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三章載不動許多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載不動許多愁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方陽陽感覺自己用被子包裹起來安全多了,在她的意識里,還是有些傳統的,要把第一次留給自己的第一個男人。

當然,以前的時候也是沒抑制住各種誘惑,跟男人去開房兩次,不過對方都是她的同學,都是小男孩兒了,沒有弄明白男女的這種事兒,她感覺自己還是處女的。

陳楚撲上來,她怕的剛要叫,陳楚的嘴已經死死的堵住了她的小嘴兒。

方陽陽大力的反抗,不過陳楚的舌頭伸出來在她的紅唇上舔著,白凈的臉蛋兒上舔著,親吻著,感覺著方陽陽的臉蛋兒和舌頭是那樣的滑膩,是那般的細嫩。

方陽陽只是感覺到一陣陣的憋屈,畢竟自己的身子被一個男人壓著,而且這個男人她還並不了解,只感覺兩人的發展有限快了。

「陽陽給我吧!」陳楚說著要脫掉衣服,方陽陽掙扎著,口中嗚嗚的發出兩個字:「不行……」

一個女人奮力的掙扎,男人想要短時間內拿下並不是很容易的。

而且方陽陽的手不斷的要從被子里掙脫出來,陳楚的手只能更用力的抱住她跟被子,兩腳也騎在她身上,夾住她嬌嫩的身子跟兩條大腿。

陳楚只能親到她的嘴跟臉蛋兒了。

方陽陽閉上眼,奮力的掙扎了一陣,兩人都出了一些汗,不由得呼哧呼哧的喘息著。

陳楚一陣皺眉,心想這女生真夠撅的了,要是換成了金星,又開始大嘴巴子抽上去了,可能有效果的,但陳楚真不想那麼干。

他不想打女人,即使是王紅梅那樣的女人他也不想去打,他感覺女人是用來疼愛的,用來玩的,這點他跟金星理解的不一樣。

金星把女人當成了一種發泄的工具。

而陳楚卻是把女人當成了寵物或者是肉慾的對象,季揚現在卻把女人當成了累贅了一樣了。

此時,陳楚眼睛轉了轉說道:「陽陽,咱折中一下吧?」

「折中?什麼折中?」方陽陽忽然想起自己去撒尿讓他糙了屁眼,就是這小子說的折中,這會兒又故技重施了,這個折中肯定又是沒有啥好事兒的了。

「我不聽……」方陽陽說著馬上閉上了眼睛。

「呵呵……陽陽我還沒說呢,你咋就不聽了呢!嗯,你看是這樣啊……我不動你別的,就動你的屁股,陽陽,你的屁股長的好美,為好喜歡,我只摸你的屁股好不?」

「真的?」方陽陽看了看他,然後又說:「我才不信你呢!」

「陽陽,咱們來的時候我不就動了你的屁股么?哪都沒動啊?」

「不行,我現在的屁股疼……」

「我不糙你的屁股,我就摸摸,舔一舔還不行么……」

方陽陽一暈:「陳楚,你有病吧,屁股誰沒有啊?你摸你自己的唄!舔你自己的唄!」

陳楚嘿嘿一笑說:「摸我倒是能啊!不過舔我夠不著啊?」

方陽陽笑了。

陳楚見有門,又說:「你看啊,我衣服也不脫,你放心吧……」

方陽陽注視了他一會兒,看他說的狠誠懇的樣子,再說這麼對峙下去一晚上也別想睡覺了,現在她的酒勁有點上來了,困意席捲,真想睡一覺了……

不禁淡淡的說:「行吧……」

陳楚哎了一聲,忙從方陽陽身上下去了。

「陳楚,你要幹啥?哎呀……討厭啊……」

方陽陽見才兩手抓住她的一雙小腳,在她的腳背上開始親吻了起來,弄的她痒痒的,同時臉上亦是紅紅的。

方陽陽打開燈,窗帘是拉著的,就看到陳楚不停的在親吻著她的腳踝還有腳背,包括腳底。

十六歲女孩兒嬌嫩的小腳在陳楚的兩手裡被不停的親吻著。

方陽陽又是痒痒又是害羞,感覺陳楚的嘴唇慢慢的往上游弋,親到了她細嫩的小腿兒,然後再次往上,方陽陽感覺他的嘴唇親到了她的大腿根了。

忙說道:「不行,不行!」

陳楚不管這些了,隔著方陽陽的內褲開始瘋狂的索取和親吻著,舌頭舔著方陽陽粉紅色的小內褲,聞著那股淡淡的氣味,還有女人下面的那股淡淡的騷味。

方陽陽兩腳急得亂踢,陳楚把她的兩條大腿分開,看到了她粉紅內褲裡面黑茸茸的黑森林。

「啊……不行啊……」方陽陽害羞的兩條大腿夾著緊緊的,不讓陳楚去親,而且兩手狠狠的往外推陳楚的頭。

陳楚解褲帶的時候,方陽陽忙又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的了。

陳楚暈了,心想這麼干真不行啊!

方陽陽大聲說道:「陳楚,不許你再碰我,再碰我我就去去柳賀那裡睡,如果你再碰,我就退房不住這個店了……」方陽陽說的鏗鏘有力,不像是鬧著玩的。

陳楚也就不勉強了,兩人關燈睡覺,陳楚摟著被被子裹得嚴嚴實實的方陽陽,心想這女生咋又板上了呢!

想了一下不禁笑了,心想自己也太笨蛋了,想得到她還不容易么!

想了想,陳楚忙從腕間抽出了一枚銀針,對準方陽陽的啞門下面的穴位倏地插了進去。

方陽陽的頭動了一動,隨後便昏昏過去了。

陳楚笑了,接著抽出銀針插入方陽陽的太陽穴的下面的昏闕穴位,又抽出了她啞門穴的那枚銀針收好。

隨後拉開燈,開始窸窸窣窣的脫衣服,片刻,陳楚已經脫了個大光,再看裹著被子的方陽陽就如同一個到嘴裡的鴨子了。

陳楚兩把把她的被子撤掉,方陽陽的身子便活色生香的展現在他的眼前。

白色的乳罩,小小的可愛的內褲,長長的大腿。

陳楚美美的笑了,直接撲上去,兩手握住方陽陽的兩隻奶,隔著白白的乳罩揉著,搓著,方陽陽只是在昏昏中本能的發出聲音,陳楚扶正她的臻首,嘴唇貼近她的嘴唇,慢慢的甜蜜的親吻著。

舌頭撬開她的潔白的貝齒,伸探進她的嘴裡面舔著她口中的津液,還有滑膩膩的小舌頭。

方陽陽只能嗯嗯啊啊的發出低低的呻吟,像是在夢裡被人玩弄似的。

陳楚笑了笑,手伸到了她的後面,很熟練的解開了她乳罩的扣子,接著往下一扯。

方陽陽的乳罩脫落,兩隻挺翹圓潤的大白兔倏地彈跳了出來,在她的胸前還極為有彈力的一蹦一蹦的。

陳楚忙衝去親吻住了一隻,手抓住另外一隻不斷的親吻著,吸允起來。

「陽陽,我的好陽陽……」陳楚舔著,噙著,含著她的扎頭,一副的欲仙欲死的模樣。

隨後再去舔去啃方陽陽的另外的一枚相思豆。

兩枚相思豆不久都挺翹而立了。

陳楚兩手握著她的兩隻奶,再次啃著她雪白的脖頸,還有胸前和身子每一寸的肌膚。

方陽陽的酮體沒有一點的斑點,逛街如玉,陳楚抱起她的一條大白腿,開始慢慢的親吻的享受著。

最後才抓住她的小內褲往下拉到了腳踝處,想了想最後才拉了下去。

陳楚知道自己的傢伙大,從兜裡面摸出了那油,摸在自己堅硬無比的大棍子上。

隨後撲了上去,親吻著方陽陽兩腿間的那處方寸之地,方陽陽畢竟只有十六歲,而且下面發育的好像沒有朱娜那樣快。

朱娜下面的毛已經不少了,方陽陽的不多,稀稀疏疏只有幾十根的小森林。

陳楚的手在上面摸索著,撫弄著,一副的愛不釋手的模樣,隨後嘴唇一下親吻了上去,臉磨蹭在那小森林上,還有些粗糙的感覺。

陳楚一陣的神往,一陣的閉著眼的享受,聞著,吻著這少女才有的芬芳。

陳楚一陣的如醉如痴。

他不喜歡金星那種對女人的方法,他認為那樣不如這樣,她是陳楚,並不是金星,他就是喜歡如此細緻的疼愛自己的女人。

陳楚張開嘴,把方陽陽的每一根小森林都舔了一遍,感受著那有些騷味,他彷彿十分的享受與神往。

隨後分開方陽陽的大腿,看到她下麵粉粉嫩嫩的火燒雲,更是激動不已。

鼻尖貼著她的火燒雲,仔細的聞著,隨後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

陳楚舔的很仔細,甚至連她的尿道口都是那樣仔細的索取著,感覺到了一股尿騷味。

陳楚不禁吐了兩口。

這才把她的大腿分的更開,隨後把那油在方陽陽的下面塗抹了一遍,有把油伸進方陽陽的水簾洞裡面。

陳楚慢慢的分開她水簾洞的大嘴唇跟小嘴唇,雖然裡面已經濕潤了,但陳楚的手指還是往兩邊分了分,隨後看到方陽陽最裡面那層薄薄的乳白色的薄膜,陳楚激動了,她還是個處女。

陳楚沒想到這次又中獎了。

同時也知道這東西就是夜長夢多,得馬上拿下,誰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兒?這女人的第一次就不是自己的了。

陳楚忙彎弓搭箭,挺著下面的大傢伙看了眼一動不動的方陽陽,下面慢慢的抵住了她下面的大門口,然後一點點的往裡面順著。

陳楚並不著急,一邊往裡面頂,一邊塗抹著那油,直到把油全用光了。

陳楚的屁股這才一沉,發出咕唧一聲,終於插進了方陽陽的圈裡面。

「嗯啊……」睡夢中的方陽陽似乎感受到了身體不適,嗯啊的一聲,眉也緊緊的蹙著,全身也扭動了一下,屁股像是要往回收。

陳楚忙摟住她的腰肢,下面又狠狠的往裡面一送。

發出撲哧一聲,陳楚下面的傢伙已經糙進去了三分之二了,隨即一股猩紅的血液從方陽陽的下面流了出去。

陳楚更激動了,身體慢慢的壓了上去,輕柔的開始**著,嘴也輕輕的咬住了方陽陽的耳唇,低低的聲音說:「寶貝,你是個處女,我以後會照顧你的……」陳楚說著親吻著她的脖子,親著她白嫩的臉蛋兒,下面慢慢的**運動著。

混混中的方陽陽忽然張口喊了聲:「不……」

陳楚心想,她的夢境是不是也是自己被強插呢……

「哦……」陳楚享受的呼出口氣,不管這些了,看著自己的大傢伙慢慢的根部抵住了方陽陽嬌嫩白白的屁股,發出輕輕的啪啪聲。陳楚看著自己大傢伙的容貌慢慢的和方陽陽白花花肚皮下的細細的容貌抵在一處。

方陽陽那緊緊的肉壁,也像是痙攣一樣,緊緊的箍住陳楚的下面。

陳楚忍著,他想多糙幾下,甚至多糙幾百下再設進方陽陽的洞洞里,他想今晚好好的糙方陽陽的13一次……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