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二章美人把酒黃昏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美人把酒黃昏后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涼風瑟瑟,雲影重重,縣城的天氣有些氣人,該下雨的時候,例如春種時期,下一場兩場的雨,省得老百姓澆水種地了,不光省力氣人工,也省錢,不然這一年的稅費就不少錢,自己家打井,用柴油機往外帶動抽水澆田,光是柴油錢就四五千了。

總共能收入兩三萬的土地,去掉澆地的油錢,種子化肥,農藥,也就剩下一萬多撐死了,一家四五口人,人均還不到兩千塊的收入了。

不過不需要雨的時候,他偏偏下個沒完沒了的,比如這秋天,苞米已經長成了,都灌漿了,這種時候往往會無休無止的下雨,能把人氣死,很多時候臨到冬天的時候還會下個幾場雨。

那便是凍雨了,已經收割的苞米被澆的全是雨水,第二天冰霜一凍,那可就全慘了……

陳楚爽的抬頭望了望天空,看到了幾朵擋住月亮的黑雲,此時月亮已經上升了一塊,並且有些圓了,照的下面也有些通明的。

陳楚爽的舒服的叫了幾聲,同時腦子裡也在琢磨,媽的,好像明天有雨啊……

方陽陽屁股用力往下坐著,她現在腦中一片空白,她的屁股坐到了底,感覺陳楚那根粗粗的大棍子又漲大了一號一般,接著突突突的一股股的熱流往自己的屁股裡面噴射。

雖然她沒有過這麼玩,但是也明白,男人這是射了,一股羞臊的又十分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方陽陽忽然想起了,她老娘曾經和她說過的。

要是男人射了,必須要拔出去,而且要劈開大腿,把13朝下空著,要把裡面的液體空出去,不然容易懷孕的。

一般的時候也都是要戴避孕套的,不然就容易懷孕了。

陳楚根本沒戴那玩意,方陽陽急的忙往外拔屁股,陳楚卻是爽的要命,正在射兩手忙抱住方陽陽的腰,下面呲呲呲呲的終於全射了進去。

看著方陽陽在月影下有些發暗的陰影的挺翹的屁股,陳楚摸著她光滑的,在秋天裡皮膚有些發涼的臀,心裡一陣的欲仙欲死了。

「啊……」方陽陽也呻吟了幾聲,屁股又坐下去動了動,陳楚的液體燙的她屁股裡面的肉壁一陣的舒服,禁不住閉著眼小聲呻吟了一陣。

這才站起來,噗噗噗噗的把屁股從陳楚下面的大傢伙裡面拔出去,一股股粘蟲即滴落倆去。

方陽陽到一旁兩條大腿分開了,就那麼的蹲著,隨後憋著氣,小臉都紅了,不由得噗噗噗的放了幾個屁。

屁聲過後,陳楚射進去的液體不禁慢慢的流淌下來,就像方陽陽拉屎拉出來的一樣。

陳楚已經爽的舒服了一陣,此時冷冷的秋風吹過來,陳楚仿若看到了涼意,忙起身掏出了紙,擦了擦自己黏糊糊的傢伙,看著方陽陽在那撅著忙問:「沒事啊,你在幹啥呢?」

「我……我得把裡面的東西弄出來,不然懷孕了……」方陽陽臉上通紅的說。

陳楚撲哧笑了:「你傻啊,我又不是乾的你13,是你屁眼,懷啥孕啊?」

方陽陽轉頭嗔怪了陳楚一眼說:「那樣也不行,我媽說了,男的那東西跑的可快了,你……你那東西射進我屁股里了,要是弄不幹凈,萬一流出來了,進到我下面的洞里,還容易懷孕,到時候我懷了孩子,你還要我啊?」

方陽陽短髮往後面背著,露出光潔的臉跟額頭,而她長相就精緻秀氣,這樣的面容更是異常性感,小嘴兒紅彤彤的,小鼻子微微的挺翹著,眼睛大大的,此時就蹲在那像是拉屎似的,陳楚呼出口氣,不禁下面又有些感覺了。

一個女人一個味道,而一個玩法又是一個味道了。

比如同樣的女人,你讓她躺著,你那麼直接的去糙感覺不一樣的,讓她撅著,你撞擊她的大白屁股又是不一樣的感覺,或者,兩人都站著,讓她扶著牆,你在後面扶著她的屁股干,還不一樣了。

陳楚看過劉翠撒尿,也在劉翠撒完了尿的時候過去干她,這會兒看到了方陽陽拉屎,他還沒看過女生拉屎呢,不僅又是一陣好奇。

雖然感覺女生跟男的拉屎都是一個樣的,但是沒看過還是稀奇的。

方陽陽見他目光不輟的往這裡看,忙臉紅說:「你看啥?」

「那你在幹啥?」陳楚問。

方陽陽咬著嘴唇說:「我怕弄不幹凈,剛才被你乾的屁股疼,現在有屎了,想拉出來……哎呀,你別看啊,快點轉過去,小姑娘拉屎有啥好看的?」

陳楚笑了,點了點頭說我轉過去,不過他轉過身後,馬上又轉回來了,他還真想看看小姑娘拉屎,他沒看過啊,所以認為好看。

這小子曾經都想在學校的女廁所扒個洞,專門看女生撒尿拉屎,不過那只是他的一個理想願望了,最終沒能實現了。

那要是被人給抓住,估計要全校批評了,因為你去學校女廁所後面挖洞,人家能看不見么!

陳楚後來又幻想過,在後面挖一個地道,然後從地下直通女生廁所,然後趴著下面往上看……

現在,方陽陽人家就蹲在他旁邊拉屎,他自然欣賞了,剛才他的大棍子在人家屁股里一頓搗鼓,方陽陽的屎還真被震出來了。

還好晚上還沒吃飯呢,不然陳楚不得糙出一堆屎出來了。

方陽陽又噗噗噗的放了幾個屁,陳楚絲毫沒感覺出噁心之類,相反,卻是異常的欣賞了。

方陽陽卻是臉上紅撲撲的,知道陳楚在看著她拉屎,心裡彆扭,但也不想去管了,陳楚見她先拉出一堆黏糊糊的白東西,肯定是自己射進去的東西了,然後是長長的屎橛子。

感覺女生和男生拉屎一樣啊,沒啥區別的,就轉到了方陽陽前面。

「哎呀,你變態啊,人家上廁所呢,你還看?煩人啊……都怨你,我現在的屁股老疼了,上廁所都疼……」

陳楚笑了:「你還怨我?應該感謝我才對啊!」

「感謝你?」

「嗯啊,要不是我把你屁股糙了,你拉屎能這麼痛快么,好幾個屎橛子出來的都挺快的……」

方陽陽臉更紅了,不願意和這小子說下去了,他簡直……無恥……還下流……

方陽陽掏出紙巾輕輕的擦著,隨後找褲子去了,陳楚看著她光溜溜的屁股往短褲那走。

忙追上去,一把摟住方陽陽的腰,一隻手在她屁股蛋兒上摸著,一隻手繞到她前面,摸著方陽陽那方寸之地的茸毛。

方陽陽啊的嬌嗔一聲,回頭狠狠白了他一眼:「別弄了,人家金哥他們都在那等著呢!真是的,金哥還說你老實呢,說你以後有出息,這給我介紹的是啥人啊?剛認識就糙人家屁股……」

陳楚又摸了幾下她下面的茸毛,嘴在她白凈的脖子上啵啵啵的親了幾口,方陽陽才擺脫他,撿起扔在草地上的牛仔短褲,連同裡面的白內褲一起穿了上去。

拉好了拉鏈,把身上的小衫也整理好了。

方陽陽感覺自己的下面不那麼潮乎乎的了,剛才下車的時候,她下面都出水了,水把她下面的內褲跟牛仔短褲都浸濕了,不過剛才被糙屁股的時候,她的內褲跟短褲褪掉了,這會也風乾了。

「陳楚,趕緊走吧,這風挺冷的,我都有點凍大腿了……」

方陽陽說著話拍了拍短褲下白嫩嫩的長腿,大腿的嫩肉彈性的,一顫一顫的十分的誘人。

陳楚忙彎腰過去摸了幾把,嘴裡說著:「陽陽,你這大腿真性感,不行了,我還想要一把,咱再……」

方陽陽感覺像是蟲子在上面爬似的,又瞪了他一眼,隨後快步往前走。

「陳楚,你咋那麼流氓啊!真是的,我就不應該答應金哥和你處對象,早知道你這樣,我今天也不會來了。」她嘴上雖然這麼說,不過心裡卻有點美滋滋的。

雖然屁股被糙的生疼,但是她也知道了,陳楚的傢伙真大啊,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沒他的大,可能……超過他傢伙的男人整個縣城是沒有了。

這是極品男人啊,她老娘就和她說過,女人以後找個男人最好是身高馬大的,那樣體格好,以後肯定也幸福,要不找一個瘦的跟乾巴雞似的,連自己的女人都背不動,那樣玩意能幹啥了……

其實就是說男人個頭高,下面的比例也大,糙女人也有勁,不管是衝擊力,壓迫力,還是撞擊,力度都大,這樣女人就會越來越爽,男人糙女人狠是男人的幸福,糙女人次數越多,糙的越狠,那便是越是幸福。

同樣的道理安插在女人身上也是如此的,女人被男人……自己男人糙的次數越多,糙的越狠,女人也是高朝多,也是幸福的,當然,男人非常喜歡偷腥,喜歡糙外面的女人,喜歡艷遇,女人也是喜歡艷遇的……只是平時裝的狠。

方陽陽在前面走,陳楚在後面跟著,因為這樣可以看到方陽陽兩條渾圓的的大長腿,還有被大腿帶動的滾圓滾圓的屁股。

方陽陽的屁股有些疼,而一走路咬有些完了,身體有些前傾了,屁股往上面翹著。

陳楚是不是的在後面隔著她的牛仔短褲摸她屁股一把,或者在她的褲襠掏一把。

方陽陽都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繼續往前走。

離著麵包車十多米的時候,車門就拉開了,金星抽著煙笑呵呵的說:「楚兄弟,四十分鐘了,屁股凍兩瓣了吧!」

「額……有點便秘……」

陳楚說著上了麵包車,金星小聲的貼著他耳邊說:「兄弟,輕點整,方陽陽那屁股都成啥樣了?還有啊,你也多少留點子彈,一會兒咱到瀚城迪吧,小妹子多著呢,別到時候光眼饞,下面干不動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