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四章事不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事不成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賀短髮有些像是碎發的模樣,髮型有些中性,但人卻個性的美麗,方陽陽是那種嬌嫩的模樣,柳賀則是一種霸道的漂亮。

大眼睛雙眼皮,高高的顴骨,尖尖的下頜,一副美人胚子,上身是短小的t恤,隱約的露出了一點點小肚臍,下面是牛仔短褲,小腰翹臀的,下面兩條修長大腿,陳楚好像去摸一把。

柳賀看見陳楚,笑了笑,擺擺手說:「王偉,你也來了?」

「啊!我跟陳楚一起來的。」王偉點頭說了一句。

柳賀只是哦了一聲,看也沒看陳楚,直接略過了。

「我勒個糙!死娘們……」陳楚心裡有些氣,心想你傲個屁啊傲!你家不也是種地,種大苞米的么!不也是吃飯喝水拉屎撒尿長大的么!非裝的跟什麼不食人間煙火似的。

你個克夫的命,早早晚晚得把以後的男人給剋死,柳賀也只是淡淡掃了王偉一眼,隨後又看季揚打球去了。

方陽陽扶著後背的頭髮呵呵笑道:「賀姐你看季揚哥打的多好……」

柳賀臉上一紅,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季揚,羞澀的笑了一笑,眼中滿是柔情蜜意。

陳楚經歷過幾個女人了,一看柳賀這德行就是稀罕季揚了,不過人家季揚根本就不理她,自顧自的打球。

這時,金星碰了碰陳楚的胳膊,兩人走到一邊,金星呵呵笑著說:「那兩個妞兒你相中哪個了?」

「金哥,啥意思?」

「我靠!別**整沒用的,我都看出來了,你眼睛直勾勾的抽人家女生屁股,咋的?不想糙啊,你要是不想我就拿下了……」金星嘿嘿嘿的笑。

陳楚還真不相信金星能騎上這兩女人,不過他手段還真不少的,忙笑著說:「恐怕不行啊。」

「咋了?咋不行?」

「你看啊,這倆那樣都喜歡季揚啊,咱不能動。」

「唉,季揚不喜歡她們,這小子現在有點犯邪了,說要找一個和自己差不得的女人好好處,然後要結婚……」金星說到這嘆息一聲。

「結婚?」陳楚一愣,農村結婚都早,男的二十三四結婚有的是了,再晚別人可能就說你有毛病了,不過一聽到結婚倆字他沒來由的便有一些抵觸。

他馬上聯想到季揚跟柳賀結婚?稍稍的有一種酸酸的感覺,雖然金星說季揚根本不喜歡這倆丫頭,這時他見柳賀掏出手帕要給季揚擦汗,季揚冷冷的躲過了,柳賀還激動得不了。

「金哥,以前沒看見她們來過啊?」

「嗯,是昨天才來的,昨天不是雨下的挺大的么!學校老師有的也沒來,她們沒事就在外面轉悠,正好讓小五看見了,小五不是給你聯繫方陽陽,讓你糙她一次么,正好見柳賀也不錯,都直接拉過來了。昨天季揚也在,這兩個女生看到季揚就跟丟了魂似的,這小子就是瞎逼裝酷……」

這時,王偉在那邊走過來說:「陳楚,咱快上課了。」

「嗯。」陳楚點點頭,又沖金星說:「晚上我來,我請客,咱哥仨喝一頓,現在真得去上課了……」

「靠,啥你請啊,有季揚跟我呢,還能輪到你當老弟的請么!要我說啊,你那書也別念了,你看季揚妹子季小桃你認得,畢業了不還是那樣么,也沒有啥像樣的工作,她那些同學挺多畢業了都在家裡蹲呢,要我說上學沒啥用,咱哥三個開個大點的撞球廳啥,一年準保能分個幾萬……」

陳楚呵呵一笑:「行,金哥我再考慮考慮。」

他心想老子上學還想糙13呢!雖然你開撞球廳跟也能幹到,不過味兒可不一樣啊,在學校里能幹到一些純的,在是曾經純的了,女人像酒,時間久了醞釀的好是好喝,不過瓶啟開,誰都想喝第一口啊。

陳楚看了看方陽陽跟柳賀兩女生白白的大腿,貼著金星耳邊小聲說:「金哥,要是揚子真不想要,咱被浪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糙!瞅你這色樣,我知道。」

陳楚先走了出去,王偉看了柳賀一眼說:「柳賀,咱快上課了,你還不走啊?」

柳賀白了他一眼:「你先走!用不著管我。」

「哦。」王偉有些失落,低著頭走出來了。

「咋的?看上柳賀了?」陳楚問。

「朱娜成你媳婦了,咱班就這倆好看的,我不看柳賀看誰啊?」

陳楚想起朱娜,下面又硬了一下,心想昨天晚上著急了,沒糙好,得找個機會好好糙她一遍。

兩人回到學校,等到打鈴的前一分鐘,柳賀才回來。

陳楚照例挨個班級檢查衛生,朱娜今天老實的跟在後面,她的衣服有點緊繃,屁股大腿啥的被勒得鼓鼓的突出凹陷的地方極其明顯,陳楚下面都硬的不行了。

課王霞沒有來,也是上的自習課,下課的時候陳楚看到張財來學校了,身後還跟著他閨女張家怡。

張家怡老早就在三中念書了,和陳楚同班,她在三中住宿舍的,學習也不錯,長得也挺好,畢竟十六歲的花骨朵啊,張家怡這人長頭髮往後面梳攏著,穿了一身白衣白褲,小屁股這個挺啊,屁股中間的屁股縫都能看清楚。

屁股縫襠部還有一個凹處,陳楚真想把下面插進她的那個凹處往死的糙兩下,哎呀下面這個憋的難受啊。

心想媽蛋的張財這不用問了,肯定是把閨女整回來,為了那個保送的名額呢!

鎮中學跟三中都是初中,不過三中學生好幾千人,鎮中學學生雖然少,但每年也有一個保送去市一中或者四中的名額,初二的便是方陽陽跟陳圓,這兩個女生保送的機會大,畢竟家就是縣裡的,家境能不錯的。

而初三也便是陳楚的這個班級,沒啥條件好的,如果張財閨女張家怡過來,這個保送名額不用問了,肯定是她的了。

如果論走後門,同樣拿一萬塊錢,張財這一萬塊要比別人重的多,在農村,村長可是大權在握的人物啊,一個村二百多戶,一千來口人,在部隊那也算個營長帶兵的人數了,而且威望不屬於營長了。

張家怡一米六的個,下面的鞋跟可不矮,而且那眼神孤傲的勁兒,明明看見陳楚了,也像是沒看見似的。

陳楚只見過她幾面,曾經也幻想著她的模樣在被窩裡面擼過,是美女誰都喜歡,一個女人一個味了,陳楚心想自己的大傢伙要是塞進她的小泉里,那搗鼓幾下可真爽了,就不知道張家怡在三中被沒被人破處呢……

張財跟校長在裡面嘮嗑著,那意思中午肯定出去喝一頓了,而且陪同張財自然少不了徐國忠了,劉海燕也來了,柳冰冰沒在。

陳楚到小樹林跟柳冰冰打了個電話,柳冰冰正忙著整理材料,說劉海燕一會兒就回去,並說她老娘的腿好像多少有點直覺了。

陳楚笑笑說:「寶貝,我一聽見你的聲音下面也有直覺了,咱哪天也來一下,我受不了了……」

「呸,不行,你才多大啊,就受不了?給我憋著,沒人管你,忙了。」柳冰冰匆匆的掛了電話,她臉紅耳熱起來,心想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跟比自己小了這麼母愣韻螅這樣做現實么……

柳冰冰嘆了口氣,心裡有些甜蜜又有些擔憂著。

……

陳楚打完電話,看了張家怡一陣,心裡亦是一陣歪歪,他現在的理念便是女人能上就上,哪怕只上一次,那也是多幹了一個,邵曉東上了三十多個同學,他要達到邵曉東這個數字,而邵曉東上的女生不僅僅只是同學。

小姐,勾搭的,一夜情的,那就多了,陳楚感覺邵曉東上了那麼多的女人,就是死了也值了。

這時,陳楚又接到了王霞的電話,電話中她聲音有些虛弱,說昨天雨比較大,她被雨水淋到生病了,今天要是有老師給她代課最好,沒有就算了,讓同學們自己複習。

陳楚現在畢竟是學委了,隨即點了點頭。

快上課的時候張財也拉著校長徐國忠也跟著在後面推搡著,硬把校長推進了小白車,不用問又去大楊樹飯店喝酒去了,跟著隨同的還有幾個老師啥的,不用問,這個保送去瀚城四中或者一中的名額肯定是張家怡的了。

課過去,第二節課剛上完了間操,一輛黑色小車行駛了進來,這些老師基本上都去喝酒去了,留下的就剩下體育老師了,這下愣了,小車上下來一個禿頭,還有一個二十**歲一頭短髮,穿著藍色一步裙的風騷女人。

那女人的短髮是咖啡色的,帶著大耳環項鏈,從裡到外透出一股的騷氣,比劉海燕還騷,陳楚不禁多看了幾眼,那體育老師忙上去握手打招呼,並抽空招呼陳楚過去。

陳楚現在是學校的大隊長了,學校的事兒他也跟著忙活,體育老師忙說:「你趕緊去大楊樹飯店把校長找回來,咱教育局的孫副局長要來聽課了,就聽你們初三班的……」

陳楚哦了一聲,忙掏出手機給劉海燕打過去,心想他們在一起吃飯呢,自己沒必要跑到大楊樹飯店瞎折騰了,還耽擱時間。

陳楚把事情經過跟劉海燕說了,劉海燕也有點慌了,畢竟是教育局的副局長,局級幹部啊,手中實權在握了。

那體育老師見陳楚打完電話,也有點傻眼,心想自己還用個破摩托羅拉8088呢,這小子就用上飛利浦99c了?這小子家境誰說窮來著?

2000年99c是挺牛叉的手機了。

不一會兒,張財的小車開回來了,不過那幾個老師都喝的東倒西歪的,校長也有點多了,徐國忠還算清醒一些。

體育老師忙說:「壞了,教育局副局長已經帶人進初三課堂里坐下了。」

劉校長這下傻眼了,教育局要來聽課一般都通知,沒想到這次是抽查,一點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下摸底,這下傻眼了。

老師們都喝多了,一個個大舌頭了都,根本講不了課了,而王霞也病了,昨天就和他請假了,這可咋整。

這時,徐國忠說:「劉校長,沒事,我冒充老師將一堂課。」

劉海燕跟徐國忠今天吃飯就充當倒酒的角色了,忙急道:「徐國忠用你還不如用陳楚呢!」

「你少瞧不起我,我講堂語文課,簡單的還沒問題,畢竟我是村會計。」

中學校長也喝多了,大手一揮:「好!徐主任,時間緊任務重,你抓緊時間上!就拜託你了!」

「妥了!」徐國忠夾著本書本虎虎生風的往教室里走。

從廁所撒尿回來的張財一聽徐國忠去講課了,腦袋嗡嗡的差點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