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章玉枕紗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玉枕紗櫥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色昏暗,這條路沒人修,前兩天下過雨,如今乾涸了,到處都是泥濘之後乾枯留下的堅硬的泥蛋子,有的地方有車輪的痕,已經堅硬的像是水泥似的。品書

而且路上不少的破磚頭之類,要不是車上又季揚金星,小五也不會選擇這條路,這路上以前就發生過不少搶劫的,還有強姦的。

縣醫專的很多女生都喜歡找刺激,沒事也來這裡轉,有的時候兩個女生,有的時候一女一男,有一回就有對象兩人被幾個小子抓住了,當著那男的面就把她對象的衣服撕扯下來,光子給輪了。

那回他跟金星騎摩托車路過,不過只是笑笑,這事兒沒人管,誰讓你得瑟跑這干炮來了。

這裡一般也是混子干架的地方,以前尹胖子跟馬猴子也總越架在這裡干,互有勝負了。

這條路難走,坑坑包包的卻讓陳楚爽壞了。

方陽陽的屁股賊有彈性,往下面一坐,她貝齒緊咬著下唇,而陳楚下面就狠狠的往上一頂,方陽陽就發出細微的嗯的一聲。

他們盡量不被別人聽見,但車裡就這點地方,誰聽不見啊。

陳楚堅忍的挺著,方陽陽的屁股還在一下下往上彈起,接著往下落,陳楚的手忽的從她的緊身T恤里伸進去了。

雖然方陽陽有些熱了,不過還是全身顫了一下,她沒想到陳楚敢這樣。

不過車上這些人,跟他都認識,方陽陽感覺自己要叫肯定是吃虧了,不由得再次忍著,這樣陳楚的膽子便越來越大了,手繼續往前伸,直接碰到了方陽陽硬硬的乳罩,此時方陽陽已經呼吸有些急促了。

而陳楚的手直接從她的乳罩上面摸進去,抓住了她一對奶,她的奶不大,畢竟女孩兒才十五六歲,陳楚的另只手也伸進去,兩手一起抓住她的奶,而激動的慢慢的抓住,手指摸出了她的扎頭。

那小小的扎頭陳楚的食指剛撥弄兩下就硬了。

方陽陽從喘息到了嬌喘,感覺下面濕濕的感覺,不禁臉上更紅了,感覺有水從下面流出來,都流到大腿根了,而陳楚也像感覺方陽陽下面濕潤了似的,而且自己的大腿也都濕潤了。

陳楚感覺自己像是要射了。

忙低聲說:「金哥……」

「啊?」金星裝作剛睡醒的樣子,其實他下面都硬了,心想看你小子能挺多久。

金星呵呵笑說:「咋的了,楚兄弟,是不是憋不住了,要去撒尿啊?」

「呼呼……是,我得下車撒泡尿去。」

小五也明白事兒的停了車,從倒後鏡看陳楚挑挑眼眉,嘴角里露出邪邪的笑。

季揚乾脆繼續裝睡,就方陽陽那一陣陣的呻吟,他都感覺不好意思了,心想沒看出來,陳楚這小子還挺色的,在車上都敢下手。

柳賀真睡著了,見車停下了,還問:「咋停車了?到地方了?」

金星笑了笑說:「沒呢,妹子,都怨小五,非要抄近道走,走了這半天,陽陽妹子都有尿了,下去方便方便……」

「哦!」柳賀答應了一聲,她下面也有點尿的感覺,撒尿這東西就跟人打哈欠似的,一個人說尿尿,其他人沒尿也想擠出一點。

金星說:「妹子你要方便,那也下車,男去左面,女去右面……」心裡一琢磨不對,這麼安排陳楚咋解決啊,忙又改口說:「別的,這地方背,陳楚去陪著陽陽方便,天這麼黑,別把陽陽嚇到了,柳賀妹子要方便我去陪……」

金星這麼一說,柳賀想方便也不方便了,要是季揚去陪她,她感覺還挺浪漫的,要是金星,那還是算了吧,自己情願坐在車上再憋一會兒。

這時,陳楚跟方陽陽已經下了車,兩人朝遠處黑乎乎的樹林走了。

柳賀不禁一皺眉,心想方陽陽你撒尿讓我圈能讓那個陳楚呢,你就不擔心你尿尿的時候他偷看你屁股啊,但一想自己也怕黑,還是算了吧,瞥了一眼走遠的兩人。

小聲嘀咕了一聲說:「不就方便么,還走那麼遠……」

金星笑了笑:「要是楚兄弟一個人站在麵包車後面就能尿了,不還有個女生么,女生很慢啊,萬一要是大便就更慢了……」

柳賀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頭靠在車窗上不說話了,就在那等著。

兩人剛才一前一後下車的時候,陳楚就接著車的燈光,看到方陽陽的屁股後面都濕了,的確是濕了,就像是尿了似的,她的屁股下面溝子的地方像是一潭水澤。

兩人都是心照不宣的,方陽陽邁著長腿,運動鞋走這樣的路還行,等走出了幾十米,看不見了,就有點磕磕碰碰的了。

陳楚忙掏出手機照亮,趁機走上前,手挽住方陽陽的習習白白的胳膊說:「我給你照著。」

方陽陽嗯了一聲,害羞的不抬頭看他,臉揚了起來,她短髮像是周潤發似的往後面梳攏,而白白的面容上,一說話,一咧嘴,還有兩個嫩嫩的酒窩出現。

嬌嫩嫩的女孩兒讓陳楚一陣心動不已。

兩人差不多走了七八十米,方陽陽往後面看麵包車就像是個小黑點,天上一彎暗淡的月亮,下面都有點黑亮黑亮的。

她小聲說:「我,我就在這方便吧……」

陳楚嗯了一聲,方陽陽那意思是讓他離開,陳楚忽然抱住方陽陽的細腰,激動的一口親在她的大脖子上。

她脖子上全是細細的汗,一層有些黏黏的,也有點鹹鹹的味道。

「啵啵……」陳楚剛親了兩下她的脖頸,方陽陽就推開他說:「陳,陳楚你別這麼干,你再這樣我喊人了!我……我對你還不了解……你,你退後啊,我要撒尿了……」方陽陽焦急的說了一句。

隨後看到前面有個土坡,忙爬到土坡後面,陳楚呼出口氣,心想兩人是不是太早了?不過他真不甘心,剛才差點就射了,想下車解決的,沒想到這女的還讓弄了。

這時,陳楚聽到嘩嘩嘩的響聲,知道方陽陽在土坡對面撒尿呢。

他還是抑制不住激動,悄悄的爬上了土坡,偷看劉翠撒尿都練就了他偷窺的基礎,加之腳步輕,上了土坡,見方陽陽東張西望了一下,然後繼續尿,她蹲在那裡,屁股的形狀像是個桃子似的,更像是心形,白花花的屁股,還有她東張西望害羞的臉,讓陳楚下面又是硬邦邦的。

方陽陽撒完尿,站起身,從兜里找出紙巾,抽了一片擦著下面,才完了,剛要提上白色內褲的時候,土坡上面的陳楚已經憋不住了,從土坡上幾乎是連沖帶滾的下來了。

方陽陽嚇了一跳,還以為地震了似的,忘記提褲子了,就見陳楚衝到了她跟前。

「啊!」方陽陽叫了一聲,而陳楚看著她白花花的屁股蛋,還有剛才自己下面傢伙隔著她的牛仔短褲磨蹭了半天的溝子,就受不了了。

方陽陽忙手忙腳亂的往上提牛仔短褲,嘴裡還說著:「陳楚,你幹啥?」

陳楚過來一把抓住方陽陽裸露的大腿,摸了兩把激動的說:「陽陽,我不幹啥,哥哥我喜歡你……」

「啊……」方陽陽嚇了一跳,這時陳楚幾乎是跪著從後面抱住她的兩條大腿,就在她大腿根上親了起來。

方陽陽兩手抓住牛仔短褲的扣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小手不禁轉身啪啪啪的打陳楚的腦袋。

而陳楚的嘴開始在她的大腿根舔了起來,嘴裡有些鹹鹹的汗味,不過他喜歡,方陽陽的大腿極具彈性,好像和別的女人都不一樣,是那種健康的誘人的渾圓的彈性。

陳楚激動了兩手在她兩條大腿來回摸,而且舌頭舔著,下一秒直接把嘴伸進了方陽陽的屁股上,就隔著她的牛仔褲的去狠狠的聞著,嗅著方陽陽的屁眼。

「啊……」方陽陽一下就軟了,更痒痒起來:「陳楚,你要幹啥啊?我和金哥,和小五都認識,咱都是朋友,你別這樣好不好,剛才金哥還要把我介紹給你呢,說你人好,學習好,還老實,讓我和你處對象,你咋現在就這樣啊……」

陳楚心裡笑,心想這樣也是金星教的,在他的經驗看來,女人能直接拿下最好,半推半就也行,再不行就直接劈開大腿糙,不能猶豫,真猶豫了就不是你的了。

陳楚兩手摟住她的大腿,在後面正好跪著嘴巴堵住她牛仔鈉桑嘴巴像豬似的一邊在她的屁股後面用力的拱著,一邊說:「陽陽我喜歡你,我老早就喜歡你了,你就給我吧,我一定模我當你對象,我好好照顧你……」

陳楚說這些話根本不用打草稿,現在就要豁出臉不要了,連哄帶騙只要把這女生上了以後都好辦了,不說啥時候要啥時候上那也差不多了。

「不行……陳楚,真不行,咱倆才認識多大一會兒啊,你是學委,還是大隊長,還是……我挺敬重你的,你別這樣……」

陳楚心想,老子不用你敬重,老子情願被你罵,也要得到你。

「陽陽,你實話實說,剛才在車裡你有沒有感覺,你溝子明明在蹭我的大棍子,而且你剛才都濕了,你還裝啥啊,陽陽咱倆都憋著都不得勁兒,直接干一把,咱倆都不受折磨了,你就說剛才有沒有感覺吧……」

「我……有……啊……」

方陽陽剛說了一個有字,陳楚兩手大力往下一拽,刷的一下方陽陽的牛仔短褲脫手,直接被陳楚從屁股上拉到了腳踝,她感覺自己的屁股後面全是風。

而陳楚再抓住她的白內褲衩,往下一拽,再次拽到了她細柔的腳踝處。

方陽陽感覺屁股光光的了,自己的屁股光光的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了,心裡要多難受有多難受,下一秒那個陌生男生的臉貼在她的屁股瓣上。

而且那雙手分開她白白的臀瓣,舔了上去。

「啊……不行啊,煩人……」方陽陽感覺又羞又臊,屁股還痒痒之極,只感覺自己第一次的被人這麼侮辱。

屁股還能……被人摸摸也就罷了,還能被人舔,她緊緊咬住嘴唇,羞臊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