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七章日晚倦梳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日晚倦梳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在女警的眼裡,陳楚就算個半大小子。品書

「你看什麼?」

「沒,沒有。」陳楚矢口否認。

「你,你剛才明明往這裡看?」韓瀟瀟臉上的表情能凍死人。

「你不讓我低頭么?我就低頭了,我還能往哪看?」陳楚心裡卻痒痒的,剛才他往上看的時候差點噴血,韓瀟瀟長長絲襪裡面,穿著的是一條黑色的丁字內褲,裡面女人洞洞前面的小丘陵突突的,看的陳楚身體都僵直了,下面都梆硬梆硬的。

心想這女的,還是個女警,要是自己能糙她一把,少活十年都行啊!

這時,過來個上了點歲數的老警察看了看陳楚問了一句說:「你多大?」

「十六啊!」

老警察嘆口氣說:「小瀟啊,你還是放了吧,這小子沒啥油水的,你看他穿戴,應該是農村小孩兒,沒見過世面,就抓起來,家裡也拿不出贖金,再說十六,搖頭丸也不是在他身上搜出了的,他在這裡面應該是拉屎,放了吧!」

「不是,他和剛才那人一夥的,兩人……」

「那個人呢?沒抓到咱就沒證據,有那功夫咱整整別人。」老警察的意思便是多整整那些有油水的,多罰點錢。

「隊長,我還是要審他!」

「唉,行啊,可能你第一次出任務的關係,我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也是抓到啥人都審,習慣了就好了……」

陳楚也被帶了出去,隨後押上了警車,當然,後面被手銬子銬住了。

那女警邁著修長的大腿,還特意指著警車裡的陳楚說:「這個人是我抓到的,我要審!」

車上的兩個警察笑著點頭。

警車七八兩,塞進去幾十人了,主要是場子里的小姐,那種出台的,還有廁所里那些幹事兒的,客人一般都不抓的。

陳楚看到了人群里的金星,季揚他們倒是沒看見,心想金星這小子膽兒不小啊,轉了一圈又跑回來了。

同時,陳楚上車前兜里的東西也都被收了上去,出奇的,他的護腕挺往上的,沒有被搜走。

手機,還有幾百塊錢都搜上去了,季揚給他的那兩萬塊被他包好藏在炕裡面了,土炕被他挖了個洞,錢便裝在盒子裡面,裡面還有一些土當絕緣層。

警車直接開到公安局,這些人被押解下來,而在公安局的大廳里的接待室里,馬猴子正在那坐著,正和一個胖警察握著手,那胖警察五十多歲樣子,兩人談的還挺歡。

陳楚低著頭走過去,只瞥了一眼,馬猴子讓人群踢了他一頓,還是認得他的。

用腳丫子想都明白,馬猴子肯定是挺長時間沒孝敬人家了,這才被掃一次,讓你明白明白,想要開迪廳必須要月月孝敬的。

有些人被直接帶走放了,陳楚跟二十多人被關在一個大屋子裡,等著挨個被提審。

其實,就是走一個過場,審訊,之後記錄,然後讓你家拿錢來贖人就完事了,公安局賺點吃喝錢,一般這個錢他們會要的很多,會把問題說的很嚴重,甚至是判刑。

最後才說,罰款一萬,把人領回去吧,你再跟他講講價,裝裝可憐,就說家裡窮,沒錢之類的,最後三千五千的,交了錢就能回去了。

一個個的被叫了出去,然後審訊,讓家裡拿錢贖人,而那些在廁所里糙女生的,還有被糙的女生家長也陸陸續續來了,大多是學生。

一個個家長都痛的撕心裂肺的喊著罵著,有的當場就給孩子兩個大嘴巴子。

陳楚最後都打起了哈欠,過了好一陣,那個叫張國棟的警察才推開門,陳楚對他的大方臉印象很深刻的。

他一指陳楚說:「你!出來!」

陳楚站起身,跟他往前走,後面戴著手銬,還挺緊的,陳楚嘿嘿笑著說:「大哥,我這手銬太緊了……」

「別動!這玩意越動越緊!」

往前走了一段,張國棟才敲了敲門,陳楚看到門牌上寫著,副大隊長辦公室。

裡面說了聲請進,張國棟才推開門,推著陳楚走了進去:「蹲著!兩手抱頭!」

陳楚跑到一個牆角蹲著去了。

不過他一抬頭,看見剛才那個女人已經換了一套警服,亦然是披肩長發,她正快速的把長發挽成了一隻馬尾辮,又摺疊在一起,放在警帽下面。

「你出去吧!」韓瀟瀟沖張國棟說了一句。

「你……一個人……」

韓瀟瀟皺了皺眉:「怎麼?你想說什麼?」

她一瞪眼,張國棟馬上灰溜溜的連說了好幾個好字,退了出去,隨後把門關上了。

陳楚再見韓瀟瀟已經一身利落的緊身警服了,他感覺自己剛才有點失誤了,那就是韓瀟瀟的個子還要高一些,可能是她的高跟鞋裡面掏空了一點,並且她彎著腰的遠古,現在穿著跟不是很高的警用皮鞋,她都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

而她的奶不小,可能剛才用布把自己的奶給勒住了,故意縮小吧?

陳楚心裡正想著,韓瀟瀟瞪著他說:「說吧!你販毒多久了?」

陳楚笑了:「我沒販毒,我是學生,而且我是好人。」

「好人?」韓瀟瀟冷笑:「好人你去迪廳,好人你跟那個混子混在一塊?剛才我沒好意思說,你還要和那個混子輪我,對不對?」韓瀟瀟說道這停頓了一下,臉上紅撲撲的。

她大大的眼睛,細細的眉毛往上飛揚,眉毛是天然的,下面細腰,爆乳,窄小的警服彷彿要撐不住她的一對大白兔,要跳將出來一樣。

下面大腿渾圓筆直,屁股也是圓圓的。

陳楚咽了口唾沫,無意間知道她是新來的,心裡便沒有那麼緊張了,而且一個女的,陳楚感覺沒啥好怕的。

便呵呵笑了:「你……你說話也要講究證據啊,你說我和那小子認識,也要證據,說我倆要輪你,輪了么?我們根本就不認識,還有那搖頭丸,根本不是我的,都沒有我指紋,你還沒證據,我只是在廁所里拉屎,你們衝進來我害怕了,跳窗子出溜下來了,你也挺倒霉的,來第一天就被我砸倒了。」

「誰說第一天,我來半個月了!你小子少滑頭,我們在警校都學了心理學,像你這種犯人,就是狡辯!」

陳楚更笑了,他已經明白了,這女的就是一個新人,不管是什麼職業,不管你是警察也好,還是什麼也好,只要是新人那自然就是受欺負的。

尤其警察裡面,新人經驗少啊,這個副大隊長咋當上的呢?陳楚心裡想著,嘴上又說:「那是你心裡想的,並不是證據,要是你怎麼想怎麼是,你說我殺人放火,搶劫強姦了多好?」

「你!放肆!」韓瀟瀟氣得蹙眉起來。

她生氣的樣子更是殺爽英姿陳楚下面更硬了。

這時,門噹噹當的敲了幾下。

韓瀟瀟喊了聲請進,那個老警察走了進來,看了眼陳楚,韓瀟瀟叫了聲大隊長。

那老警察沖她勾勾手,隨後遞過去一張名片。

陳楚見正是孫副局長給他的那張名片,這次陳楚什麼安眠藥雷管都放在家了,出來玩帶那東西幹啥了,不過這張名片干呢手機還是揣著了。

韓瀟瀟見到名片一愣,兩人到外面關上門嘀嘀咕咕了一陣,韓瀟瀟從新進來,臉上的冰霜少了一些。

忙問:「你的姓名!」

「陳楚。」

「哪裡上學的?」

「大楊樹鎮中學。」

「哦,那張名片你哪來的?」

「我老師給的啊?」

韓瀟瀟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瞎說,你老師認識孫副局長?」

「呵呵,孫副局長就是我老師啊?他要到春城第一高中當校長去了,臨走的時候說我有啥事就給他打電話,還說來年保送我去春城一中呢!」

「你……」韓瀟瀟臉色有些發紅,這時,門外的老警察又沖著她招手。

這次,韓瀟瀟走了出去,門沒有這麼關嚴,陳楚悄悄站起來,跑到門前去聽聲。

只聽那老警察說:「瀟瀟啊,你這次闖禍了,剛才局長來電話了,埋怨為啥去查馬猴子的場子!等著吧,明天咱倆都得挨批。」

「高隊長,為什麼不能查啊?尹胖子,馬猴子在咱瀚城就是黃賭毒,為什麼不能差?」

「哎呀!你就別問那麼多了,你才來幾天啊,這裡不是你那警校,你這麼鬧,大家都跟著受連累,你倒是行了,家裡有關係,大不了不幹,再不調動工作,我們這些老警察咋整?幹了一輩子了,而且也要養家糊口的。」

「高隊長,你這麼說我就不愛聽了,當警察為了啥啊?不就是為了匡扶正義,除暴安良么?當警察不抓壞人,不去掃黃賭毒,包庇他們,給他們當保護傘,還算什麼警察?我說呢,我在裡面底的時候看見場子里全是賣搖頭丸的,等衝進來的時候一粒都沒繳獲?」

「唉!誰說沒繳獲啊!你手裡不有一粒么!這次出警不錯,抓住……抓住不良少年十幾個,教育他們一頓放回去了,嗯……繳獲搖頭丸一粒……」

「什麼?」韓瀟瀟眼睛瞪得大大的。

陳楚在門口聽聲差點笑噴了。

心想麻痹的,這麼大的動作,繳獲搖頭丸一粒?我糙!太尼瑪雷人了……警察真不愧叫雷子……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