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三章有暗香盈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有暗香盈袖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方陽陽坐進來的時候,剛聽到後面一句話,臉蛋兒不禁紅了。品書

倒是陳楚,他沒覺得什麼,到瀚城迪廳,那裡他去過的,尹胖子的兄弟迪廳,還有馬猴子的世紀迪廳,那裡妹子雖然多,也火爆,也露肉多,但是不能那麼好乾吧!

啊,你進去就讓你干啊!那也不是啥原始社會啊,女的能那麼賤么,你說一句妹子我想糙你了,然後那妹子就說行啊,你過來糙吧,然後就把褲子脫了,露出裡面的13,然後就讓你壓著,或者她撅著糙啊,應該不能的。

不過金星又說的這麼肯定,陳楚心想肯定是一半一半了,一半是真的,一半是金星在吹牛逼呢。

麵包車繼續行駛,方陽陽再度坐到陳楚腿上,這次兩人就不像剛才那麼不好意思了,陳楚直接攔住她的細腰,而且那手就搭在她的豐腴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當然不是總在那摸。

摸幾把停一會兒,然後再摸幾把,方陽陽也被摸的火燒火燎的,她坐在陳楚兩腿之間的傢伙上,感覺陳楚的那個大傢伙好像又開始硬了,不禁想起剛才在野外兩人的大戰,自己的屁股被糙的生痛生痛的。

這樣的男人,如果以後跟自己結婚了,真不用出去找刺激了,被他糙上一頓,得爽死了,不過她聽柳賀說陳楚家境不好,挺窮的,而且方陽陽的城裡人,不希望找個農村的,但又想到陳楚不是能保送到春城的重點高中么。

那麼他一定是個大學苗子了,這樣一想,方陽陽心裡又甜蜜了點了,只要陳楚學習一直好,那自己以後嫁給他,讓他糙也行了……

車上的幾個人都是心照不宣了,金星,小五還有季揚,三個男人這種事兒也沒少乾的,別看小五跟陳楚歲數差不多,但是出來混的時候早。

女人也沒少玩的,而且還都玩出性病來了,後來家裡花錢給治好的,季揚跟金星是玩夠了的人了,不過金星還是一如既往的騷,季揚真正收斂了。

即便是柳賀也明白這倆人說去上廁所,但哪有上了四十分鐘的了,一定是沒幹好事了,柳賀從金星身體遮擋不住的縫隙看過去,見陳楚的手就放在方陽陽的大腿上。

心裡一陣反胃,心想陳楚跟方陽陽?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了,陳楚他家也不知道上輩子積了什麼德,祖墳冒了什麼青氣了。

……

本來是應該馬華強先到的,畢竟陳楚耽誤了四十來分鐘,不過馬華強開到一半走錯道了,其實他是發現後面不見了金星的麵包車才走錯的。

不然他要是錯了,金星就能打電話提醒他了。

2000年的時候也沒贍,等到了收費站問裡面的交警才知道,要是再往前走,一直走,能到省城了,這算是京沈公路了。

我糙!馬哥你會不會開車啊?

我糙!馬哥,你這牛逼啊,這車都他媽上了高速公路了!

別他媽吵吵了,交警沒罰款就不錯了!馬華強又繞路下來了,這點破到還邊走邊打聽,終於回到了原路,等金星到了瀚城了,給他打電話,馬華強才說馬上到了。

麵包車在一處酒店門口等著,車上的人都下來聊天,柳賀還是站在季揚旁邊,眼睛有意無意的看著他,季揚理都不理,跟金星聊著。

方陽陽不去看季揚了,背靠在麵包車上,反倒離著陳楚不遠了。

「揚子,咱一會兒饒迪廳,還是馬猴子的?」

「呼,寧去馬猴子的也不饒,見面不太好……」

「嗯,不行咱去個ktv得了,我總感覺馬猴子那裡咱去也不好,畢竟以前……」

季揚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難得出來一次,再說了,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季揚都不混這麼久了,馬猴子不能找事兒……」

「嗯!」金星點點頭:「媽的,找事兒也不怕他,大不了干唄。」兩人說著又呵呵呵的笑了。

金星有意無意的問了問旁邊的柳賀:「妹子,你不怕干架么?」

柳賀低頭想了想,然後看了眼季揚說:「只要我在季揚身邊,我啥都不怕……」

「噗噗……」金星忍不住笑了幾聲,和季揚說:「揚子,我看人家柳賀姑娘不錯啊,你別一天拉著個老臉,人家柳賀妹子長得不好看咋的?再說你看著個頭,多苗條啊!還對你一心一意的,不行你倆就處唄!」

「咳咳……」季揚咳嗽了兩聲。

柳賀臉上通紅,不過身子卻扭捏的動了動,那意思便是投懷送抱,極其情願了。

陳楚離著不遠,不禁咂咂嘴,心想這***,是人品問題啊,還是咋回事?你看人家季揚泡妞兒,一句話沒說,柳賀主動的送13,自己就困難,弄方陽陽也是連哄帶騙的。

而人家邵曉東上娘們,也是容易的狠,最氣人的他十六歲的時候已經上了過百個女人了,而且不是小姐,都是以處對象的名義勾引的,而且他還不是那麼主動,大多是女人自己脫光了進他被窩,讓他糙。

陳楚開始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真的不信,心想做人的差距不能這麼大了,但現在看季揚就是如此啊!要是季揚願意,估計方陽陽都輪不到自己,今天晚上人家是一個大王兩個老二,直接領著方陽陽跟柳賀開房雙飛了……我糙!看柳賀那騷性樣,沒準開房的錢跟避孕套的錢都不用季揚花,這女生都得倒貼,騷的都冒水了,沒準為了讓季揚多糙她兩把,都得主動買偉哥給季揚吃呢……

陳楚羨慕的直咽唾沫。

心想啥時候能達到季揚的那個境界呢!然後柳賀主動的劈開大腿,躺在床上,然後大腿抬的高高的對老子說:「陳楚啊,快點啊,快點來糙我吧……」

陳楚想到這裡,心想痒痒極了,這時,季揚呼出口氣,轉身問柳賀說:「你多大?」

柳賀嚇了一跳,臉紅撲撲的,想看又不去看季揚的眼睛,不好意思的扶著臉上的頭髮說:「我……我十七歲了……」

後面的陳楚直咧嘴,心想撒謊,你明明十六歲。

季揚呼出口氣說:「我今年二十三了,而且我的生日是大年初一的,基本上就是二十四歲了,我打算找個差不多的,今年或者明年就結婚,所以,我不想玩了,如果你想玩,可以找楚兄弟么,他歲數小,可以多玩幾年……」

柳賀臉紅了,心裡狠狠的,心想陳楚?哼!天底下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不會找他的,他要是敢碰我一個手指頭我就不活了。

柳賀抬了抬臉小聲說:「你二十四也沒事,咱……我可以結婚啊!」

「你還念初中呢!」

「我不念書了,我跟你結婚……」柳賀咬著嘴唇,滿臉的羞紅說。

季揚拍了拍腦袋:「柳賀,對吧你是叫柳賀吧,你才十七歲,你和我結婚,你家裡也不同意啊!」

「沒事,我可以和你走,和你私奔,我不和家裡說還不行么……」

「我不行,我不想走,我不想離開這,呵!小丫頭,你根本不了解我,我渾身十多處傷疤……」

「我喜歡……」

季揚無語了,金星嘿嘿嘿的笑,說:「你們聊吧,我到那麼撒泡尿去……」

後面的陳楚也不理解,柳賀是不是有病啊,喜歡歲數大的男人先不說,就是季揚已經和你說了,他身上有十多處傷疤,你咋還喜歡呢?那傷疤在身上都丑啊……他不禁有些納悶。

也跑到金星跟前撒尿。

金星嘿嘿笑了:「咋樣?方陽陽爽不爽啊?」

「還行,真***緊。」

金星嚇了一跳,羨慕的說:「行啊,小子,中彩了?方陽陽是處女?」

「是不是處女我還不知道呢!」

「你剛才不是說緊么!」

「我說的是屁眼,我剛才幹她屁眼了,真***緊,水簾洞沒幹成……」

陳楚沒尿,擠出了點,提上了褲子。

金星咧了咧嘴:「我糙!楚兄弟你真行,你咋喜歡乾女人那玩意啊!那地方多埋汰啊!」

陳楚愣了愣:「金哥,你別告訴我你沒幹過女人屁眼啊?」

「我糙!那不變態么!誰干那玩意啊!要是讓娘們用嘴擼咱下面還行,你還干她們屁眼,沒幹出來屎啊?」

陳楚笑了,看金星那一臉噁心的表情說:「金哥,我不僅干她屁眼,還舔了呢!」

「我……嘔……」金星臉憋的通紅,差點吐了:「楚兄弟,你真行,你這口味……」

「金哥,你別說你沒聞過女人屁股啊?」

「我就是摸摸,是舔女人屁股啊!哎呀,你一說我都噁心了……你是不是……是不是還舔女人13啊?」

「是啊?」陳楚愣了下:「舔女人13挺正常啊?裡面那水酸的,可滑溜了……」

「呼呼……」金星一摸腦袋,忙拉了陳楚一把說:「楚兄弟,你聽我說,這話你就和我說說得了,千萬別和第二個人說,跟季揚也別說這事,知道么!」

「咋了?」陳楚一愣,心想男女間舔舔,親親,不都正常么,摳摳摸摸的,碰見好看的女人,他不去聞聞女人的溝子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楚兄弟……」金星撒目了一下,小聲說:「你這麼干,會讓男人瞧不起的,大老爺們哪能鑽女人褲襠呢!更不能給女人舔13啊!女人給咱舔還差不多,還有,男的不能給女人洗腳,洗襪子洗褲衩都是讓大傢伙笑話的……」

陳楚點了點頭,其實農村大多這樣,男人要是被老娘們騎在下面都是讓人笑話的。

說那男人熊包一個,說那女人騷胯子……

陳楚呵呵笑了笑說:「行,金哥我知道了,以後這話不和別人說,對了金哥,你剛才在車上說一會兒咱去迪廳就能糙到小妞兒,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楚兄弟,你看著啥?」金星掏出了一個小瓶,裡面放了幾粒藥丸。

「啥啊?」陳楚一愣,感覺有點像上次金星給他的安眠藥了。

心想金星不會給人把安眠藥下酒裡面,然後把人家小姑娘扛出來,開房給**了吧!

邵曉東經常幹這種事兒的,不過被他糙了的女人都喜歡他,主要憑一個臉蛋,還有為人的手腕了。

不過,輪一個女人,聽起來好像也不錯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