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三章舊山松竹老(祝大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舊山松竹老(祝大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偉見他虎著一張臉,擦了擦眼睛,心裡的疼痛遠比被揍的疼痛還重。

「陳楚,你說的不是真的,朱娜咋能看上你哪?」王偉甚至希望再被陳楚打一頓都不希望朱娜真給他當媳婦。

農村學生少,幾十人班級里就那麼幾個好看的,即使是市裡一個班級七八十人,好看的,出眾的女生也就那麼幾個,算是十里挑一,也有百里挑一的了,所以所有男生都把這樣的女生當個寶兒似的,都幻想著有一天這女的成自己媳婦。

「我糙!朱娜咋就不能看上我?」

王偉擦了擦眼睛說:「你家那麼窮,你爸還是收破爛的,你家房子還那麼破,人家我家是磚瓦房……」

「滾你媽的,王偉我告訴你,再和我整沒用的,我真把你腿打折了!」陳楚揮了揮拳頭,王偉嚇得縮了縮腦袋。

他在後面慢吞吞的騎著,朱娜騎了一段,見陳楚又把王偉教訓了,不禁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來,不過等陳楚跟上來了,她笑容忽的就消失了。

「陳楚,你為啥總打人?人家也是爹生父母養的,你咋能下得去手?以後不許你動不動就打人,你這麼混以後能有出息么?就跟馬華強一夥似的。」

「朱娜,你以後說我行,別說馬華強,他是我兄弟。」

「啥兄弟啊,都是混子,都沒有好人。」朱娜白了他一眼接著又說道:「我就說了,有本事你打我啊?給你打啊?」

朱娜把奶白奶白的小臉蛋湊了過去,把自行車停下來,一隻長腿支撐著地面。

陳楚也停下車,朱娜閉上眼還在叫囂著:「打啊,打啊,是男人你就打,不是男人你就別打,給你打!」

陳楚看著她嬌媚的臉蛋,揚起巴掌隨後一把摟住她的脖子在她臉上狠狠啵的親了一口。

「哎呀!你給我滾!」朱娜臉紅撲撲的,使勁兒退了陳楚一把罵道:「你流氓啊你!煩人,整人家一臉塗抹星子,你別跟著我,我煩你……」朱娜細長的小白手狠狠蹭著臉蛋。

跨上自行車,指著陳楚說:「不許跟著我!」

陳楚暈了,咂了咂嘴角:「朱娜,你能講道理么,咱們都是去學校,我不走這條路我走哪?」

「我不管,你跟王偉在後面走,別跟著我就行!」

「我跟王偉走一塊,我還打他!」

朱娜細長的大眼睛冷冷瞥了他一眼:「你打就打唄,反正他又不是我男人,關我屁事。」

陳楚笑了:「朱娜,那我算你男人,我要是挨揍了,你……」

「呸,你被人揍死了才好呢!呸!」朱娜呸呸兩聲,還伸出舌頭做著鬼臉,陳楚有些蒙了,從沒發現朱娜對他這麼可愛過,朱娜還做著鬼臉,陳楚已經下車走到跟前。

她伸出的小舌頭還在窩窩窩的模樣,陳楚再次抱住她捧著她的臉親住了她的小嘴兒,嘴唇裹住朱娜的小舌頭,感覺滑膩滑膩的。

朱娜渾身一顫,被陳楚親住嘴,兩手下意識的摟住他的腰,過了十秒鐘,朱娜才恢復意識,狠狠一推他,擦了擦嘴角,又狠狠打了陳楚胸口兩粉拳,罵了句:「流氓!」隨後騎上自行車走了,還回頭喊:「不許跟著我!」

陳楚呵呵笑了笑,心想這女生就是矛盾啊,怎麼有點像路小巧那樣性格了呢!不禁想起張老頭兒說的,女人要是被男人糙了,尤其是第一次被奪走之後,就會變換性格的,如果真喜歡這個男人,她們就成了低智商。

陳楚不禁覺得,難道朱娜……真的喜歡自己了么?可能么?

猛一回頭,看見不遠處的王偉傻眼在站在那,滿臉的悲愴,他這才想起,剛才和朱娜親嘴兒的時候忘記後面的王偉了,肯定被這小子全看見了。

陳楚舔了舔嘴角,感覺嘴裡甜甜的,跟朱娜親嘴,怎麼滿嘴都是甜絲絲的呢。

王偉悶頭騎著車,陳楚呵!了一聲,感覺這小子情緒異常低落,少了以往的飛揚跋扈,忽然覺得自己對他是不是太過分了,畢竟是同學。

「王偉,只要你以後別勾搭我媳婦,咱還是同學。」

「啊?」王偉愣了一下,咧嘴說:「都讓你親嘴了,我不能要二手的了……」

「靠!」陳楚又好氣又好笑,心想這小子也挺有意思啊!

「陳楚,你打架咋厲害起來了,我記得你以前打不過我啊!」

陳楚呼出口氣,瞎編說:「我暑假的時候去少林寺了,學功夫去了。」

「啊!你暑假離開過村嗎?少林寺?那你能教我兩招么?」

「靠,你學這個干幾把啥啊?想學會了找我報仇啊?」

王偉嚇得一哆嗦,被人連揍了幾次,本身就有一種恐懼了:「不是,你別誤會,是我最近老受馬華強一夥欺負,他們還老讓我給他們花錢買煙……我,我那點零花錢都花沒了……」

我糙!

陳楚樂了,心想馬華強這幫人行啊,真不閑著:「王偉,嗯,今天晚上放學,你跟我走,我帶你去找馬華強,只要你小子沒事別騷擾我媳婦朱娜,我跟馬華強說說,讓他們以後不騷擾你!」

「真的?」王偉兩眼放光:「陳楚,你要真能辦這事,我……朱娜以後就是我嫂子,你就是我哥,你看咱,咱去找馬華強我請客,咱在大楊樹飯店擺一桌行不?」

王偉家是做小買賣的,在農村收雜糧然後去瀚城市裡走街串巷的賣,市裡人都認準小雜糧啥的,吃的新奇,所以家裡條件還不錯,就是人長得黑,性格煩人,所以不討女生喜歡。

「吃飯就不用了,我覺得馬華強能給我這個面子,走!」陳楚說著騎摩托車速度也不快,感覺以前那麼揍王偉也有點過了。

「行,陳楚,你真夠意思,以後我跟你混得了。」

兩人速度不快,邊說邊聊,沒怎麼在意,便已經到了鄉里,鎮中學離鄉zhngf就三百來米的距離。

而紅星撞球廳就在道口上,上學放學都是路過撞球廳的,這個位置人也多,生意火爆。

陳楚跟王偉兩人剛到門口,金星就招呼:「楚兄弟,來打一桿!揚子正好也在這!」

陳楚笑了笑,心想季揚在這不能走了,必須給面子啊!

王偉嚇了一跳:「陳楚,揚子,揚子是誰啊?」

「哦,我兄弟季揚。」

陳楚說的挺平淡的,王偉身體有些哆嗦的說:「陳楚,你,你說的是哪個季揚啊?」

「我糙!還能有哪個季揚啊?季揚就一個。」

「是,是以前跟尹胖子混的季揚?」王偉眼睛長了。

「是啊!走,跟我一起進去!」陳楚在撞球廳旁邊停下摩托,回頭再看王偉腿都有點抖。

「咋的了?進來啊!」

「陳楚,咱倆可沒怨沒仇的,你,你不能讓季揚砍我?」

陳楚差點背過去:「砍你干幾把啥啊?我要是對付你還用季揚啊?糙!別幾把墨跡,進來。」

「唉……」王偉有些哆嗦,紅星撞球廳這裡面都是鄉里的小混混來玩,像王偉這樣的平時都是繞著走的,這裡面也就馬華強這些小混混經常出入,每次都點頭哈腰的叫金星金哥。

陳楚大步流星的進去,王偉也跟著弓著身子進來了,屋裡面有些煙霧繚繞。

金星抽著煙一直陳楚身後的王偉,沖陳楚說:「兄弟?」

「哦,我同學,領他進來拜見金哥來了。」

「我糙!你少幾把斗我,揚子,楚兄弟來了!中午就別幾把走了,咱哥仨好好喝一頓!」

對面季揚在打著撞球,在他身後站著兩個大長腿的女生,兩女生都穿著牛仔短褲,嫩嫩的大腿在外面暴露著,她們倆都側著身體,陳楚沒看清臉。

這時季揚呵呵一笑,他頭髮比以前長了不少,齊眼眉了,照著古惑仔陳浩南的髮型留的。

不過季揚一米八幾的身高,劍眉星目,一臉的男子氣概,眉宇間真有浩南哥的氣息。

只是打扮跟他妹子季小桃有點像,白旅遊鞋,淡藍色牛仔褲,上身隨意穿著一件短袖體恤,胸前人魚線的肌肉都凸顯不少。

「哈哈!楚兄弟來了,咋能中午去喝酒呢!人家還上學呢,以後可是大學苗子,不能讓咱給禍害壞了,晚上,晚上喝酒喝的消停,中午沒意思~!」

季揚說著哈哈笑著過來拍陳楚的肩膀,隨後瞥了一眼王偉:「誰啊?你兄弟?」

王偉聽被人說過季揚,十六七歲的少年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一個武俠夢,亦或一個打架的偶像,季揚無異於是他們這些人最崇拜的偶像了。

不禁是在鄉里,鎮里,即使縣裡季揚的名頭沒人不知道的,瀚城也有很多熱血少年知道季揚。

王偉激動的嘴唇哆嗦的行禮說:「季,季哥好!」這小子鞠躬九十度,還連續鞠躬。

金星罵道:「媽了個巴子的,你參加葬禮哪!還***三鞠躬!」

王偉嚇得忙解釋,季揚擺手哈哈笑道:「行了,別嚇著人家孩子,再說咱現在也不混了,不興這個……」

金星也笑:「嗯,你說的對,咱晚上去喝酒,好好喝一頓,喝完了去唱歌,再找倆老妹。」

「咳咳……」季揚一陣皺眉:「你們聊……」說著又去打球去了。

金星哈哈笑了笑,拍拍陳楚肩膀貼著他耳邊說:「你看,又**假正經,咱哥倆晚上去找,不帶他……」

陳楚也笑,剛轉身,見那兩個女生又去看季揚打球去了,而一下愣住了,一個是方陽陽,陳楚見過兩次的,方陽陽今天頭髮往後面背著,像是周潤發的大背頭。

不過女孩兒梳這種頭型得有個漂亮秀氣的臉蛋才行,不然沒有那種幹練的味道。

方陽陽長得嫩嫩的,頭髮往後面一梳攏,氣質沒的說,臉蛋嫩嫩的吹彈擊破,不像是二十五歲以上的女人,皮都老了,再抹化妝品也沒有那種嬌嫩的感覺。

而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就這點好,嫩操啊!

這小皮膚啊,這個滑嫩嫩的,真叫人那是一個喜歡,恨不得馬上就衝上去咬那麼一兩口肉下來。

而下面那兩條白花花的大長腿更是吸引人這要是抗在肩膀上,下面撲哧撲哧的糙進去……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而另一個,正是柳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