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四章莫道不銷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莫道不銷魂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感覺自己在金星面前太無知了,在邵曉東面前更是,很多事兒他根本想象不到了,更有些不相信了。

這時,陳楚指著他手裡的小藥片說:「金哥,這啥玩意?」

「啥玩意,好玩意啊?要不今天晚上我給柳賀吃一片,讓他跟你瘋狂一晚上咋樣?」

陳楚晃了晃腦袋。

金星呵呵笑了笑說:「沒啥,yao頭wan,這玩意給女人吃了一個,保准聽你的話。」

「呼呼……」陳楚對這東西沒好奇的感覺。

金星又說:「這事兒別跟季揚說,他反對這個。」

「嗯,金哥,一會兒你去酒吧就給女的下藥吃這個啊……」

「啥叫我給她們下藥?根本用不著啊,這東西挺貴的,我可捨不得,再說了,這東西也不用給她們下藥,直接給就行了,她們巴不得管你要呢!」

見陳楚一臉的迷茫,金星又說:「能到迪廳里的女人,不說都不是好人吧,那也都是來瘋狂的,都是放開的女人,說白了,這種女人就是讓男的糙的!你不給她她都主動管你要呢!吃完了飄飄欲仙,造耐也爽……」

陳楚有些不理解,怎麼會有這種人?迷迷糊糊的主動讓男人玩?那不是腦袋受刺激了么……

金星撒完了尿,提了提褲子,兩人就在飯店背陰處尿的,金星看了看柳賀還在跟季揚說著。

嘀咕著說:「糙,季揚還幾把裝蛋呢!這小妞兒多好看,糙完了再甩了唄!也不跟她結婚!」

陳楚點頭說:「可能是揚子長得帥,才吸引女的吧!」

「呼呼……這個不是,這小子有男人味,你再過兩年就知道了,男的不在乎長相,跟女人一樣也是在乎氣質的,你看很多女明星,比如梅艷芳,長得一般吧,就有那股氣質,再比如男明星,古天樂多黑啊長得,陳小春多難看,還有梁朝偉,個頭不高,長得也就一般人,但是人家就有那股氣質,那種目光就是吸引女人,季揚也有些那種氣質,酷吧!」

陳楚點頭,心想張老頭兒也是這麼說過了,呵呵笑笑說:「我啥時候才能有那股氣質呢!」

「你啥時候不給女人舔13就有了……」金星哈哈一笑,隨後又拍陳楚的肩膀說:「楚兄弟,我跟你說著玩呢,季揚的氣質是他砍人時候砍出來的,美女愛英雄么!季揚砍人的時候那狠勁兒女的一看就喜歡了,現在不砍人了,但這氣質還有,你要是想跟他一樣,那你也混得了,砍幾次人,你就牛逼了……」

兩人走回來的時候,季揚亦然冷酷的抽著煙,而柳賀卻是臉上陰鬱著,滿臉的不開心,而且眼眶像是圍繞著許多的淚水,好像只差一點點,就能奪眶而出,現在只是堅忍著了。

「呦,柳賀咋哭了?」

「呵呵,金哥我沒哭。」柳賀勉強的笑了一笑。

方陽陽忙過來拉著她安慰著,金星呵呵笑說:「沒事的,咱不理季揚,一會兒金哥和你好好喝喝。」

「行……」柳賀只簡短的說了一個字。

這時,金星電話響起來,馬華強打過來的。

金星罵道:「我糙!馬華強,你***真是人才了,多點路啊,你還能走丟了,能走到京沈高速上去!趕緊的吧,我們在海燕酒家呢!咱吃完然後去蹦迪去……」

混社會,雖然手下有一幫兄弟,但是平時也都是拿錢養活的,混社會的跟以前土匪有點相似的便是揮金似土,不在乎金錢。

花完了土匪去搶,混社會的現在大多數是靠買賣了,當然吃生米的去搶劫偷盜的也有的。小偷兒一般有集團的,搶劫犯的集團都是臨時組織的十個八個人的,並不在混社會,黑社會當中。

海燕酒家名字一般,裡面卻是富麗堂皇,上下三層,不過金星帶著人來到了地下室,裡面也是人員爆滿了,外面停著不少好車,在裡面金星找了一個大包間,那圓桌能坐上二十人了。

而金星這一夥,加上馬華強一伙人,有十三人了,圍桌在一起,開始抽著煙,說說笑笑的點菜啥的。

大夥嚷著是喝啥酒,馬華強嘿嘿笑著說啤酒,金星說啤酒不過癮,不如喝白的。

方陽陽好像屁眼被陳楚糙的爽了,這會兒也笑呵呵的說:「還有我們女生呢!」

黃毛說:「你們女生喝啥酒啊?喝飲料得了……」

「憑啥啊?」方陽陽挨著陳楚坐著的,這時候一撅嘴,而挨著方陽陽的是柳賀,柳賀旁邊的季揚要坐到別處,被金星硬給按著坐那了。

金星呵呵笑了笑:「對,憑啥女生就不喝酒啊!楚兄弟,你喝啥?」

「古井貢酒吧!」陳楚只是開玩笑一說。

金星忙喊服務員:「啤酒先來一箱,紅酒一瓶,古井貢酒……五瓶吧……」

服務員忙去張羅了,這些人有能喝的,也有不行的,不過一箱啤酒不多,二十四瓶如果有兩個能喝酒的,全能報銷了,所以金星要的並不多。

而一會兒還要去迪廳玩呢,到那邊還要邊喝邊跳的,所以酒就這些了,菜也都是乾貨,而且還特意給兩個女生要了拔絲香蕉,蘋果這樣的甜菜。

一時間叮叮噹噹的都是撞瓶子跟撞酒杯的聲音,陳楚也有點酒量的,不過喝的不多,方陽陽喝了半瓶紅酒,而柳賀不喝紅酒,直接喝白酒,自己幹了兩杯白酒,暈暈乎乎的趴著桌上輕輕的哭了起來。

金星忙笑呵呵的說:「大家喝,打家喝,柳賀妹子這是高興的……」

兩杯白酒就是四兩了,柳賀已經到量了,過了一陣,很多人暈暈乎乎的去洗手間,陳楚回到的過道上,碰見柳賀抱著季揚的大腿,哭著說:「你為啥不喜歡我……為啥不喜歡……」

陳楚不禁搖頭,心想是柳賀賤么?追她的人不少啊,王偉不禁給朱娜寫過情書,也給柳賀寫過啊!包括馬小河還寫過呢。

說什麼柳賀我血汗你,你血汗我不?

把陳楚樂了好幾天,馬華強這一夥也追過,金星也勾搭過,都沒成,而這女生心裡就裝下了一個季揚了。

難道這就是所以的愛情么?

陳楚有點不明白,他玩了這些女人,好像沒感覺到什麼愛情啊,感情了,他喜歡的就是這些女人的身子,她們的奶,跟白花花的大屁股啥的……

這時,柳賀竟然喝的暈暈乎乎的給季揚跪下求他,而且哭的有些死去活來的。

季揚抬頭看見了陳楚,忙手往這裡一指,陳楚走過去,季揚把腿抽開:「呼,楚兄弟,交給你了……」

陳楚一愣,笑了笑:「揚子,你這話說的,交給我?我咋辦啊?」

「靠!」季揚白了他一眼:「你咋對方陽陽的就咋對她,反正你看著辦吧……」

季揚大步流星的走了幾步,陳楚見柳賀暈暈乎乎的抱著自己的腿,想站又倒下了。

季揚這時又大步流星的回來了,看了看陳楚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楚兄弟……那個……嘖嘖……」

陳楚還第一次見季揚撓頭,不禁問:「咋了?有話就說唄!」

「咳咳,行啊,我就直說了,上回我去你家,看見的那個……那個女的,她,她是寡婦么?」

陳楚腦袋忽悠一下,上次就看季揚的眼神有點不對了,難道他喜歡劉翠。

「揚子,人家不是寡婦,孩子都十一歲了,男人聽說要去工地上幹活呢!」

「啊?沒事,我就是問問,就是隨便問問……」

這時,下面傳來了一陣輕輕的鼾聲。

陳楚才見柳賀竟然睡著了。

這女生剛才喝了差不多半斤白酒,又把方陽陽剩下的半瓶紅酒跟幹了,這一斤多酒也夠受的了,再說那紅酒開始喝的時候沒事,到後來確是后反勁了。

季揚抽出一根煙,點著抽了一口,臉朝窗外看去。

陳楚問:「揚子,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劉翠啊?」

「啊?劉翠?她原來叫劉翠啊?呵呵……呵呵……」

陳楚暈了,這季揚笑的都不自然了。

跟自己前兩個月一樣,看見劉翠一眼都失魂落魄的,只是後來把劉翠給糙了,一個接一個的女人玩著,可能對劉翠的感覺少了一些吧。

「額……你對她有意思?」陳楚又問。

「沒,沒啥意思,人家都結婚了,而且孩子都那麼大了。」季揚訕訕的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看陳楚。

陳楚也是第一次發現季揚這麼靦腆,心裡震驚,逗著他問:「要是劉翠沒男人,是個寡婦帶著個十一歲的女兒呢?」

「啊?真的?」季揚眼中出現了一股神采。

陳楚咧嘴了:「揚子,你不會真喜歡人家,不在乎人家是寡婦吧?」

季揚狠狠抽了口煙,忽然有些激動的模樣,轉過頭說:「楚兄弟,你,你不知道,我上次從你家回來,做夢全是夢見那個女的,我幹啥都能夢見她,我……我吃飯,睡覺,開車眼前都是她,她就像長在我腦袋裡似的,如果她真是寡婦,我不介意她有孩子,我娶她當媳婦。」

「呼呼……」陳楚懵了:「季揚,你沒跟我鬧著玩吧,柳賀這黃花大閨女你不要,你要一個寡婦?她都三十一了!」

「沒事,真的沒事,我不在乎這個,兩個人在一起在乎一個眼緣,只要眼緣對上了,我吧在乎她多大,我就感覺見到她就高興,看不到她就難受,真的楚兄弟,這些天我一直被折磨啊……」

陳楚暈了,心想還有人能折磨季揚?真是太陽從西面出來了。

陳楚正震驚著,柳賀在睡夢中像是感覺到地下的地板磚有點冷了,兩手又緊了緊陳楚的大腿。

陳楚低頭,看著她醉醺醺的嬌羞的模樣,又看了看旁邊的洗手間,心想,要不要把柳賀抱進洗手間,讓她趴在馬桶上給糙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