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章夜悄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夜悄悄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涼風習習,吹在人的身上顯得有些冷颼颼的,時令已經到了秋季,氣候在夜裡已經漸漸轉冷,此時夜空繁星爛漫起來,點點星光如同撒在天幕的玉盤當中。

清亮的彷彿剛被清水洗過,不染的星辰里,一輪彎月亦是緩緩的升起,水庫邊緣被柔和清亮的月光照射,高低的什物,陰影亦是或短或長的被拉開。

朱娜蜷縮著一雙白腿,夜風的習習讓她感受到身體傳來一陣的寒意,並且身上被陳楚壓著,一股極為不舒服,甚至難受的感覺襲遍四肢百骸,渾身皮膚髮冷,兩條大腿緊張的來回的伸展蜷縮。

她的白色熱褲被人撕開的,露出了白花花的嫩肉,此時陳楚的一雙手就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有力的摸索著,她感覺像是一隻蛤蟆在攀岩和爬行,渾身一陣惡寒與反感,恨不得把那雙手剁掉。

而陳楚的手摸著她的大腿,嘴還在她脖子上啃著,激動的發出呼呼聲,喘息的也比較厲害。

「朱娜……真的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你?」陳楚急哄哄的邊啃著她的脖子,舌頭也伸出來在她白嫩的脖子上舔著,弄的朱娜渾身痒痒之極,更是厭惡至極。

「陳楚,你好了沒有?你……啊……」朱娜感覺一隻手抓到了她的屁股,而且還掐了一把,她敏感的推了推身上的陳楚。

這樣一推,兩人分開了些距離,陳楚隨後一口咬住她的小嘴,直直的親吻了上去。

「啊!」朱娜嗚嗚的發出聲音,她討厭陳楚,即便是今天救了她也不行,心裡還是擺脫不了那種厭煩的感覺。

而陳楚卻是爽的不得了,享受的不得了,一直以來,朱娜就是他心裡的女神,他願意為她做任何事都行,當然那是他以前的想法,恨不得跪拜在她面前,只要能和她在一起。

他雙手抱著朱娜的身子,感受著她身體的柔軟溫和,不知不覺胸口的那刀已經脫離了身體,陳楚的身體壓住朱娜,開始了更瘋狂的狼吻。

他的嘴緊緊的抵住朱娜的紅唇,感受著那兩片嫩肉的柔和,大力的親吻著,恨不得就此窒息。

同時兩手下探,伸到朱娜熱褲的扣子上,解著她褲子的扣子。

「啊!陳楚,你要幹啥?不行!」

「朱娜,我都快死了,你就滿足我一回,我做鬼也不冤,我為你而死,你,你就給我吧……我,我也算對你有恩對不對?」

陳楚沒詞了,見人家反對的激烈,乾脆扒小腸了。

「滿足你?」朱娜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推開陳楚的嘴,月光下,兩人四目相對,朱娜冷冷的說:「陳楚,我不喜歡你,我第一次不能給你,對不起!」

「但,但是我喜歡你啊。」

「你喜歡我那是你的事,你救了我,我感激,但我也不能把自己給你吧,你剛才都說自己快似了,咋還沒死呢!你,你胸上的刀呢!」

陳楚一愣,忙說:「剛才掉了,我,我現在要死了。」

朱娜猛的一推他:「起來!你別壓著我……」她說著抓住陳楚的衣服扣子,往下面一拉,刺啦一聲,扣子撕開,見陳楚胸前掛著一枚扳指,而身上哪裡有什麼傷口?

「陳楚,你騙我?你,你就是在剝奪我對你的同情,然後達到你的目的,你就是想要干我對不對?我才不能讓你得逞呢!你起來!別壓著我……」

朱娜掙扎著要推開身上的陳楚,短髮在虛空里飛揚起來,她低著頭兩手抵住陳楚的前胸,用力的往前推著。

我靠!過河拆橋啊!

陳楚暈了,合著老子白救她了?白挨那些拳腳了,雖然最後那一刀他是故意被紮上的,而且是算計著用玉扳指迎上刀的,不過老子的勇氣也是可嘉的啊。

再說了,我就了你,你讓我摸幾把,親幾口咋的了?

這女的真沒良心啊,陳楚也甩開臉了。

「朱娜,你,要不是我救你,那些人早就把你霍霍了,我就是抱抱你親親你而已,況且我還是那麼的喜歡你,我真心喜歡你,如果咱倆在一塊,我對你負責啊。」

「負責?用不著,陳楚我告訴你,我寧可被那些人干,也不會讓你干,你休想碰我,你做夢,如果你硬來,我就跳河,我就不活了!你就死了心吧,這輩子我不可能嫁你,世界上就剩下一個男人,我當尼姑切,也不讓你碰!」

「麻痹的……」

「陳楚你說啥?」

「沒說什麼,你就是賤人,剛才我就不應該救你,讓那些人玩死你,我***就不應該管!」

「對啊,誰讓你管了!你活該!我沒讓你救我,你活……啊!」朱娜正說著,兩隻皓腕被抓住,再次被按到在岸邊的石頭旁邊。

「陳楚,你要幹啥?你鬆開我!你鬆開……」

「鬆開?」陳楚笑了:「朱娜,我今天就要糙了你!我就讓你做我的女人!鬆開?等我上完你,我就鬆開。」

「什麼?陳楚,你敢?你要是敢那樣,我就去死,我不會活……」

「你……行,那你就看我怎麼上你!」陳楚說著兩手抓住她的褲子就往下扒,朱娜慌了,兩手啪啪啪的打著他的前胸,不過那點力氣根本就不夠看的。

陳楚激動的往下脫了一半,感覺摸到朱娜裡面的內褲了,激動的手便伸進她的后腰,摸到朱娜內褲的邊緣接著伸手往裡面一抓。

便抓住朱娜白嫩柔滑的屁股。

朱娜啊的叫了一聲,屁股第一次被男人抓到,而且還是自己最討厭的那個男的,身子更是掙扎的厲害,兩手去打陳楚的臉。

被陳楚抓住兩手按在地上,接著陳楚的身體直直的壓住朱娜,張嘴又在她脖子上亂鬨哄的啃著,親吻著,下面梆硬的傢伙再次抵住她的小腹。

「滾……混蛋……」朱娜的聲音有些嘶啞,陳楚的嘴一下堵住她的嘴唇,朱娜嗚嗚的發不出聲音,短髮來回隨著頭晃動飛揚。

陳楚激動的要命,知道自己就要得到朱娜了,像是做夢一樣,此時他頭腦一陣空白,什麼都不去想了,兩手把朱娜的手合併在一起,一隻手按住她兩手的手腕。

接著閑著的那隻手,抓住朱娜綠色的T恤往上一掀,接著白白的月光,看到朱娜小腹白嫩的水豆腐一樣的皮膚,奶白的皮膚是他夢寐好久難求的。

此時不上,以後讓人上了就可惜了,就像路小巧那樣,那麼清純的女孩兒第一次都沒了,朱娜已經是綻開的鮮花兒了,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去惦記著,剛才就差點讓別人給輪了,讓別人輪,還不如讓老子……最起碼老子不會虧待她。

陳楚把她的衣服掀了上去,嘴堵住她的嘴,朱娜嗚嗚的感覺自己的衣服被掀開,更是掙扎的激烈,陳楚的手抓住她的黑色乳罩,隨後用力往下一扯,乳罩被撕掉,想了想揉了一團塞進朱娜的嘴裡。

朱娜本來就沒多少力氣了,只掙扎了一陣便呼哧呼哧的喘息起來,兩隻秋水般的眸子狠狠的瞪著陳楚,感受著陳楚的手在摸著她的身子,她白白的肚皮扭動起來抵抗著。

不過也只能如此了,陳楚騎馬一樣騎在她的身子上,她動彈不得。

陳楚小聲說:「朱娜,你就給我得了,我以後肯定會對你好,我知道咱倆現在沒啥感情,但是感情么?總是要培養的,你看以前兩人結婚都是沒啥感情然後在一起的,離婚率非常低的,所以咱倆也處著處著就有感情了,好不好?你點一點頭。」

「唔……」朱娜都搖得像撥浪鼓似的,但嘴裡含著乳罩亦是發不出太大的聲音。

陳楚看著她的模樣,心裡就是喜歡,尤其是自己意淫已久的女人此時就在自己的胯下,像是一隻將要宰割的小綿羊,激動的俯身嘴唇貼到了她白凈的肚皮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唔……」朱娜渾身亂動,陳楚索性放開了,抽出了朱娜的細柔的皮帶把她的兩手背過去幾下捆在了一起,隨後再次把她壓在身下。

抱著她的臉狠狠親了幾口,隨後兩手掀開她的衣襟,往上撩,朱娜的一對奶彈跳而出,在月下滾圓而又挺翹。

陳楚兩手激動的抓摸了上去,而朱娜急的兩腳亂蹬,頭亂搖晃,她不甘心自己就這樣被擺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陳楚捏著她的奶,激動的俯下身,一口咬住了一隻,大力的吸允起來,陳楚感覺自己腦袋暈暈的,他不相信這是真的,自己真的在舔朱娜的奶?啊,老子是在做夢吧。

陳楚的嘴唔唔的堵了上去,另只手揉著她另外一隻扎,嘴裡含著她的那隻扎,那上面的小相思豆慢慢的變硬了。

朱娜的掙扎和抵抗,讓陳楚更為的興奮,她的一雙大長腿不停的踢踏著,不過過了一陣也沒了力氣。

陳楚笑了,看著無力的朱娜,他一頭再次埋進了她的胸口,舔著她的身子,吸允著她白花花的皮肉,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夜長夢多了,忙坐著身體,兩下脫掉了自己的襯衫,露出有些泛黑的肌肉。

隨後解開褲帶,在朱娜淚眼婆娑中,陳楚脫了個大光,隨後解開她白色熱褲的拉鏈跟扣子,往下一褪。

「唔……唔……」朱娜兩條腿拚命掙扎,不過還是沒擺脫被陳楚扒光的命運,陳楚把她黑色內褲連同外面的褲子一起扒開,隨後甩著長長的傢伙再次壓到她白花花的身子上。

摸著朱娜那奶白的肌膚,陳楚欲仙欲死,兩條大腿分開朱娜的大腿,手裡抓著她黑色的內褲往在鼻子上狠狠的聞了聞。

「朱娜,原來你喜歡穿黑色的褲衩啊……」

「唔……」

「呵呵,放心吧,一會兒我會好好的愛你,我會讓你知道女人的樂趣,我會好好對你的,朱娜。」

陳楚說著一口咬住她白白的奶,一手握住另外一隻,兩腿硬分開朱娜的兩條大白腿,下面早已堅挺無比的傢伙,抵住了她肥嫩的兩腿間的大嘴唇。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