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五章江上舟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江上舟搖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晚風微搖,窗帘曳動,緩緩風中,亦或喧囂寂寥。粉紅色的窗幔輕輕的扶著微風輕動,悉數的絲質與塑鋼窗子發出輕輕的摩擦聲,寂寥的是城市的夜,美妙的亦是城市的夜。

陳楚迷醉的看著床上的在月光霓虹燈光交織中睡熟的柳賀,內心中無法平靜。

柳賀住的是大房間,自然裝飾都要比隔壁的小房間好了很多,青蓮紗帳,煞是動人。

在柳賀的楚楚嬌媚的面龐里,陳楚隱約的看到了一點點柳冰冰的影子。

她們是有親戚的,所謂姑舅親,打斷了骨頭連著筋,陳楚不禁暗想,你看人家老柳家的女人長得,咋都這麼的俊啊……

柳賀跟方陽陽進屋的時候,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想涼快一些,所以窗子打開著,靜靜的晚風帶著絲絲的秋的涼意拂動進來。

兩女也窸窸窣窣的脫了乾淨,感覺到了清涼,與這被窩中的溫暖,不過現在方陽陽已經在小屋裡睡熟了。

剩下柳賀一人,抱著被子略微的蜷縮了一下,陳楚見窗子開了一扇,雖然這是三樓,不過他還是嚇了一跳,這要是有個男人爬上來不慘了么!

不用說別人,就他的身手別說三樓,就是五樓都能爬上去,不說是張老頭兒教他的那靈巧的身手,便是農村的半大小子從小就爬樹玩,爬這樓亦是輕輕鬆鬆的。

因為農村沒啥玩具,這幫小子包括陳楚,沒事就打石頭爬樹玩了,幾乎天生不恐高,當然,恐高的也是有的。

而像孫五這些大老爺們夏天在外面當力工瓦匠啥的,鋼筋工,或者給樓房刷油漆,整天也是高空作業,對於爬樓太簡單不過了。

不用非在什麼部隊練過,小楊樹村能爬樓的就不在少數,這要是半夜爬上來了一個男人,把柳賀糙了,然後再順著樓下去,上哪去找人啊!懷上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了。

陳楚忙把窗子關嚴了,敲了敲這玻璃,不禁也搖搖頭,心想這玻璃也是豆腐渣了,這種玻璃……寸勁就能打碎,什麼鋼化玻璃啊,這裡面的錢都不知道被誰給貪污去了。

要是自己當小偷,如果是自己當小偷兒,一天爬樓能偷他們**家,警察連個屁線索都沒有的。

陳楚搖搖頭,心想自己想這麼多幹嘛?老子也不是小偷兒,嗯……或者說只是一個偷女人身子和偷女人心的小偷兒了。

陳楚咽了口唾沫,打開了燈,燈下觀美人,更有一種別樣的滋味,他開始想用針灸把柳賀刺暈了。

這樣糙柳賀便輕而易舉了,不過還是柳賀的短褲先誘惑了陳楚,他拎起柳賀的短褲來,見她的牛仔短褲是那般的小,而且褲襠處的布料亦是非常的窄了。

不禁想到柳賀每天穿著這牛仔褲衩的模樣,那下面的溝子就在這裡磨呀磨的,不禁把這短褲放在鼻子上狠狠的嗅著,聞著,一股淡淡的少年下體的騷味和異味傳入陳楚的鼻孔當中。

陳楚享受的魂牽夢繞一般……

陳楚沒有發現,在他享受的時候,他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的,他彷彿渾身更有力氣了一樣。

一般男人憋的再不行,也就三次至多了。

十六七歲的男人剛剛發育成熟,幹了三四次也有些虛的,陳楚已經幹了方陽陽屁股和13兩次了,還在廁所跟金星論了那個領舞的女人一次。

按說一個男人三次不說不行,腿也有點軟了,但陳楚反而沒覺察出什麼來,他聞著柳賀的牛仔短褲,尤其是在柳賀短褲的褲襠的那個位置狠狠的聞著,嗅著,心想這就是柳賀的褲襠,是她每天私處磨蹭的地方。

陳楚享受的呻吟了一聲,隨後把她的短褲翻過來,鼻子嘴在她的短褲褲襠的地方狠狠的蹭著舔著,隨後忍不住的掏出了自己的傢伙,手裡握著傢伙在她短褲的褲襠中央磨蹭了起來。

他下面大大的傢伙在那牛仔短褲的褲襠上蹭著,陳楚幻想著柳賀每天穿著這短褲的模樣,這襠部是柳賀下面的溝子包裹的布,陳楚一陣的享受著,磨蹭了一陣。

陳楚這才放下了柳賀的短褲,又拿起她的小衫,找到柳賀奶的位置,在她的小衫上又是聞,又是舔,又是用下面的傢伙磨蹭了一陣。

隨後把柳賀小衫胸部的位置緊緊的放在鼻孔上用力的吸著,感受著那淡淡的奶香氣,陳楚的舌頭也在那裡舔著,把人家的小衫都舔的濕潤了。

陳楚下面硬邦邦的,呼哧呼哧的放下柳賀的小衫,真想沖著柳賀的臉蛋兒擼一把。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竟然……竟然能和自己愛慕已久的柳賀同在一個房間里,而且能這樣看著她在安睡,還有親吻了她的的小衫,更用自己的下面的大傢伙磨蹭了她的衣服。

陳楚像是成了神仙一樣的好受,甚至覺得神仙也沒有他現在舒服了。

離著柳賀的床前只有兩三步,只要他立即撲上去就能親吻柳賀的小嘴兒還有尖尖的下顎,那雪白的脖頸,紅潤的純,緊閉的狹長的眸子,都在無比的誘惑著陳楚,讓他的心潮再次無比的澎湃……

陳楚呼出口氣,輕輕的坐在柳賀的床頭,他反而不是那般著急了,看著她,感覺這一刻是安詳是那般的美好,他忽然覺得得到一個女人的身體很重要,那種把大棍子插進女人的圈裡面,啪啪啪的干,然後再射出去。

那種感覺讓他爽的如同立在雲頭,不過,現在的陳楚,看著安睡中的柳賀,兩人無聲,卻有一種別樣的幸福的感覺,那便是兩人在一起。

這種感覺是幸福的,兩人溝壑是舒服的,不同的感覺,但是這種幸福的感覺彷彿更美。

他忽然想起張老頭兒說的,男人女人在一起那種精上的歡娛彷彿更勝於**上的,還說他俗氣,就知道啪啪啪的干。

「呼……」陳楚彷彿明白了一點,似乎又不明白,不過他感覺此時此刻很舒服。

柳賀的面龐是瘦臉,那種陳慧琳模樣的面容,素顏的,嬌嫩的玉面恬靜的像是一幅美麗的畫卷。

陳楚受不了了。

他沒有那麼高的境界,或許永遠沒有,心裡像是有一隻發春的野獸在瘋狂的、**的吶喊著:「柳賀,我要糙了你……」陳楚輕輕的抓住柳賀床頭被子的一角,隨後慢慢的掀開,看到她塗抹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

隨後慢慢的往上掀開,柳賀細嫩的小腿,還有上面豐盈的大腿,在往上便是一隻粉紅色的內褲……

陳楚屏住呼吸,激動的心臟不停的加速咚咚咚的跳動著,在往上掀看到柳賀平坦的小腹,白白的肚臍,最後陳楚把她的薄被全部掀下去。

看到她的乳罩亦是粉紅色的。

陳楚兩眼直勾勾的,兩手抓住柳賀白白嫩嫩的腳踝,慢慢的把她的兩條大腿往兩邊分開著,有些發黑的身體慢慢的朝著柳賀靠近過去。

柳賀睡夢中眉頭微皺,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不過陳楚滿腦子都是慾火,身體火辣辣的,就像是已經孕育了許久的火山將要爆發而出岩漿一般。

最後終於忍受不住的朝著床上的柳賀一頭撲了上去。

「寶貝……我想你……」

陳楚比柳賀稍稍的高一點點,撲上去兩條大腿先分開了柳賀的大腿,接著兩手摸住柳賀的肩膀,嘴沒對準,想親柳賀的紅唇,不過卻落在她粉紅的面頰上,香香的親了兩口,睡夢中的柳賀感應到了什麼。

臻首自然的往旁一歪,陳楚的嘴唇就貼著她粉嫩的脖頸開始叭叭叭的親吻了起來,一邊親吻嘴裡還不停的激動的說著:「寶貝,你好美,我好喜歡你……我喜歡你……」

陳楚下面支棱起來的大棍子本能的在柳賀的兩條白嫩的大腿中間狠狠的頂了幾下。

這幾下不要緊,把柳賀給頂醒了,她感覺自己身上一陣陣像是過電一般的感覺,而自己兩條大腿中間生痛生痛的,就像是騎在了鐵欄杆上似的了。

「啊……」柳賀蹙眉呻吟一聲,微微張開眼,就感覺自己的脖子濕乎乎的,像是被水淋了一樣,而自己下體的私處那根大棍子還在往裡面插著。

疼的她眼淚差點流出來了。

「誰!誰呀!……呀!陳楚,你……你給我滾……」

柳賀反應了過來,見是她這輩子最討厭的男人——陳楚!

這個男人她見到就噁心,一輩子見不到才是她的福氣。

不禁兩手狠狠的往身下推陳楚,而發現自己的臉脖子被他親吻了,而且自己的下面好像還被他的那東西給頂了。

柳賀兩眼蓄滿了淚,開始哇啊哇的哭了起來。

柳賀不像劉翠那樣,能隱藏自己的感情。

兩人性格不同,亦或上年齡上的差異,十六七歲的女孩兒正是嬌慣的時候,見自己受了欺負,忙大哭大鬧起來。

「陳楚!你給我下去!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陳楚早就已經精蟲上腦了,白花花的柳賀就在身下,這個機會怎麼可以放過,兩手忙緊緊的扣住她的皓腕,嘴直接堵住柳賀的嘴唇,下面把她的兩條大腿分的更開了。

粗暴的緊緊的壓住柳賀的嬌體。

心想已經到了這份上了,算是騎虎難下了。

「柳賀,今天我就要糙了你,我要讓你做我的媳婦!」陳楚說完對著她的紅唇開始狠狠的親吻了起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