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一章半夜涼初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半夜涼初透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方陽陽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雖然有的時候也做春夢,也有兩次好奇跟同學出去開房,但是也就摸摸親親,沒有這種時候了,甚至從來沒想過,自己正在撒尿後面有人衝過來,抱住她的屁股又親又啃的,這簡直……太丟臉了……

那兩次都是屬於體外射精了,那兩個男生連她的入門都沒找到,而這事兒傳出去,亦是沸沸揚揚的了。

學生說話也喜歡玄幻,一點事兒能折騰挺大,所以方陽陽就成了很多人嘴裡的**了。

但是她騷也是有局限性的,畢竟圈子不算大了,她感覺自己的屁股後面被人親的噗噗噗的響,更是滿臉的焦急模樣。

「陳楚,你快別這樣了,一會兒該讓人看見咱倆了……」陽陽說著晃動著自己白嫩的屁股,想要把陳楚的嘴甩開,但是他竟然用嘴唇在她屁股溝上親吻了起來,還啪啪啪的親著發出了滋滋滋的響聲。

「哎呀……」方陽陽像是顏面丟盡了似的,像是要哭了似的說:「陳楚,你別這樣啊,你咋……你咋那麼不要臉呢……你真不要臉……」她這罵人的聲音尖細尖細的,而且還焦急的跺著小腳,陳楚更是親吻的狠了。

直接坐到地上,親吻著方陽陽的兩條大腿的底部,方陽陽就像是騎在陳楚的頭上,他的嘴上似的,感覺自己私處的洞洞和他的嘴唇聯在了一起,而且陳楚的舌頭這時伸了出來,直接鑽進了她的水簾洞。

她的水簾洞此時已經濕潤不堪,而且痒痒之極,陳楚的嘴瘋狂的親吻著,舔著,方陽陽一下懵了,滿臉的痛苦之色。

她像是媽媽曾和她說過,男人的那東西插進她的圈裡,然後來回的抽,才是男女造耐,但是沒說過男的用嘴舔她的水簾洞啊。

估計這種事方陽陽她老娘也沒被男人做過,即使做了可能也不好意思跟她女兒說,想等女兒再大一大說了。

方陽陽整個騎在陳楚的嘴巴上,陳楚舔著,吸允著,感受著方陽陽那下面酸酸的水,感覺一半喝進去了,一半吐了,臉上都黏糊糊的。

方陽陽忙說:「陳楚,你別整了,哎呀……我都痒痒死了,你快點完事吧,別舔了,人家金哥他們還在那等著呢……」

陳楚這才想起了,金星他們還等著呢,自己要在這舔一晚上,啥也不用幹了。

陳楚忙戀戀不捨的站起來,讓方陽陽扶著土坡,自己解開褲帶,就掏出下面的傢伙要往方陽陽後面插。

方陽陽懵了,一個是陳楚掏出的傢伙跟驢似的,還有就是她不想被糙。

「陳楚……別介,你別干我,我好像還是處女呢,求求你了,我,我用手還不行么……」

陳楚搖搖頭說:「不行,你用手給我擼,那還不如我自己擼了。」

「哎呀,煩人啊你……別整我褲子上。」方陽陽說著旅遊鞋往後面踢了踢,內褲跟牛仔短褲都蹬到了後面,她本能的撅起了屁股,陳楚往上一推她的背心,露出了她白潔的窈窕的美背。

陳楚受不了的嘴巴貼在她的美背上吻著,舔著,蹭著,方陽陽厭煩的開始掙扎,一勁兒讓陳楚別弄了。

陳楚的嘴開始往下親吻,親到了她的臀瓣,手摸著,掐著,拍著,嘴巴一口又去舔她的溝子,還舔她的屁眼。

「哎呀……」方陽陽不幹了,甚至往土坡上爬去:「陳楚,不行舔我屁股,那地方是拉屎的,不許舔,哎呀也不許糙我……」

陳楚忙說:「陽陽,你不讓我舔你屁眼,還不讓我糙你水簾洞,我還不讓你幫我擼,那咱倆折中一下吧……」

方陽陽回頭問:「咋折中?」

「這樣,我不舔你屁眼,不糙你的火燒雲,我用下面直接糙你屁眼好了,這樣那不就折中了么?」

方陽陽嚇了一跳,忙說:「我,不行,你那東西進我屁股里,我不能疼啊?」

「疼啥啊?你拉屎的時候有的時候都拉那麼長那麼粗的屎橛子,我這東西也能進去。」

方陽陽一臉愁容,面色發白了,不過想想不這樣陳楚也不放開她,非要把她給糙了不可,正好屁股是髒的,他還舔?要是讓他糙屁眼,反正臟對臟,就讓他糙吧。

方陽陽輕輕的點了點頭,陳楚忙興奮的舔了兩下,方陽陽又搖著屁股不幹了,陳楚笑了笑,從兜里摸出印度神油來,是上次沒用完的,他也不知怎的就揣兜里了。

這回正好用上了,不然方陽陽的屁眼沒開苞,自己真不好糙進去了。

陳楚是老油條了,雖然屁眼不好糙,但是他糙了好幾個也有經驗了,把油塗抹在方陽陽的屁股上,然後來回的揉搓著。

方陽陽輕輕的呻吟著,感覺自己一個女生,撅著大屁股讓一個男的揉屁眼?她心裡更是難受。

「啊……」方陽陽叫了一聲,陳楚這時說:「沒事,過一會兒就好了,我手指伸進去了。」

方陽陽感覺挺疼的,陳楚卻是越來越爽,伸進去一根手指然後用印度油一點點的塗抹,隨後是兩根,等方陽陽適應了,便伸進三根手指,把方陽陽的屁股撐得大開,屁眼不僅開了,而且像是撐開了個洞口子。

「啊……」方陽陽一陣陣的悶哼出聲,而且疼的身子顫抖,冷汗在身子上冒出,這時,陳楚的大傢伙也塗抹上了潤滑油,在她的潮乎乎的溝子處磨蹭了幾下。

隨後往她的屁股里慢慢的挺近。

陳楚的大棍子一點點的往她的屁股里挺進。

方陽陽疼的冷汗直流,不禁開口罵道:「你,陳楚,糙尼瑪啊,你輕點……」

陳楚手揚起了,對著她一邊的屁股蛋子啪的就是一巴掌。

「啊!」方陽陽叫了一聲,兩隻膝蓋一下跪到了草地上,這樣屁股就撅起了更高了。

方陽陽這麼一跪著撅起屁股來,感覺好受了一些,而陳楚的傢伙進去也容易一點了。

這個角度的確容易進去了,陳楚居高臨下下面慢慢往裡插著,看著自己的黑的大棍子往她白嫩嫩的屁股裡面插,兩手不禁啪啪啪的又是拍了幾巴掌方陽陽的大白屁股。

「你……你打我屁股幹嘛?」方陽陽嬌羞的回頭看了陳楚一眼,畢竟自己一個女孩兒現在被一個見了幾面的男人在插屁股,自己的屁股被人看一眼都夠害臊的了,現在被人親了、舔了、摸了、還在被插,方陽陽更是害臊的厲害。

陳楚揉著她兩瓣白嫩的屁股說:「不許罵我,再罵人我還打你屁股,讓你不聽話!」陳楚揉著她白白的屁股,下面像是被她的屁股擠斷了似的。

不禁感覺還是小姑娘這玩意兒緊啊,就是劉翠,小店女人,或者王霞的屁股雖然緊也沒緊到這種程度啊,剛進插進去的時候就要差點噴射了。

方陽陽啊了一聲,算是回應。

陳楚只插進去一半,就開始往外拔,然後再慢慢的往裡面插,畢竟自己的傢伙太長了,這樣的小姑娘可能受不了。

「方陽陽,你多大?」

「你管我……啊……」

「管你?我要糙死你!」陳楚激動的兩手摸著她的美背,看著她往後梳攏的短髮,下面就一陣心動,她這個髮型簡直是太性感了,尤其是方陽陽回頭怒目瞪著他,越是瞪他,他越是感覺到舒服。

陳楚看著自己的大黑棍子一動一動的,方陽陽的屁股撅著的更高,白花花的身子像是一前一後的盪鞦韆似的,方陽陽四肢著地,兩手扶在前面抓著有些泛黃的青草,兩隻膝蓋就跪在下面,隨著他**的衝擊而上下運動著。

方陽陽痛的眼前發黑,她的貝齒緊緊地咬住了下唇,嘴唇都被咬的泛白了,兩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的凝視著遠處,自己只能被虐了,而在糙她屁股的男人還不那麼的憐香惜玉,她越是叫痛就是越往裡面糙。

慢慢的,她疼痛的有些麻木,只是堅忍的發出嗯嗯聲,隨著有節奏的起起伏伏,陳楚的大棍子也慢慢的糙了進去,拍擊著她飽滿滾圓的屁股蛋子,啪啪啪的響起來。

陳楚屁股往前一撅一撅的像是要最後的衝刺似的。

這時,方陽陽叫了一聲說:「別幹了,我腿太疼了,要不我在你身上吧。」

陳楚抽了幾百下,也感覺多少有些累了,陳楚慢慢的躺下,方陽陽屁股慢慢的往下坐去,陳楚兩手撫摸著她光潔的美背,看著方陽陽的屁股一點點的把自己黑的大傢伙吞噬。

「啊……」陳楚享受的舒服的叫了一聲,心想方陽陽的姿勢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倒採花吧,不過這樣的男人真好受,要是有個漂亮的女色狼這麼采自己,他情願被采很多次,直到嗝屁。

方陽陽也啊的呻吟一聲,她是坐在陳楚身上,但是背對著陳楚,她能清晰的看到陳楚下面進入自己的屁股,而且那兩隻大大的籃子還在轉著,方陽陽兩手按住陳楚分開的大腿。

然後屁股高高的抬起來,再慢慢的落下去,感覺陳楚的傢伙在她的屁股里就像是一根長長的粗粗的大屎橛子,不過這大傢伙給她帶來了一股股暖暖的快感。

慢慢的她不再那麼疼了,而是屁股起起伏伏的往下坐,適應了幾十次,方陽陽第一次試著屁股坐到了根底,兩人同時發出呻吟聲。

方陽陽皺著臉回頭問:「陳楚,行了吧……」

陳楚享受的不行,眯縫著眼睛沖方陽陽說:「寶貝兒,你再快點,我要射了,快點,再快點,屁股快點動。」

方陽陽兩腿分開一些,屁股上下運動加快著頻率,陳楚看著方陽陽的屁股快速的吞吐著他的大棍子,更是興奮的難以抑制,兩手放在她的美背上,開始上下撫摸。

最後放在她的臀瓣上,摸著,揉著,掐著。

方陽陽罵道:「王八蛋,不許碰我的屁股……」

「啊……」陳楚被這一聲叫罵終於忍不住的射了出去……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