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一章野外月朧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野外月朧明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朱娜拚命的搖頭,嗚嗚的聲音更是強烈,似乎想要說什麼,陳楚想了想,還是抽下她嘴裡的乳罩。..

朱娜呼哧呼哧深喘了幾口氣,感覺自己下面的洞洞已經被堵住,陳楚的那根噁心的長棍子就在她的洞口邊,而且似乎已經往裡面挺進了一點。

「陳楚,你這樣不會讓我喜歡你的,你得到我又能咋的呢?陳楚,你要讓我喜歡你,你就……你就考上大學讓我看看,或許你還有機會。」

朱娜又停了一會兒說:「你就算干我一次能咋的?你能得到啥啊?我就讓你幹了今天,我不反抗了,我讓你干,你干,但我還不會喜槐報答你救我的恩了,你鬆開我胳膊。」

陳楚愣了愣,還是解開了她的手,朱娜兩手揉著手腕,又抽泣了兩聲說:「我媽說的對,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陳楚,你就是個禽獸,你干我,干啊!但我不會喜歡你的,你就能得到我的**,不會得到我的心,不會得到我的靈魂,你要是不干我,你以後考上大學,也許……也許我還會喜歡你的……」

陳楚愣了愣,考上大學?猴年馬月了,即使以後我真考上了,你真喜歡我了,說不一定你的第一次不一定被誰給糙了呢,老子到手裡的還是一個二手貨,可能連第一胎都得不到,更不用說什麼第一次了。

「朱娜,對不起,你恨我……」陳楚說完下面用力往前一頂,朱娜叫了一聲,眉頭蹙起,忽然說:「陳楚,等等……你,你別破我的處了,我,我可以用手給你擼出來,好不好……」

「不行……」

「那……那我用嘴……」朱娜眼睛中透出一股狡黠之色:「我,我看過黃片的,女人可以用嘴把男人那東西整出來的,陳楚,你看這地上多涼啊,你在這把我幹了,我破身了,以後會做病的,你忍心嗎?陳楚我用嘴,你……你不是有手機么,你,你給我拍照唄,我要是以後不讓你干,你不由照片么……」

嗯?陳楚愣了愣,朱娜的手忙抓住陳楚下面的棍子,開始摸了起來。

「朱娜,沒用的,你騙我,怕我破你的身對。」陳楚說完下面又是用力一頂,朱娜的身子像是被撕裂開了一樣,疼的她雙目緊閉,啊!的叫了一聲,渾身冷汗涔涔。

「王八蛋!陳楚,你不要臉!你是王八蛋!」朱娜痛的抓住他的兩隻胳膊,大聲的罵著。

陳楚激動了,感覺自己下面嵌進了魚腸道一般,緊緊的箍住他下面的傢伙,疼的厲害,如果是第一次或者是第二次,他肯定進不去朱娜的身子的。

但他已經是有經驗的男人了,感覺下面插不進去,兩手托起朱娜的屁股,這樣進入就容易一些,而且身體用力前傾,順著這股勁下面的漆黑的大棍子便進入朱娜下面一個頭了,已經死死的把朱娜的洞口封堵住,並且兩手捏住朱娜兩條大腿間的皮膚,往外扒開著,這樣進去又容易一點。

「啊……陳楚!我糙你媽啊!」朱娜痛的大罵道:「你***不是人啊!我都說了用嘴了還不行嗎?陳楚,我糙你全家……」

「朱娜,你糙,我只糙你,我也糙你全家……」

「滾……」朱娜疼的冷汗直流,兩手的指甲幾乎都嵌入陳楚的胳膊里,下面像是真的被撕開了一樣,渾身洗白的皮肉都滲出了細密的汗珠,整個人都像是被一分兩半,朱娜疼的幾乎想馬上死去。

「啊……陳楚,糙尼瑪的……」朱娜無力的仰著頭,感覺下體被一點點的侵入,她無力的閉上雙眼,感覺一切都要結束了,忽然,又是一陣的陣痛。

陳楚的那大傢伙已經全部進入了她的身體里,朱娜兩眼無光,感受甚至被上下起伏的運動起來,她正在被糙?朱娜雙眼無神而空洞。

此時陳楚趴伏在朱娜身上,起伏著屁股在坐著活塞運動,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有一天能糙上朱娜,而當他真的進入了朱娜的身體,看著她那晚風裡飛揚的秀髮,還有緊閉的雙眼,閉合的雙唇。

感覺這一切像是在做夢,或者說幸福來的真是太突然,陳楚有些激動,進去了剛剛運動了十幾下也是朱娜下面的洞洞太緊了,陳楚就感覺下面受不了了。

他剛才抽出了,不過像是來不及似的,呲呲的兩聲,陳楚知道完了,自己要射了,也是他太喜歡朱娜了,所以才這麼沒用了,朱娜緊閉的眸子動了動,知道完了,陳楚射進去了。

陳楚抱著她的細腰停了一會兒,下面只射出去兩聲,這麼一挺,他馬上轉移自己的視線,把眼睛看向別處,這麼一來,下面慢慢有些軟,陳楚再運動屁股,**兩下又有些硬了。

不禁抱起朱娜兩條大腿,看著兩人**的交合在一起的部位,還有朱娜稀疏的茸毛,啪啪啪拍擊了二十幾下,朱娜眉頭皺著,小聲的發出呻吟聲,剛才陳楚射出去兩聲,她下面的洞裡面被燙的挺舒服的,陳楚這再一動。

她感覺不像是被糙二十幾下那麼疼痛了,有種挺舒服的感覺,兩手不禁下意識的摟住了陳楚的脖子,輕聲說:「你輕點……」

陳楚不相信的呼出口氣,想不懂朱娜還有這麼柔情,這麼輕聲的一面,他激動的抱起朱娜,朱娜小聲的叮嚀一聲,兩條大腿被抱起來,而她細細的胳膊也摟住陳楚的脖子。

兩人下面生育的地方就那麼插在一起,陳楚站起身,朱娜就掛在他身上,兩手摟住他的脖頸,下面的大腿自然的盤住他的腰。

陳楚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顫的說道:「朱娜……我,我真喜歡你……」他說著兩手托住朱娜柔軟的屁股,下面一動一動的往朱娜下面**,朱娜開始是被動的被糙,嘴裡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隨即慢慢的開始迎合,像是盪鞦韆似的兩手掛著陳楚的脖子來回的盪著。

她下面的殷洪的處女血與她的水慢慢的流淌下去,陳楚下面運動著,嘴啃著朱娜白凈的大脖子,而她只輕聲喊道:「別的,痒痒……」隨後頭便往後躺下去,陳楚重新把她放在地上,兩手抓住她的奶,下面開始瘋狂的**起來,朱娜忙**成了一片。

像是起起伏伏中終於到了屬於她的高朝部分,像是要尿了似的下面噗噗噗的射了出去,陳楚也感受到了她下面噴出的熱熱的暖流,啪啪啪的猛抽送了四十多下,拍擊著朱娜的大屁股啪啪的響,最後終於呲呲呲呲像是子彈似的打進朱娜的身體里。

「啊……」兩人光溜溜的身體纏繞在一起,陳楚找到朱娜的嘴,狠狠的親吻上去,這次朱娜也不再抵抗,回應著,兩人熱熱的親吻著,過了許久,陳楚插在朱娜身體里的棍子又慢慢的硬了起來。

開始一下下又糙起來,他讓朱娜翻過身,然後下面從她後面撲哧一聲插了進去,抱著朱娜白嫩的屁股,朱娜甩著滿頭的短髮和下面白白的奶,她現在腦子裡全是糙,沒有別的了,什麼家庭,社會,什麼學校,什麼親人,朋友,吃喝拉撒都沒了,就剩下了人體的活塞運動的本能。

夜晚涼風習習,陳楚抱著她白嫩的屁股,手掌在她的臀瓣上啪啪啪的拍擊著,朱娜亦是嗯嗯啊啊的呻吟嬌喘。

過了半個多小時時間,陳楚說道:「朱娜,寶貝,我射了……」

「啊……射,使點勁……」朱娜有些迷糊的說完,身子側歪下去,陳楚用力抵住她的洞口,感覺下面突突突的全都射了進去。

清涼涼的月色里,陳楚啊啊的低聲呻吟,兩手摸著她白嫩的屁股跟美麗後背的弧線,插了一陣,隨後慢慢的拔出棍子,朱娜被糙的時候是撅著屁股跪在那的,被糙完了,兩瓣紅潤的屁股往下一落,她無力的側身躺在地上。

她下面的肉縫慢慢合起,片刻,從她合起的肉縫裡一股白白的液體慢慢的像是乳白色的岩漿一樣緩緩流出,從她粉紅的洞口慢慢流經她雪白的臀瓣,像是眼淚……唔,更像是流出的鼻涕。

不過陳楚卻是滿足的享受的不得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屁股,感覺自己像是做夢似的,自己真的,真的糙了朱娜么?

摸索了一陣,朱娜支撐著胳膊坐起身,陳楚忙從衣服里掏出手紙給她擦拭。

朱娜緩緩抬頭看了看陳楚,陳楚眼神里反而有點慌亂的說:「對,對不起……」

朱娜反而有些平靜,擦了幾個紙團,感覺自己屁股後面乾淨了,一臉平靜的說:「對不起就完了,你得負責!」

「唔?」

「你唔個屁啊?陳楚,男的就應該有擔當,你對我這樣,你就應該讓我過的好,我不管你去偷去搶,反正我不想和你過苦日子,你得達到我的要求才行,我的要求也很簡單,你在市裡買樓,大一點的平,不然,不然你都動我了,你說咋整?」

「哦,你,你放心,我一定能辦得到。」

「就你家那樣我能放心的了么?我都聽人說了,柳副村長去你家,你家房檐子都掉下來了,柳副村長進屋的時候差點摔了一個跟頭,你讓我怎麼放心?」

暈,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陳楚,你要是再不上進,就算我第一次給你了,你把我破身了,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呢,女孩兒圖啥啊,還不是圖意嫁給個好男人,能賺錢養老婆的男人?你說我說的過分么?」

陳楚搖搖頭:「不過分,不過分。」

陳楚心裡有些彆扭,原本以為朱娜是個聖女,但是……唉,其實聖女也是要吃飯穿衣的,朱娜也沒有逃脫俗人的圈子。

或者朱娜本身就是個俗人,是自己把她給想的太高尚了?她不理自己,瞧不起自己,根本目的還是瞧不起他家太窮……

其實大家都是俗人,朱娜也沒有那麼清高,如果自己早把一百萬甩在她臉上,可能也會脫褲子,問題是咱沒一百萬,有一百萬也捨不得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