,他心裡反而高興起來:「朱娜,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剛才親你了?就算你嘴裡有我的口水能做標本,咱這地方也沒那條件,就算有那條件,我的口水你剛才都吐沒了!呵呵……」

「無賴!陳楚你就是個臭無賴!陳楚,我糙你媽,你爹不就是個破逼收破爛的么!你***是你爹收來的破爛,你是撿來的孩子!收破爛收來的!」

陳楚也火了:「我糙你媽逼朱娜,你沒爹,你***是你媽搞破鞋跟人家在高粱地里搞破鞋生的你,紅高粱電影就根據你媽搞破鞋的故事改編的!我爸收破爛咋了?那也是靠勞動賺錢,不像你媽靠**!」

「我糙你媽陳楚!」朱娜嗓子都喊啞了:「你媽才賣哪!你少胡說,你個收破爛的兒子!」

「我糙!誰***胡說了!你***在咱屯子里打聽打聽,誰不知道你媽靠**供你上學!徐國忠還***糙你媽一次花了一百塊錢呢,在縣賓館包你媽一晚上三百塊!」

「陳楚,你***胡說!」

「我糙!我胡說?我跟那小蓮搞破鞋在縣賓館碰見你媽跟徐國忠開房的!我們好像是666號房間,隔壁就是你媽跟徐國忠開的房667號……」

陳楚說完傻眼了,不知啥時候,旁邊的牆頭上跟衚衕口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有的在笑,有的臉都拉的老長,笑的是孫五和村長這幫人。

臉長的不是別人,正是徐國忠,還有王小眼跟王大勝。

陳楚這一爆料爆出很多事兒來,把自己跟那小蓮搞破鞋的事兒還有朱娜他媽跟徐國忠搞破鞋的事兒都噴出來了。

雖然這不是什麼秘密事兒了,但就是紙里包著一層火,一碰觸就炸開了。

徐國忠氣得手直哆嗦:「陳楚,你……你瞎說啥啊,我糙……」

徐國忠一拍大腿,朱娜怔怔的愣了半天,隨後醬油壺已經脫手了,指著陳楚罵道:「陳楚,你***胡說,你胡說,我媽在瀚城工廠上班,她……她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陳楚……我,我恨你……」

朱娜哭著往家裡跑了。

陳楚心裡卻忽然不是滋味,有些難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