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七十五章只願君心似我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只願君心似我心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現在這本書月票排名四十一,如果進入前四十,每天加更一張更4章,如果進去前三十名,更新5章,以此類推,如果出現奇月票排名進入前二十名,啥也不說了,每天更新8章!如果前十名……咳咳,那是不可能滴,如果可能,啥也不說了,久石每天更新10章!數字屏蔽用諧音代替了,每個章節不抽條,還是三千字以上!兄弟們,有月票的砸過來吧!童叟無欺。瘋狂一把!原來普通群不變,85685299另新建vip讀者群石頭壘,群號121247067)

說白了,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是騷的,男歡女愛本來就是正常的兩性的歡娛。

男人可以喜歡很多的女人,可以找小姐,喜歡白凈的,喜歡高挑的,女人也是如此啊!人一旦有了條件了,都是會滿足的自己的私慾的。

比如男人去找小姐,包養女大學生,女人有條件了,那些女老闆,也可以包養很多的小白臉,去找鴨子啊!東guan不禁小姐出名,鴨子生意也是相當的好,相當的火爆,其他發達城市這個鴨子的職業也是異常火爆的。

可見,女人也是憋的慌啊!

不管是十多歲的,二十幾歲,一直到八十歲的男人都喜歡十七八十二來歲的女人,那麼這個道理也可以按到女人身上。

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什麼樣的年齡,都是喜歡二十多歲三十歲強壯的男人,男人喜歡玩小的,女人也喜歡吃嫩草啊……

和很多三十左右歲的女人一樣,**蒙這個年齡也是如狼似虎的,憋的不行了都。

在外面當野雞,她也是偶爾吃一吃禁果,滿足一下生理需求,但是她每天晚上等女兒睡熟了,也是無聊寂寞,也需要男人那根長長的竹竿子攪動她下面的一壺春水的……

偷偷的用手指摳,兩條大白腿夾著被子上下摸著溝子,也有的時候偷偷的弄根黃瓜插進自己的下面,動一動,畢竟是守了這麼多年空房的女人了,是需要這個的。

她也想找一個鐵子,找一個情人,也想找個人說說話,陳楚急紅紅的拱著她的奶,**蒙羞澀滿臉,不停的往外推著,不過陳楚卻熟練的解開了她的乳罩,嘴往裡面一伸,含住了她的一隻扎,開始狠狠的吸允了起來。

而且陳楚一條腿騎上了她,她感覺一根又粗又長的棍子抵住了她的小腹。

「啊……」**蒙一陣的魂牽夢繞,那大棍子怎麼那麼長,那麼粗啊?

**蒙差一點就沒控制住自己的慾火,拼盡最後一點理智推開陳楚,呼出口氣說:「不行!我,我家娜娜還沒找到,陳楚,只要你幫我找到我家娜娜,我就是你的,我就讓你糙……」

**蒙說著自己臉都紅了,心想咋成這樣了?他才多大啊?自己咋能……

「朱姐,行,不過你先讓我看看你的屁股,我摸兩把,然後我就找朱娜……」

「哎呀!你這孩子咋這樣呢!」

「朱姐,我都想你好長時間了,我就喜歡你的屁股,一走路屁股一撅一撅的……」

「煩人……」**蒙看了看窗外沒人,彎著腰,慢慢的站起來,然後像是上廁所撒尿是的解開了褲帶。

她都已經答應跟陳楚發生關係了,就不在乎這些了,白色的熱褲褲帶也是很小的,隨後她拉開拉鏈,熱褲連同裡面白色的褲衩往下一抓,滾圓的白花花的大屁股就露了出來。

「啊!」陳楚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覺**蒙的屁股跟劉翠的好像啊,大小,挺翹的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便是她的屁股是白花花的,劉翠的是小麥色的。

陳楚手有些微微抖動的朝著**蒙的屁股瓣摸了摸,剛摸了兩把,軟乎乎的感覺。

**蒙就說:「行了,別鬧了……」**蒙提上了褲子,她身體還有些發虛,陳楚扶著她躺下了,又抱著她的脖子在她臉上親了好幾口,感覺她的皮膚跟朱娜的太像了,都是那樣奶白奶白的,親**蒙的皮膚,就像親到朱娜一樣的感覺。

「朱姐,你,你叫啥名?」陳楚已經要出門的時候問了一句。

我……朱娜他媽想了一下,輕輕說:「我叫,叫**蒙,哎呀……」

陳楚過去摸了摸她的臉頰,**蒙嗯的叮嚀一聲,陳楚在她的小嘴兒上啵的親了一口說:「蒙蒙,我喜燴小子親完下面感覺梆硬,幾步便走了出去。

**蒙手支撐著炕頭,半坐起身看著陳楚往外走,臉上有些酡紅,不禁小聲說道:「死小子,你知道啥是喜歡啊……」

陳楚以為朱娜走的不遠,抱她媽進屋的時候還發現她跟那什麼霍子豪在村口的水渠上站著呢,現在已經不見了影子。

他找了一陣也沒找到,心裡忽的有種不祥的預感,心想霍子豪那貨不像是什麼好鳥,不會對朱娜……媽的!你要是敢動朱娜,老子真挑了你手筋腳筋……

陳楚取回了摩托車,此時地上有些幹了,這邊沙土地,十年九旱,而不管下多大的雨,乾的快,下面都是沙層,此時的地面只是潮濕了,偶爾的有些淤積著雨水的小河溝。

陳楚騎著摩托車,繞過了這些河溝,在村子附近都找了,正晃悠著,遠處駛來一輛破夏利,到他跟前的時候,那破夏利速度放緩了,一個圓圓的肥腦袋伸了出來:「糙!陳楚嗎?聽說你把朱娜給糙了?哦不,給親了?小子牛逼啊!」

陳楚想起這傢伙來了,上次跟孫五坐計程車就是找他的車,村裡的那個劉三。

「三哥,你可別瞎說,我可沒把人家咋樣?」

「哈哈!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剛才朱娜就坐我的車,旁邊還有個小子長得挺精神的,一門說你壞話呢!」

「誰?」陳楚眉頭一下便立起來了!

劉三掏出根煙叼在嘴上了,點著抽了幾口說:「那小子我***也不認識,不是咱屯子的人,長得不錯,正好我往縣城送人,他就坐我的車上了,朱娜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和那小子說了,邊說還邊哭哭啼啼的……然後那小子就安慰,我糙!真***酸,那小子我都想罵他了,憑啥說咱村裡人的壞話啊!我想想還是算了,畢竟我就是個開出租的……」

陳楚問:「那人是不是叫霍子豪?」

「啊?」劉三一愣,笑了:「楚兄弟,我又不認識他,上哪知道他叫啥名去啊?不過聽朱娜老是管他叫啥霍老師的,反正我感覺那小子不是啥好人,還跟朱娜說領她去縣城散散心,別***把朱娜給糙了……」

「糙!」陳楚低罵了一句,忙問:「他們走多久了,在縣城哪下的車?」

「我這麼剛送他們回來么?剛到縣城大街上就下車了,估計能去哪啊?小伙騙小姑娘的,除了去吃飯就是去吧上,然後去歌廳唱歌,下點葯,晚上開個旅店拿下……」

陳楚腦袋嗡嗡的,不禁想起了邵曉東來,他對付女人有一套的,但就是這個流程,第一部先把女生騙出來,花言巧語的,又吃又喝又玩的,能灌醉就灌醉,正常上就正常上。

正常上不了的,就下藥,有的直接騎上就硬上了,上完了再安慰,喜歡她一輩子,對她一輩子好啥的,那些女人平時對那些痴情的男人拒絕慣了,但是往往就被這些什麼小流氓,小無賴啥的禍害,算是越是聰明的女人最後犯得又是最最愚蠢的錯誤……

陳楚不和劉三白話了,直接加大油門往縣裡趕去,騎摩托去縣裡用不了多久的,再說整個大楊樹縣也不大,就那麼十幾條街道,一個縣政府,一個煉人爐,客車站旁邊就是一排洗頭房。

後面就是一排歌廳,幾個迪廳啥的,其他街道便是正常飯店跟其他買賣了。

不過,陳楚在縣城找到了下午了,還是沒見到朱娜,不禁汗有些下來了,要是朱娜又什麼事兒,他心裡會內疚一輩子。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是柳冰冰打來的。

「喂,你在哪呢?不想送我回家了是不是?」

「冰冰,誰說不想了。」

「那你人呢?行了,不想送就別送了,永遠也不要送我了……」

「別的,我送,我送。」陳楚等柳冰冰掛了電話,心裡有些亂,忙給馬華強撥過去電話。

這小子正在嘎巴嘎巴的吃著黃瓜,嘿嘿笑著:「楚哥啊,來啊,咱們哥幾個挺長時間沒聚聚了,一起整點酒熱鬧熱鬧……」

「熱鬧個屁!你現在幹啥呢?閑著么?」

「還行,幫我老爹老媽摘黃瓜呢!」

「別幾把摘了,趕緊領著兄弟們進縣城找朱娜,朱娜丟了,讓一個一米八左右的小子拐走了,趕緊來找,我有事兒先回去了,找到了給我打電話!」

「我糙!」馬華強麻子臉一拉,眼睛都瞪起來了,他也老早喜歡朱娜,不過人家沒看上他,因為喜歡,這小子捨不得傷害,還鬧起了單相思,後來感覺陳楚跟朱娜鑽了一次壕溝。

認定那已經被陳楚給糙了,鐵定的娜嫂了,而且還和兄弟們瞞著徐紅。

不過,他在心裡對朱娜的喜歡之情還是有的,一聽朱娜丟了,手裡的黃瓜也扔了,忙跑出大鵬去招呼手下兄弟們去了。

陳楚騎著摩托車折返回村裡,見柳冰冰正在村上的大門口來來回回的走著,粉色長裙,長筒的黑皮靴,倒背著手拎著包包,在屁股後面掛著,一晃一晃的。

很多村裡的老爺們都瞅傻了眼,不過只是站在大道上偷著瞅著,也有些村裡的老娘們看著柳冰冰,叨叨咕咕的說柳副村長長得漂亮啥的。

農村老娘們就這樣,沒事就喜歡扯老婆舌,當然市裡的女人也扯,只是市裡都是樓房,想扯也沒地方扯,住了好幾個月都不知道對門姓啥。

農村則是熱鬧的狠,一個村子誰家有啥大事小情的都沒不知道的,小子聊的最歡的莫過於陳楚了。

現在農村四大害,蒼蠅,蚊子,老鼠,陳楚,臭蟲四大害,陳楚都排名在臭蟲前面了,那意思是比臭蟲都邪乎……

剛才到陳楚上午自己承認了跟王小眼的兒媳婦那小蓮在縣賓館開房,又有老娘們說親眼看見陳楚親朱娜嘴了。

開始編造說朱娜跟那小蓮爭風吃醋,還有人說看到陳楚抱朱娜她媽**蒙了……

正議論著,看見陳楚騎著摩托車一陣風似的從他們跟前過去,直接聽到了柳冰冰跟前,隨後柳冰冰便上了摩托車,兩人還有說有笑的。

村裡人馬上都傻了,眼睛跟『扁了勾』似的,長巴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