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二章白首為功名(祝大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白首為功名(祝大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些想通,又有些想不通,和朱娜又收拾了一陣,兩人騎上摩托車往前走。..

朱娜推了他一把說:「去夜市,給我買衣服去,我不能這麼回家……」

陳楚想想也是,朱娜的褲子都破了,剛才穿的時候還是她讓自己把兩條褲腿撕掉,成了個白色短褲。

縣城有條夜市,他們到的時候也已經收攤了,隨意買了一條褲子,朱娜試試合身,也沒花多少錢。

朱娜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顯得有些快樂的樣子,可能這一晚上的經歷,讓她成熟了不少?陳楚心裡想著,反而有些疑惑了。

等到了朱娜家門口,陳楚也沒選擇進去,朱娜下車還和他說了句拜拜,然後進了屋,陳楚沒有立即走,而是停了一會兒,聽見裡面朱娜老娘**蒙喊:「死丫崽子,你跑哪去了?」

「不用你管我!」

「我不管你?我是你媽,我不管你?死丫頭,你說話,誰送你回來的?你……你哪去了?」

「陳楚送我的,咋的?」

「你……你咋這麼晚回來?」

「不用你管!哎呀,媽你幹啥掐我?還這麼使勁掐,我是你閨女啊,你親生的,你就這麼掐啊……」

過了一會兒,朱娜的小屋亮起燈光,陳楚見她剛要脫衣服,忙擋住了窗帘。

「呼……」陳楚推著摩托車走了一段,心想這還真是母女啊,沒啥隔夜仇,不過心裡還是有些想不通,直接走到張老頭兒那。

推開門,見這老傢伙在看著一張海報,上面是一個光著屁股的女人,三角褲頭很小很小,這老頭兒好像在舔畫面那女人的奶。

「咳咳……老傢伙,我是不是來的時候不對啊!」

張老頭兒愣了下,隨後罵道:「屁!老子,老子是眼神有點不好使,有點看不清,你這麼晚來幹啥?大晚上的你想幹啥?」

陳楚笑了,心想我還能把你咋樣啊?

「老傢伙,我有點事想不通。」陳楚又往他爐子里扔點柴禾,把糙朱娜的事兒說了。

張老頭兒咂咂嘴,隨後說:「沒啥想不通的,女人都是勢力虛榮的,不能說女人,人都是勢利眼的,男人也那樣,與自己有利益的人,誰都去巴結,無關緊要的人,當然瞧不起。」

陳楚點點頭:「是不是我以前把朱娜想的太完美了。」

「嗯,其實柳賀狠難拿下,朱娜性格倔強,但是她也勢力的,不然她媽在外面賣,給她舒服的生活,她以後也同樣想找到有錢的,現在沒找對象一個是歲數小,另外原因便是沒遇到真正條件好的,她是瞧不起農村人的,所以你要想和他長久得進市裡了,在農村你是守不住她的,有句話是大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女人也是的,拿下容易守住難。」

「呼……可能真是這樣。」

「驢啊,你看朱娜你拿下她之氣跟之後就不一樣了,女人只要你糙了她,她就老實了,不糙她,她整天就得瑟,就想你,糙女人前這個得瑟,糙完了,那點東西甩出去了,你得瑟起來么?蔫頭耷拉腦了!」

「呵呵……老傢伙是這麼回事,對了,你剛才咋說柳賀那丫頭難拿下啊?我感覺她不想朱娜那樣撅啊?」陳楚腦子裡旋即浮現柳賀的模樣,也是短髮,但眼睛比朱娜大。

皮膚不是朱娜那樣奶白,而是想俄羅斯人那樣的白,面色卻是粉紅,比較瘦臉,眼眶有些深陷,有種外國妞兒的模樣,挺標準的一個女生,身高以前和朱娜差不多,現在比朱娜更苗條,更秀頎了。

只是她平時不太惹人注意,有點像是假小子的模樣,喜歡嘻嘻哈哈的笑,還喜歡打打鬧鬧的,可能這點讓人感覺不到她是個女生,還是一個美女。

張老頭兒下地,從爐子里勾出一個燒土豆出來,咳咳兩聲,手撲落上面的灰,掰開吃了一口說:「那丫頭相貌比較克夫,你看她顴骨都高,這樣的人性子烈,比較倔,今天你強上的是朱娜,她沒經歷過男女,被糙前是慌張害怕,被糙之後就感覺舒服得勁兒了。

要是換成柳賀估計要麻煩,就那丫頭的面相,你把她糙了,她真沒準跳河去了,嗯,對付她,你要打動她,智取為上,不過那女生克夫,還是算了,哪個男人碰他哪個男人倒霉……」

「呼……」陳楚笑了笑說:「老傢伙,不能,哪有克夫的那種女人啊!再說了,以前王偉也和她打打鬧鬧的,也沒見他怎麼樣啊?」

「唉,那不是她情竇未開么!她要是真喜歡上一個人,或者你真的追她,上她,那就要倒霉了!」

……

陳楚又在張老頭兒這呆了一會兒,便回家了,怎麼也想不通柳賀有那麼邪乎么,不過最後還是被上了朱娜的喜悅代替。

不過這丫頭說的也有道理,自己沒啥錢,以後養不起女人也不行的,老子不能讓女人瞧不起啊!

陳楚迷迷糊糊的睡去,第二天早起依舊練拳,昨天身上被齊冬冬這幫人打的傷痕,不久便塗上張老頭兒的那什麼油,果然好的很快。

這時,馬華強打來電話說:「楚哥,不行啊,朱娜還是沒有找到……」

我靠!陳楚拍了拍腦袋,心想自己咋把這小子的事兒給忘了,朱娜還找個屁啊,都被自己上了。

「嗯……我找到了,你們回來!」

馬華強答應了一聲,聲音里多少帶著一絲的遺憾,陳楚找到了?那兩個人?馬華強搖頭苦笑,明白自己沒戲了。

早上吃完了麵條,老爹笑呵呵的說:「過幾天村上就給咱家蓋房子了,三間磚房,咱不拿一分錢……」

「嗯。」陳楚點了點頭。

老爹又說:「驢啊,沒想到你在村上瞎混也沒白混啊,還給咱家混來了幾間房子,這三間磚房要是蓋下來也得三萬多塊哪!」陳德江說著又笑呵呵的喝了口酒。

陳楚吃飽了,便騎著摩托車去上課,剛走到村口就看到朱娜騎著自行車緩慢的往前走著,她的腿的確有點王外撇著騎車。

看見陳楚她臉馬上轉過去,像是不認識他似的,冷冰冰的。

「朱娜,我馱你去上課……」

「不用,你騎你的,我告訴你陳楚,你……你別和人瞎,我和你的事兒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要不我恨你一輩子……」

「行,我明白了。」

「還有,以後上學,在學校,你別總和我作對,啥事都和我對著干,還有,少和路小巧跟王紅梅那些女的整天在一塊,噁心不噁心啊!」

「嗯,還有嗎?」

「有,啥事別和我爭,有意思嗎?你就讓著我你能死啊!你還是能憋瘋!」

陳楚笑了:「朱娜,我都答應你,你要是當我媳婦我以後也啥都答應你。」

「美的你啊,你啥也不給,就讓我當你……你做夢呢。」朱娜撅起紅紅的小嘴兒,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又硬了。

「朱娜,那你平時也別和王偉這流氓聯繫,他不像好人。」

「就你不流氓?就你是好人?我看你比誰都流氓!起來,讓道,好狗不擋道!誰擋道誰是小狗!」朱娜的胳膊推了他一把,騎上自行車慢吞吞的走。

「呼……」陳楚還真不知道說她點啥好,剛要走,看見王偉也從家門口出來了,這小子傷好了一些了,前幾天胳膊還打著石膏,看見朱娜,忙像是牛屁股蒼蠅似的追了上去。

「朱娜!等我會兒,嘿嘿……」

我糙!

陳楚騎著摩托追了上去,走到村口挺遠的時候他才動手,此時朱娜已經不勝其煩了,王偉還伸著腦袋沖她邊說邊呵呵笑著。

被陳楚從後面趕上,一把抓住脖領子。

「朱娜你先走。」陳楚說了一句。

朱娜白了他一眼,然後沖王偉微微笑道:「王偉,先拜拜……」

陳楚心裡這個氣,心想死娘們,真他媽騷,不過想想還行,不像以前替王偉說話了。

這時王偉撥弄陳楚的胳膊說:「陳楚,我和朱娜說話有你啥事?你狗拿耗子啊?」

「我糙!王偉,你麻痹的真是欠揍沒夠啊!」陳楚也真沒辦法了,世上就有這種人,你除非弄死他,不然他就沒事撩閑,打一頓不長記性,再揍一頓還那樣。

「麻痹的……」陳楚一腳踹倒他自行車,下了摩托車,兩腳都踢中他的小腹。

王偉疼的彎下腰去,哎呦呦的叫喚起來。

陳楚罵道:「糙你***,你給我記住,以後朱娜放學上學你都不許和她說話,離她遠遠的,記住沒有?沒記住我再給你長長記性!」陳楚說著拳頭捏的嘎巴嘎巴響。

王偉一手捂住腦袋,抽了下鼻子,有些不情願的說:「記住了。」

陳楚點頭剛轉身的功夫,就聽王偉小聲嘀咕:「記住你麻痹啊……」

我糙!**啊這是!

陳楚回扯住他領子又是踹他兩腳,王偉咧嘴了,大腿被踢的生疼,陳楚也沒往要害部位打,畢竟是一個村的,而且還是同學,這貨也不像閆三那樣有兩下子,你不下死守弄他,他就下死手往死整你。

這下王偉被踢哭了,主要還是感覺自己太憋屈了,總是被人揍。

「我糙!你他媽大男人的哭個屁啊哭!」

陳楚看他憋屈憋屈的就有些火大。

王偉咧咧嘴:「你憑啥老打我啊?朱娜又不是你媳婦,你憑啥不讓我和她說話啊!」

陳楚哼了一聲說:「王偉,朱娜是我媳婦,昨天答應當我媳婦的,所以你聽懂了嗎?你要是再勾搭我媳婦,我***腿給你踢折了,不信你就試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