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七十六章定不負相思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定不負相思意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半大小子老爺們,都驚掉了下巴,怎麼也把陳楚跟柳副村長這倆人跟黏到一塊去,柳副村長高高在上,人漂亮,個高一米七八的驕人身材。

大學學歷而且是北大學校,人往那裡一站就辦板板正正的,不管穿什麼衣服,哪怕是披著一張麻袋片也是美的。

有的女人也墨跡著家裡的男人給她們買柳冰冰一樣的衣服,但是同樣的衣服穿在她們身上就難看至極,就跟唱戲的似的,白白投資了。

這幫人看著柳冰冰開始想分開大腿騎在摩托車上的,不過臉紅了紅,還是斜坐在陳楚的摩托車上,很多男人嘖嘖讚歎:「看吧,我說什麼來著?是個處女?」

「狗屁!」

「啥狗屁啊?處女一般都是這麼斜著坐著,要不是處女了,肯定大腿一劈就分開坐上去了,女的老乾那事兒,大腿就是老劈開的,走道都分岔……」

村裡人絮絮叨叨的七嘴八舌的議論著,而柳冰冰這麼斜坐摩托車,細長的柔荑便搭在陳楚的肩膀上,讓村裡男人這個羨慕嫉妒恨,恨不得自己化作陳楚,讓柳冰冰那小手搭一下,肯定半年都不帶洗那套衣裳的。

村裡老爺們一勁兒的咽唾沫,徐國忠一直在大隊部瞅著人家柳冰冰,要不是大隊部里有人,這小子都能脫褲子偷窺柳冰冰擼出去一把。

看見她像是在等人,沒想到坐上了陳楚的摩托車,低低罵道:「麻痹的陳楚,好13都***讓豬拱了,小死崽子毛還沒長全呢!就這麼走運!***老花13的!」

徐國忠乾咽唾沫也沒辦法,只看著柳冰冰粉色長裙下半截蓮藕般的**,心裡一陣的喜歡,一陣的意淫。

這時,村長開著小白車回來了,停在兩人跟前,柳冰冰還沒有完全坐好,長裙全都壓在屁股底下顯得有點不得勁,張財搖下車窗玻璃說。

「哎呀,柳副村長,你這是要回家啊?這麼地吧,你坐我的車吧,正好我也去縣城辦事……」其實張財去個屁縣城,就是想馱人家一段路。

「哦……」柳冰冰小手扶著陳楚肩膀,忙輕聲說:「張村長,不用了,正好我還去別的地方,陳楚送我就行了……」

「哎呀,去別的地方也行啊,你看我這車不挺方便的么,這天也是多變,說下雨就下雨的,你這體格現在不是你自己的,是屬於整個村上的,屬於咱全村二百多戶老百姓的,這要是淋浴生病了可咋整……」張財說著表情一陣的痛心疾首。

柳冰冰臉有些微紅,人家畢竟是村長,這麼邀請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她還是堅持著,這時,微風吹過,她額前的秀髮被吹的稍稍凌亂,她細細的小手往上捋了捋長長的秀髮,細長的毛茸茸的大眼睛眯縫著說道。

「真的不用了村長,謝謝啊,你回吧,真的不用麻煩了……」柳冰冰說著,隨後拍了拍陳楚肩膀說:「咱走吧……」

陳楚嗯了一聲,啟動了摩托車一溜煙走了,張財唉聲嘆氣的,坐在車裡望著摩托車的尾氣,差不多算是望洋興嘆了。

心裡這個痛啊!像是有人用小片刀在一下,一下的划著他的心似的,心裡暗暗嘀咕著:「媽了個巴子的,這麼好的白菜,咋偏偏和陳楚這山驢逼走在一起,這倆人不會真有一腿吧?」張財晃了晃腦袋,一想到兩人有一腿,陳楚那棍子插進柳冰冰的圈裡。

張財心裡更是難受,柳冰冰雖然不像劉海燕那麼騷,她不騷,相反每天都是冷冷冰冰的,和她說話,頂多回你一個不冷不熱的笑容,但是就是這樣的笑容,更讓張財失魂落魄,感覺沒柳冰冰,自己就像是個空殼跟行屍走肉似的……

……

「陳楚,你咋不說話?」柳冰冰邊往後面捋著頭髮邊說,農村的風大一點,而且早就立秋了,也到了起風的時候了,並且騎摩托車風也大的,柳冰冰眼睛只能眯縫著,醉紅的粉嫩嫩的小臉蛋,可愛更是嬌美至極。

陳楚的下面硬了,咽了口唾沫,感受著柳冰冰搭在自己背上的小手,渾身像是過電的發顫。

「冰冰,你的手真溫柔,你的人真好……」

「瞎說啥呢?我哪好?」柳冰冰有點害羞的低頭,面色開始酡紅,女人總是喜歡被誇的,只要攻陷了這個女人,她的態度亦是會轉變的。

「張財……張財好像對你不懷好意啊?」陳楚支吾的說了一句。

「行了,你別瞎想了,往前面拐一下,從那條路去我家近,和你說,上次你給我媽針灸的挺好的,今天是不是再來一個療程的……」柳冰冰抬起頭,仰著羞紅的小臉,多了不少的柔情。

陳楚有些迷醉,感覺這樣的時間再過慢一些該有多好,兩人就這麼一直往前開著,永遠別停下了。

「嘿嘿,有感覺就好,咋說你媽也是我丈母娘啊,我得好好伺候著……」

「切,八字沒一撇呢,看你以後咋奮鬥了,你還是現在這樣弔兒郎當的可不行……嗯,啊……」

陳楚壓了幾個小坑,柳冰冰受不住的身體往前竄,柔柔的奶就撞在他的後背上,連續幾下柳冰冰反應過來了,柔荑掐了他幾把,罵他一句:「你咋那麼壞呢!」

陳楚有種幸福從天降的感覺,有種要求婚,要和人家生生世世過在一起的願望。

到縣城二十多里路,平時都感覺時間過得慢,但是現在陳楚卻感覺時間過得異常的快了,只感覺一會兒功夫就到了柳冰冰家裡。

柳冰冰老爹還在廠子里沒下班,老娘在家整包著餃子,雖然她老娘腿腳不方便,但坐著輪椅手也不閑著,見陳楚跟柳冰冰進門了,笑呵呵的說:「是陳楚來了啊!呵呵,你稍等啊,阿姨餃子馬上就包好了,馬上給你煮餃子吃……」

柳冰冰臉蛋兒一紅,忙去忙活燒水去了,陳楚咧咧嘴,自己好像忘了點啥,唉,咋沒買點禮物呢!

想要出去買,被柳冰冰攔住了:「哎呀,你就帶張嘴來吃就行,用你買啥東西,再說了,我媽一會兒還得用你給針灸呢!」

陳楚嘿嘿笑了笑:「嗯,都是一家人,那就下次買……」

柳冰冰臉上紅了紅,她老娘呵呵笑了說:「對啊,你上次不是說你二十歲了么,我家冰冰比你大三歲,女大三,你們倆正好……咳咳,咳咳……」柳冰冰老娘說道這裡咳嗽了起來。

柳冰冰忙去給老娘拍背。

陳楚咧嘴了,心想老太太,你咋偏偏這個時候咳嗽啊!真是急死老子了,女大三咋的啊?這時柳冰冰臉上紅的也像是滴紅水似的,心想莫非母親看出兩人的關係了?陳楚謊報年齡比自己小三歲母親能接受?唉,就不是知道比自己小七歲能不能接受了……

陳楚好不容易等她老娘咳嗽完,忙兩眼放光的追問道:「阿姨,你,你剛才說冰冰姐比我大三歲,我們正好……正好……」陳楚心花怒放,柳冰冰臉紅似火。

「啪!」柳冰冰老娘拍了拍巴掌笑著說:「你們倆啊,太合拍了,我正好沒兒子,你做我乾兒子,冰冰比你大三歲,正好可以當你姐姐,以後啊就是你親姐,咱就是一家人啦,你看這咋樣?」

「啊?咳咳……咳咳……」陳楚傻眼了,臉蛋子憋的臉通紅,跟猴屁股似的,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倆大嘴巴,讓***自己嘴欠,柳冰冰看陳楚的樣子卻咯咯咯的笑了。

陳楚借故去廁所,躲了起來,直到餃子好了,柳冰冰老娘才問:「哎呀,冰冰,陳楚哪去了?剛才還沒回答我認不認我這個乾媽,認不認你這個姐姐呢?人哪裡去了?」

柳冰冰笑壞了,讓老娘等會兒,她去敲廁所門了。

陳楚打開門探了探腦袋,像個賊似的:「冰冰,咋辦啊?你媽,哦不,咱媽讓我當她兒子,咱不成姐弟了么……」

柳冰冰咯咯咯笑了,嗔怪他一聲說:「你啊,活該……走了,吃餃子去……」

柳冰冰看到陳楚這幅德行,心裡特別開心,有種報復得逞的感覺,而且回她的小房間換了一套衣服,長裙脫掉,上面是米黃色卡通小體恤,下面是牛仔短褲,露出一點白嫩嫩的肚皮,下面是修長光滑的大白腿,趿拉著粉紅色卡通小拖鞋。

陳楚有點呆若木雞,好像抱住她在她大白腿上好好的聞一聞親一親……

柳冰冰老爹沒回來,三人就先吃了,陳楚開始叨叨不斷的說什麼醫學,周易之類的,老太太還有點信這玩意,女人么,都是喜歡八卦的,越老越迷信。

陳楚也沒放開吃,就他那飯量,柳冰冰老娘包的這些餃子他一個人都能幹掉。

只是不停說話,把老太太的思路打斷,就想不起剛才幹兒子這段了,隨後又給她老娘看手相。

「哎呀,阿姨,你這手相好啊!富貴之命……」

柳冰冰一口餃子湯差點噴出來,心想陳楚這也太假了,去步行街擺攤算卦忽悠人可能以後能養活了她。

不禁穿著拖鞋的小腳踩了陳楚一下說:「你少蒙人,我媽也是知識分子,以前是初中的語文老師,你那套都是迷信,我媽才不會聽呢……」

「呷?」陳楚虎著臉說:「這可不是迷信,是科學,阿姨我和你講,自然界有天有地對不?」

老太太點點頭。

陳楚又開始說:「周易裡面便是用乾坤來形容天地,天地之隔便是乾坤之隔,便是上乾下坤,世間萬物碾轉聲息,勝極則衰,衰敗到一定程度便能逢春花木,開始新生,便是所謂的否極泰來,也便是一畫開天地,這一劃也是天地之氣,上面通達,下面運氣不佳,哎呀,哎呀你看你手中這一劃掌紋,下面苦少,上面甘多,好兆頭啊,以後你會一輩子榮華富貴的……」

老太太被陳楚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人老了,大多心裡障礙多,越老越怕,越老膽子越小,總想有一個精神寄託。

外國人的精神寄託給的是耶穌,印度阿三給的是釋迦摩尼,國人給的是黨,黨的紅心照萬代么……

「唉……陳楚啊,我以後享福不享福不用說啥,就是擔心冰冰了,她以後要是有個好出路,有個好人家我就放心了,對了,陳楚啊,你會算姻緣嗎?」

「會啊!必須會啊!我看看啊……哎呀,阿姨,你這手的紋路好啊!冰冰姐以後找的對象一定孝順你啊!對冰冰姐還得特好,但是就是歲數比冰冰姐小點,小點好啊,冰冰姐欺負他,他乖乖聽冰冰姐話……」

柳冰冰蒙圈了,腳狠狠踩了陳楚腳一下,心想這小子滿嘴冒泡啊,意思不就是在說自己未來結婚的男人不就是他么!

柳冰冰老娘拍了拍大腿說:「哎呀!不是看我的手,我這麼大歲數了算啥姻緣啊!給冰冰算姻緣,你這孩子你看我的手幹啥?」

「哈哈……」柳冰冰笑的眼淚出來了,看著陳楚握著她老娘手給自己算姻緣的尷尬樣,心想活該啊!讓你溜須拍馬屁,這下拍馬蹄子上了吧!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