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八十八章籠中放困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籠中放困獸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我糙!」

金星一陣的無語,瞥了眼陳楚,咧著嘴說:「兄弟你行么!倆全要?行,那就這樣吧,今天咱先喝酒去,喝完了去玩,然後在ktv我下點葯,下去開房,你小子今天一個大王倆二,看看這倆貨是不是處女……」

陳楚一暈,心想金星這事兒沒準總干,不然不能這麼熟練啊,這要是柳賀或者方陽陽被他這麼糙了,也真沒啥辦法,只能吃虧了,張揚開來,在農村這地方真就沒法活了,一輩子都不幹凈了。

「金哥,到時候再說吧!」陳楚還是有點膽怯的,畢竟他平時都是偷偷摸摸的,這麼搞還沒有過,不禁有點心虛。

金星撇撇嘴說:「糙,色大膽小,季揚那小子膽兒大,不過現在***假正經……」

這時,馬華強一夥來了,馬華強穿個紅西裝,扎著個領帶,下面也是紅褲子,還***是紅皮鞋。

身後跟著黃毛、段洪興、黃皮子、小志,而後面還多了一個小子,個頭快一米八了,劍眉大眼,一臉的冷冰,臉色發灰,短寸頭,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灰土的,而且很不合身。

這人給人第一感覺便有點壓抑,眼神有些直勾勾的。

「糙!馬華強,你他媽來的真是時候,正準備喝酒去呢,一起去吧,我糙,還***一身紅衣服,要結婚咋的?」金星叼著煙捲在馬華強肩膀拍了拍。

「嘿嘿,金哥,我結啥婚啊?嘿嘿,他們都說我穿紅衣服挺好看的!」馬華強說著還從西服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個黑墨鏡戴上了,圓圓的鏡片,戴上之後就跟漢奸一個模樣。

金星跟陳楚都呵呵笑了,馬華強忙說:「哎呀,楚哥也在這啊,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兄弟,曹雲飛……剛,剛回來。」

金星掃了曹雲飛一眼:「麻痹的給我滾出去!」

眾人一愣,曹雲飛大眼瞪得直直的,金星過來就一腳,想踹曹雲飛小腹,不過只踹到了衣服。

馬華強等人忙拉著架說:「金哥咋的了?」

這時小屋從裡面屋裡拎著一把砍刀衝出來罵道:「糙你麻痹的曹雲飛還認識老子吧,你媽了個逼的!」

大夥又拉著小五,鬧哄哄了一陣,眾人才知道曹雲飛三年前打過小五,後來又捅人進去了,在少管所裡面蹲了三年,現在十八歲了,不過相貌老成,為人冷靜,就像是二十五六的壯漢似的。

曹雲飛被踹了兩腳,彈彈腿上的灰,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這時在一邊打球的季揚也走了過來。

季揚有一米八五了,比曹雲飛高了一些,不過顯得有些瘦。

季揚一過來,這些人都散開了,馬華強磕磕巴巴的說:「季,季哥,我,我不知道他跟金哥有過節……」

季揚擺擺手,抽了口煙說:「曹雲飛對吧?」

「嗯,季哥好……」曹雲飛低頭耷拉腦的說了一句。

金星又要衝過來,兩人拉住他,金星罵道:「你看他那麻痹的德行!」

季揚擺擺手,金星停住了,別看金星平時說點季揚壞話,不過只要這種時候,只要季揚說什麼,他都是支持,都聽季揚的。

「曹雲飛,既然你今天來了,就是帶著誠意,以前的事兒我也知道點,你把小五肋條打折了好幾根,麻痹的挺狠啊!後來我沒撒目到你,最後知道了,你***又惹事進去了,曹雲飛!我不過你是龍,還是虎,在我季揚面前,你是龍也要給我盤著,是虎也要給我著,你是狼,我吃肉你***也給我只能看著!明白么……」

季揚兩眼直勾勾的盯著他,襯衫開了兩枚扣子,隆起的肌肉此時鼓鼓的,他彈飛了煙,兩手插兜,隨意的樣子卻讓整個撞球廳中鴉雀無聲。

曹雲飛唔了一聲,「季哥,我明白了,我道歉,是我不對,我以後跟兄弟們一起混……」

「行了!」季揚擺擺手:「今天也給楚兄弟面子,畢竟陳楚是馬華強老大,我現在也不是混的時候了,也不想混了,我***要是還在混,曹雲飛我現在就捅了你!麻痹的……」

季揚甩了下頭,小五金星都收了傢伙,眾人繼續打球,馬華強幾人舒的鬆了口氣。

馬華強又把曹雲飛給陳楚介紹,曹雲飛難得的沖陳楚笑了一下,還說什麼以後跟他混。

陳楚呵呵笑說:「我是學生,也不想混,大夥在一塊吃吃喝喝,玩玩樂樂的挺好,就這麼招了。」

給陳楚的第一個感覺便是這曹雲飛跟閆三差不多,都是從監獄出來的,一個是蒙面大盜,一個是砍人打手,差不多都是亡命徒了,麻痹的,那眼神怎麼那麼冷呢。

陳楚呼出口氣,出門口撒尿的時候,聽見房后馬華強在跟曹雲飛抽著煙說話。

「曹哥,楚哥是好人,好幾次都自己動手,不讓兄弟們上,反正我佩服他,你服不服他我不管,不過你給楚哥面子就是給我面子。」

「嗯……」曹雲飛嗯了一聲,隨後說:「陳楚這人行,我感覺他挺講究,就是季揚,他算個**……」

馬華強嚇了一跳,忙說:「行了,你別瞎說,大夥全是兄弟,別窩裡斗……」

……

「麻痹的……」陳楚呼出口氣,心想這小子真他媽不地道啊,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應該讓金星季揚小心這小子。

剛進屋,金星鬱悶的喝了一口啤酒,隨後把陳楚叫到小屋笑嘻嘻說:「楚兄弟,剛才我和她們說了,小五也幫你說話,那個……那個方陽陽對你好像有點意思啊!說你什麼不簡單,今天還把教育局長給滅了,那教育局長給你個名片,讓你去春城讓重點高中啊?我糙!牛逼啊!」

陳楚呵呵笑了:「金哥,這都是小事兒,對了,方陽陽咋知道了?」

「我糙!還幾把小事?整個學校都知道了,說你對什麼對聯,把老專家都給干滅火了,行啊,兄弟,人才,沒看出來,楚兄弟玩女人有一套,而且還是個大學苗子啊!」

……

兩人說著話,陳楚透過有些模糊的玻璃窗,看到屋外大廳里,柳賀跟方陽陽四條大白腿交叉的站在那,還是在看著季揚打球。

方陽陽仰臉看向他這裡,像是對他真有點意思似的,陳楚不禁想起前幾天,這女生說他是鄉巴佬的事兒了,那意思跟朱娜一樣,便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絕了也不會喜歡自己的。

這才幾天啊,就全變了,看來女人的話真是不能信的,而且她們很物質,而且只看見眼前的利益……

教育局副局長給他開後門,走綠燈,直接進入春城的重點高中,別說整個鎮中學了,就是三中也沒有先例的,陳楚這樣一想,鎮中學的這些小丫頭片子是不是都懷著春夢呢!

而且三中的那些丫頭是不是也對自己有點意思?我糙!老子能不能去收割她們一排排的大白呢!都劈開大腿,掰開下面的火燒雲,讓自己糙?我靠!出名真***好啊……

陳楚嘿嘿笑了笑,隨後又問:「金哥,那個……」

「你說你那同學柳賀啊?估計你沒戲,小五給你介紹了,說你對她有意思,這女生只說趣,還直接說喜歡的人是季揚……」

陳楚點點頭,呼出口氣,心想實在不行柳賀他就不糙了,心裡雖然痒痒的,但是人家喜歡季揚,季揚又是他兄弟,這麼搞不太好,而且張老頭兒還說這女生克夫,哪個男的跟她在一塊都倒霉,只是陳楚對這個不信,現在只當做慰藉了。

「對了,楚兄弟,以後你和馬華強他們走動行,別跟曹雲飛來往,麻痹的那小子就是狼!」

陳楚點點頭,想把剛才曹雲飛的話告訴金星,想了想還是別說了,就金星這脾氣說了,還不得過去就打啊。

這時,季揚打完一桿球,招呼金星說吃喝去。

金星忙出門找車,馬華強說家裡有個麵包車能坐幾個人,金星也有個麵包車,這一下就夠了。

王偉一看這些人要去吃喝,他嚇得一縮脖子不想去,陳楚踹了他屁股一腳說:「隨便!人家柳賀一個女生都沒說不去,你愛去不去吧!」

一提柳賀,王偉這小子就咽了口唾沫,朱娜沒了,柳賀就是他追求的對象了,忙說:「陳楚,你跟……跟金哥說說,今天我請……」

「你請?你有多少錢?」

王偉從兜里皺巴巴的掏出兩張一百的,陳楚一愣,心想這傢伙還真有點錢,以前自己兜里連十塊錢的票都沒有了。

陳楚呵呵一笑說:「你還是留著吧!這些人吃喝玩的,估計每個六七百的下不來,你那點哪夠……」

馬華強也張羅著請客,不過金星季揚都知道,這小子是沒啥錢的,兜里那五百六百的也不知道多少時候攢住的。

最後還是金星大手一揮說:「揚子你也別爭了,在我這,哪能用你們請客呢……」

金星最近的生意不錯,賺了一些錢,不過生意好,還是出於季揚的原因,這幫小子都是看季揚的名頭才來他這打球的。

眾人要走之時,金星還在陳楚耳邊說:「上次季揚管邵曉東要的那五萬塊錢,也給他一萬,季揚自己留了兩萬,他感覺那一萬塊錢拿的有些不好意思,正好也請客一回了……」

眾人上車的時候,金星特意讓陳楚跟方陽陽坐到一塊,人多車的位置小,金星呵呵笑了笑說:「陽陽妹子,你乾脆坐楚兄弟腿上得了,人家可是大學苗子了,在小楊樹村現在也混的挺硬的,正好你坐他腿上,也感覺一下到底硬不硬……」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