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章也擬泛輕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也擬泛輕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四周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還在繼續著,不斷的傳來廁所門啪嗒啪嗒的關閉和拉開的聲音,而且外面還有焦急的催促聲。

「快點!能不能行了!別站著茅坑不糙13啊!」

陳楚的廁所旁邊又金星在護著門,不然早被敲響了。

這時,陳楚呼出口氣,下面還差在那女生的屁股下面,看著她顫抖的嬌軀,陳楚下面的感覺也不錯的,兩人的私處貼在一起過了十幾秒,陳楚有些不想拔出來,就這麼直直的插在裡面。

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太好了,雙手捨不得的揉搓著這女人的兩瓣屁股。

「啊……小寶貝,你這屁股真好看……」陳楚舒服的呼出口氣,隨後下面往外一抽,有些濕噠噠的傢伙便抽了出來。

陳楚這時又敲了敲廁所門:「金哥,有紙嗎?」他戴的紙不多,而且來之前跟方陽陽在這地里幹了一把,都用沒了,沒想到這女生也會噴朝,弄了他一褲襠濕乎乎的。

金星嗯了一聲,過了陣子,他才遞過來一捲紙,不知道在哪裡搞的了。

陳楚扯了一些紙,趕緊擦著自己的胯下,那女生噴潮的時候陳楚的大腿根全噴了一下子,而且一直往下面流,弄的他褲衩子里也都黏糊糊的了。

乾脆把褲衩子脫下來扔進紙簍了,等陳楚重新提上褲子趕緊不穿內褲也挺好的,涼快啊,而且下面的大傢伙也活躍的狠。

陳楚擦著的時候,才忽然發現,原來他的避孕套還沒扯進去呢,但是自己的液體卻實實在在的黏糊糊的沾著那了,而且他看見那女生撅著屁股,露出的13分開的肉縫還沒合上,而且裡面又一些流出的乳白色的液體掛在了肉肉的洞口邊上。

就像是白色的掛在枝頭小葡萄似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落下似的。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咋……咋麻痹的射進去了?

陳楚手抓住黏糊糊避孕套的一角,隨後往下面一扯,避孕套落了下去,而上面的頭已經破了,是被自己給干漏的,不是這玩意不結實,而是他糙的有些太用力,太狠了。

「呼……」陳楚喘息口氣,那女生還撅在那,兩手扶著馬桶蓋,身子抖動個不停。

陳楚要給她擦拭,這時廁所門敲了敲,金星說道:「楚兄弟,完事兒了吧!快出來!」

陳楚開了門,沖金星說:「我給她擦擦……」

「我靠!擦個屁啊擦,趕緊走吧!這玩意不能戀戰……」

陳楚一暈,如果要沒有金星在這,他肯定會再換個姿勢糙著女生一遍的,她長的正經可以呢!

金星忙把他手裡的那團紙放在了馬桶上了,隨後說:「你自己擦吧,糙,這屁股讓我兄弟乾的!都***紅了……」

金星說完轉身走,陳楚也邁步走出廁所的單間,這時,那女生轉過頭沖陳楚說:「大哥,你,你電話號多少?」

陳楚想了想,看到她揚起的臉,還有光光的屁股,還是說出了一竄數字。

那女生點點頭,像是認真的記著,光著屁股看著陳楚跟金星走了出去,隨後艱難的站起身,扯著手紙擦著黏糊糊的下體。

……

陳楚有些過意不去,畢竟兩人發生關係了,不說對那女生負有責任吧,但給她擦擦身體,抱抱她也算是安慰了,不能像金星那樣,幹完了,提上褲子就翻臉不認人了。

呼……

陳楚呼出口氣,感覺金星有點不近人情,金星在前面走著,不過他眼角餘光還是發現了陳楚的表情。

他混的時候,陳楚還在玩泥巴呢,自然懂得人情世故了。

轉頭看了陳楚一眼說:「兄弟啊,哥和你這麼說吧,這個世界上就是狼的世界,不是人的世界,狼走千里吃肉啊,狗走千里吃屎,你要明白這個道理,你是不是覺得哥哥我有點不近人情啊?沒事,實話跟哥哥說。」

「金哥,咋說呢!你說的道理我明白,不過她畢竟是個弱女子,也怪可憐的……」

「可憐?可憐個j8,陳楚,這裡面的事兒你不知道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家裡父母管不了,就得讓社會管,社會可不是她家,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而是社會讓她如何,她就該如何,弱只能被欺負,強就要去欺負人,唉,你啊,以後就明白了,不是咱要欺負她,而是這個社會就是如此,沒有太平的時候……」

陳楚有點不懂得,自己在家的時候不是好好的么,為啥非要欺負一個人呢!

兩人回到桌子前,柳賀跟方陽陽還趴著桌子睡著。

好像聽到了周圍有響動,方陽陽睜開眼,見是陳楚,情不自禁的撲進陳楚的懷裡,她倒不是多喜歡陳楚,而是男人跟女人發生了關係之後的本能的一種親近感。

而且,兩人還都是十六七歲的年紀,方陽陽經歷的不多,本能的就靠近陳楚的懷裡,而酒水也喝了一些,遂自然的頭躺在陳楚懷下的褲襠了。

嘴巴貼近陳楚大棍子的地方,不過他剛才在廁所辦了一次事兒了,所以方陽陽趴在他的中間,他只感覺有些熱乎乎的,並沒有硬起來。

倒是柳賀,狠狠白了陳楚一眼,一副高傲的模樣說:「陳楚,我妹子方陽陽算是和你處對象了,你以後對她好點,還有,別在班級和那些亂糟糟的女人來往……」

「柳賀,哪有的事兒啊?」

「哪有?陳楚你少跟我豬鼻子插大蔥裝像!你跟那個什麼王紅梅,還有路小巧,好像關係不太對吧,我好幾回放學的時候看見你們留在最後了!一男一女走的那麼近幹什麼?」

柳賀說著上一眼下一眼的翻著。

陳楚心裡有些愕然,心想柳賀難道還監視自己么?

看到陳楚疑惑的目光,她忙解釋說:「陳楚,你別往歪處想啊!我就是看你不順眼,沒想別的,你可千萬別拿小臉當愛情!」

「呵呵……我知道。」陳楚這麼說也是因為旁邊的金星掐了他一把。

陳楚正過頭,金星趴在他耳邊說:「你看她裝的那13樣,反正季揚不要她,今天晚上你還能幹么?麻痹的糙她……」

陳楚呼出口氣,看了眼柳賀在吃著果盤裡的葡萄,不過那樣子還是暈暈沉沉的。

這時,金星過去說:「妹子,咱玩就要玩個痛快!來,金哥和你喝酒!」

柳賀看了眼季揚,人家還是不理她,不由得神色黯然,乾脆跟金星又幹了一瓶啤酒,雖然是小瓶的,但喝了這麼多,已經受不了的暈暈乎乎的了。

這些人又蹦跳了一陣,馬華強一夥要回去了,畢竟家離瀚城挺遠的,再說馬華強加的大棚需要人手幹活,在瀚城過夜了,明天農活沒人幹了。

這夥人晃晃悠悠的跟金星陳楚等人打招呼走了,晚上也沒啥交警了,馬華強一夥坐上麵包車便離開了。

這時,就剩下季揚、金星、陳楚、小五,還有柳賀跟方陽陽兩個女生了。

男的住店好辦,女生住店麻煩一點了,這時,金星又勾搭了一個長頭髮二十多歲的女的,兩人嘮的挺歡的,小五竟然也掛了一個女生。

那女生長相一般,不過年齡卻很小,小五長得也挺精神的,兩人沒多久就在一塊摟摟抱抱的了。

金星哈哈一笑,又沖陳楚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該扯了,陳楚點了點頭,這時從廁所里走出了一個短髮女人,身上的金色衣服還是閃閃發亮的,包臀裙剛好蓋住了她的風雲大腿,細長的大腿讓人一陣的著迷。

正是陳楚糙的那個女生,這時她恢復了精神,瞥了陳楚一眼,見他懷裡躺著的方陽陽,沒說別的,路過他身邊的時候裝作有意無意的撞了他一下。

然後說了句對不起,就轉身再次走進了舞池當中。

兩人就像從來也不認得似的,亦是像茫茫人海中的兩粒沙粒,聚合在一起很快又被風兒吹散,算是露水鴛鴦了……

這時,金星招呼道:「走了,楚兄弟,找個地方歇著吧……」

一行人出了門,隨後到不遠處找個個旅館,開房間的時候,柳賀清醒了過來,非要和方陽陽開一個房間。

金星見陳楚有些失落,忙眼睛一轉說:「行,兩個女生開個大一點的房間……」

隨後讓陳楚跟季揚開一個房間,他跟小五一人領著一個妹子,自然是各自又開了一個房間了。

四個房間都開好了,柳賀跟方陽陽先往房間走,不過金星偷偷地碰了方陽陽一下,把鑰匙要了過來。

方陽陽愣了愣,金星眼睛斜了斜陳楚,方陽陽喝的不多,自然知道金星的用意,不禁臉上一紅,扶著柳賀進了房間,隨後的一聲把房門反鎖住了。

兩個女生先走進房間,隨後小五領著那個小女生進了房,然後是季揚,陳楚要跟著進去的時候,金星忙一拉他說:「你傻啊?你給鑰匙,我給你開的是一間大房間,兩個小單間,你先把方陽陽弄出來,上了,再給她吃點迷糊葯,然後再鑽進柳賀的被窩……懂么……」

陳楚暈了:「金哥,這能行么?柳賀的脾氣可撅啊?」

「糙!傻蛋!你把她糙了她就老實了,撅什麼撅啊!你糙明白了,能和她倆雙飛,爽透了,兄弟你艷福不淺啊……哈哈哈……」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