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七章秋娘渡與泰娘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秋娘渡與泰娘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想回去摟著方陽陽睡覺,畢竟那也是個美人胚子,當然一個人一個審美觀了,陳楚的審美觀放在第一位的是自己認識的人。

自己認識的,比如柳冰冰、柳賀、朱娜、王霞,這些人天天在自己眼前繞啊繞的,日久生情不是么!對於這些人的感覺甚至比明星都厲害,你明星漂亮能怎麼的?不都是在電視上么,自己也看不見的。

然後再是年齡,相貌,長相,當然,誰都喜歡十**二十來歲的女生,嫩草啊。

然後再是不太熟悉的,大抵的審美觀是大眼睛瓜子臉,當然細長的眼睛那種丹鳳眼的陳楚更喜歡。

然後是紅紅的小嘴兒,粉白的面龐,挺翹的鼻樑,秀頎的身材,白白的皮膚,修長的大腿,挺翹的臀部,鼓鼓的胸口……

還有就是優雅的身段,迷人的氣質,尤其是對女人的小酒窩和小虎牙沒有任何的抵禦力的……

陳楚老爹陳德江的審美觀便是要有水桶一樣粗的腰,那樣的女人能幹活啊,大眼睛,大嘴,因為大嘴能吃能喝,嘴大吃四方么~!這樣的女人體格好,再者就是這個女人胖,胖的女人有福氣,也有勁兒,在農村,一百八十斤的一麻袋的苞米直接就掄到肩膀上去了。

能直接裝到四輪車上,這樣的女人才是自己兒媳婦的首選,像什麼那小蓮,還有徐紅那樣的,細細的身子,他當爹的第一眼就瞧不上。

心想那樣的女人能幹活么!用陳德江的話說便是吹一陣風都能飛起來,那樣的女人到誰家都是少奶奶是不能幹活的,一捆苞米杆子都抱不動,而且女人瘦一般都是貧血,都是癆病秧子……

這一點不假的。

而馬小河的審美觀點,就一點,就是他二嬸長得好看,以後找個媳婦就跟他二嬸兒一樣的就行,他不在乎戴不戴綠帽子的……

方陽陽是陳楚後來認識的,自然就排名在其後了,若是論五官長相,也不比柳賀差的,可能差的就是這個脾性了。

柳賀脾氣越撅,屬於小毛驢的,陳楚就賤兮兮的去喜歡,就像越是難啃的骨頭,越是感覺上面的肉香似的……

陳楚穿好了衣服,就是睡不著,不禁偷偷的把門開了一個小縫,往走廊那邊瞅著,他心裡極不情願柳賀進入季揚的房間,不過柳賀就是不停的敲門,不停的喊季揚。

過了一陣,門開了,季揚披著衣服走了出來,他裡面穿了一個背心,下面褲子已經穿好了。

冷冷的看了柳賀一眼說:「啥事兒?」

「我……季哥,我,我想上你的房裡睡……」柳賀低著頭,也不哭不鬧了,老老實實的就像是一隻小懶貓似的,害羞的模樣讓陳楚這個心癢難搔啊。

「不行!」季揚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後即要關門。

「別!季哥,你別關門,千萬別關門,你要是不讓我進去,這大半夜的我去哪裡啊?我不能睡在走廊上吧,我得凍死啊,你,求你就讓我進去吧……」

季揚冷哼一聲:「你去哪裡不管我的事兒!聽明白了么?用我再說一遍嗎?」

「不……不用,季揚,我喜歡你!我……我知道你煩我,我不明白你為啥就煩我,我長得不好看還是咋的?而且我還能幹活的,雖然我在家啥都不幹,但是我啥都會做的,你……你為啥那麼煩我……」

季揚冷冷的掃了掃她,嘴角一動,隨後還是要關門:「不為啥,喜歡一個人沒有理由,不喜歡一個人也沒有理由!」

季揚冷冷的把門關上的一瞬間,柳賀似乎絕望了,在那一瞬間她臉上掛著冰冷的淚珠,雙膝慢慢的跪了下去,嚶嚶的哭泣起來。

過了兩分多鐘,柳賀還貼著門口跪著,眼淚不停的落下。

陳楚有些心酸,感覺柳賀為啥會這樣,難道真的就是喜歡,真的就是愛情么?她也沒見過季揚幾次啊?難道就這麼喜歡?我靠!

在學校里,常常有男生喜歡女生的,在鎮中學的時候就有男生跪在女生跟前說要跟人家處對象啥的,那女生不願意,回家把她媽找來了,那大老娘們扯著嗓門把那男的這痛罵,後來那男的退學了。

陳楚還是第一次見到有女人這麼喜歡男人的,不禁想起自己,自己上過的這些女人有沒有這麼痴情的。

想來想去,最後想到了劉翠,跟那小蓮,那小青,心想關鍵時候,這三個女人或許能做到這樣的,其他的女人夠嗆。

陳楚想過去扶起柳賀,讓她去睡大房間,自己不去動她了,也不敢動這女生了,性格太偏頗了一些了。

這時,季揚的門開了,季揚還是冷冰冰的樣子,沖柳賀說道:「你進來吧,外面冷……」

柳賀受寵若驚的站了起來,兩眼無比感激的看著季揚,那種表情讓陳楚羨煞死了。

不過季揚還是冷冷的說:「你進來可以,我睡床,你睡沙發,不許打擾我……」

柳賀眼神中出現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不過還是忙不迭的點頭。

像是一隻落水的小母雞一樣,可憐的擦著眼淚,隨後季揚轉身而去,柳賀進去,回手關門,在她關門的那一霎那,陳楚快步往前走了幾步,看到柳賀嘴角上留露一絲欣喜的笑容。

陳楚一拍腦袋,心裡沉沉的,心想這個賤人。

沒想到柳賀真的那麼喜歡季揚,不過又想起張老頭兒說過的,這女人克夫,誰喜歡她誰倒霉。

陳楚不禁自嘲的笑笑,心想人家季揚那麼能耐,克什麼夫啊?真是的!即使柳賀這女人真的克夫,那也只能克別人,或者說克自己了!

季揚那麼猛,她能克他?開玩笑了……

「算了!人家就要夫妻幸福大被同眠了!老子也回去摟自己的幸福吧!羨慕是沒有用的,自己還是要好好的努力,這女人是不會缺的……」

陳楚進了室,不過還是心痒痒的有些睡不著,不禁好奇的又爬起來去人家季揚門口聽聲。

這貨還真聽到了些聲音。

……

柳賀看著季揚躺在了床上,並且把被子冷冷的扔給了她。

柳賀見他躺好了,忙起身又把季揚給她的被子輕輕的蓋到季揚身上,從都到腳,蓋的好好的……然後輕輕的說了一句:「晚上風挺硬的,你別著涼了……」

她剛轉身,季揚倏地起身,把被子扔到了她的沙發上,依舊是冷冷的口氣說:「你蓋過的,我不要!」

柳賀轉身的瞬間,又哭了,她不明白,季揚為啥這麼討厭自己,難道就是他剛才說的喜歡一個人沒有理由,討厭一個人也沒有理由嗎?

那麼多人喜歡她,班級幾乎一大半的男生都不停的給她寫紙條,而且今年她才十六歲,家裡來提親的媒人都能踢破了門檻子了,而且彩禮已經給出了十萬了。

在2000年的時候,彩禮一般都是萬八千的,還有三五千的,有的人家就想靠著姑娘結婚賺錢的,就要三五萬,五六萬,但是十萬塊錢,那可算是天文數字了。

那時候省城的房子才一千塊一平,小城市的房子才幾百塊一平……

柳賀想到這些,不禁咬咬牙,她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差在哪裡了?難道自己就嫁不出去,就倒貼你季揚么……

柳賀閉上眼,忽然一個念頭閃現出來,剛才陳楚那麼想得到她的身子,但她寧願去死,而面對季揚,她感覺失去了就像是消失了自己的靈魂一樣。

這一刻她感覺季揚就是她的靈魂,她的心,她的靈魂已經飛到了季揚那裡了,她就只剩下一個乾乾的軀殼了……

柳賀哭著窸窸窣窣的開始脫著衣服。

季揚是背對著她睡的,不禁皺起眉頭,感覺到了什麼,忙打開燈,回頭看著柳賀。

「你……你幹什麼?」

柳賀已經脫了個大光,豐滿的奶,白花花的身子,下面修長的大腿,還有兩腿間,那處毛茸茸的性感之地。

柳賀邁步走到床前,隨後撲進季揚的懷裡。

「季揚,我究竟差在哪?你不要我,究竟差在啥地方?我長得不漂亮嗎?還是我不夠溫柔,你說我哪裡不好,我就改哪裡,而且我家也一分錢彩禮不要,你要是說你二十三了想要結婚,我也可以不念書了,就跟你結婚,你啥條件我都能答應。」

季揚有些顫抖,手輕輕的落在柳賀白白的背上,柳賀摟著季揚更緊了。

季揚下面已經硬了,而且剋制不住的硬。

柳賀張嘴開始親吻季揚的脖子,手撫摸著他的後背,隨後兩手笨拙的開始給季揚解著褲帶。

「季揚,今天我就以身相許了,我就要做你的女人……」

柳賀說著已經把季揚的褲子解開了……

她的一隻玉手已經伸進了季揚的褲襠。

羞紅的臉像是沉醉了一般。

她剛才那麼罵陳楚無恥,不過,她感覺自己現在更無恥,是個蕩婦,她哭著,摟抱著季揚。

不過,她不知道怎麼的,看見季揚的第一眼,魂兒就像被吸走了一樣。

或許就像王偉看到她或者是朱娜的第一眼魂兒被弄走了同樣的道理。

柳賀春心蕩漾,夜不能寐,整天都在想著季揚的臉龐。

無疑,季揚很帥的,而且那冷峻的面容,冷酷的表情,吸引眾多的女生,尤其是他的那些砍人的故事,半大小子一個個熱血沸騰,懷春的女生一個個的夢中思念。

或者說,柳賀如果和季揚在一起,那樣挎著季揚的胳膊在她的朋友面前異常的有面子了……

那麼多女孩兒的夢中情人,最後被我柳賀得到了,也便證明我柳賀是最有魅力的女人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