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七章薄霧濃雲欲永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薄霧濃雲欲永晝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把嚴大家,什麼嚴學究氣的吐血了,不過也保住了鎮中學,這學校本來師資力量就不行的。

人家小柳庄的鎮中學都比他們的師資力量強,都黃了,他們這個倒數第一的鎮中學,沒想到還奇般的留著。

這個年年三十多個城裡,鎮里的中學排名,始終是倒數第一的學校,而且體育,什麼都是倒數第一,獨自在這裡存活並快樂著。

如果沒有這個鎮中學,估計陳楚是沒那條件去三中讀書的,整個班級也就三三兩兩的去那讀書了。

而這裡面的老教師也都會丟了飯碗的,年紀大了去哪個學校人家能要你啊。

而且講課也不成……

陳楚算是拯救了這個學校,不然就今天徐國忠這麼一通窮白話,孫副局長回去直接就簽署批文這學校幾不在了。

「呼呼……」直到教育局的小車走出了大門口,出去送行的劉校長一行人心裡的石頭才算落地。

回到了班級,劉校長看了眼陳楚,隨後看了看旁邊低頭耷拉腦袋的徐國忠,拍了拍徐國忠的肩膀,張了張口說:「老徐啊,你不容易了,辛苦,辛苦了。」

徐國忠咧咧嘴,撓撓頭說:「辛苦倒是不辛苦,只是你們書上咋全是錯別字啊……」

張財一摸腦袋,要不是劉校長在旁邊,早就一腳楔死他了,人家書上印錯了,就你***說的對。

「老徐啊,走,咱還接著喝酒去。」

張財徐國忠走了,劉校長沒心情喝了,看了眼陳楚批評他說:「陳楚啊,唉,以後你注意點,人家後來我問了,那老者叫嚴畢寬,是古漢語文字的老專家了,自己還出過很多本書呢!現在在省城,也是老專家了,這次是來這邊旅遊的,你啊,以後給我注意點,注意點文明禮貌,知道么!還好人家孫副局長沒和你一般見識,還給你拋出橄欖枝,讓你去春城上學,你小子真……真走了狗屎運了你!」

劉校長狠狠白了陳楚一眼,這才往辦公室走。

體育老師在他旁邊拍著馬屁說:「劉校長,你剛才說的太對了!就陳楚這小子就應該狠狠,狠狠的批,敢對省城的老專家不敬?」

劉校長回頭瞪了他一眼:「什麼狗屁專家?就***該罵,陳楚罵的好,罵的對!他就麻痹的是個孫子!哼!」

體育老師蒙圈了,劉校長已經不理他進辦公室去了,體育老師卻琢磨不明白,劉校長這到底是啥意思啊?

人都走凈了,陳楚呼出口氣,這時全班同學都過來他的那張名片,包括那些平時高傲的不理他的女生。

王紅梅第一個湊過來要看,陳楚也沒在意,心想一張破名片而已,看就看唄。

朱娜卻是站起來從王紅梅手裡搶了過來,遞進陳楚手裡說:「陳楚,不行給別人看,這東西你得好好留著,我……我媽說過春城的一中跟沈城的一中差不多,都是好學校,你能進這樣的學校,這機會要好好的珍惜,萬一名片弄壞了,孫副局長的電話號碼磨掉了該咋辦?不許給任何人看……」

朱娜白凈的小手又把這張名片塞進陳楚的兜里,又把他的扣子,這才白了王紅梅一眼回到了座位。

「德行!以為你是陳楚啥人似的?」王紅梅白了朱娜一眼。

「我樂意!」朱娜也不想讓。

「你樂意?你樂意你吃屁!」

「你才吃屁呢!」

這時班長喊了一句:「都別吵了,願意吵去外面吵去!」

「切……」

朱娜跟王紅梅都冷冷瞪了班長一眼,小聲嘀咕。

「屁班長啊,學習跟陳楚比差遠了!」

「就是,瞎裝,狐假虎威……」

……

陳楚一個頭兩個大,生怕這兩個女生再吵起來,把被自己糙了的事兒說出來。

而此時,他見路小巧的目光也有意無意的投來,一臉的艷羨,更有種柔情的東西在眼中,還有其他女生的目光,下課了,其他班級的女生也都看著他眼中全是媚態……

「呼呼……」陳楚明白了,這便是張老頭兒說的魅力了。

他曾經說過,男人要得到女人就需要又魅力,比如劉德華,比如梁朝偉,只看女人一眼,她們便受不了,是那種魅力的所在,是那種讓女人能夠投懷送抱的魅力……

這種魅力或許就是男人的成就,他現在有些明白了,其實男女的事兒很簡單的。

女人想要得到男人的青睞,那便是容貌,只要你長得漂亮,你再窮也無所謂,你八輩子貧農,或者家裡如何如何,親人如何如何,都不重要,只要這個女人漂亮,男人就會想蒼蠅似的嗡嗡嗡的追求。

而這個男人,只要你有名氣,只要你有勢有錢,總會有好多好多的女人圍著你轉的。

就比如現在,方陽陽也從窗前有意無意的路過了好多次,眼中消失了前幾天的漠視,反而有一些驚訝和柔光在裡面。

當然,也有不在乎這些的,比如柳賀,還是那德行,一副瞧不起人的德行。

不過這一下喜歡他的女人便不少了,一個小小的鎮中學都是如此,那麼在三中,瀚城一中,幾千學生當中,自己要是出類拔萃,那漂亮女生不得排著隊,脫光了衣服,撅著光溜溜的大白,自己手扒開她們粉紅粉紅的處女的大溝子讓自己插啊!

不是處女的也裝處女讓自己插,當然柳賀這樣的不讓自己插也沒工夫離她,比她強的多的女人都會有的,畢竟這才是個小小的鎮中學而已,老子還算是個井底之蛙……

陳楚有些想明白了,男人的魅力有一種是勢力……沒有勢力剩下的便是邵曉東那種——騙。

呼呼……

陳楚熬到了下午放學,今天還有他值日,朱娜本來要走的,卻沒有走,留了下來,路小巧也留在最後,不過看到朱娜在,她眼中多了些失落,嬌小的身子最後走了。

王紅梅也是冷哼一聲,罵了句好像是不要臉的話,惡毒的看了兩人一眼走了。

陳楚忽然有種出名狠煩惱的感覺。

「陳楚,我和你說件事……」朱娜低聲說。

她說著在前面走,陳楚跟在後面,朱娜停下來,咬了咬嘴唇說:「我和你都發生了,你以後會不會出人頭地了不要我啊……」

陳楚笑著去抱她,朱娜想要躲閃,不過還是讓他抱進懷裡。

朱娜像是有些不情願,感情似乎也沒有那麼的投入,甚至被陳楚抱著的時候身體本能的還有一些的抵禦跟掙扎。

陳楚恍惚覺得朱娜不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如果現在懷裡的是季小桃,是柳冰冰,都會深情的抱著他的脖子,那種快樂的肢體語言絕對不是冰冷的這種。

小店女人就是跟他在玩,她沒有把陳楚當成她的歸宿,也沒有想嫁給陳楚,兩人就是情人,包括那小青王霞,都是在跟一個小男人玩而已。

身體的本能能在一瞬間分辨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做戲,除非陷入愛情泥沼,自己痴情成了傻子。

陳楚看著朱娜的眼睛,她的目光中分明多了躲閃的意味,都不敢直視陳楚的目光。

「嗯,我不會,朱娜,我是真喜歡你的,昨天晚上,我很對不起你,我以後會加倍補償你,我以後如果真有成就不會扔下你的。」

朱娜臉貼在他的懷裡,雖然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但陳楚感覺這笑容挺陌生的。

朱娜聽到了他肯定的回答就騎上自行車先回了,陳楚直接來到紅星撞球廳,見王偉柳賀都在,還有方陽陽小五。

不用問,柳賀是為了季揚留下,方陽陽也是,而王偉卻是為了她們倆,任意一個都行。

這小子在兩個女生面前嘻嘻嘻的笑著,說著,就像以前在朱娜面前一樣,嗡嗡嗡的跟蒼蠅似的。

陳楚走了進來,金星哈哈笑道:「楚兄弟,就等你呢!」

「哦?」陳楚呵呵一笑:「今天值日了,不然就能早到不少了。」

「行,別說別的,一會兒咱出去吃飯,然後再去迪廳玩玩。」

陳楚愣了下:「咱吃吃飯喝喝酒就行,去迪廳幹啥啊,那地方我不太喜歡……」

金星扒拉他一把,說:「楚兄弟,走,撒尿去。」

陳楚點了點頭,兩人出來,金星把一個紙條遞給他。

「啥啊?」陳楚說。

「你……你那個同學柳賀給季揚寫的紙條,剛給的,讓季揚看完扔紙簍去了!」

陳楚一愣,爬著窗戶見柳賀撅著嘴,還是那件稍微露肚臍的小衫,下面的大白腿光滑光滑的,跟玉似的。

旁邊的方陽陽卻挺開心的,兩條大腿動阿動的,兩個女生都在旁邊看著季揚打球。

季揚專心致致的,根本瞥都沒瞥兩個女生,把她們簡直當成了空氣一樣。

陳楚嘆息一聲,心想這人跟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這兩個女的對季揚這麼痴情,麻痹的要是對老子這麼痴情該多好啊,麻痹的晚上直接到旅店雙飛去,一人糙她們十把,胯骨的骨縫都給她糙開了,不禁一陣唏噓了。

金星笑了:「你看,那柳賀就是一個賤13,這種女人我見的多了,喜歡這個,喜歡那個的,楚兄弟,你先挑一個,剩下的那個我上,麻痹的兩嘴巴子抽過去,衣服一撕,等我糙完了她們就老實了……」

「呼呼……」陳楚噓了口氣,展開紙條看了看,見是柳賀那清秀的小字。

什麼,季揚,我很早就聽過你的名頭,那時候沒有見過你,但就感覺自己以後一定要找一個你這樣的男人,做你這樣男人的女人是我的福分,我會為你做任何事,包括為你去死都行,我會做你老婆,給你生孩子,做家務,洗衣服,咋的都行……

哎呦喂,陳楚的牙都酸倒了,金星在旁邊說:「你看她是不是**?」

「是,真***賤,不過……金哥,你說的二選一啥的我不能答應。」

「那你……」

「嘿嘿……金哥,這倆我都想要……你能不能都給我留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