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二章心字香燒(六更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二章心字香燒(六更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韓瀟瀟是第一次開槍打人,沒想到這個第一次就給了陳楚了,開完了槍之後他她自己都嚇得要命了。

在警校的時候是開過槍的,不過那開槍都是打靶子,她還總是打不中,她在警校的時候哪點都行,就是槍法不行,主要是心不穩。

開槍的時候心裡一定要平靜,有意瞄準無意擊發,那才能打得准了。

就像一直在瞄準一樣,無意中子彈出去了,那樣打的才准,但是韓瀟瀟性子急躁,根本不願意去那麼長時間的瞄準,拿過槍直接就開始射擊了,這樣的打發,得多少子彈能喂出來了。

平時打的都不準,這回一著急打的到是挺準的,子彈離著陳楚也就兩尺距離打過去了,把這小子嚇得直接就從牆頭掉下來了。

現在韓瀟瀟心裡也怕了,都不敢去看陳楚憤怒的眼睛,錯在她,即便是追捕罪犯也要先鳴槍示警的,便是要先往天上開槍警告,哪有她這樣的直接就一槍打出去了。

「我……我和你說對不起不行么?」韓瀟瀟臉紅了,低著頭,手也有點哆嗦,這東西就像是殺人的時候不覺得什麼,把人殺死了開始知道害怕哆嗦起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就完了?」陳楚氣得呼呼的,那子彈要是偏點這要他小命了。

陳楚呼出來幾口氣,平靜下來問:「韓……韓警察我問你,即便那首詩是我寫的,對,就是我寫的,為就是那個意思,就是看到你褲衩是黑色的了,難道就犯死罪嗎?頂多算我個道德問題,對不對,頂多說我這個人不要臉而已,犯得著拿槍打嗎?」

陳楚氣咻咻的,韓瀟瀟咽了口唾沫,想辯解,卻理屈詞窮了,好像這事兒真犯不著拿搶打。

「你不說話,我再問你,我犯罪了嗎?你有證據嗎?我殺人了還是放火了?還是嫖妓搞不正當男女關係了?我只是在無意中被你按住,無意中抬頭看到你穿的黑褲衩而已,再說了,我就是看了眼褲衩,連根毛都沒看到,你缺啥少啥了嗎?我算猥褻你,還是強姦你?我扒你衣服還是看你屁股了……」

韓瀟瀟臉紅了,從開槍的那一刻,她就開始道歉,現在被陳楚說的臉紅耳熱的,她也是低著頭道歉。

陳楚這口氣出來了,見韓瀟瀟挺老實的,膽子也大了些,心想這小警察還挺可愛的。

「再說了,這事兒也不能全怪我,你身為警務人員,穿衣帶帽一點也不檢點,雖然你去馬猴子那底,因為工作需要穿絲襪高跟鞋蕾絲內褲,我……我不好直接提醒你,用一首藏頭詩提醒你要檢點一些,這沒錯吧?你反而還恩將仇報呢?嗯?」

韓瀟瀟腦袋嗡嗡的,她這下來氣了,終於有些受不了數落了,按照陳楚這麼講,他看了自己的內褲,然後寫詩調戲,反倒是提醒她了?

這簡直就是佔了便宜還賣乖啊!不過想想多少還是有點道理的,用意收藏頭詩提醒?她怎麼琢磨都彆扭。

「行了,你看怎麼辦吧?你竟然敢開槍打我?我沒當面說你褲衩的事兒是給你留面子,你還好歹不知,這件事我感覺還是得經過你們領導的好,你們局長電話多少號?我給他打一個反映反映情況,得了,你不是要帶我回警局嗎?我也不麻煩打電話了,咱現在就回去,正好我告你一狀開槍打人!」陳楚說著手指狠狠的點了點韓瀟瀟。

媽蛋的!

韓瀟瀟忽然罵了一句,一手抓住陳楚的手指,陳楚吃痛,隨即韓瀟瀟往背後你扭,把陳楚的胳膊被了過去,下面一腳踹他的腿窩處,陳楚單腿跪倒地上了。

剛要掙紮起來,後腦已經被冷冰冰的槍口抵住了。

「哎呦,警察饒命啊!別開槍,大姐別開槍!」陳楚立馬軟了,真怕這娘們槍走火一槍把自己乾死。

韓瀟瀟胸口氣得呼哧呼哧的,兩隻大白兔沉甸甸的在襯衫里往下墜著,她的警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掉了,馬尾辮在後面甩著。

一手抓住陳楚手腕,一手用槍抵住他的頭。

「陳楚!媽蛋的你還真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哪!你這個臭流氓!佔便宜佔到警察頭上了!我開槍咋了?是不對,但是我已經都道歉了!你還沒玩沒了對不?你還得理不饒人了呢!你一個大老爺們就那麼小心眼?說!還到不到局長那告我狀了?」

陳楚都嚇尿了,他跟人打架刀是見過了,但是這槍可是讓他膽戰心驚的。

「韓瀟瀟大姐……韓姐……瀟瀟姐……我,我不對,我有罪,你千萬別和我這種人一般見識,我不是人還不行么!我不告你們局長,再說我也告不了啊!你們警察都是穿一條褲子的我怎麼告狀啊?啊?我說的是你們經常都是光明正大的,都是主持正義的,我這種小人是誣陷不了你的,剛才你根本就沒開槍,這是我的一個幻覺……」

「咳咳……」韓瀟瀟氣鬆了松,她還真怕陳楚去上訪告狀,自己剛沒來多久,這一告狀對她影響不好。

本來剛從警校畢業過來實習,一下就提升了個公安局的副大隊長,這就很多人說三道四了,她家裡是有些關係的,但是她更想憑藉實力來當這個副大隊長,所以想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把韓城那些地下黑勢力搞一搞。

所以剛上來沒幾天為了樹立威望帶著一夥警察就抄馬猴子的老窩去了,她算是愣頭青的,馬猴子也沒準被,被這個愣頭青抄了個正著。

所到底,韓瀟瀟也只是要個業績了,當官的,沒有業績憑什麼當官?即便你再有才,再有能力,那也要憑著業績說話才行!

當然,沒有背景也也休想那麼容易當官,啥背景沒有,啥關係沒有,就能上去?那是戰爭年代,在和平年代那得多走運的人了。

「咳咳……開槍的事兒是事實,我不想隱瞞,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你原諒不原諒我?」韓瀟瀟又問了一句。

陳楚直咧嘴,心想麻痹的你把老子按住了,還用搶指著老子腦袋問老子原諒不原諒你?我糙!老子敢說不原諒嗎?

「瀟瀟姐,原諒,原諒,不,你根本就沒錯,是我這個人太不是東西了,我就是個混蛋,是廁所里的石頭!」

廁所里的石頭?韓瀟瀟一愣,她是大城市的女孩兒,小學中學高中,然後警校,上了這麼多年的書也沒聽過廁所里的石頭這樣的土話。

「什麼意思?」韓瀟瀟鄒哲美頭問。

「我啊?我就是廁所里的石頭又臭又硬啊!我還是屎殼郎!反正我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要是罵我王八蛋也行,就是在地上爬呀爬的那玩意……」

「撲哧!」韓瀟瀟被他逗笑了,王八她還是知道的,小的時候她養過兩隻烏龜,在家裡爬呀爬的挺好玩的,陳楚把自己比喻那玩應,韓瀟瀟不禁心裡很開心。

陳楚一聽她笑了,心想這笑了就好辦了。

果然,韓瀟瀟下一秒就鬆開了他,槍也收好了。

「陳楚!本來我感覺你應該在我們那呆幾天,受受教育的,不過看你也不大,而且還是孫校長的學生,我就給你一個面子,不過,咱誰都不是傻子,誰都明白咋回事!你……你挺聰明的,希望你不要誤入歧途,好好學習!懂嗎?」

陳楚揉著胳膊,看著韓瀟瀟胸前的那對大奶說:「懂!」

他嘴上說懂,心裡卻想,媽的這警察真他媽不講理啊!行啊!算老子倒霉,以後絕對不跟警察掛上邊!

陳楚揉著手,看著韓瀟瀟,心想這女生倒是好看,唉,自己沒能耐,要是下輩子托生個當官的家庭,是不是已經玩到這樣漂亮的女警了。

陳楚心裡意淫著,他不敢想能玩到警察,心想玩這玩意太危險,別把自己的小命兒給玩沒了……

「瀟瀟姐,沒啥事兒,那……那我就先走了啊……」

「行,走吧!哎,回來!」

陳楚剛邁出幾步,韓瀟瀟又喊了一句。

「啊?啥事兒?」陳楚咧嘴問。

「沒啥事!」韓瀟瀟正色道:「陳楚啊!你是個學生,我是個警察,沒事兒別管我叫啥瀟瀟姐的,咱們熟么?還有啊,你……你也要注意一下身份!你跟我別套近乎行不?你們這種人,別想套近乎達到啥個人目的……」韓瀟瀟說著話冷哼一聲。

她的潛台詞陳楚也聽出來了,自己不是農村人么?人家是市裡人,而且還是警察,是公務員,自己家就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

我糙……陳楚微笑著點頭,對韓瀟瀟的一點好感也旋即消失。

忽然覺得,要不要抽出銀針刺進她的穴位?麻痹的弄暈她,糙了她得了……讓她裝牛逼……

韓瀟瀟說這些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不過她見陳楚的這身打扮就是農村人,在她眼裡,亦或在她的思維里,農村人始終是不幹凈的。

不願意洗澡,不願意洗腳,而且很粗糙,手上都是厚厚的繭子,再者,她家庭條件優越,養尊處優慣了,家裡的教育也是兩極分化。

她父母都是當官的,沒事也總是躲著自己家那些農村的窮親戚的,在她小時候,一來老家的農村親戚,基本上就倆字——借錢。

此時,她側身對著陳楚,夜中,身子成一個s型的曲線,挺胸翹臀,凸凹有致,加上那股女警自身的冷眼氣質,更是迷死人不償命,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就硬了。