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四章一片春愁待酒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一片春愁待酒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是每天章節,如果前三十名,比如那每天更,如果前名,不可能了,除非奇,但如果奇出現,那就每天更……如果第一,哈哈,幻想一下,如果第一,每天大力出奇,月票前十名感覺前應該有希望的。當然,每個章節還是三千多字。兄弟們,有月票的砸過來吧!!!童叟無欺。瘋狂一把!原來普通群不變,85685299另新建vip讀者群石頭壘,群號121247067,歡迎vip鐵杆讀者加入,入群需截圖認證。普通群號碼不變。)

都市的夜晚多少還有一些的喧囂,因為瀚城不算大,頂多算是一個中等城市了,喧囂的只是夜晚中星星落落的私家車,還有計程車攬客的鳴笛聲。

亦然有一些從歌廳迪吧里走出來醉醺醺的弔兒郎當的社會小青年,十七八,二十遊盪歲的年紀,一個個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懷裡別著一把三角刮刀亦或甩棍的傢伙,在黑暗的霓虹燈曼妙的街道上來回的晃悠著。

夜晚的清涼,讓他們醉意快速清醒,他們喜歡這種夜晚寂靜罵街的感覺,發泄著對自己懶惰而一事無成的不滿,還有……心理濃濃的**之意。

偶爾幾個夜店晚歸的女生被他們瞄見,都會發出幽幽的甚至發藍的目光尾隨而去,吹幾聲口哨,拋幾個媚眼,甚至湊過去挑逗幾句。

夜晚,很不平靜的樣子。

陳楚也聽到了這些噪音,感覺還是農村好一些了,在農村,跟個娘們往苞米地里一鑽,苞米葉子一鋪,脫個光不出溜的然後啪啪啪的一頓糙,還涼快,還安靜,女人想叫喚多大聲都行,在這總感覺有點不得勁兒。

這席夢思的彈簧床有的時候使不上力氣,屁股用力往裡一頂,有的時候還彈了起來,弄了十多次,陳楚才慢慢的找到了規律,這玩意就像是騎馬似的,一上一下的起伏,得找到不動的那股勁兒才行。

當然,陳楚沒騎過馬,只騎過驢,還被驢尥蹶子給摔下來好幾回。

不過,他現在就有種騎馬的感覺了,下面的傢伙終於插進了方陽陽的圈裡,方陽陽在昏昏中疼的嗯嗯的張開嘴叫著。

眉頭也簇到了一起,臉色難看,彷彿非常的瞳孔。

陳楚更加爽了,兩手抓住她圓滾滾的奶,這次他的兩隻膝蓋只一動,借著席夢思的彈跳的床墊,下面就能夠運動了。

方陽陽也隨著床墊的彈跳,整個身子跟著上下運動了起來,陳楚有點明白了為啥要管女人叫馬,騎馬騎馬……這還真有一種騎馬的感覺了。

陳楚這次的力量使用的不多,下面只一晃悠,下面的大棍子就在方陽陽的圈裡面用力的挑了一挑,方陽陽便嗯啊的呻吟一聲,下面的水便流淌的更多一些。

陳楚忙打開了燈光,感覺這樣看的更清晰一些了。

只見方陽陽似乎有些怕光似的,眼睛更是合攏了,長長的睫毛都簇到了一起。

貝齒緊緊的咬著下唇,並且口鼻中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陳楚的下面每往裡面狠插一下,她的呻吟聲就跟著喘的重了一些,這種嗯嗯啊啊的呻吟,陳楚聽的像是天籟那般的舒服,享受著這美妙的**的時刻,幾乎不想從這欲仙欲死的感覺中醒轉過來。

「真緊啊……」陳楚低低的嘀咕一聲,這才慢慢的睜開眼,剛才他只是適應著燈光眯縫著眼的,這才無比清晰的看清了方陽陽的光著的身子。

今天在野外看到的不是那麼清晰了,剛才關燈看的也是模糊的,此時看到的才是方陽陽全部的面貌了。

陳楚只能說一句,好美。

他也是玩過不少的女人了,感覺方陽陽的姿色在徐紅、王霞之上了,當然,他感覺不如朱娜,朱娜那奶白色的肌膚讓他摸上一把都恩能夠射出去。

不過青春是無敵的,方陽陽那沒有瑕疵的光光的身子,還有細細的腰肢,修長圓潤的大腿,讓陳楚如同魂牽夢繞一般。

陳楚感覺自己的傢伙夾在她水簾洞的肉壁當中,從那四處擠壓過來的強大的肉壁的壓力,讓他下一秒就要射出去似的。

陳楚悶哼一聲,找到了在軟床的規律,身子把方陽陽的兩條大腿分的更是打開,然後看著自己長長的漆黑的傢伙慢慢的壓進她的身子里。

方陽陽嗯嗯啊啊的發出呻吟,陳楚加快著往裡面抽送,每次拔出,都把方陽陽的水帶出一些,隨後再次狠狠的進去。

速度加快,而力道也加快,啪啪啪的拍擊起方陽陽的屁股,而方陽陽的水聲也在每次拍擊中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她下意識的一隻手放在口鼻前,發出嗯嗯嗯的聲音,身子被陳楚擠壓的蜷曲著接受著他一次又一次兇猛的撞擊。

陳楚的身子居高臨下,就像是一浪一浪的海浪狠狠拍擊著岸邊的礁石一般,他盯著方陽陽大腿間那方寸之地的粉紅色的肥嫩的洞口,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撞擊著。

心裡激動的全是狠狠的糙的想法,而這時陳楚已經到了抑制不住的高峰,要射了。

方陽陽已經噴朝一次了,下面的水不少,此時她兩手本能的抓住了被角,兩條大腿被分成了八字,不過兩隻秀氣的小腳腳趾用力的往腳心勾著。

男人每次射的時候,女人都是有感應的,那時男人的傢伙會自然的增大,女人的水簾洞便是會有感觸,會本能的肉壁痙攣起來,也會夾住男人的傢伙。

一般會玩的,在兩人辦事的過程中,女的就會夾住男人的傢伙,那樣便會射得快,一般女人不會那麼做的,都希望男人乾的時間長一些,只有那些出去賣的野雞小姐之類的才會這樣。

方陽陽此時身子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本能的蜷縮,兩手抓住被子嗯嗯啊啊叫出聲,兩條大腿本能的夾住了陳楚的腰。

陳楚像是一頭拱地的種豬似的,到了最關鍵時刻,嘴巴一下撲進方陽陽的兩隻白白的奶中間,在她的奶上用力的拱著,臉也在她白嫩的胸前蹭著,兩手狠狠的捏住她的兩瓣屁股。

方陽陽則啊啊的受不了的叫出聲音。

陳楚感覺下面的棍子實在憋不住了,打開了開關,開始呲呲呲呲噴射出去。

方陽陽下面把他夾著的太緊了,陳楚感覺自己突突突的射了七八次,爽的幾乎有種要鑽進方陽陽的身體里似的,下面死死的抵住她的生殖的私密處,兩人的私密處像是緊緊的銜接住了一樣。

陳楚緊緊的抓著她的臀,五指深深的掐在裡面,方陽陽白白的屁股上留下了十指印痕。

「啊!啊啊!」方陽陽**聲音一聲蓋過了一聲,像是忽悠的就到了幾千米以上的風口浪尖似的。

整個人在迷幻中飄飄欲仙,陳楚也像是拱了半畝地的豬累的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下面的子彈突突突的射完了,閉著眼在方陽陽的胸口聞著,用力的磨蹭著,嘴巴在她白白的美麗的脖頸上狠狠的親吻著。

兩人如膠似漆的持續了十幾秒,方陽陽閉合的眼睛微微動了動,像是感應到了胸口的被襲,兩手抱住胸前陳楚的頭,慢慢的摸索了兩下。

陳楚已經軟了的傢伙,在人家的洞洞里又動了幾次,屁股又拱了拱,這才呼出口氣,躺在了方陽陽白花花的肚皮上,享受的親吻著她身子上每一寸的雪白肌膚。

十六七歲的女生皮膚像是豆腐一樣的,沒怎麼被男人開墾過,每一寸的肌膚都是那麼的純潔乾淨,抓一把都是嫩嫩的,柔柔的芳香。

陳楚享受著這片處女之地,閉著眼,沉沉的迷醉了一刻,這才緩緩的從方陽陽白白的身子上坐直了,抽出下面的傢伙,見方陽陽屁股下面濕乎乎的。

而且鴨蛋形的處女血和兩人的液體渾濁了一片泥濘,陳楚射進去的乳白色的液體,已經從方陽陽的洞口往下流淌著,陳楚抓過紙,給她擦了擦下面,她那下面的火燒雲痙攣的兩下,像是疼痛的。

畢竟是第一次了,而且那血絲的紅痕讓陳楚有種憐惜的感覺,擦乾了她的下面喝那一灘濕乎乎的地方。

陳楚用毛毯把她的身子蓋好,隨後想了想,又用手指在她下面的穴位按摩了一遍。

醫術也不是白學的,裡面亦是記載弄完了處女之後,按摩穴位能減輕女人的痛楚,這東西因人而異,體質好的女人,第一次沒了,就跟沒事兒人似的,明天該幹啥還能幹啥。

但是體質弱一些的,第一次被糙完了,第二天可能都下不了床的。

陳楚按摩著她下體的穴位,方陽陽本能的皺著眉,口中亦是小聲嗯嗯的呻吟著。

過了一陣,陳楚又倒了些水,占著手紙給她輕輕的擦拭著下體。

隨後把迷昏葯碾碎一半,順著方陽陽的口讓她喝了進去,陳楚隨即上床,摟了方陽陽五六分鐘,感覺**葯的葯勁應該到了,這才把她穴位里的銀針抽了出來。

見她睡的甜甜的,陳楚掀開了毛毯,見她修長的雙腿伸直,兩條大腿上面的丘陵上毛茸茸的亦是誘人,陳楚摸了兩把,下面又硬了起來。

不過感覺方陽陽體質不是那麼強,再糙她一下,第二天真容易下不來床了。

忙收了這個想法,眼睛一動,不禁想到了柳賀,那丫頭喝了不少酒,應該……應該不省人事了吧?

陳楚想到這裡,下面的籃子猛然壯大運動起來,下面的傢伙又堅挺了。

他穿了一條褲衩,光著腳,摸進了柳賀的房間。

反正方陽陽不會醒來了,他也就不怕了。

輕輕的打開燈,看到席夢思床上,柳賀蓋著被子,兩隻長長的白嫩的胳膊露在外面,而胳膊彎處還摟著那個捲起來的被子卷。

下面露出的兩隻小腳,染著紅紅的腳趾甲。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陳楚看著她紅紅的腳趾甲就知道這女生其實是悶騷啊,平時裝的很正經,骨子裡也是懷春了的。

陳楚慢慢的朝她走過去,看到柳賀的短褲疊放在床頭上,還有她的小衫。

她穿的也不多,下面短褲一脫就是內褲了,而上身的小衫一拖就是乳罩了。

陳楚看著薄薄被子里的柳賀,她睡的正熟,心想只要掀開這薄被子就是柳賀的酮體了,只有乳罩和內褲的酮體。

想到這裡陳楚不禁一陣的血氣翻湧,胸口的玉扳指一閃一閃,他下面再次支起來一根粗粗的大棍子,再次我飛馬揚鞭,挺槍直上。

他在小學的時候就有一個願望,那便是要把朱娜和柳賀這兩個美人都糙了,都娶了當老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