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七十七章昨夜寒蛩不住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昨夜寒蛩不住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啊?」陳楚眨了眨眼睛:「啊,我拿錯手了啊?沒事,沒關係,看阿姨的手跟看冰冰姐的手是一樣的……」

柳冰冰老娘笑的合不攏嘴,被病痛一直折磨了,難得陳楚讓她這麼開心,家裡柳冰冰的性格隨她老爹,大都是冷著臉的,柳冰冰這時也湊過來了,想坐陳楚旁邊,想了想還是坐到老娘身邊了。

陳楚雖然和她已經發生過實質關係了,但見她伸出長長的白嫩如蔥般的手指,心中還是不禁一盪,輕輕捏住柳冰冰滑膩的略微粘性的指尖,仔細的看著。

不禁讚歎說:「嗯,冰冰姐的手掌紋路跟阿姨的太像了,都是大富大貴之命啊!以後找的那個對象不要以貌取人,不要以富貴取人,更不要以身高和年齡取人……」

柳冰冰聽著噗嗤噗嗤忍不住又笑。

她老娘白了她一眼說:「冰冰,你嚴肅點,人家陳楚說的靠譜,上次我去廟裡給你算,廟裡的和尚差不多也是這個意思,說你眼光太高了,這樣不好……」

柳冰冰更是憋的笑紅了臉,就像是一隻可愛的蘋果,心想陳楚還真挺能蒙人的,還蒙對了一些。

其實陳楚也是按照周易上說的,又加上自己的看法,最主要的是把自己參合進去。

「額……哎呀,阿姨,冰冰姐以後的對象有大才啊!這要是在古代肯定是狀元門第啊,只是在現代受到排擠,不過以後肯定會出人頭地的,你要相信他……而且,此人目前個不高,但是可以長高么,有點黑,那是在農村的,養一養就白了……」

陳楚越說跟自己越詳盡,柳冰冰終於受不了笑的腸子疼,推了他一把說:「喂,你說的那個人是不是還姓陳啊……還叫……不說了。」

柳冰冰老娘掐了閨女一把:「死丫頭,你咋亂說話啊!人家陳楚說的我感覺挺好的……」

「哎呀,媽,你就別聽他胡說八道了,對了,趕緊給我媽針灸吧……」

陳楚點點頭,摸出銀針消毒完畢給老太太扎針,柳冰冰便收拾桌子碗筷,陳楚也沒正經吃飯,也就意思意思了,主要給老太太針灸。

柳冰冰收拾完就在旁邊看著,一勁兒問老娘的感覺如何,老太太想說挺爽的,話到嘴邊差點說出去,忙憋著說挺熱的。

陳楚針灸了半個多小時,隨後呼出口氣,收了銀針。

柳冰冰說:「陳楚,你再多扎一陣啊!」

陳楚笑了,忙說道:「人體經脈錯綜複雜,只能刺激經脈,但刺激太多了也並不是好事,欲速則不達,只能先讓阿姨這兩條腿回血,然後再刺激神經,幾十年的老毛病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針灸也要慢慢調養,這才是上策,萬不能急於求成,下針過猛,過頻,並不是益處啊……」

柳冰冰心裡明白他說的有道理,不過嘴上還是切了一聲說:「你還之乎者也上了!呸!」

陳楚把醫術背了下來,只是按照上面所講的了,天色已經有些擦黑了,他這才走了出來,柳冰冰送到大門口要離開,陳楚忙說讓她等一等。

柳冰冰納悶,依欄憑望,很像一尊美女雕塑,陳楚不多時回來了,故弄玄虛的讓她閉上眼,說有禮物送給她。

柳冰冰忙回頭看了看家裡的窗子關著的,又見沒人,忙閉上眼,以為陳楚偷偷親她一下之類的。

不料手上多了個東西,等她睜開眼,陳楚已經騎上摩托車一臉笑嘻嘻的。

柳冰冰一看那瓶子氣得直跺腳,還是一瓶毓敏,也便是避孕藥了,中午兩人幹了一次,陳楚也怕懷孕,真懷上就麻煩了,弄不好會出事兒了。

柳冰冰臉上又羞又臊,陳楚已經跑遠了。

……

陳楚剛騎了一段,電話響了起來,打開見是柳冰冰的一條簡訊,是『路上小心,慢點騎……』。

陳楚心裡忽悠一下,車差點騎溝里去,幸好路上沒什麼車輛,停下了車,他心裡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異常的甜蜜,甜蜜的像是曾經思念,暗戀女生一樣的痛苦。

看到這條簡訊他心裡異常的喜悅,給柳冰冰回了一條,不久柳冰冰便又回說:「別發了,我媽能聽見聲音。」

陳楚反覆的看著這兩條簡訊,激動的心跳加速,甚至比幹了柳冰冰之後還喜悅,他不禁想起張老頭兒的精神上的興奮。

長老頭兒說他俗氣,只懂得**上的歡娛,而不知道精神上的追求,他一直知道只要把這個女人拿下了,自己爽了,過癮了,但是現在陳楚發現,得到女人的心,讓女人真心喜歡,惦記他,真的比**上得到還要滿足……

陳楚正激動著,電話響起,他以為是柳冰冰的,忙有些激動,不過卻是馬華強打來的。

「楚哥,朱娜……朱娜沒找到啊?我們縣城所有的吧,迪廳,飯店都找了,就連……就連洗頭房都去了,也沒發現朱娜,是不是她去了瀚城啊?」

陳楚剛才的喜悅一掃而空,眉頭皺了皺:「強子,也有可能……」

「楚哥,他麻痹的,剛才我們都去派出所報警了,警察說不到二十四小時失蹤不管……楚哥,這樣吧,我們去瀚城找……」

陳楚剛要說不用了,馬華強已經掛了電話。

「呼……媽的,朱娜能去哪?不能被人家那啥完畢賣到雲南那邊去了吧?那邊倒賣媳婦的比較多……」

……

縣城沒多大地方,不過有一個水庫,延綿的水庫玉波千里,對岸也有幾里之遙,延綿著能看到對岸慢慢的亮起了燈火,幾艘破舊的小船也慢慢的停靠對岸,夜,平靜了下來。

瀚城不大,縣城也不大的,大的是人心,很多人都往大城市奔走,羨慕那裡的繁華和海市蜃樓,而賺的不多,羨慕著人家的繁華,期盼著別人的富足。

最後滿是憂傷疲倦的回到自己太陽偏西的家鄉,黃土地,黑土地,還是老樣子,漫漫征程,年歲反覆,靜靜變換模樣的村落,還有自己慢慢增加的年紀。

除了奔走往返的褶皺的車票沒有太多的收穫,自己還是自己,他人還是他人,一無是處的還是一無是處,大城市的樓多,沒有自己一所,人多,自己都不認得……

霍子豪望著遠處的煙波裊裊,感悟了許多,而現在讓他最興奮最激動的,還是靜靜坐在石頭上,鬱鬱寡歡的美人朱娜,那奶白色的肌膚,讓他垂涎好久了。

他一直希望干她媽一次,不過她媽開價太高,而見到朱娜的時候,他就有些忍不住了。

他原本以為季小桃很美,小菲也美,而朱娜是另一種美,偶爾碰觸她一下小手的時候,心都會跟著發顫,這種感覺,他初戀的時候才有過。

不過他遺憾的是沒有上了初戀的那個女生,他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小姐,記得自己兩分多鐘就射出去了。

這算是他唯一遺憾的地方,但是霍子豪經常意淫,經常研究女人,他聞著風從朱娜旁邊吹過來,聞著她身上的體香,知道她百分之九十九的是處女了。

處女身子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奶香。

牛奶一樣的芬芳,那便是處女,有的時候他聞著十一二歲的小學女生身上就有這種香味,當然,也有沒有的。

他失去的東西便想得到,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便想從別的女人身上得到,今天,他就像從朱娜身上得到了。

「我送你回去吧……」霍子豪沖朱娜說了一句,大方的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孱弱細嫩的肩頭,朱娜穿的是半截T恤,有些激動發冷的樣子。

而且水庫晚上也是退潮的,不像大海那樣的明顯和張揚便是了。

其實霍子豪的意思是在這裡動手不方便,畢竟水庫旁邊有很多人家還亮著燈光,要是在一個樹林啥的就好了,他在縣醫院念的書,對這裡的地形也是非常了解了。

「不,我不回去,我不想見到那個女人……我不想……」朱娜冷冷的說,還在看著平靜的水面。

「你不要想不開,你媽媽也是為了你好,她想讓你過上好的生活,她也挺不容易的,你在這,她在家裡得多擔心啊……」霍子豪嘴上關心著,卻是看著朱娜的身子像一隻狼似的在吞咽著唾沫。

「我不管,反正我就不回去,我要走,離開這裡,或者我去死,我跳河……」朱娜說著站起來,賭氣的往河邊走了幾步,霍子豪忙去拉著她,感受著朱娜胳膊的細柔,他忍著要強行把她拉入懷裡的衝動。

「你別這樣啊?你這樣不是便宜了那個叫陳楚的小子了么?他巴不得你死了,你都說了,他和你有仇,你要活著,以後報復他啊……」

「我……哼,陳楚……」朱娜胸前呼哧呼哧的,霍子豪在旁邊看的兩眼發光,心想十六歲的女孩兒胸就這麼大了?真是不容易啊?

「嗯……子豪哥,你是個好人,我不死了,不過,我不想在這裡了,你瀚城有認識人么?我想去那裡打工,我在那裡靠自己的力量賺錢,絕對不會要我……不會要那個女人靠賣賺來的錢養活我……」

「哦!有的,有的,你放心吧,我在瀚城有好多朋友啊,還有很多都是我的大學同學,你要去的話我隨便打一個電話就能給你安排工作……嗯,你在學校的學習成績很好吧,到我朋友的公司當個職員吧,整天啥也不用干,就擺弄擺弄電腦就行……」

朱娜臉紅了,往耳邊捋了捋短髮:「嗯……子豪哥你看我能行么?我才十六啊,再說我初中還沒畢業呢,電腦我也沒碰過啊,我不明白,到時候一定會給你丟人了……」

霍子豪哈哈笑了,手搭在朱娜肩膀,感受著她肩膀傳來的陣陣溫柔:「朱娜,你這麼漂亮,咋不行啊?再說了,不還有我么?我就說你是我妹妹,那公司就是我同學開的,還不是我同學的一句話么?只要你願意……」

朱娜心裡歡喜了一下,笑了笑,更是不好意思了:「子豪哥,那我先謝謝你了,你是我的恩人,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

霍子豪下面已經硬的不行了,有些激動的說:「朱娜,你不用報答我,只要你信任哥哥,其實,其實我喜歡你,朱娜,我好喜歡你……」

霍子豪說著話另外一隻手臂也搭都朱娜肩膀,激動的嘴便朝著朱娜的嘴親吻過去……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