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五章欲將心事付瑤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欲將心事付瑤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吃飯的時候,菜還沒怎麼上呢,張財就頻頻勸酒,這幫老師都在農村呆苦了,沒啥油水,自然有酒不管男女都沒命的喝。

鎮中學不像是市裡的三中,學生周六周日,暑假寒家都能收點補課費啥的,沒事學生家長還有給老師送禮的。

這破地方學生一年比一年少,恨不得不花錢都讓你來白念書了,你還要補課費?學費能收上來就不錯了。

送禮的自然沒有了,老師的工資都是一拖再拖的,王霞靠著男人在報社的收入不低,不然也早廢了,這裡的老師有能耐的都調動工作走了,剩下的也都剜門子盜洞想調走呢。

張財一來請客,他們表面上拒絕,心裡甭提多開心了,在大楊樹擺一桌,酒還是徐國忠喜歡的古井貢酒,劉海燕風騷的一勸酒,校長都硬了,跟著胡吃海喝了起來,不到一個小時一個個的都大舌頭了。

這下麻煩了,講課沒人代替了。

張財停車的時候憋不住尿去廁所尿了一泡,回來見徐國忠沒了,一問才知道他去講課去了。

張財腦袋上汗就下來了,這他媽不是搗亂么,這下老師不明白也就罷了,心想劉海燕你咋沒拽住呢!

再說麻痹的徐國忠你自己吃幾碗乾飯自己還不知道啊?怎麼這麼欠蹬呢!今天老子的事兒又得讓他給搞砸了。

張財忙跟劉校長說:「不行啊,老徐就算盤行,文化太淺啊,講不了課,要不該鬧笑話了!」

劉校長摸摸腦袋,打了個酒嗝:「唉,沒辦法了,現在你看著幾個老師都喝的自己都不知道誰了,現找人也來不及了,用學生人家也能看出來,死馬就當活馬醫吧,我看徐主任剛才勸酒的時候能說會道的,再說讓他講一節語文課,講個簡單的,我感覺能行。再說,你看他也像個老師模樣。」

張財嘆了口氣,這時,上課鈴聲已經打響了,徐國忠有些搖晃的已經進了教室,而陳楚也把臨時換老師的事兒都告訴同學了,沒想到進來的不是別人,卻是徐國忠,陳楚忍不住輕聲笑了。

張財幾個人也忙趕到班級的窗戶外面,見人家教育局的幾人已經坐好了,他們就訕訕的笑著站在窗戶外面。

徐國忠臉上笑嘻嘻的,直勾勾的看到教育局副局長旁邊坐著的那個一頭咖啡色碎發的女人了。

看著那女人大腿白嫩白嫩的,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徐國忠差點口水流出來了。

「老徐!」張財低喊了一聲,心裡也佩服這傢伙咋不怯場呢。

徐國忠唔了一聲過去,張財小聲說:「你講啥?」

徐國忠把語文書遞過去,這時劉校長忙指著一篇課文說:「這個吧,講這個,這個簡單。」

劉海燕一看也點頭,是阿q正傳。

魯迅的一篇文章,不算太難,不過劉海燕還是小聲指著茴香豆的茴字小聲問:「這個字念啥?」

徐國忠根本不認得茴字,不過他認得回,忙說:「hui,回。」

劉海燕鬆了口氣。

畢竟徐國忠已經進來了,那隻能趕鴨子上架了。

而這篇文章就這個茴字有些難辨,其他的還好說了。

後面教育局的人看見他們嘀嘀咕咕的也正常,畢竟沒打招呼么,突然來聽課的,得給人家一點時間準備了。

來的孫副局長有些禿頂,忙笑呵呵的聲音洪亮的說道:「這位老師啊,你不用緊張,我們就是隨便來聽聽課,沒啥的,你平時咋講課,現在就咋講課,我一看你的歲數就知道你是有經驗的老老師了。」

「那是啊。」

徐國忠答應了一聲,人家教育局的幾個領導都呵呵的樂了,心想這老師心理素質不錯,他們剛從三中過來,臨時抽查的時候,三中老師都沒他這個心理素質了。

這時陳楚注意到,這一行五人,其中兩個拿著本子記的,而孫副局長旁邊的那女人只是笑吟吟的靜聽,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女人騷。

孫副局長另一邊坐著一個老者,五十多歲,大熱的天,穿的那是什麼玩意?

黑了吧唧的挺像是旗袍的,不對,是晚清衣服,頭上還帶著一個瓜皮的黑帽子,露出的頭髮花白,帶著一副大黑框眼鏡,一臉的酸氣,迂腐十足的模樣。

孫副局長呵呵笑著跟他說:「嚴先生,您看這老師還行吧。」

「嗯,聽聽他的課吧。」

孫副局長又笑。

陳楚不禁一愣,這老傢伙到底幹啥的?教育局副局長還主動跟他說話,他還一副愛理不理的德行,裝牛逼啊!

這時,劉海燕已經端著暖壺進了班級,挨個給教育局的這幾個領導倒水,畢竟人家是聽課來的。

這也是回來事了,聽課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人給伺候明白了才行。

等到了那姓嚴的老頭兒旁邊的時候,那老頭兒一擺手,一臉嚴肅的說:「我聞聞你那茶葉?嗯……落地大紅茶,太一般了,這茶葉是炒的,不是歷經風乾的,哪裡有的茶韻,不可飲之……用我的……」

這老頭兒說著從懷裡摸出了一個扁扁的小鐵盒,隨後只給孫副局長倒了一些說:「這時碧螺春……」他講解了一番茶道,這次才讓劉海燕倒上水。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這也就是劉海燕在官場上混久了,要是自己沒準就不伺候他了,要是沒人,早一嘴巴抽過去了,裝爹那在這?糙!雞毛啊!

這老頭兒沏茶,還要過濾兩遍水,幸好劉海燕帶來兩壺開水,不然都不夠了,鎮中學雖然別的沒有,開水鍋爐房還是有點是的。

這段時間也正好給徐國忠準備了,劉校長也問他說有沒有不認得的字,徐國忠還真眼睛掃了一遍說沒有。

劉校長放心了,可張財卻沒法放心。

劉海燕也故意放慢速度給他弄茶水,劉校長趁機又在窗戶那說:「記住了,喊上課,然後你介紹一下課文,歸納一下中心思想就行。」

徐國忠忙點頭。

劉海燕折騰完了,這時候才算正式上課。

劉海燕張財劉校長都站在窗外聽,徐國忠拿起黑板擦往課桌上啪一摔說:「上課!」

「轟!」學生笑開了。

張財一頭惡寒,心想徐國忠你***講評書那!劉校長也一暈,忙看那幾個教育局領導的表情。

那女的笑噴了,孫局長愣了下還跟旁邊人說:「你看著老師我說行吧,有特點,這樣教學不死板。」

班級三十個學生齊刷刷站起來,沖徐國忠行禮。

「老師好!」

徐國忠嚇了一跳,腿一軟,差點坐地上,忙扶住了桌子,心想這麼大聲啊。

他手一扶桌子『窟洞』一聲。

張財一抹腦袋,心想完了。

「坐下,讓學生坐下……」劉海燕在窗外小聲提示。

徐國忠反應過來,手往兩邊揮舞著,就跟往外轟蒼蠅似的說:「坐吧坐吧,都坐下吧!」

孫副局長旁邊的那個女的笑的滿臉通紅。

其他幾人也是滿臉笑意。

徐國忠見這麼多人都聽自己的,還真不緊張了,他不緊張,劉校長,劉海燕張財這幾個人都緊張的冒汗了。

「同學們,今天我們學習魯迅先生的一篇作文……」

「課文!是課文……文章……」

劉校長兩手握成喇叭狀在窗口提詞,現在也顧不得別的了,反正已經丟人了。

「蚊帳?夏天都過去了,沒蚊子了?帶蚊帳幹啥?」

全班嘩然,隨後都噗嗤噗嗤的笑起來。

有人要打斷徐國忠,孫副局長擺擺手,示意繼續。

徐國忠照著書本在黑板上歪歪扭扭的寫了茴香豆三個字,劉校長哭的心都有了,又提示。

徐國忠看了看書本,知道自己寫錯了,不過想改過來,黑板擦找不著了,剛才那一摔,不知道飛哪去了,便伸出大巴掌在黑板上蹭蹭蹭的蹭起來了,茴香豆三個字蹭的混畫的,但粉筆字還在,這時路小巧腳底踢了一下,踢到了黑板擦。

忙撿起來遞過去說:「新老師,給你黑板擦。」

徐國忠笑了:「哎呀,誰家的閨女長的真俊啊!嘿嘿……」

路小巧懵了,放下黑板擦滿臉通紅,下面笑的聲音更是憋的噗嗤噗嗤的。

徐國忠忙說:「不用,我用胳膊袖子就行。」說著甩著袖子把那三個字擦沒了。

下面聽課的那個女的,本來臉色粉白的,現在都成了豬肝色,兩手捂住臉,趴在翹起的大腿上笑的起步來了。

而徐國忠終於在黑板上終於歪歪扭扭的寫了阿q正傳這四個字。

隨後回頭說:「同學們跟我一起念,阿圈正傳!」

……

「咳咳咳……」那女的一陣劇烈的咳嗽,教育局長也忍不住笑了,心想聽了一輩子課了,還第一次聽到有人說阿圈正傳的。

這次不用劉校長提詞了,下面哈哈大笑的學生都一起說阿q正傳了。

而路小巧又說:「新老師,我們今天不應該學這課啊,上一節課還沒學完呢!」

「啊?上節課還沒學完?那好,咱學上一節,額……」徐國忠翻書到上一頁不禁直皺眉說:「太不像話了,書上咋能罵人呢!」

眾人笑的一愣,見徐國忠指著夸父追日義憤填膺,振臂高呼說:「什麼玩應啊這是!還***寡婦追日?寡婦再憋的慌吧,也不能追著讓人日啊……」

全班有笑的,有拍大腿的,有流眼淚的,也有抿大鼻涕的。

徐國忠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要不說還是咱古典名著好啊,都應該學學,我小時候老一輩就說啥紅樓的,紅樓好啊,名著啊……」

我糙!紅樓都成名著了,青樓也是了,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大家更笑。

徐國忠還咧咧說:「什麼三國,趙飛張雲啥的,還有李逵……」

全班都笑,就路小巧沒笑,她眨著大眼睛說:「新老師,是趙雲張飛,李逵是水滸里的……」

徐國忠不耐煩說:「你這小丫頭好好聽課,我知道他是水壺裡的……」

「老師,是水滸。」

「呷?啥虎?水虎?還白虎呢!明明是水壺!我不和你!」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