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七十九章半夜三更施計泡妞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半夜三更施計泡妞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齊冬冬一邊欣賞,一邊讓手下人教訓霍子豪,霍子豪被打的滿地翻滾,口鼻全是血。

「大哥,大哥你放過我吧,求你了……」霍子豪一米八幾的身高跪爬到齊冬冬跟前,苦苦求饒著。

「大哥,這女的給你了,她叫朱娜,是小楊樹村的,她……她還是處女呢,你放了我得了……」

「媽的,你這糙性!是男人么!麻痹的……哎,你別停啊,繼續脫!」

朱娜忽然停止了哭泣,冷冷的看著霍子豪,臉上忽然笑了,笑的狠凄美。

「**,我***都是你害的!」霍子豪被揍的臉上看不出輪廓,全是血了,這幫人還在邊踢邊罵:「尼瑪的敢罵我們齊哥,信不信給你裝麻袋裡扔水庫里……」

「別……大哥別的,求你了大哥。」

朱娜還是冷冷的模樣,不過,她獃滯的瞳孔里卻忽然飄向了一條林外的小路。

執著的目光只淡淡一掃,隨後下定了主意,忽然沖齊冬冬淡淡說道:「我跟你齊哥,不過我有條件,你殺了他,我一輩子跟你,讓你干……」朱娜冷冷的說,隨後把T恤脫了下來,裡面黑色的乳罩托著她白嫩的皮膚。

齊冬冬兩眼發直,怔怔的看著她,口水禁不住流了下來:「寶貝,我要女人不少,但我喜歡你這樣個性的,這樣吧,殺人還是算了,畢竟沒啥深仇大恨,你退一步,我退一步,打斷他一條腿行吧!」

「不行!必須殺了他。」朱娜臉上掛著淚珠。

「糙!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啊?」齊冬冬啪的抽過去一個嘴巴,朱娜嘴角一歪,流出一道血痕。

「趕緊把褲子脫下來!」齊冬冬喊了一句,朱娜順從的點頭,剛才她已經把褲帶繫上了,這時手摸向褲帶:「大哥我站起來脫!」

「快他媽點!」

朱娜慢慢站起身,猛然朝那條小路竄過去,這群人楞了楞,才反應過來:「我糙!還***敢跑?」

朱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力氣,可能是人在最後關頭最後一線希望的爆發。

在小學的時候她就是學校的運動員,跑的速度不慢,不過只跑出一百多米,後面的人便追了上來。

「小妞兒麻痹的夠味!今天大夥都***嘗嘗!」

「麻痹的敢跑?乾死你!」

朱娜回頭看了幾眼,她知道今天玩了,一切都完了,與其被這一群人給上了,還不如……朱娜流淚了,看著對面黑漆漆的水庫,在夜中像是一隻來自地獄長大的死亡的巨口。

「媽……永別了,我下輩子在當你女兒伺候你……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只是想為了過的更好……還有……陳楚!我恨你!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朱娜跑到水庫的石階上,忽然一束摩托車的強光照射過來,照的她眼睛都晃不開,那摩托車只離她不到幾十米,幾秒鐘便快速駛近,吱嘎一聲,摩托車停住。

一人像是在笑,又像是關心的大聲說:「朱娜,你真的那麼恨我么?想死當作鬼都不放過我?我……我在你心裡難道真的那麼讓你煩么……你難道就……」

朱娜像是做夢一樣,看著那人走近自己,竟然是她最最討厭,做夢都噁心的陳楚。

「你……你是我仇人……」

「我不是,你的仇人在那呢……」

陳楚一把抓過朱娜往身後一帶,朱娜已經近乎虛脫根本沒有力氣掙扎了。

齊冬冬的人已經到了,接著夜光和摩托的車燈,雙方影影灼灼,仿若又真真切切。

「我糙……」齊冬冬兩眼眯縫起來:「陳楚!!!尼瑪的哪裡都能碰見你呢!麻痹的,真是冤家路窄啊!啊?我靠……哈哈哈……好事啊,有緣啊!」

陳楚也愣住了,沒想到在這裡見到齊冬冬,上次他強姦季小桃,這次麻痹的又追朱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糙,齊冬冬,別說沒用的,這個女人是我的,你動他就是動我。」陳楚把朱娜拉到身後,其實就是想裝一裝,想給朱娜聽聽。

「哎呀我去,你是誰啊你?你算個屁啊!你吊毛都不算!在老子跟前裝個幾把!上回你就壞我好事,我找人沒划拉到你,行,今天又碰見了!麻痹的今天我弄死你,給你扔水庫去!上!」

齊冬冬揮舞胖手,身後四人直接衝上來,陳楚一咧嘴,裝沒裝明白,不過這也沒法打,怎麼打?如果是自己就拼了,領著朱娜這個拖油瓶……

陳楚狠了狠心,麻痹的拼了!

四人一起衝上來,陳楚把朱娜擋在身後,攤開兩手,古拳姿勢展開,幾天沒打架,手有些痒痒,不過練拳倒是天天練的,陳楚雙眉一皺,沖著一個小子鼻樑狠狠砸去。

鮮血迸濺,那小子被一拳打的鼻樑塌陷,應聲栽倒,不過陳楚的脖子也被人摟住,肚子被人踹了兩腳。

忍著小腹的疼痛,陳楚肘部往後一頂,舌尖頂住上牙堂,嗨!只一肘頂到後面那人軟肋上,那人悶哼一聲,雖然疼的厲害,卻還沒鬆開陳楚的脖子。

我糙!硬茬子啊!陳楚隨即身體往前一甩,一個過肩摔將男人甩開,不過另外兩人卻沖著他後背腦袋一陣拳腳。

陳楚就地幾個掃腿,掃倒下那兩人,身體雖然疼,不過還能挺的住,農村半大小子不禁有股虎勁,而且抗揍的狠。

隨即抓住一人脖子提了起來,膝蓋狠狠朝男人臉上撞擊,不過那些被打倒人從後面抱住陳楚的腰,抓住她的脖子。

如果是他自己,他完全可以邊跑邊打,但是他一動,身後的朱娜就會暴露了,所以只能挺著,挨別人拳腳,他也連續還擊,擊倒了兩人,他全是也受了幾十下拳腳。

「麻痹的……給我抓住他!」齊冬冬喊了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把尖刀,沖陳楚衝過來奔著他胸口刺去。

陳楚胳膊被人抓住,無論怎麼打,那幾人就算是摟胳膊抱腿的不鬆開,齊冬冬的刀子直挺挺刺進陳楚前胸。

「我糙!」齊冬冬罵了一句,隨後腳一蹬陳楚,陳楚後退幾步指著齊冬冬:「你……你敢殺我,你殺人了……」

齊冬冬摸了摸腦門,眼中透著驚慌,後退幾步忙和幾人跑了。

陳楚握著胸口的刀子,退後到摩托前,關了車燈,半依在摩托上,朱娜愣了下,忙跑過來。

眼淚撲簌簌的落下:「你……你沒事吧,咱去醫院吧,我去找車……」

陳楚虛弱的搖搖頭:「我不行了,朱娜,你還恨我啊……」

「我,我不恨你了……真的不恨了,你有電話吧,咱報警……叫救護車……」

朱娜說著翻陳楚身上的手機,陳楚一隻手捂著胸口,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說:「別……手機沒電了,你扶著我去那邊,大石頭後面坐一會兒……」

朱娜愣了愣,不過還是擦了擦眼淚扶著陳楚一點點的往那邊走,走到大石頭跟前了,陳楚靠在後面,看著黑黝黝的水庫的水,後面便是巨大的石頭屏風,這處像是個悶葫蘆的形狀似的,掩蓋在黑夜的陰影里。

朱娜扶著他,兩人坐在石頭旁邊。

「陳楚,我幫你把刀扒下來……」

「別……別動,你這一扒刀,我的血就流的更快了,那啥,我不行了,我把心裡話和你說說……我還是處男……」

朱娜臉紅了,陳楚卻傷心的說:「可惜我要死了,但我都不知道女人是什麼味兒,我是不是很可憐……」

「你……你不是跟那小蓮倆……」

「瞎說,沒有的事兒,以訛傳訛,敗壞的我聲譽,朱娜,我心裡只有你……我沒有別人……」陳楚一隻手忽然抓住朱娜的小手,那小手冰涼。

「你……啊……」朱娜有些驚慌失措:「我,我現在應該不幹凈了……」

「沒,你不好好的么。」陳楚是老油條了,只打量朱娜一眼就明白怎麼回事。

「陳楚,我去找救護車,你還能活……」

「不能了,你多陪我一會兒,我就這點時間了,朱娜,我……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你做老婆了,我知道你煩我,但是我喜歡你,你能不能……滿足我一下小小的要求……我想……我想看看你脫光屁股的樣子……當然,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走吧……」

「好……」朱娜站起來,看了看他說:「我先走了,路上有人,我喊他們過來把你送醫院去……」

「我……等等……啊!我心疼了,我要死了……啊。」

朱娜又跑了回來,俯下身,抱著陳楚的頭:「你,你到底臨死要怎麼樣?你有什麼心愿,你……」

「我,我想親你,摸你……反正我要死了,你能不能答應我……」

「我……」朱娜閉上眼睛,抽泣幾聲,雖然陳楚救了她,她感激,但是還是討厭她,心裡鬥爭著,感激陳楚的氣若遊絲不禁點點潔白的下巴。

「好叻……」陳楚一把拉住朱娜,接著夜色朦朧,嘴巴忙沖她的潔白如雪的脖子上啃去,朱娜嗯呢兩聲,把頭歪向一旁,雖然她也幻想著男女之事,但是她只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將來等到結婚那天給自己心愛的男人。

她曾經鬧著玩發毒誓,便是即使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絕了,就剩下陳楚一個男人,她也會選擇單身的。

她是那麼的討厭他,厭煩他……

不過現在正是這麼討厭的人在啃著她的脖子,親著她的臉頰,想了想算了吧,就當做……反正他都快要不行了。

忽然,朱娜感覺一直手摸上了她柔軟的後背,而且小腹好像有一根大棍子直直的抵住。

「陳楚……你,你不是不行了么,怎麼這麼有力氣?」

「啊,朱娜,我喜歡你,所以我這點勁兒都用在你身上他……」

朱娜一陣噁心,她雖然沒經歷過男女的事兒,但也明白男人那東西如何如何的,小時候母親都教過她。

只是感到驚奇,書上說男人的東西不就十來公分么,怎麼陳楚頂住自己的東西那麼大?有一尺了吧……噁心啊,真噁心……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