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九十八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高隊長,你不會在開玩笑吧!」

「沒人和你開玩笑,對了,工作彙報你就這麼寫,還有,局長說了,以後不許去碰馬猴子跟尹胖子的場子,為啥?沒有為啥,我是大隊長,你必須服從命令。」

韓瀟瀟氣得呼哧呼哧的。

高隊長言語緩和下來說:「瀟瀟啊,你還年紀輕,等過兩年就明白了,對了,你把你抓住的那人也放了吧,根本證據不足,就算證據足也不行。」

「因為他是孫副局長的學生?」

「唉,孫副局長馬上就當春城第一中學的校長了,還有啊,他的一個好友姓嚴,大家都管他叫嚴大家,嚴學究,那人最護犢子,他要知道你抓他的人,那可熱鬧了,算了,那種酸氣的文人咱惹不起,能鬧死你……」

陳楚只聽到韓瀟瀟呼哧呼哧的喘氣聲,估計是被氣的,心想生氣好啊,你胸前的大球還能起大點。

陳楚聽到這跑回去蹲著了,已經了解差不多了,他心裡也有底了。

韓瀟瀟這時摸出電話,還真照著電話打過去了,得到了對方肯定的答覆后,她再進來的時候臉色很壞,很不甘心,不過也沒辦法。

把陳楚的東西都放在桌上,隨後讓他站起來,給他解開了手銬。

「滾吧……」韓瀟瀟憤憤然的說了一句。

「嗯……法律真是公正的!」陳楚恢復了自由,揉了揉手腕嘿嘿笑了笑說。

韓瀟瀟氣得恨不得掐死他。

「滾……別讓我下次再抓住你。」

陳楚嘿嘿一笑:「嗯,姐姐,我能不能用你的筆做一首詩啊?」

「不行!」韓瀟瀟雖然這麼說,不過並沒有直接轟人。

「就一首,一首感謝的詩歌……現代的……」

陳楚嬉皮笑臉的拿起桌子上的碳素筆,就在本子上寫了。

韓瀟瀟忙說那是寫工作彙報的,不過陳楚一落筆她有些傻眼,這字太帥了,筆鋒遒勁,鏗鏘有力,卻連筆的異常瀟洒,而且比花間的銜接又是那樣的秀氣,便是外面剛勁有力,比劃之內又是秀外慧中。

不禁心裡暗暗讚歎好字,不由得任由陳楚去寫了。

只見陳楚寫著:

你凝眸秀髮撲散出一道警徽的風景

地層罅隙中顫抖犯罪分子軟弱的灰塵

內慧秀中張揚不羈的脾性

褲線筆直的是你剛直不阿的警界人生

是不是我讓你的執著輕輕的觸動心悸

黑暗中是你明媚的眸子再次讓我看到了光明

色色形形陰霾滿布的世界

的的確確你洒脫著清貧無悔的忠誠……

……

陳楚寫到最後落筆,韓瀟瀟看著笑了,這是誇讚她的一手詩歌了,忙說道:「不愧是孫校長的學生,短短時間就能寫出這麼好的詩歌,不錯不錯,嗯……怎麼沒有題目啊?」

陳楚笑了笑說:「就叫他無題吧!」

「嗯不錯,對了,給你留個手機號吧,我有個同學也挺喜歡詩歌的,不過就是現在看詩的人沒多少了,懂得的更少,實在是遺憾,我沒考警校前也是喜歡詩歌的,唉,只是沒有那種意境的細胞,寫不出來,不過能看的懂一些了。」

韓瀟瀟說著自己的手機號:「138XXQQ,QQXX。」

陳楚不用手機記,用腦子也記住了,這時高隊長也沒走,過來看了看這首詩,忙讚歎說不錯不錯。

陳楚說:「我可以走了吧!」

韓瀟瀟點點頭,然後呼出口氣說:「可能……今天是誤會,我希望是誤會吧,文如其人,從的詩歌裡面我看到的是一個正義的少年……希望你能一直喜歡寫詩,一直寫下去,做一個對社會,對國家有用的人才。」

「嗯,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的。」

陳楚說完快步走出了警局大門,消失於韓瀟瀟的視線里。

韓瀟瀟回到辦公室,高局長看著那首詩歌,還朗誦了兩遍,讚不絕口:「小韓啊,你看這詩歌寫的多好,尤其是最後兩句,色色形形陰霾滿布的世界,的的確確你洒脫著清貧無悔的忠誠,道出了我們第一線的公安幹警的辛勞與艱辛啊,真是不錯啊!」

高隊長說著又念了一遍,忽然,韓瀟瀟卻蹙眉起來,忙一把搶過那首詩歌,從上看到下,不禁臉色緋紅了起來。

「怎麼了?瀟瀟同志。」

「沒,沒事,高隊長你先出去吧,我想自己待一會兒,對了,工作總結我一會兒寫完就給你送過去。」

「哦,不急不急……」高隊長嘆口氣走了出去,心想這女人啊,就是事兒多,不過也沒辦法,人家上面有關係,這可是關係戶,得罪不起了,剛從警校實習就跑到瀚城當了一個副大隊長,別說副隊長,就是副局長自己也得受著。

這不剛過來就想一出是一出,領人就去抄馬猴子的老底,這傢伙啊,真不省心。

高隊長嘆氣走了出去,心想馬猴子在省城都是有關係的,動不得的。

高隊長走了出去,韓瀟瀟忙在裡面反鎖上了門。

氣得咻咻的,想把這張紙撕得粉碎,不過想了想還是留著了,心想怪不得這個小王八蛋不在上面留題目呢!原來這是一首藏頭詩。

便是每一句詩的第一個字就是字頭了,有的詩是最後一句藏的。

她怎麼也沒想到陳楚竟然會寫這東西,這得多大的膽子。

那詩歌每一句的第一個字連起來便是——你地內褲是黑色的……

……

陳楚出了公安局便一路小跑,隨後把電話開機,便給金星打了過去。

「兄弟,你在哪呢?我正跟季揚在道上呢,準備去贖你去呢!」

「哦,金哥,沒啥大事,我出來了。」陳楚把事情經過一說,金星也就放心了,忙說:「那行,那咱回去再接著喝。」

「小五馬華強大夥還都在馬猴子的迪廳呢!我跟季揚在去公安局路上。」

「呼呼……金哥你們去玩吧,我,我還是不去了。」

金星笑了:「糙,沒事,今天馬猴子自己都出來道歉了,說上面來了一個傻逼娘們,剛從警校出來的,下面的毛還沒長全呢,就來掃他的場子來了,今天全天免單,你來吧……楚兄弟,你不會嚇怕了吧!」

「呼呼……好吧!我馬上到。」陳楚說完掛了電話,心想老子嚇怕了?嗯,那叫什麼韓瀟瀟的拿槍一指他的時候,腿肚子還真有點轉筋,一想起韓瀟瀟來,陳楚下面就硬了。

心想那娘們可真有味啊,不管是她穿著絲襪,還是穿著警服,從後面糙進去都得老爽了。

陳楚隨手打了個車,直奔馬猴子迪廳,車在半路上的時候,他感覺兜里亂響,一摸,竟然出來了幾個硬幣。

不僅搖了一下,出了一個下中卦象。

陳楚皺皺眉,從卦象上看,今夜大凶啊!八卦分八八六十四卦,又往下分一千零二十四卦,每個卦象都截然不同,互有補卦,互卦,不過這補卦和互卦也不是好兆頭。

陳楚皺了皺眉頭,暗想和金星說說,讓大夥撤出來?

那金星會怎麼看自己?兄弟們肯定會說他膽小了,而且從一三個硬幣搖出來的卦能看出大凶?一定會沒有人信的。連陳楚都是半信半疑的。

最後一想,去***吧!愛咋的咋地吧!有本事就給老子往死里大凶一次,有季揚金星這幫兄弟呢!大不了再進局子,大不了在馬猴子的迪廳干一架,還***能咋的?

陳楚便不去想這些了,讓司機直接開了。

馬猴子的迪廳還像剛才那般的火爆,似乎更火爆了一些,因為今天酒水免費,也是賺足了,往外散散財了。

陳楚進來,找到金星的桌子,金星還在吹著牛逼。

「我糙!那女的是警察,楚兄弟夠意思,往下面一撲就把那娘們倆大扎跟按住了,然後說金哥你快跑!麻痹的,白瞎我一粒搖頭丸了……」

這時看見陳楚進來了,方陽陽臉紅了沖金星說:「金哥你剛才說啥?」

「啊?我說陳楚按住那女警的兩個……兩個肩膀,哈哈……我跟楚兄弟都進去撒尿來著……然後警察就進來搜身了……來楚兄弟,喝一個!」

陳楚接過一瓶啤酒跟金星一飲而盡。

方陽陽也喝的暈暈乎乎的,陳楚見季揚酒沒少喝,不過沒啥事,也就放心了,有季揚,金星,加上自己還有馬華強一夥,心裡有點底了。

這時,金星鑽進舞池,跟一個領舞的穿的挺少的女生跳了一陣,然後趴在那女生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些什麼。

那女的咯咯咯的一陣嬌笑。

方陽陽有些困了,隨手抱著柳賀,兩個女生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季揚跟小五在旁邊聊天,小五還給陳楚使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弄方陽陽。

這時,金星摟著那個領悟的笑呵呵的走出了舞池,小五笑了笑:「金哥,你真帥啊!」

「哈哈……一般一般……」

領悟的很多女人,各種誘惑,金星領著的這個齊腮短髮,鴨蛋臉,一身亮亮的彩色衣服,從頭頂的帽子一直往下耷拉著,一直到了大腿根。

很像是包臀裙的那種。

裡面穿著一條黑色的緊身的熱褲,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下面是一雙高跟的白色涼鞋。

女生笑的很甜,一笑還露出兩隻板牙,也算很漂亮的那種了,妝稍微有些重點了。

這時,金星沖陳楚使了個眼色,這個眼色陳楚太熟悉了,剛才就是這個眼色,陳楚呼出口氣,心想今天算是大凶了,會不會還發生事。

金星見陳楚猶豫了一下,忙沖那女的小聲說:「我兄弟那傢伙有三十厘米呢,保證爽死你,你先等一會兒,我和他說說。」

那女人咯咯咯笑了:「真的么……哥哥你竟騙人……」

「我糙!我要騙你,我是你兒子……」

「咯咯咯……你叫我一聲,我答應一下。」

金星笑了:「媽……」

「哈哈,好兒子。」那女的笑的更歡了。

「媽,我餓了,要吃奶。」金星笑著在那女人胸前抓了一把,那女的又咯咯咯的笑。

金星忙過來拉陳楚說:「兄弟,是不是男人啊,不會是真怕了吧!」

「毛啊!走唄!」陳楚站起來,看了眼那女人,覺得很不錯。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