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六章風住塵消花未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風住塵消花未盡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迪廳就晚上最為火爆,而這些來迪廳的人經常是夜貓子,白天困的直打哈欠,晚上精神的兩眼放光跟禽獸似的。品書

或者說來這種地方的都游弋在禽獸和半禽獸之間,男的不來搞破鞋,女的不來扯犢子,那來這裡幹嘛?逛街的可不會來這裡了。

而夜場的工作習慣了,倒也整天興興奮奮的,就跟吃了興奮劑似的,十七八,十**,二十左右歲的小青年使勁兒在這塊搖曳自己這點青春,一些老傢伙三十以上,甚至也有四五十的也在這裡挺嗨的!

他們這群人還很受歡迎的,不為別的,便是這個年齡有錢,半大小子,小破孩兒,長得是挺帥氣,但兜里那幾個土鱉錢,恐怕就夠個開房的。

不喑世事的女生或許會選擇帥氣的小伙兒,但是常在這裡摸爬滾打慣了的女人們,她們喜歡的是那種中年男人,因為他們有錢,一般的時候被糙了,都會甩點錢過去,半大小子能甩她們一臉尿。

那種成年男人一般不白糙,甩過去錢,再甩過去電話號,留著長期發展了,這種人一般當官的多,別看芝麻綠豆的小官,一個村長……別管是多窮的村的存村長,包養四五個大學生也是小意思。

還有便是一些有經歷的女人,也喜歡有點歲數的男人,覺得成熟是一種美,就像陳楚季揚喜歡劉翠那樣的女人,雖然三十來歲的,但是臉上那種成熟的性感讓他們欲罷不能,看一眼大幾把就硬起來了。

女人也是的,超過二十歲的女人,往往看男人不看臉的,當然她們也喜歡男人的臉,但是一脫衣服,露出一身人魚線的肌肉,上床一脫褲子,大吊啪的支起老粗,老長,她們的興奮便會達到頂點。

就像男人見女人臉蛋兒挺漂亮,一脫衣服,裡面的奶是旺仔小饅頭,屁股瘦的一點肉沒有,往前一撞都咯著疼,那樣的女人像是青蘋果,看著養眼,咬一口酸死你……

……

金星摟著的這女人長脫髮,褐色的波浪卷,髮絲上帶著濃濃的香味兒,個子要比金星高半頭,即使不穿高跟鞋也比他高。

上身披著一件黑色的薄薄的風衣,風衣敞開了,裡面是黑色小衫,深v的,露出了一條白白的溝,小衫的下面也是挺新潮的,露出白白的肚皮跟性感的肚臍,下面是一個皮褲衩。

陳楚更暈了,這女人咋穿的皮褲衩?

就像是好好的一個長筒的黑色皮褲把兩條褲腿給剪下去了一樣,皮褲下面是黑色的寬眼絲襪。

這樣的女人,陳楚只看一眼下面就硬了,更何況這女人千嬌百媚的,大大的眼睛帶著嫁接的睫毛,還有點藍色的,陳楚知道那是美瞳。

鼻子挺翹的狠,紅唇像是火焰一樣了。

噴口氣是香氣還有酒氣的混合。

這女人含著金星的葯,隨後又吐出來呵呵笑了笑說:「親愛的,你還有多少這樣的葯啊?剛才你已經餵了人家吃了一個了,還有啊,你要把人家往哪裡領啊……」

金星掏出小瓶晃了晃說:「你看還有這些呢……」說著沖陳楚眨眨眼說:「兄弟,咱一會兒好好爽……」

「呵……想玩我?」女人眨了眨大眼睛,金星更是痒痒了。

「哎呀,妹子,你說哪的話呢!哈哈……」

三人搖搖晃晃的走進洗手間,這洗手間男女通用,都是一個小格,一個小格的,進去后把門插上就開始撒尿拉屎。

金星沖陳楚咋咋眼說:「兄弟,我不客氣了啊,我先來了!哈哈……第二把給你……」

「行。」陳楚呵呵一笑。

進這廁所里,他算是明白了,很多廁所的隔間里都傳來啊啊啊,的呻吟,還有男的啪啪啪拍擊女人屁股的聲音。

這哪是廁所多啊,簡直就是搞破鞋的專用地方,陳楚在這裡感覺一刻都呆不了,再呆一會兒都能擼出去。

這時,一個廁所門開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半大小子邊往外走邊提褲子,裡面一個同樣是十六七的女生正往上提著內褲,陳楚清晰的看到了她肚皮下面黑茸茸的毛。

那女生長得挺清純的,怎麼看都像是路小巧那樣的女孩兒,竟然能……能在這廁所里讓人糙?我靠……

陳楚一拍腦袋,總算明白了,以前根本就不相信這些,現在終於信了。

這時,金星已經走進這個廁所,把那個女的拉了進去直接關了廁所門。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怎麼看都像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他就不明白了,這樣漂亮的女人,自己看她都恨不得狠狠擼一把,就讓金星給?給糙了?可惜,可惜……

廁所門剛關上,裡面咚咚咚的發生一陣響動,陳楚心裡罵道:「糙!金星也真幾把猛啊,褲子脫了么,就開始糙上了?輕點,別把那女人給糙透腔了,自己沒法糙了……」

不過剛動了兩聲,裡面傳出了金星的聲音:「兄弟!快跑,麻痹的踩到雷了!」

陳楚不明白黑話,不過也明白這雷是啥意思。

這時外面也有些亂了,廁所也衝進來幾個年輕人大聲喊:「別動!警察!」

陳楚腦袋嗡的一聲,心想金星不說沒事么,怎麼出來警察了?

廁所門被踹開,很多光著屁股正糙著的男女都被按在那了。

陳楚眼睛一轉,看到廁所上面的窗戶,往前跑了兩步,一腳蹬到牆上,借力竄到廁所門,再往通風窗子上一條,便抓住了窗欞上。

這通風口不算大,不過也能鑽出去了,陳楚回頭瞥了一眼,見廁所里全是白白的大屁股,有幾個正在撅著屁股讓後面的男人糙的,頭抵著,看不清臉,還有幾個是正經拉屎的男女,而金星這時抱著頭,被槍指著頭。

陳楚是第一次看到槍,黑漆漆的不算很大,剛才那騷氣拉轟紅轟無比性感的女人,現在大腿微微分開,一手按住金星的頭,一手槍指著他的腦袋。

不由一想這要是金星被抓住了,那搖頭丸聽說能判刑了,陳楚咬了咬牙,直接朝那女的撲了過去。

居高臨下,一下把那女人撲倒了。

「金哥,你快走!」

「我糙!」金星暈了,看了看陳楚,此時也顧不得了,走一個是一個了,金星別看有點胖,但挺靈巧的,一下竄上廁所門,跳上窗戶上,踹開窗子沖陳楚喊:「兄弟,你……」他想喊讓陳楚也爬上來,不過陳楚的腦門上已經指著一把黑洞洞手槍。

金星知道懷了,他跑不了了,金星也被警察抓過很多次,以前混的時候打架警察被抓,知道只要不反抗警察不會開槍,只是這警察是***女的,娘們有的時候不按套路來。

「兄弟,你別動,我出去了找人撈你!」

金星說完跳窗戶跑了,剛到外面有人又喊:「別跑,警察……」

金星低頭就逃,速度倒是挺快的。

此時陳楚呼出口氣,跟下面的女人大眼瞪小眼。

「看什麼看?起來!」剛才風騷舞魅的女人,煞是變臉,冷眼冰霜。

陳楚騎著她的細腰,慢慢的起來。

「手!給我拿下去!」女警又喊了一聲。

陳楚這才發現,原來剛才往下面一撲,一隻手按住了女警的胸,心想喊個屁啊你喊!你奶不算大啊!

「跪下!」女警又喝了一聲。

陳楚忙說:「大姐,我也沒幹啥,蹲著就行了唄,跪著幹啥啊?」

「讓你跪下就跪下!你沒幹啥?這毒品是你的吧!」

「不是我的,是剛才那人的……」陳楚雙手抱頭,蹲在了廁所的邊角。

「剛才那人和你一夥的,他的就是你的~!」

「誰說的?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不認識他?那你為什麼跳下來救他?」女警冷冷的看著陳楚。

「沒……大姐我沒救他,是我剛才從上面摔下來的!」

「呸!」女警狠狠瞪著陳楚:「你小子給我老實點!」

這時,女警把廁所門踢開了,廁所里已經湧進了七八個警察,而那些光著屁股的男女都被抽去了褲腰帶。

一個一米八多的國字臉忙過來說:「瀟瀟,你抓住了……」那男警察一見是陳楚忙呵呵笑了:「也行,抓了一個流氓青年。」

「張國棟!咱倆熟么?你管我叫瀟瀟?請你叫我的職務,或者職務加同志,或者姓名加同志!咱們是同志關係,懂嗎?」

「啊?」男警察一愣,隨後打了個立正說:「是!副大隊長韓瀟瀟同志!」

陳楚低低說了一聲:「風雨瀟瀟,衣冠楚楚……」

韓瀟瀟臉一紅,一隻手啪的拍了陳楚腦袋一把。

「老實點!」

陳楚低著頭,看著她黑色的高跟鞋跟裡面的絲襪,心念在轉動,心想這女的不錯,不過自己得跑啊,在這呆著可不行。

外面警車轟鳴,過了好一陣,外面有人喊:「行了,把廁所里的人帶出來吧!直接押上車……」

陳楚忙問:「大姐,把我押到哪啊?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沒……我啥都沒幹。」

「你啥都沒幹?誰信啊?你剛才跟那個挨個男的還要一起把我給……」韓瀟瀟說道這裡臉色一緊,忙停住了。

旁邊那男警察一臉醬紫色:「瀟瀟……韓隊長,他們要咋的?」

「沒什麼,關你什麼事兒!這個犯人是我抓到的,你忙你的去!」韓瀟瀟一副興緻勃勃的樣。

陳楚忽然問:「姐姐,你新當警察沒幾天吧?」

「撲哧!」剛才那男警察剛轉身就笑了出來:「看吧,小屁孩兒都看出你是……」

「你敢再說!」

「行,我不說,我不說。」

韓瀟瀟瞪走了男警察,回頭見陳楚頭放的很低,幾乎都挨著地面了,心想這小子這麼這麼老實?

不過看陳楚的眼睛卻是從下往上瞄,從她的絲襪往她的裙子里看。

「騰!」這女警察臉上布滿了紅雲。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