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八章風又飄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風又飄飄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揚推開柳賀,又恢復了冷冰冰的模樣。

「我兄弟喜歡你,還有,我對小女生沒感覺……你要是非在這裡也行,我再開一間房去……」

季揚說著穿好了外套便要走出門。

陳楚在門口忽悠了一下,心裡暗喜,內心深處大聲吶喊季揚夠意思,隨後靈巧的幾步跑回到自己門前,像條游魚似的跐溜鑽進了屋內。

不過外面的情形他還是在偷看著。

「不用,你不用走!我走!」柳賀穿好衣服,默默走出季揚的門。

空空的房內,季揚點燃根煙,鬱悶的抽著,很多小女生沖他表白過,不過那只是小女生而已,他感覺不現實,再說他想找一個能夠真正持家的女人,就像劉翠那樣的,真心真意能夠過日子的,就柳賀這樣的小丫頭片子,這才多大啊?玩玩還行,根本靠不住的。

季揚順手拉開窗帘,已經過了十二點了,這個時間段是ktv的小姐,還有車站小姐下班的時候了,當然,按摩院,洗頭房的小姐也是這個時間,除非是生意好的,被人包宿的。

末流的小混混也在這個時間段轉悠,柳賀孑然一身的,孤孤零零搖墜的身影出現在樓下,她漫無目的的看看漆黑的天空,霓虹燈也關閉了不少了。

唯有冷冷的秋風吹拂著她其腮的短髮,凍冷了她一雙美腿。

路過的幾輛計程車朝著她按著喇叭,遠處一行人混混幾人沖她吹著口哨。

季揚雙眼微眯,呼出口氣,鎖好了門走下樓去。

季揚一夥兒在迪廳的時候,迪廳看場子的就瞄準了柳賀跟方陽陽,覺得這兩個女生挺正挺純的,不過季揚一行人在旁邊,他們沒動。

畢竟也是十幾個人了,再說剛才還出了事兒,雖然被馬猴子出面擺平了,但馬猴子也警告手下人以後少惹事,現在的年代是多賺錢的時候。

有了錢選個地方人大代表啥的,多包包工程,總之,要多賺錢才能往更遠處發展。

最近,他跟尹胖子都忙著擴張著生意,不僅是他們,其他那些混的也在忙著搞工程建設,整天混來錢慢,包工程多來錢啊!從銀行貸款下來買地皮蓋房子,材料都是賒欠的,工人的工資也是賒欠,等房子蓋好了,高出地皮好幾倍,甚至十幾倍的價格賣出去。

轉手金子刷刷的進賬,這才是正途,混?砍人?已經落伍了,為了爭點客源就大打出手砍人是他們都玩剩下的小兒科了……

或者說是小孩兒玩的過家家,這個道理他跟尹胖子都懂了,所以最近火拚的時候越來越少了。

此時,馬猴子的迪廳也離著打烊不遠了,一伙人從迪廳里走出來,邊走邊哼哼著。

「馬哥,剛才出迪廳的人太多了,而且他們一出門就打車,我真沒瞄到那兩個小妞兒往那邊去了……」

「糙!」一個矮胖子晃了晃腦袋:「你***就是廢物!我不是說上樓歇一會兒,讓你們幫我看著那兩個小妞兒么……」

「馬哥,她們沒耍單幫啊,還都在一塊,我看旁邊那個喝酒的男的挺狠的,好像不太好惹。」

「滾……麻痹的狗籃子一個!」矮胖子踹了手下一腳,這行人喝完酒又在街上轉悠。

那被踹了一腳的小子賴皮賴臉的笑笑說:「馬哥,要不我回迪吧去,給你弄個跳舞的妞兒你敗敗火?」

「滾犢子!那幫騷娘們我都玩夠了,剛摸一把沒等插進去呢,就她們的開始叫喚,太***假了,為現在就喜歡正經的學生……麻痹的剛才那兩個就挺好,這麼的,你們明天去三中划拉一圈,看看有沒有老妹認乾哥哥的,幫我挑兩個好看的……」

「行!馬哥,明天我給邵曉東打電話,那孫子手上一定有妹子!」

「滾犢子!他手上的妹子都***讓他給霍霍了,我***要一手的,不要邵曉東那犢子啃過的,對了,聽說那犢子讓人給揍了,我糙!那滑頭也有被人揍的時候……哈哈……」

這行人正說著,有個眼尖的往前面一指說:「馬哥,你看那女的,我糙!不是在迪廳里你相中的那個么?我糙馬哥她和你有緣啊?」

這矮胖子眯縫著眼看過去,愣了一下,一拍大腿喊道:「對,就是她,麻痹的,追!給我抓住!」

「好!」這幫人衝上去,雜沓的跑步聲讓柳賀回過神來,看見一夥六七個半大小子朝她衝過來,她本能的往前跑了,嚇得啊啊的叫了兩聲。

「站住!喊你那!妹子你站住!有事兒!」

柳賀也不傻,大半夜的能有啥好事?兩條大腿麻木的往前奔著,不過她怎麼能跑過這幫小子,剛跑幾十米就被一個個頭不高跑的賊快的小子抓住了胳膊。

隨後拖住她,另外過來兩人抓住她另一條胳膊。

這時,那個矮胖子才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胖乎乎的手掌一托柳賀的下巴。

「我糙!真他媽好看,老妹,以後當我對象得了。」

「不行!」柳賀瞪了一眼,立即回絕,同時身體也顫抖了兩下,她預感到這些人對自己不軌。

「糙!馬哥要女人又的是,看上你了,你***還不給臉?」一個長頭髮半大小子揚起巴掌要打柳賀。

那黑胖子罵了句滾。

又笑嘻嘻的沖挺直了脖子的柳賀說:「行,老妹,你真有個性,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我肯定對你好,剛才你在迪廳吧,我就看加你了,我真的喜歡你,沒想到現在咱倆又遇見了,這證明啥?證明咱有緣分啊?哈哈,和你說,我不差錢,你要當我媳婦,吃啥穿啥直接跟我說就行,要想打誰你也一句話,卸他胳膊卸他腿就老妹你一句話,老妹你看咋樣?」

黑胖子笑眯眯的打量著柳賀,越看越喜歡,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老妹,咱倆真有緣,真的……」

「不咋樣?我不認識你!我也不當你媳婦!你敢碰我,我就自殺!」

「哈哈!麻痹的你嚇唬誰哪?行,我現在就糙了你,你***自殺吧!我糙!」黑胖子一揮手:「帶走,我糙,還***敢反抗?脫進衚衕切,給老子扒了,把她嘴堵上……」黑胖子眼睛瞪得溜圓。

脖子激動的比剛才粗了一些,脖頸上的金燦燦的項鏈異常的乍眼。

幾人把柳賀往衚衕裡面脫,瀚城亦是欠發達,即便是市中心還有一些棚戶區,黑衚衕到處都是,半夜這裡經常傳來哭喊聲,不過也沒人管這些。

老百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警察……報警等警察來了,該辦的事兒也都辦完了,還得把報警人錄口空能錄個半宿。

除非是殺人搶劫的大案子,小案子別報警了,報警你更麻煩,他們根本破不了案,還得勒你大脖子,露出口風什麼到飯點了,什麼車沒油了,那意思就是要錢,案子沒破,損失沒追回來,你還得給他們這些爺孝敬點……

柳賀要喊,不過嘴卻被人用手堵住,她眼圈含著淚,猛張嘴咬了一口,大喊了一聲救命。

那混混的手被咬出血了,啪的抽了柳賀一個嘴巴,她的半邊臉熱熱的像是腫了,疼的她眼淚更是往下流,也不敢喊了。

黑胖子罵道:「糙,對我媳婦手輕點,麻痹的……」

不過,也正是柳賀這一聲喊,隔著兩條衚衕的季揚聽到了喊聲,跑過來的時候,見柳賀被按在牆壁上,雖然嗚嗚的哭著,不過牛仔短褲跟內褲已經被人給扒了下去。

那個黑胖子身手在她的大腿根下面摸著。

「你們還是人么!」

季揚冷冷的喝了一句,幾步沖了過來。

「我糙!你麻痹誰啊?」

兩個混混沖季揚衝過來,被季揚兩拳一腳放倒。

剩下的幾個混混抽出背後的片刀,指著季揚罵道:「糙你麻痹的你知道我們誰嗎?」

「季揚……救我啊……」柳賀已經哭成了一片,被一個混子抓住了胳膊,全是用力掙扎著。

那黑胖子擺了擺手,直視著衝到身前的季揚大聲說:「這位兄弟,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麻痹的管你是誰?」季揚過來就是一腳,速度快,力道足,黑胖子雖然個頭不高,但體重也一百五六十斤了,竟然被季揚一腳踹出三四米,兩腳在地上跐溜出去,隨後噗通一聲疼的雙膝跪倒了地上,兩手痛苦的捂著肚子。

「麻痹的!砍,砍死他!」黑胖子大聲叫囂著,這幾個混子一起揮舞片刀朝季揚猛砍。

不過這些人不砍頭,他們雖然是混子,經常打架,但是一般都用刀砍而不用尖刀捅人,能用棒子也不帶用刀的。

因為棒子幾下把人放倒,頂多的骨折,片刀砍人,但這片刀開印的少,便是鈍的,即使是開印的片刀也只往肩膀,大腿,後背和胳膊這樣的地方砍人,這樣不至於砍死人。

而用尖刀捅人更危險,一般經常打架的混子,即便是捅人也只往大腿上肚子上捅人,一般不讓要害部位捅,真殺人了,那就出事兒了,追究下來,要是老大不出個幾十萬擺平,那隻能把你賣出去了,丟卒保帥了。

說到底,混,混的是錢,打架打的也是錢,把人砍死了,跟患者家屬私了,給人家十萬二十萬的,再給公安明白十幾萬,這算事兒了了。

所以一般混子打架不嚇死手的,砍幾刀嚇唬嚇唬人就行了,嚇唬不住再砍兩刀,一般人見了血都完犢子了,很少有那麼牛逼不要命上的。

他們以為幾刀過去就把季揚放倒了,不過四五人圍攻季揚,只讓季揚胳膊出了連個血口子,倒讓季揚搶過來一把刀,沖著一個小子腦袋上就掄了兩刀。

放倒了一人,其他幾個混混都傻了,那被季揚放倒的混混,季揚接下去又噗噗的補了三刀,鮮血迸射出來,噴了季揚一臉。

季揚甩了甩長發,一步步朝著他們逼近,兩眼直勾勾的直盯著那個黑胖子。

黑胖子腿有些發軟,想跑有些渾身無力,看著季揚聲音哆嗦的說道:「這,這位兄弟,咱也沒啥仇,那女生是你對象,我不碰還不行了么?咱,咱教個朋友得了……」

「交朋友?交你媽了個逼!」季揚衝去揮刀就砍,一個混子擋在那胖子前面,被季揚抓住脖領子下面噗噗續進去肚子兩刀。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